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六十七章 一切为了庆典

第九百六十七章 一切为了庆典

  于大山刚才大着胆子议论了几句,心中已经有些暗自后悔这种“妄议朝政”的“忤逆”之举,想不到儿子比自己还敢说,当下赶紧劝道:“小声点!这种话莫叫人听了去!”

  于大山虽然没多少文化,但终究从龙的时间够早资历够深,几年下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父子俩对海汉的忠诚也无可置疑,如今又都是体制内的高级干部,于大山倒也没有因此而骄傲自满忘了自己几斤几两重,平时一向谨言慎行,今天把话说到这种程度,放在他身上已经算是相当出格的言论了。`乐`文`小说``lwxs520`

  于小宝却没有他爹那么多的忌讳,以他对首长们的了解,其实这类对政体差异的看法并不算是被禁止的话题。大明各种衙门与海汉的部门分工,经常都会在首长们的茶余饭后引起热烈的讨论,两者的对比也是首长们颇为得意的一桩成就。

  海汉的部门分类和职能分配远比大明以六部为主体的职能分配方式细致得多,如单单一个户部,就包括了海汉这边财政、民政、商务、审计、税务等诸多部门的职能,但这种大包大揽的制度并没有给大明的官僚机构带来高效的运作,反而是因为机构臃肿、人事结构复杂而变得反应迟缓、运作效率低下。而海汉合理的职能划分则让各个部门具备了更为专业高效的运作机制,这才能让这支新兴势力在短短几年之中就迅速崛起,并且还有了凌驾于诸多老牌势力之上的趋势。

  不过关于自己工作的安排,于小宝的确也不想跟自己老爹过多辩论得失对错,宁崎和施耐德早就跟他说过,只要安分做事就好,切莫有太多非分的想法,趁着年轻的时候在各个领域都多积累一些经验,日后才有更多得到重用的机会。当下不管是在青年团还是在别的部门做事,对他个人而言都会获得不少的经验,而这些是目前分管基建工程的高级工头于大山看不到也不太能理解的部分。

  于小宝很清楚海汉治下像他这样年轻又受重用的归化干部其实并不多见,三五年之内或许还不会爬到很高的位置,但十年二十年之后,海汉官场的最上层肯定会有他们这批年轻人的一席之地。相比自己今后的发展前景,他倒是更关心自己老爹的状况。

  “爹,你最近管的工程进度如何了?”于小宝主动改变话题问道。

  于大山摇摇头道:“大问题没有,小毛病不断,都是为了这次的庆典在赶工期啊!”

  于大山最近几个月在负责三亚迎宾馆的扩建工程,原来迎宾馆的客房规模已经无法适应这次庆典的接待要求,所以早在去年年中的时候,执委会就拨下了一笔专款给外交部,对本地的接待机构进行改扩建。

  专门用于接待外宾的迎宾馆位于胜利堡西北边山脚下,全部是按照联排别墅的式样设计修建,可算是三亚本地最高档的居住区之一。

  本书首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于大山刚才大着胆子议论了几句,心中已经有些暗自后悔这种“妄议朝政”的“忤逆”之举,想不到儿子比自己还敢说,当下赶紧劝道:“小声点!这种话莫叫人听了去!”

  于大山虽然没多少文化,但终究从龙的时间够早资历够深,几年下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父子俩对海汉的忠诚也无可置疑,如今又都是体制内的高级干部,于大山倒也没有因此而骄傲自满忘了自己几斤几两重,平时一向谨言慎行,今天把话说到这种程度,放在他身上已经算是相当出格的言论了。

  于小宝却没有他爹那么多的忌讳,以他对首长们的了解,其实这类对政体差异的看法并不算是被禁止的话题。大明各种衙门与海汉的部门分工,经常都会在首长们的茶余饭后引起热烈的讨论,两者的对比也是首长们颇为得意的一桩成就。

  海汉的部门分类和职能分配远比大明以六部为主体的职能分配方式细致得多,如单单一个户部,就包括了海汉这边财政、民政、商务、审计、税务等诸多部门的职能,但这种大包大揽的制度并没有给大明的官僚机构带来高效的运作,反而是因为机构臃肿、人事结构复杂而变得反应迟缓、运作效率低下。而海汉合理的职能划分则让各个部门具备了更为专业高效的运作机制,这才能让这支新兴势力在短短几年之中就迅速崛起,并且还有了凌驾于诸多老牌势力之上的趋势。

  不过关于自己工作的安排,于小宝的确也不想跟自己老爹过多辩论得失对错,宁崎和施耐德早就跟他说过,只要安分做事就好,切莫有太多非分的想法,趁着年轻的时候在各个领域都多积累一些经验,日后才有更多得到重用的机会。当下不管是在青年团还是在别的部门做事,对他个人而言都会获得不少的经验,而这些是目前分管基建工程的高级工头于大山看不到也不太能理解的部分。

  于小宝很清楚海汉治下像他这样年轻又受重用的归化干部其实并不多见,三五年之内或许还不会爬到很高的位置,但十年二十年之后,海汉官场的最上层肯定会有他们这批年轻人的一席之地。相比自己今后的发展前景,他倒是更关心自己老爹的状况。

  “爹,你最近管的工程进度如何了?”于小宝主动改变话题问道。

  于大山摇摇头道:“大问题没有,小毛病不断,都是为了这次的庆典在赶工期啊!”

  于大山最近几个月在负责三亚迎宾馆的扩建工程,原来迎宾馆的客房规模已经无法适应这次庆典的接待要求,所以早在去年年中的时候,执委会就拨下了一笔专款给外交部,对本地的接待机构进行改扩建。

  专门用于接待外宾的迎宾馆位于胜利堡西北边山脚下,全部是按照联排别墅的式样设计修建,可算是三亚本地最高档的居住区之一。于大山刚才大着胆子议论了几句,心中已经有些暗自后悔这种“妄议朝政”的“忤逆”之举,想不到儿子比自己还敢说,当下赶紧劝道:“小声点!这种话莫叫人听了去!”

