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六十二章 凶案背后

第九百六十二章 凶案背后

  苏通是目前侦破哈桑命案过程中现的唯一一名比较明确的知情人,也许只有他才知道哈桑前往胜利港的真正目的,那极有可能是哈桑遇害的真正原因——当然了,现在也可能成为了他被谋杀的原因。

  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实的证据能让苏通案与哈桑案并案,但专案组这几个人却都下意识地认为这两起案件之间是有着密切的关联。不过两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存在着明显的差异,这也是让专案组暂时无法下定论的主要原因。

  “或许是因为凶手这次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筹划一个破绽比较少的杀人方式。”符力提出了一个比较大的可能性:“我们贴出悬赏告示征集线索其实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假设凶手也看到了这个告示,他肯定知道哈桑已死并且警方早就现了其尸体,我们这种欲盖弥彰的手段不就显示出了警方正在加紧调查哈桑死因的真相?苏掌柜与哈桑见过面,可能是重要知情人,所以凶手一定要让苏掌柜彻底闭嘴来杜绝暴露自己的隐患。他大概也知道我们很快就能查到苏掌柜身上,但又不可能去商业区那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动手,于是在第一时间赶到苏掌柜家中潜伏,等他回来的时候趁其不备就直接下手。”

  悬赏告示这步棋在现在看来是起到了双刃剑的作用,一方面让专案组省去了大面积排查所需的时间人力,直接精准地获取了关键信息,但另一方面也极有可能让暗中观察形势走向的凶手察觉到了警方意图,从而抢在警方的前面对重要知情人苏通下了手。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这个措施最终似乎还是弊大于利,反而是让案件侦破工作陷入了僵局。

  张千智道:“苏通死因我们等明天有了尸检报告再说,但有件事我们现在就得马上去做。”

  符力道:“什么事?”

  “南洋阁可能还有别的员工知道关于哈桑的事,我们现在要把人先全部保护起来!”张千智建议道:“现在立刻去查员工名单,然后连夜把这些人都集中到一起。”

  “查名单这事我去办。”林南自告奋勇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苏通是目前侦破哈桑命案过程中现的唯一一名比较明确的知情人,也许只有他才知道哈桑前往胜利港的真正目的,那极有可能是哈桑遇害的真正原因——当然了,现在也可能成为了他被谋杀的原因。

  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实的证据能让苏通案与哈桑案并案,但专案组这几个人却都下意识地认为这两起案件之间是有着密切的关联。不过两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存在着明显的差异,这也是让专案组暂时无法下定论的主要原因。

  “或许是因为凶手这次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筹划一个破绽比较少的杀人方式。”符力提出了一个比较大的可能性:“我们贴出悬赏告示征集线索其实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假设凶手也看到了这个告示,他肯定知道哈桑已死并且警方早就现了其尸体,我们这种欲盖弥彰的手段不就显示出了警方正在加紧调查哈桑死因的真相?苏掌柜与哈桑见过面,可能是重要知情人,所以凶手一定要让苏掌柜彻底闭嘴来杜绝暴露自己的隐患。他大概也知道我们很快就能查到苏掌柜身上,但又不可能去商业区那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动手,于是在第一时间赶到苏掌柜家中潜伏,等他回来的时候趁其不备就直接下手。”

  悬赏告示这步棋在现在看来是起到了双刃剑的作用,一方面让专案组省去了大面积排查所需的时间人力,直接精准地获取了关键信息,但另一方面也极有可能让暗中观察形势走向的凶手察觉到了警方意图,从而抢在警方的前面对重要知情人苏通下了手。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这个措施最终似乎还是弊大于利,反而是让案件侦破工作陷入了僵局。

  张千智道:“苏通死因我们等明天有了尸检报告再说,但有件事我们现在就得马上去做。”

  符力道:“什么事?”

  “南洋阁可能还有别的员工知道关于哈桑的事,我们现在要把人先全部保护起来!”张千智建议道:“现在立刻去查员工名单,然后连夜把这些人都集中到一起。”

  “查名单这事我去办。”林南自告奋勇地接下了这个任务。苏通是目前侦破哈桑命案过程中现的唯一一名比较明确的知情人,也许只有他才知道哈桑前往胜利港的真正目的,那极有可能是哈桑遇害的真正原因——当然了,现在也可能成为了他被谋杀的原因。

  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实的证据能让苏通案与哈桑案并案,但专案组这几个人却都下意识地认为这两起案件之间是有着密切的关联。不过两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存在着明显的差异,这也是让专案组暂时无法下定论的主要原因。

  “或许是因为凶手这次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筹划一个破绽比较少的杀人方式。”符力提出了一个比较大的可能性:“我们贴出悬赏告示征集线索其实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假设凶手也看到了这个告示,他肯定知道哈桑已死并且警方早就现了其尸体,我们这种欲盖弥彰的手段不就显示出了警方正在加紧调查哈桑死因的真相?苏掌柜与哈桑见过面,可能是重要知情人,所以凶手一定要让苏掌柜彻底闭嘴来杜绝暴露自己的隐患。他大概也知道我们很快就能查到苏掌柜身上,但又不可能去商业区那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动手,于是在第一时间赶到苏掌柜家中潜伏,等他回来的时候趁其不备就直接下手。”

  悬赏告示这步棋在现在看来是起到了双刃剑的作用,一方面让专案组省去了大面积排查所需的时间人力,直接精准地获取了关键信息,但另一方面也极有可能让暗中观察形势走向的凶手察觉到了警方意图,从而抢在警方的前面对重要知情人苏通下了手。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这个措施最终似乎还是弊大于利,反而是让案件侦破工作陷入了僵局。

  张千智道:“苏通死因我们等明天有了尸检报告再说,但有件事我们现在就得马上去做。”

  符力道:“什么事?”

