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五十九章 侦破进程

第九百五十九章 侦破进程

  三亚作为海汉起家的根据地,在经过近七年的经营治理之后,本地的治安状况可以说是相当不错,虽然还没完全达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程度,但刑事案件特别是命案,近年在本地的确并不多见,而这起命案正好又生在三亚最为繁华的地区,其性质自然也就更为严重了。这次又正好撞上巡察组来到这边,符力作为司法部的高层人员,理所当然就在第一时间接手了这个案件。

  约翰逊在尸检后得出的结论给调查人员带来的线索相当有价值,一是确定了死者是在窒息死亡之后才入水,死因绝非表面看上去的醉酒失足溺水;二是确定了大致死亡时间,由此基本排除了死者手下随从的作案嫌疑;三是从其胃中未消化干净的食物判断,其死前极有可能是在港区附近享受了一顿美味大餐。这些线索都为调查人员提供了更为明确的侦办方向。

  “对受害者的手下和其他参与办案的人员先下封口令,不要走漏消息打草惊蛇,对外先以溺水身亡作为初步调查结论。受害者这次抵达胜利港之后都接触了哪些人,要立刻开始一一排查。”符力的思路很清楚,既然哈桑是被人谋害抛尸,但又不是抢劫钱财,那背后可能就有别的隐情,说不定和他生前所从事的海上贸易有一定的关联。

  “约长的指示也必须重视起来,这景观大道附近的酒楼饭馆,一定也得进行排查,如果能找到死者出事前吃饭的地方,或许就会有别的线索了。”林南也不失时机地补充道。

  “我们俩一人负责一边吧!”符力建议道:“林哥你负责在胜利港这边排查餐饮店铺,我去三亚港那边查查死者这艘船到港之后的动向。黄所长本来就有工作在身,那就负责调查港区,看看当晚有没有其他人在附近目击到死者的行踪。”

  符力虽然年纪轻轻,但其资历背景却比另两人强出不少,而且曾经师从宁崎、任亮等人,行事沉稳周全已颇有大将之风。林南和黄同阳均未对符力的分工安排表示异议,第二天三人便各自展开行动。

  翌日下午,经过了一天调查之后,三人又再次聚集在胜利港派出所的会议室中,开始交流这一天下来各自的收获。

  先是黄同阳的汇报:“今天卑职动派出所和旁边巡检司的全部人马,对港区进行了走访。主要包括案当日在码头上晚班的所有工作人员,当天停靠在第三码头所有船只上的船员,只要能找到的人都进行了问询,但得到有价值的信息并不多。”

  黄同阳翻看着自己的记事簿,开始讲述今天调查的结果:“我们今天一共走访了三百二十七人,得到的结论主要有几条。第一,从死者抵达三亚那天算起到案当晚,在这几天中没有人见到死者在三号码头附近出现过;第二,我们所访问到的对象中,也没有任何人声称认识死者。所以我暂时认为死者会出现在三号码头或许只是偶然事件,甚至有可能是凶手为了行凶而将他约到那里会面。”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三亚作为海汉起家的根据地,在经过近七年的经营治理之后,本地的治安状况可以说是相当不错,虽然还没完全达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程度,但刑事案件特别是命案,近年在本地的确并不多见,而这起命案正好又生在三亚最为繁华的地区,其性质自然也就更为严重了。这次又正好撞上巡察组来到这边,符力作为司法部的高层人员,理所当然就在第一时间接手了这个案件。

  约翰逊在尸检后得出的结论给调查人员带来的线索相当有价值,一是确定了死者是在窒息死亡之后才入水,死因绝非表面看上去的醉酒失足溺水;二是确定了大致死亡时间,由此基本排除了死者手下随从的作案嫌疑;三是从其胃中未消化干净的食物判断,其死前极有可能是在港区附近享受了一顿美味大餐。这些线索都为调查人员提供了更为明确的侦办方向。

  “对受害者的手下和其他参与办案的人员先下封口令,不要走漏消息打草惊蛇,对外先以溺水身亡作为初步调查结论。受害者这次抵达胜利港之后都接触了哪些人,要立刻开始一一排查。”符力的思路很清楚,既然哈桑是被人谋害抛尸,但又不是抢劫钱财,那背后可能就有别的隐情,说不定和他生前所从事的海上贸易有一定的关联。

  “约长的指示也必须重视起来,这景观大道附近的酒楼饭馆,一定也得进行排查,如果能找到死者出事前吃饭的地方,或许就会有别的线索了。”林南也不失时机地补充道。

  “我们俩一人负责一边吧!”符力建议道:“林哥你负责在胜利港这边排查餐饮店铺,我去三亚港那边查查死者这艘船到港之后的动向。黄所长本来就有工作在身,那就负责调查港区,看看当晚有没有其他人在附近目击到死者的行踪。”

  符力虽然年纪轻轻,但其资历背景却比另两人强出不少,而且曾经师从宁崎、任亮等人,行事沉稳周全已颇有大将之风。林南和黄同阳均未对符力的分工安排表示异议,第二天三人便各自展开行动。

  翌日下午,经过了一天调查之后,三人又再次聚集在胜利港派出所的会议室中,开始交流这一天下来各自的收获。

  先是黄同阳的汇报:“今天卑职动派出所和旁边巡检司的全部人马,对港区进行了走访。主要包括案当日在码头上晚班的所有工作人员,当天停靠在第三码头所有船只上的船员,只要能找到的人都进行了问询,但得到有价值的信息并不多。”

