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六十一章 追查

第九百六十一章 追查

  林南在安全部里任职已有几年,所知道的各种内幕自然不少。外来客商要在三亚本地经营生易,最稳妥的办法当然是紧紧抱住海汉这条大腿,所以不少店铺或多或少都会有海汉的股份。这些股份也未必都是穿越者自行出资,有些完全就是经营者以干股的名义赠送给某些掌握实权的海汉高层人员或者干脆是某个主管机构,以求能在本地的经营过程中获得一些庇护和优待。

  这种事都是私下达成的约定,并不会有纸面上的各种契约文书,所以往往双方都是遵循默契,并不会把相关的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说。而海汉执委会也没有刻意去杜绝这种现象,只要不是捞钱捞得太难看,基本上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这倒不完全是执委会放任腐败滋生,一方面外来客商认为这种关系可以带给他们更多的安全感,往往都是主动为之,另一方面海汉也需要通过一些特别的手段来获取某些战略物资或重要情报,并出售自家生产的工业品。比如商务部就以私人的名义在多个商家拥有股份,并通过这些商家去海外各地收购矿产、人口等比较特殊的商品。而安全部则会通过这种关系向一些商行、船行中安插情报人员,并借助这些商家的贸易网络将情报人员派往海外潜伏。

  这样即便是某些与海汉处于交战状态的国家,也可以通过中间商的运作来保持双方的商贸活动继续进行,海汉能源源不断地从荷兰人手里买到奴隶人口,而西班牙人也一直可以买到三亚出产的各种工业品,都有赖于这些特殊的利益链条。

  林南虽然知道海汉高层有这些秘密安排,但他的工作范围是反谍,与这一领域并没有直接的交集,只是在内部会议上偶尔会听到同僚向部长汇报相关的消息。但他也多少知道一点相关的信息,比如像琼联这种海汉涉入极深的大型商贸组织,其很多贸易行为都是受到海汉高层的指派,这涉事的南洋阁也是琼联名下的外贸商行之一,其顾客群体几乎都是各国权贵,难说其中有什么猫腻。要是查到什么不该查的,他们这专案组只怕还没等破案就要面临解散的风险了。

  听林南这么一解释,符力当下也有些犹豫了。他投身海汉以来便与执委会这些大头目交往甚密,私下甚至是以师傅、叔伯这样的称呼而非归化民惯常使用的“长”,对于这些上层人物的事情,他也多少知道一点,林南所说的并非虚构,有些事情的确是他们需要避讳的。

  “专案组都成立了,不能不查下去吧?”说话的是新加入专案组的干将,隶属安全部的张千智。

  张千智在1631年的儋州刺杀案破获之后,便因卧底有功被提拔起来。他本身师从何夕背景够硬,加上头脑能力经验都不差,因此很快便上位了,也是目前海汉官场中年轻归化籍干部中的佼佼者。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林南在安全部里任职已有几年,所知道的各种内幕自然不少。外来客商要在三亚本地经营生易,最稳妥的办法当然是紧紧抱住海汉这条大腿,所以不少店铺或多或少都会有海汉的股份。这些股份也未必都是穿越者自行出资,有些完全就是经营者以干股的名义赠送给某些掌握实权的海汉高层人员或者干脆是某个主管机构,以求能在本地的经营过程中获得一些庇护和优待。

  这种事都是私下达成的约定,并不会有纸面上的各种契约文书,所以往往双方都是遵循默契,并不会把相关的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说。而海汉执委会也没有刻意去杜绝这种现象,只要不是捞钱捞得太难看,基本上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这倒不完全是执委会放任腐败滋生,一方面外来客商认为这种关系可以带给他们更多的安全感,往往都是主动为之,另一方面海汉也需要通过一些特别的手段来获取某些战略物资或重要情报,并出售自家生产的工业品。比如商务部就以私人的名义在多个商家拥有股份,并通过这些商家去海外各地收购矿产、人口等比较特殊的商品。而安全部则会通过这种关系向一些商行、船行中安插情报人员,并借助这些商家的贸易网络将情报人员派往海外潜伏。

  这样即便是某些与海汉处于交战状态的国家,也可以通过中间商的运作来保持双方的商贸活动继续进行,海汉能源源不断地从荷兰人手里买到奴隶人口,而西班牙人也一直可以买到三亚出产的各种工业品,都有赖于这些特殊的利益链条。

  林南虽然知道海汉高层有这些秘密安排,但他的工作范围是反谍,与这一领域并没有直接的交集,只是在内部会议上偶尔会听到同僚向部长汇报相关的消息。但他也多少知道一点相关的信息,比如像琼联这种海汉涉入极深的大型商贸组织,其很多贸易行为都是受到海汉高层的指派,这涉事的南洋阁也是琼联名下的外贸商行之一,其顾客群体几乎都是各国权贵,难说其中有什么猫腻。要是查到什么不该查的,他们这专案组只怕还没等破案就要面临解散的风险了。

  听林南这么一解释,符力当下也有些犹豫了。他投身海汉以来便与执委会这些大头目交往甚密,私下甚至是以师傅、叔伯这样的称呼而非归化民惯常使用的“长”,对于这些上层人物的事情,他也多少知道一点,林南所说的并非虚构,有些事情的确是他们需要避讳的。

  “专案组都成立了,不能不查下去吧?”说话的是新加入专案组的干将,隶属安全部的张千智。

  张千智在1631年的儋州刺杀案破获之后,便因卧底有功被提拔起来。他本身师从何夕背景够硬,加上头脑能力经验都不差,因此很快便上位了,也是目前海汉官场中年轻归化籍干部中的佼佼者。