  “南洋阁可能还有别的员工知道关于哈桑的事,我们现在要把人先全部保护起来!”张千智建议道:“现在立刻去查员工名单,然后连夜把这些人都集中到一起。”

  “查名单这事我去办。”林南自告奋勇地接下了这个任务。苏通是目前侦破哈桑命案过程中现的唯一一名比较明确的知情人,也许只有他才知道哈桑前往胜利港的真正目的,那极有可能是哈桑遇害的真正原因——当然了,现在也可能成为了他被谋杀的原因。

  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实的证据能让苏通案与哈桑案并案,但专案组这几个人却都下意识地认为这两起案件之间是有着密切的关联。不过两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存在着明显的差异,这也是让专案组暂时无法下定论的主要原因。

  “或许是因为凶手这次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筹划一个破绽比较少的杀人方式。”符力提出了一个比较大的可能性:“我们贴出悬赏告示征集线索其实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假设凶手也看到了这个告示,他肯定知道哈桑已死并且警方早就现了其尸体,我们这种欲盖弥彰的手段不就显示出了警方正在加紧调查哈桑死因的真相?苏掌柜与哈桑见过面,可能是重要知情人,所以凶手一定要让苏掌柜彻底闭嘴来杜绝暴露自己的隐患。他大概也知道我们很快就能查到苏掌柜身上,但又不可能去商业区那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动手,于是在第一时间赶到苏掌柜家中潜伏,等他回来的时候趁其不备就直接下手。”

  悬赏告示这步棋在现在看来是起到了双刃剑的作用,一方面让专案组省去了大面积排查所需的时间人力,直接精准地获取了关键信息,但另一方面也极有可能让暗中观察形势走向的凶手察觉到了警方意图,从而抢在警方的前面对重要知情人苏通下了手。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这个措施最终似乎还是弊大于利,反而是让案件侦破工作陷入了僵局。

  张千智道:“苏通死因我们等明天有了尸检报告再说,但有件事我们现在就得马上去做。”

  符力道:“什么事?”

  “南洋阁可能还有别的员工知道关于哈桑的事,我们现在要把人先全部保护起来!”张千智建议道:“现在立刻去查员工名单,然后连夜把这些人都集中到一起。”

  “查名单这事我去办。”林南自告奋勇地接下了这个任务。苏通是目前侦破哈桑命案过程中现的唯一一名比较明确的知情人,也许只有他才知道哈桑前往胜利港的真正目的,那极有可能是哈桑遇害的真正原因——当然了,现在也可能成为了他被谋杀的原因。

  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实的证据能让苏通案与哈桑案并案,但专案组这几个人却都下意识地认为这两起案件之间是有着密切的关联。不过两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存在着明显的差异,这也是让专案组暂时无法下定论的主要原因。

  “或许是因为凶手这次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筹划一个破绽比较少的杀人方式。”符力提出了一个比较大的可能性:“我们贴出悬赏告示征集线索其实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假设凶手也看到了这个告示,他肯定知道哈桑已死并且警方早就现了其尸体,我们这种欲盖弥彰的手段不就显示出了警方正在加紧调查哈桑死因的真相?苏掌柜与哈桑见过面,可能是重要知情人,所以凶手一定要让苏掌柜彻底闭嘴来杜绝暴露自己的隐患。他大概也知道我们很快就能查到苏掌柜身上,但又不可能去商业区那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动手,于是在第一时间赶到苏掌柜家中潜伏,等他回来的时候趁其不备就直接下手。”

  悬赏告示这步棋在现在看来是起到了双刃剑的作用,一方面让专案组省去了大面积排查所需的时间人力,直接精准地获取了关键信息,但另一方面也极有可能让暗中观察形势走向的凶手察觉到了警方意图,从而抢在警方的前面对重要知情人苏通下了手。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这个措施最终似乎还是弊大于利,反而是让案件侦破工作陷入了僵局。

  张千智道:“苏通死因我们等明天有了尸检报告再说,但有件事我们现在就得马上去做。”

  符力道:“什么事?”

  “南洋阁可能还有别的员工知道关于哈桑的事,我们现在要把人先全部保护起来!”张千智建议道:“现在立刻去查员工名单,然后连夜把这些人都集中到一起。”

  “查名单这事我去办。”林南自告奋勇地接下了这个任务。苏通是目前侦破哈桑命案过程中现的唯一一名比较明确的知情人,也许只有他才知道哈桑前往胜利港的真正目的,那极有可能是哈桑遇害的真正原因——当然了,现在也可能成为了他被谋杀的原因。

  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实的证据能让苏通案与哈桑案并案,但专案组这几个人却都下意识地认为这两起案件之间是有着密切的关联。不过两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存在着明显的差异,这也是让专案组暂时无法下定论的主要原因。

  “或许是因为凶手这次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筹划一个破绽比较少的杀人方式。”符力提出了一个比较大的可能性:“我们贴出悬赏告示征集线索其实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假设凶手也看到了这个告示,他肯定知道哈桑已死并且警方早就现了其尸体,我们这种欲盖弥彰的手段不就显示出了警方正在加紧调查哈桑死因的真相?”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1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