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六十九章 贸易洽谈

第九百六十九章 贸易洽谈

  不管是出于政治、军事还是经济上的考虑,安南与澜沧即将爆发的战事对海汉来说似乎都是有利无害,站在海汉的立场上,的确应该鼓励自己的盟友去开启这场战争才对。  而最好的表态方式,就莫过于满足安南人的采购需求,向他们出售足量的军火了。至于白克思所提及的交货期,这在其他人看来其实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安南人现在需要的是海汉的明确态度,而不是立刻将订单上的内容悉数交付给他们。说得难听一点,就算海汉现在有现成的足量军火可以立刻交货,安南人也未必能拿出足够的钱来付款,多半也得像内战那两年一样搞按揭分期才行。

  三月七日,海汉兵工与安南代表郑柞在胜利堡就本年度的军火交易订单签署了书面合同。按照协议内容,海汉在年内将向安南出售五千支火绳枪、一千支燧发枪,一百二十门各种口径的火炮,以及相当于安南军队过去三年消耗量的弹药。此外还有大量的各种武器备件,单兵装备等军需物资。虽然这份军火订单里暂时还没有海军相关的内容,但其金额已经超过了之前两年安南向海汉购买的军火总额。

  作为海汉兵工代表出席签字仪式的白克思几乎全程都是面带微笑,因为这笔订单将带给海汉兵工的收益的确会让人心情愉悦。尽管安南方面不会一次性付清货款,而是根据海汉的交货进度来分批支付,但这对卖方来说并不打紧,安南人虽然赊账成了习惯但并不会赖账,迟早还是会凑出钱来付款的。而且如果安南能在与澜沧的国战中取得压倒性的胜利,想必战后也能从澜沧国刮出不少油水来。

  郑柞的表情看起来也没有因为花出去了一大笔钱而感到肉疼,反倒是有一种完成任务之后的轻松。不过想想也是,郑柞来的时候大概也没想过能让海汉人答应出售订单上的全部内容,如今没费太大的周折就签下了这份协议,对于安南来说已经算是意外之喜了。至于兵部并没有为此准备好足够的军费开支,郑柞却并不担心,只要战事进行得足够顺利,打完之后让澜沧国割地赔款,自然就能把这个坑填补起来。

  双方各自打着小算盘,在协议上签字画押。至于购买这些军火的费用倒是无需现场点算,安南这边会通过海汉银行驻安南办事处直接划账,这也算是海汉金融体系进入安南市场后带来的贸易便利了。类似这种公对公的交易项目,双方已经很少再使用现银结算,基本都是通过三亚与升龙府两地的海汉银行直接划账,便利可靠的程度也远胜以往。

  除了军火采购之外,郑柞此行也还有其他感兴趣的生意。比如上次在安不纳岛听施耐德宣传要将当地打造成南海中的休闲旅游天堂,他回去之后就对这事上了心。虽然海汉人提出的构想看起来有点玄乎,而且投资肯定十分巨大,参与进去将会面临不小的经营风险,但郑柞认为参与这个项目将有助于提升安南的国际影响力,毕竟今后这个地方所接待的客户群体是各国政要和达官贵人为主,能进入这个圈子里当半个主人,可以想到的好处还是很多的。

  郑柞谈完军火单子之后,便去拜访施耐德,询问安不纳岛相关项目的细节。施耐德得知他的来意之后,便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如果是以安南的名义投资,我建议你们可以自行出资在岛上修建一座高级酒店,如果是以个人名义投资,那你不如直接把钱交给我们来运作,不要直接出面参与具体的经营项目比较好。”

  郑柞不解道:“经营酒店我倒是能理解,可为何个人出资就不要出面了?”

  施耐德解释道:“安不纳岛上的项目,想参与的人实在太多,目前像小王爷这样有意向的,至少就有二三十家了。然而大家都想把钱投入到最赚钱的项目上,但像修筑码头、道路之类没什么直接回报的基建工程,就很少会有人愿意投钱进去。我们打算在安不纳岛的操作模式上稍稍做出一些改变,对个人投资者只吸纳资金,不开放具体的经营项目,把这些资金整合到一起来运作,以提高资金的利用效率。当然了,对于投入的资金,我们也会承诺一定的回报率和回报期,不会让投资者吃亏。至于具体的操作方式,我简单给你解释一下……”

  郑柞当然不懂什么叫融资,什么又是债务性融资之类的金融学名词,听施耐德说了半天,他其实也还是没彻底弄明白海汉人到底是怎么个操作手法。但有一点他是听得很清楚,投入的资金就相当于是借给海汉运作项目,不但要还本,而且还会付息,并且还会根据出资比例享受一定年限的红利分配。在这个过程中出资人不参与经营,不过问决策,不承担责任,换句话说就是出完钱之后什么都不用做,只需接下来的数年中等着逐年从海汉这边拿钱就行了,听起来的确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投资方案。

  能稳定获得收益又无需承担额外的风险,这种好事似乎真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郑柞兴奋之余,也不忘了追问一句:“那为何海汉过往的招商项目不采用这样的方式?”

  施耐德叹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种操作方式所需要的人员、制度、管理模式,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准备好的。我们海汉一向讲求商业信誉,如果没有把方方面面都处理妥当,是不会向客户推出的。要是万一出了什么纰漏,岂不是砸了自家的招牌?”