  林南在安全部里任职已有几年,所知道的各种内幕自然不少。外来客商要在三亚本地经营生易,最稳妥的办法当然是紧紧抱住海汉这条大腿,所以不少店铺或多或少都会有海汉的股份。这些股份也未必都是穿越者自行出资,有些完全就是经营者以干股的名义赠送给某些掌握实权的海汉高层人员或者干脆是某个主管机构,以求能在本地的经营过程中获得一些庇护和优待。

  这种事都是私下达成的约定,并不会有纸面上的各种契约文书,所以往往双方都是遵循默契,并不会把相关的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说。而海汉执委会也没有刻意去杜绝这种现象,只要不是捞钱捞得太难看,基本上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这倒不完全是执委会放任腐败滋生,一方面外来客商认为这种关系可以带给他们更多的安全感,往往都是主动为之,另一方面海汉也需要通过一些特别的手段来获取某些战略物资或重要情报,并出售自家生产的工业品。比如商务部就以私人的名义在多个商家拥有股份,并通过这些商家去海外各地收购矿产、人口等比较特殊的商品。而安全部则会通过这种关系向一些商行、船行中安插情报人员,并借助这些商家的贸易网络将情报人员派往海外潜伏。

  这样即便是某些与海汉处于交战状态的国家,也可以通过中间商的运作来保持双方的商贸活动继续进行,海汉能源源不断地从荷兰人手里买到奴隶人口,而西班牙人也一直可以买到三亚出产的各种工业品,都有赖于这些特殊的利益链条。

  林南虽然知道海汉高层有这些秘密安排,但他的工作范围是反谍,与这一领域并没有直接的交集,只是在内部会议上偶尔会听到同僚向部长汇报相关的消息。但他也多少知道一点相关的信息,比如像琼联这种海汉涉入极深的大型商贸组织,其很多贸易行为都是受到海汉高层的指派,这涉事的南洋阁也是琼联名下的外贸商行之一,其顾客群体几乎都是各国权贵,难说其中有什么猫腻。要是查到什么不该查的,他们这专案组只怕还没等破案就要面临解散的风险了。

  听林南这么一解释,符力当下也有些犹豫了。他投身海汉以来便与执委会这些大头目交往甚密,私下甚至是以师傅、叔伯这样的称呼而非归化民惯常使用的“长”,对于这些上层人物的事情,他也多少知道一点,林南所说的并非虚构,有些事情的确是他们需要避讳的。

  “专案组都成立了,不能不查下去吧?”说话的是新加入专案组的干将,隶属安全部的张千智。

  张千智在1631年的儋州刺杀案破获之后,便因卧底有功被提拔起来。他本身师从何夕背景够硬,加上头脑能力经验都不差,因此很快便上位了,也是目前海汉官场中年轻归化籍干部中的佼佼者。

  林南在安全部里任职已有几年,所知道的各种内幕自然不少。外来客商要在三亚本地经营生易,最稳妥的办法当然是紧紧抱住海汉这条大腿,所以不少店铺或多或少都会有海汉的股份。这些股份也未必都是穿越者自行出资,有些完全就是经营者以干股的名义赠送给某些掌握实权的海汉高层人员或者干脆是某个主管机构,以求能在本地的经营过程中获得一些庇护和优待。

  这种事都是私下达成的约定,并不会有纸面上的各种契约文书,所以往往双方都是遵循默契,并不会把相关的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说。而海汉执委会也没有刻意去杜绝这种现象,只要不是捞钱捞得太难看,基本上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这倒不完全是执委会放任腐败滋生,一方面外来客商认为这种关系可以带给他们更多的安全感,往往都是主动为之,另一方面海汉也需要通过一些特别的手段来获取某些战略物资或重要情报,并出售自家生产的工业品。比如商务部就以私人的名义在多个商家拥有股份,并通过这些商家去海外各地收购矿产、人口等比较特殊的商品。而安全部则会通过这种关系向一些商行、船行中安插情报人员,并借助这些商家的贸易网络将情报人员派往海外潜伏。

  这样即便是某些与海汉处于交战状态的国家,也可以通过中间商的运作来保持双方的商贸活动继续进行,海汉能源源不断地从荷兰人手里买到奴隶人口,而西班牙人也一直可以买到三亚出产的各种工业品,都有赖于这些特殊的利益链条。

  林南虽然知道海汉高层有这些秘密安排,但他的工作范围是反谍,与这一领域并没有直接的交集,只是在内部会议上偶尔会听到同僚向部长汇报相关的消息。但他也多少知道一点相关的信息,比如像琼联这种海汉涉入极深的大型商贸组织,其很多贸易行为都是受到海汉高层的指派,这涉事的南洋阁也是琼联名下的外贸商行之一,其顾客群体几乎都是各国权贵,难说其中有什么猫腻。要是查到什么不该查的,他们这专案组只怕还没等破案就要面临解散的风险了。

  听林南这么一解释,符力当下也有些犹豫了。他投身海汉以来便与执委会这些大头目交往甚密,私下甚至是以师傅、叔伯这样的称呼而非归化民惯常使用的“长”,对于这些上层人物的事情,他也多少知道一点,林南所说的并非虚构,有些事情的确是他们需要避讳的。

  “专案组都成立了,不能不查下去吧?”说话的是新加入专案组的干将,隶属安全部的张千智。...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1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