  于大山虽然没多少文化,但终究从龙的时间够早资历够深,几年下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父子俩对海汉的忠诚也无可置疑,如今又都是体制内的高级干部,于大山倒也没有因此而骄傲自满忘了自己几斤几两重,平时一向谨言慎行,今天把话说到这种程度,放在他身上已经算是相当出格的言论了。

  于小宝却没有他爹那么多的忌讳,以他对首长们的了解,其实这类对政体差异的看法并不算是被禁止的话题。大明各种衙门与海汉的部门分工,经常都会在首长们的茶余饭后引起热烈的讨论,两者的对比也是首长们颇为得意的一桩成就。

  海汉的部门分类和职能分配远比大明以六部为主体的职能分配方式细致得多,如单单一个户部,就包括了海汉这边财政、民政、商务、审计、税务等诸多部门的职能,但这种大包大揽的制度并没有给大明的官僚机构带来高效的运作,反而是因为机构臃肿、人事结构复杂而变得反应迟缓、运作效率低下。而海汉合理的职能划分则让各个部门具备了更为专业高效的运作机制,这才能让这支新兴势力在短短几年之中就迅速崛起,并且还有了凌驾于诸多老牌势力之上的趋势。

  不过关于自己工作的安排,于小宝的确也不想跟自己老爹过多辩论得失对错,宁崎和施耐德早就跟他说过,只要安分做事就好,切莫有太多非分的想法,趁着年轻的时候在各个领域都多积累一些经验,日后才有更多得到重用的机会。当下不管是在青年团还是在别的部门做事,对他个人而言都会获得不少的经验,而这些是目前分管基建工程的高级工头于大山看不到也不太能理解的部分。

  于小宝很清楚海汉治下像他这样年轻又受重用的归化干部其实并不多见,三五年之内或许还不会爬到很高的位置,但十年二十年之后,海汉官场的最上层肯定会有他们这批年轻人的一席之地。相比自己今后的发展前景,他倒是更关心自己老爹的状况。

  “爹,你最近管的工程进度如何了?”于小宝主动改变话题问道。

  于大山摇摇头道:“大问题没有,小毛病不断,都是为了这次的庆典在赶工期啊!”

  于大山最近几个月在负责三亚迎宾馆的扩建工程,原来迎宾馆的客房规模已经无法适应这次庆典的接待要求,所以早在去年年中的时候,执委会就拨下了一笔专款给外交部,对本地的接待机构进行改扩建。

  专门用于接待外宾的迎宾馆位于胜利堡西北边山脚下,全部是按照联排别墅的式样设计修建,可算是三亚本地最高档的居住区之一。于大山刚才大着胆子议论了几句,心中已经有些暗自后悔这种“妄议朝政”的“忤逆”之举,想不到儿子比自己还敢说,当下赶紧劝道:“小声点!这种话莫叫人听了去!”

  于大山虽然没多少文化,但终究从龙的时间够早资历够深,几年下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父子俩对海汉的忠诚也无可置疑,如今又都是体制内的高级干部,于大山倒也没有因此而骄傲自满忘了自己几斤几两重,平时一向谨言慎行,今天把话说到这种程度,放在他身上已经算是相当出格的言论了。

  于小宝却没有他爹那么多的忌讳,以他对首长们的了解,其实这类对政体差异的看法并不算是被禁止的话题。大明各种衙门与海汉的部门分工,经常都会在首长们的茶余饭后引起热烈的讨论,两者的对比也是首长们颇为得意的一桩成就。

  海汉的部门分类和职能分配远比大明以六部为主体的职能分配方式细致得多,如单单一个户部,就包括了海汉这边财政、民政、商务、审计、税务等诸多部门的职能,但这种大包大揽的制度并没有给大明的官僚机构带来高效的运作,反而是因为机构臃肿、人事结构复杂而变得反应迟缓、运作效率低下。而海汉合理的职能划分则让各个部门具备了更为专业高效的运作机制,这才能让这支新兴势力在短短几年之中就迅速崛起,并且还有了凌驾于诸多老牌势力之上的趋势。

  不过关于自己工作的安排,于小宝的确也不想跟自己老爹过多辩论得失对错,宁崎和施耐德早就跟他说过,只要安分做事就好,切莫有太多非分的想法,趁着年轻的时候在各个领域都多积累一些经验,日后才有更多得到重用的机会。当下不管是在青年团还是在别的部门做事,对他个人而言都会获得不少的经验,而这些是目前分管基建工程的高级工头于大山看不到也不太能理解的部分。

  于小宝很清楚海汉治下像他这样年轻又受重用的归化干部其实并不多见,三五年之内或许还不会爬到很高的位置,但十年二十年之后,海汉官场的最上层肯定会有他们这批年轻人的一席之地。相比自己今后的发展前景,他倒是更关心自己老爹的状况。

  “爹,你最近管的工程进度如何了?”于小宝主动改变话题问道。

  于大山摇摇头道:“大问题没有,小毛病不断,都是为了这次的庆典在赶工期啊!”

  于大山最近几个月在负责三亚迎宾馆的扩建工程,原来迎宾馆的客房规模已经无法适应这次庆典的接待要求,所以早在去年年中的时候,执委会就拨下了一笔专款给外交部,对本地的接待机构进行改扩建。

  专门用于接待外宾的迎宾馆位于胜利堡西北边山脚下,全部是按照联排别墅的式样设计修建,可算是三亚本地最高档的居住区之一。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2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