  黄同阳翻看着自己的记事簿,开始讲述今天调查的结果:“我们今天一共走访了三百二十七人,得到的结论主要有几条。第一,从死者抵达三亚那天算起到案当晚,在这几天中没有人见到死者在三号码头附近出现过;第二,我们所访问到的对象中,也没有任何人声称认识死者。所以我暂时认为死者会出现在三号码头或许只是偶然事件,甚至有可能是凶手为了行凶而将他约到那里会面。”三亚作为海汉起家的根据地,在经过近七年的经营治理之后,本地的治安状况可以说是相当不错,虽然还没完全达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程度,但刑事案件特别是命案,近年在本地的确并不多见,而这起命案正好又生在三亚最为繁华的地区,其性质自然也就更为严重了。这次又正好撞上巡察组来到这边,符力作为司法部的高层人员,理所当然就在第一时间接手了这个案件。

  约翰逊在尸检后得出的结论给调查人员带来的线索相当有价值,一是确定了死者是在窒息死亡之后才入水,死因绝非表面看上去的醉酒失足溺水;二是确定了大致死亡时间,由此基本排除了死者手下随从的作案嫌疑;三是从其胃中未消化干净的食物判断,其死前极有可能是在港区附近享受了一顿美味大餐。这些线索都为调查人员提供了更为明确的侦办方向。

  “对受害者的手下和其他参与办案的人员先下封口令,不要走漏消息打草惊蛇,对外先以溺水身亡作为初步调查结论。受害者这次抵达胜利港之后都接触了哪些人,要立刻开始一一排查。”符力的思路很清楚,既然哈桑是被人谋害抛尸,但又不是抢劫钱财,那背后可能就有别的隐情,说不定和他生前所从事的海上贸易有一定的关联。

  “约长的指示也必须重视起来,这景观大道附近的酒楼饭馆,一定也得进行排查,如果能找到死者出事前吃饭的地方,或许就会有别的线索了。”林南也不失时机地补充道。

  “我们俩一人负责一边吧!”符力建议道:“林哥你负责在胜利港这边排查餐饮店铺,我去三亚港那边查查死者这艘船到港之后的动向。黄所长本来就有工作在身,那就负责调查港区,看看当晚有没有其他人在附近目击到死者的行踪。”

  符力虽然年纪轻轻,但其资历背景却比另两人强出不少,而且曾经师从宁崎、任亮等人,行事沉稳周全已颇有大将之风。林南和黄同阳均未对符力的分工安排表示异议,第二天三人便各自展开行动。

  翌日下午,经过了一天调查之后,三人又再次聚集在胜利港派出所的会议室中,开始交流这一天下来各自的收获。

  先是黄同阳的汇报:“今天卑职动派出所和旁边巡检司的全部人马,对港区进行了走访。主要包括案当日在码头上晚班的所有工作人员,当天停靠在第三码头所有船只上的船员,只要能找到的人都进行了问询,但得到有价值的信息并不多。”

  黄同阳翻看着自己的记事簿,开始讲述今天调查的结果:“我们今天一共走访了三百二十七人,得到的结论主要有几条。第一,从死者抵达三亚那天算起到案当晚,在这几天中没有人见到死者在三号码头附近出现过;第二,我们所访问到的对象中,也没有任何人声称认识死者。所以我暂时认为死者会出现在三号码头或许只是偶然事件,甚至有可能是凶手为了行凶而将他约到那里会面。”三亚作为海汉起家的根据地,在经过近七年的经营治理之后,本地的治安状况可以说是相当不错,虽然还没完全达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程度,但刑事案件特别是命案,近年在本地的确并不多见,而这起命案正好又生在三亚最为繁华的地区,其性质自然也就更为严重了。这次又正好撞上巡察组来到这边,符力作为司法部的高层人员,理所当然就在第一时间接手了这个案件。

  约翰逊在尸检后得出的结论给调查人员带来的线索相当有价值,一是确定了死者是在窒息死亡之后才入水,死因绝非表面看上去的醉酒失足溺水;二是确定了大致死亡时间,由此基本排除了死者手下随从的作案嫌疑;三是从其胃中未消化干净的食物判断,其死前极有可能是在港区附近享受了一顿美味大餐。这些线索都为调查人员提供了更为明确的侦办方向。

  “对受害者的手下和其他参与办案的人员先下封口令,不要走漏消息打草惊蛇,对外先以溺水身亡作为初步调查结论。受害者这次抵达胜利港之后都接触了哪些人,要立刻开始一一排查。”符力的思路很清楚,既然哈桑是被人谋害抛尸,但又不是抢劫钱财,那背后可能就有别的隐情,说不定和他生前所从事的海上贸易有一定的关联。

  “约长的指示也必须重视起来,这景观大道附近的酒楼饭馆,一定也得进行排查,如果能找到死者出事前吃饭的地方,或许就会有别的线索了。”林南也不失时机地补充道。

  “我们俩一人负责一边吧!”符力建议道:“林哥你负责在胜利港这边排查餐饮店铺,我去三亚港那边查查死者这艘船到港之后的动向。黄所长本来就有工作在身,那就负责调查港区,看看当晚有没有其他人在附近目击到死者的行踪。”

  符力虽然年纪轻轻,但其资历背景却比另两人强出不少,而且曾经师从宁崎、任亮等人,行事沉稳周全已颇有大将之风。林南和黄同阳均未对符力的分工安排表示异议,第二天三人便各自展开行动。

  翌日下午,经过了一天调查之后,三人又再次聚集在胜利港派出所的会议室中,开始交流这一天下来各自的收获。

  先是黄同阳的汇报:“今天卑职动派出所和旁边巡检司的全部人马,对港区进行了走访。主要包括案当日在码头上晚班的所有工作人员,当天停靠在第三码头所有船只上的船员,只要能找到的人都进行了问询,但得到有价值的信息并不多。”...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1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