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六十章 寻迹

第九百六十章 寻迹

  其实黄同阳的处理方法并没有什么问题,像胜利港人流量这么大的地方,每天需要派出所出面管理的事情多不胜数。即便是出现了人命案,但只要确认了死因并非他杀,那之后的事情就是按程序走了,顶多也就是因为死者的外国人身份,需要跟外事部门打声招呼而已。

  符力自己也有在基层工作的经验,所以他对于黄同阳的说法并没有表示质疑或不满,点点头将话题重新回到这起案件上:“我认为,如果是突事件,凶手在用某种手法让哈桑窒息而死之后,可能就会慌慌张张地把他推进海里了事了。但他显然在动手之后还有足够镇定的心神来搜了哈桑的身,没动他身上的钱财,单单把火车票收走了,以此来伪装意外身亡并加大事后查证死者身份的难度,这可不像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

  符力在警察司任职已经好几年,接触过的案子也比较多了,对于犯罪者心理的揣摩能力自然不是派出所维持治安的警察能比。虽然目前所掌握的线索还比较有限,但符力却认为这起案件的出现并非偶然,其背后或许还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黄同阳皱眉道:“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在醉仙楼跟他一起吃饭这个人,但这人的面目不清,我们要如何才能找到他?”

  林南接话道:“对于那个神秘人物,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更多的信息,线索还是得从哈桑这边来找。”

  黄同阳抱拳道:“请林大人指教!”

  “指教不敢当,有点想法,说出来请大家一起参详参详。”林南沉吟道:“我们现在知道哈桑在四天里来了三趟胜利港,其实三亚港那边的配套设施也是很齐全的,他没有必要专门跑来这边转一圈吃个饭。那么哈桑前两趟来胜利港的目的是什么?除了醉仙楼之外还去过什么地方?是谈生意还是拜访友人?”

  符力接道:“关于哈桑单独出行的目的,我们之前也已经仔细盘问过他的手下,基本可以确定不是谈生意,因为他在抵港当天,便已经跟商务部谈定了代运一船货物去安南清化。而且就算需要采购什么大宗货物,其实直接跟商务部的人打招呼就行了,毕竟他才运了一批铜锭过来,商务部巴不得能把这条渠道稳固下来,他有什么要求都会尽力满足的。至于是不是拜访朋友就不能确定了,但据他手下的说法,哈桑平日出门是肯定会带几个人在身边的。”

  “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哈桑不想让他的手下知道他去过哪里见过谁办过什么事。”黄同阳补充道。

  符力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林大人刚才所说的很重要,他除了醉仙楼之外还去过哪里,见过谁,这是我们接下来要查证的线索。”

  林南叹道:“只是这样一来,我们需要调查的对象就可就要翻上好几倍了。”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其实黄同阳的处理方法并没有什么问题,像胜利港人流量这么大的地方,每天需要派出所出面管理的事情多不胜数。即便是出现了人命案,但只要确认了死因并非他杀,那之后的事情就是按程序走了,顶多也就是因为死者的外国人身份,需要跟外事部门打声招呼而已。

  符力自己也有在基层工作的经验,所以他对于黄同阳的说法并没有表示质疑或不满,点点头将话题重新回到这起案件上:“我认为,如果是突事件,凶手在用某种手法让哈桑窒息而死之后,可能就会慌慌张张地把他推进海里了事了。但他显然在动手之后还有足够镇定的心神来搜了哈桑的身,没动他身上的钱财,单单把火车票收走了,以此来伪装意外身亡并加大事后查证死者身份的难度,这可不像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

  符力在警察司任职已经好几年,接触过的案子也比较多了,对于犯罪者心理的揣摩能力自然不是派出所维持治安的警察能比。虽然目前所掌握的线索还比较有限,但符力却认为这起案件的出现并非偶然,其背后或许还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黄同阳皱眉道:“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在醉仙楼跟他一起吃饭这个人,但这人的面目不清,我们要如何才能找到他?”

  林南接话道:“对于那个神秘人物,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更多的信息,线索还是得从哈桑这边来找。”

  黄同阳抱拳道:“请林大人指教!”

  “指教不敢当,有点想法,说出来请大家一起参详参详。”林南沉吟道:“我们现在知道哈桑在四天里来了三趟胜利港,其实三亚港那边的配套设施也是很齐全的,他没有必要专门跑来这边转一圈吃个饭。那么哈桑前两趟来胜利港的目的是什么?除了醉仙楼之外还去过什么地方?是谈生意还是拜访友人?”

  符力接道:“关于哈桑单独出行的目的,我们之前也已经仔细盘问过他的手下,基本可以确定不是谈生意,因为他在抵港当天,便已经跟商务部谈定了代运一船货物去安南清化。而且就算需要采购什么大宗货物,其实直接跟商务部的人打招呼就行了,毕竟他才运了一批铜锭过来,商务部巴不得能把这条渠道稳固下来,他有什么要求都会尽力满足的。至于是不是拜访朋友就不能确定了,但据他手下的说法,哈桑平日出门是肯定会带几个人在身边的。”

  “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哈桑不想让他的手下知道他去过哪里见过谁办过什么事。”黄同阳补充道。

  符力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林大人刚才所说的很重要,他除了醉仙楼之外还去过哪里,见过谁,这是我们接下来要查证的线索。”