  郑柞赞道:“果然还是贵方考虑得周全,这钱交给贵方操作,本王也能放心一点。”

  以施耐德的忽悠功力,要劝服郑柞乖乖掏钱自然不难,而他所说的那些情况,虽然情节上有编造的成分,不过操作方式倒并无虚言。海汉商务部在安不纳岛的开发操作上准备尝试新的融资运作方式,这样做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慢慢杜绝过去出资人过多介入到经营当中的状况。

  以前海汉的招商项目多分为两种,一是以种植园为主的农林项目,二是以商行或商业联盟为主的经营性机构。前者一般是出资者出人出钱搞开发,海汉负责技术支持和生产期的销售,合作方式相对来说还比较简单。而后者涉及到股份比例、股东权益等等复杂的问题,在经营方向和利益分配上经常会出现意见分歧,甚至会有持股比例较大的股东对海汉的经营策略指手画脚,试图干涉经营方向的状况出现。

  虽然海汉最终还是能凭借自己的影响力平息大部分的争端,但这种状况的出现是源于这些机构的体制本身,意见分歧无法从根本上得到杜绝,要改变就只能从最基本的地方做起,即改变经营资本的结构和性质。

  从股东出资变成债务融资,资金来源的变化也将会带来经营方式和组织结构的改变,这种新的融资方式让出资者无需参与经营,看起来似乎让投资者变得更为轻松了,但没有了股东的身份之后,投资者自然也就不能对经营方式说三道四了。而商务部也是想借助这种新的操作方式,慢慢改变过去因为外部环境而被迫形成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

  过去海汉为了拉拢其他国家的商人进入海汉的贸易网络,成为海汉的分销商和盟友,才会组织股东制的经营机构来开发项目,但以今时今日海汉的声望和影响力,其实已经无需再过多借助外部力量。海汉一直以来推出的优质投资项目吸引到的投资者越来越多,比如此次所推出的安不纳岛项目,尽管海汉内部都还有不少人认为这个项目投资和风险都太大,但仍有大把的投资者对此非常有兴趣,郑柞都算是来得比较晚的了。

  商务部打算首期完成五百万元建设资金的债券融资,并利用这笔钱来对安不纳岛进行开发建设。从目前已经表态有兴趣投资的大户数目来看,至少可以确保一半以上的融资额度有着落了。而这种融资模式也可有效地保证今后安不纳岛在运作方面的独立性,避免因为多方资金的进入而造成岛上的经营项目出现某些不和谐的音符。

  至于施耐德前面提到以安南国的名义出资修建高级酒店一事,他也只是随口一提,并不认为郑柞会对此真的感兴趣。毕竟这种项目经营起来费心费力还不一定能赚多少钱,哪有直接交给海汉打理的生意来得轻松。政治上的需求固然是要考虑,但如果与个人所能获得的经济收益放到一起来作比较,那似乎也可以往后面放一放了。事实上施耐德还没完成说明的时候,郑柞就已经在考虑该如何才能从国内组织到更多的资金,并以自己的私人名义投入到安不纳岛的项目中。

  当然了,商务部为了此次盛会所准备的投资项目,可远远不止安不纳岛一处。珠江口的香港岛,台南的高雄港,远在浙江的舟山定海港,也都是此次招商融资的项目。虽然安南投资商未必会对这些相对比较遥远的地方感兴趣,但别的投资商可就不见得这么想了,比如葡萄牙代表托马斯对此就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自葡萄牙在安南内战结束后与海汉建交以来,托马斯就一直担任着葡萄牙派驻三亚的代表。这几年下来他不但亲眼目睹了这里日新月异的变化,而且也慢慢了解熟悉了海汉对外扩张,开发建设海外殖民地的节奏和方式。

  与葡萄牙在海外的殖民地经营手法有所不同,海汉对于每一处殖民地的投入都非常巨大,不但进行完善的基建,而且会在每个殖民地都因地制宜地开发一些可以长期获得收益的经营项目。而葡萄牙往往只能选择一些资源出产地区进行掠夺性的开发,或是在战略要害地带修建补给港和堡垒,纯粹将其作为军事用途使用。真正像澳门这样长期经营的地区,在整个远东地区也为数不多。

  当然了,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很多,除了葡萄牙自身的国力不足以支持殖民者们在远东搞大规模建设之外,他们所面临的外部激烈竞争也是原因之一。西班牙人和荷兰人都不是吃素的,这两国在远东地区对葡萄牙控制区的挤压从来都没停止过,如果不是葡萄牙人眼光好及时抱住了海汉这条大腿,他们今时今日在远东的处境恐怕要比现在的实际状况糟糕得多。

  托马斯看得多了,也知道海汉这一套东西是葡萄牙学不来的,他们既无法照搬海汉的商业运作模式,也没有强力的武装作为保障,特别是海汉因为人种、文化的关系,可以依靠大明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来获取劳动力和资源,输出高价值的商品,这根本就是西方殖民者永远无法达成的目标。葡萄牙人在澳门经营了几十年,所得到回报还远远不如海汉人在三亚仅仅几年下来的经营收益,手段上的高下也可见一斑了。

  托马斯正是认清这种现状之后,才会坚定地选择了与海汉合作,不管是果阿总督还是澳门议事会,他递交回去的报告中从来都是在力促与海汉达成各种合作协议。而事实也证明了托马斯的主张是有成效的,葡萄牙人近几年在远东地区的贸易已经呈现出明显的逐年上升趋势,过去需要通过走私贸易才能偷偷摸摸购入的货源,现在也能够光明正大地购入了——当然了,这些货源基本都还得从海汉这里过道手才行。虽然会因此被海汉刮走一笔钱,但终归比过去的境况要好了许多。何况海汉这几年中所提供的军火,也让葡萄牙人从中赚了不少。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2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