  林南叹道:“只是这样一来,我们需要调查的对象就可就要翻上好几倍了。”其实黄同阳的处理方法并没有什么问题,像胜利港人流量这么大的地方,每天需要派出所出面管理的事情多不胜数。即便是出现了人命案,但只要确认了死因并非他杀,那之后的事情就是按程序走了,顶多也就是因为死者的外国人身份,需要跟外事部门打声招呼而已。

  符力自己也有在基层工作的经验,所以他对于黄同阳的说法并没有表示质疑或不满,点点头将话题重新回到这起案件上:“我认为,如果是突事件,凶手在用某种手法让哈桑窒息而死之后,可能就会慌慌张张地把他推进海里了事了。但他显然在动手之后还有足够镇定的心神来搜了哈桑的身,没动他身上的钱财,单单把火车票收走了,以此来伪装意外身亡并加大事后查证死者身份的难度,这可不像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

  符力在警察司任职已经好几年,接触过的案子也比较多了,对于犯罪者心理的揣摩能力自然不是派出所维持治安的警察能比。虽然目前所掌握的线索还比较有限,但符力却认为这起案件的出现并非偶然,其背后或许还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黄同阳皱眉道:“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在醉仙楼跟他一起吃饭这个人,但这人的面目不清,我们要如何才能找到他?”

  林南接话道:“对于那个神秘人物,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更多的信息,线索还是得从哈桑这边来找。”

  黄同阳抱拳道:“请林大人指教!”

  “指教不敢当,有点想法,说出来请大家一起参详参详。”林南沉吟道:“我们现在知道哈桑在四天里来了三趟胜利港,其实三亚港那边的配套设施也是很齐全的,他没有必要专门跑来这边转一圈吃个饭。那么哈桑前两趟来胜利港的目的是什么?除了醉仙楼之外还去过什么地方?是谈生意还是拜访友人?”

  符力接道:“关于哈桑单独出行的目的,我们之前也已经仔细盘问过他的手下,基本可以确定不是谈生意,因为他在抵港当天,便已经跟商务部谈定了代运一船货物去安南清化。而且就算需要采购什么大宗货物,其实直接跟商务部的人打招呼就行了,毕竟他才运了一批铜锭过来,商务部巴不得能把这条渠道稳固下来,他有什么要求都会尽力满足的。至于是不是拜访朋友就不能确定了,但据他手下的说法,哈桑平日出门是肯定会带几个人在身边的。”

  “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哈桑不想让他的手下知道他去过哪里见过谁办过什么事。”黄同阳补充道。

  符力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林大人刚才所说的很重要,他除了醉仙楼之外还去过哪里,见过谁,这是我们接下来要查证的线索。”

  林南叹道:“只是这样一来,我们需要调查的对象就可就要翻上好几倍了。”其实黄同阳的处理方法并没有什么问题,像胜利港人流量这么大的地方,每天需要派出所出面管理的事情多不胜数。即便是出现了人命案,但只要确认了死因并非他杀,那之后的事情就是按程序走了,顶多也就是因为死者的外国人身份,需要跟外事部门打声招呼而已。

  符力自己也有在基层工作的经验,所以他对于黄同阳的说法并没有表示质疑或不满,点点头将话题重新回到这起案件上:“我认为,如果是突事件,凶手在用某种手法让哈桑窒息而死之后,可能就会慌慌张张地把他推进海里了事了。但他显然在动手之后还有足够镇定的心神来搜了哈桑的身,没动他身上的钱财,单单把火车票收走了,以此来伪装意外身亡并加大事后查证死者身份的难度,这可不像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

  符力在警察司任职已经好几年,接触过的案子也比较多了,对于犯罪者心理的揣摩能力自然不是派出所维持治安的警察能比。虽然目前所掌握的线索还比较有限,但符力却认为这起案件的出现并非偶然,其背后或许还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黄同阳皱眉道:“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在醉仙楼跟他一起吃饭这个人,但这人的面目不清,我们要如何才能找到他?”

  林南接话道:“对于那个神秘人物,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更多的信息,线索还是得从哈桑这边来找。”

  黄同阳抱拳道:“请林大人指教!”

  “指教不敢当,有点想法,说出来请大家一起参详参详。”林南沉吟道:“我们现在知道哈桑在四天里来了三趟胜利港,其实三亚港那边的配套设施也是很齐全的,他没有必要专门跑来这边转一圈吃个饭。那么哈桑前两趟来胜利港的目的是什么?除了醉仙楼之外还去过什么地方?是谈生意还是拜访友人?”

  符力接道:“关于哈桑单独出行的目的,我们之前也已经仔细盘问过他的手下,基本可以确定不是谈生意,因为他在抵港当天,便已经跟商务部谈定了代运一船货物去安南清化。而且就算需要采购什么大宗货物,其实直接跟商务部的人打招呼就行了,毕竟他才运了一批铜锭过来,商务部巴不得能把这条渠道稳固下来,他有什么要求都会尽力满足的。至于是不是拜访朋友就不能确定了,但据他手下的说法,哈桑平日出门是肯定会带几个人在身边的。”

  “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哈桑不想让他的手下知道他去过哪里见过谁办过什么事。”黄同阳补充道。

  符力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林大人刚才所说的很重要,他除了醉仙楼之外还去过哪里,见过谁,这是我们接下来要查证的线索。”

  林南叹道:“只是这样一来,我们需要调查的对象就可就要翻上好几倍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1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