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五十八章 蛛丝马迹

第九百五十八章 蛛丝马迹

  郑高倒是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又揭开草席在那尸体上又搜索了一遍,试图找到能够表明其身份的印鉴之类的随身物品。不过除了几张面值十元的本地流通券之外,郑高并没能找到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看样子应该不是劫财。”黄同阳摸着下巴判断道:“这手上金戒指身上流通券都还在,如果是劫匪没理由放过这些东西,可能真是意外落水溺死。”

  这时候派出所的警员也6续又来了五六人,黄同阳又差了人去外交部报告,毕竟这淹死的家伙九成九是非归化籍的外国人,按照处理程序必须要通知外事部门一声。此外也派了人去胜利港港务局查询,近段时间是否有来自西方国家的商船在此停靠。

  类似这种外国人在三亚意外身亡的事件,派出所以前倒也处理过几起,因此黄同阳指挥手下分头实施验证身份的工作倒也算是有条不紊。倒是一开始就派人去通知的仵作却姗姗来迟,黄同阳在码头上等了快一个小时都还没出现。

  就在黄同阳耐不住性子准备要再派人去催一催的时候,仵作终于到了,不过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随上级巡察组一起到了码头。这个所谓的巡察组主要是负责监督三亚地区的治安工作,每个月会到基层巡视办案情况,而其成员除了牵头的司法部之外,同时也会视情况安排民政和安全部门的人员加入进来,以便在遇到某些警方不能处理的问题时可以及时进行协调。

  这次代表司法部出面的是高级警司符力,以及安全部特派专员林南。符力可算得上是年轻归化民中升迁最快的新星之一,年纪轻轻就已经爬到了极高的位置,当然这也与他从龙时间早,与海汉高层私交甚密有一点关联。而林南也是安全部中的资深人员,对于突事件的处理经验比较丰富。本来民政部还要出个人,但临时生病缺席,也就只有他们二人领衔了。

  这两人巡察的第一站便是打算来胜利港看看,不过还没出,一大早就有人来司法部这边申请仵作出勤,两人问过之后,得知是胜利港派出所在港口现了一具疑是溺水而亡的尸体,便决定一起过来看看情况。

  黄同阳与二人见礼之后,便简单地讲述了一下目前所知的情况,末了也加上自己的判断:“……这人身上还有酒味,随身财物又没丢失,想来应该是酒后失足落水溺死。等证实身份之后,差不多就可以结案了。”

  仵作揭开草席检查尸体的时候,符力和林南也开始观察这具尸体的状况。林南看着看着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他的身份,问他的随从人员不就落实了?”

  黄同阳愕然道:“可是我们现这具尸体的时候,并没有在附近找到这人的随从……林大人是从何得知他还有随从的?”

  符力笑着应道:“我来替林大人解释一下吧,这人身上的黑色绸袍,是最上等的苏绸,一匹就得上百元,手上两只戒指所镶嵌的猫眼宝石和红宝石也价值不菲。至于脚上那双小牛皮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是田独制靴作坊出产的内部特供款,市面上可不容易买到。他这一身上下,价值大概要近千了,肯这么花钱打扮自己的人,身上带的钱财却不多,这说明什么?”

  黄同阳皱眉道:“要嘛这个人外强中干,靠着行头撑面子,要嘛就是……身边有随从跟着,买东西结账不需要自己掏腰包?”

  符力点点头道:“再看他相貌,应该是波斯来的富商,这种人出门很讲究排场,带几个随从在身边是很寻常的事情。不过这人淹死在海边,附近却没有他的随从,这事就有点奇怪了。”

  “或许只是酒后走散了。”黄同阳试图对这种状况作出解释,但说完便后悔了,自己这解释实在太过牵强。他虽然心里有点不服气,但不得不承认林南和符力的眼光比他要毒得多,他虽然也注意到了这人身上的穿着打扮,但其来历和具体的价值,可就没这两人看得明白了。而根据所见的情况作出推理,他更是比不了这两名受过专门训练的人。

  果然符力立刻便反驳道:“如果是走散了,随从肯定会在附近反复寻找,要是一夜都没找到,也应该来报官了。而现在胜利堡和你这里都没有接到相关的消息,就说明他要嘛没带随从,要嘛随从知情不报,如果是后者,那就有意思了。”

  林南转头望向北边道:“有没有派人去景观大道那边向酒楼饭店进行查询?”

  黄同阳面露为难之色道:“卑职人手有限,已经派了几人去附近旅馆查询此人落脚地,倒是没来得及去查此人昨晚喝酒的地方。”

  林南点点头道:“这倒也是,看起来就是醉酒溺水,直接去查落脚地验证身份是对的。”

  三人交谈期间,仵作已经完成了基本的检视,站起身回复道:“从尸体僵硬程度和尸斑推断,此时应死于子时之前,但因为泡在水中尸温下降比较快,会加尸僵形成,所以更准确的死亡时间或许还需解剖检视胃中食物消化程度才能推断。尸体目前没有现明显的外伤,具体的检查还需拉回太平间进行。”

  这光天化日之下,自然是不便在码头上把尸体扒光了慢慢检查,仵作目前能做的似乎也就这种程度了。黄同阳记挂着赶紧把这案子了结了好去准备接收移民的事,便追问道:“那醉酒溺水的死因能确定了吧?”

  那仵作皱了皱眉头,犹豫片刻才应道:“死因……倒未必能确定是溺水。”

  “哦?有什么证据?”符力听到这话立刻问道。

  仵作应道:“生前溺水是有迹可循的,比如溺水者因为挣扎会吞入大量溺液,这会导致双肺明显肿胀,而口鼻周围会因呼吸不畅形成大量白色泡沫,这两种比较明显的外部症状,在这具尸体上都没有看到。还有就是这码头岸边可见不少水草海带浮于水面之上,而这人两只手上和口鼻都没有现水草,不太像溺水后挣扎过的样子。”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郑高倒是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又揭开草席在那尸体上又搜索了一遍,试图找到能够表明其身份的印鉴之类的随身物品。不过除了几张面值十元的本地流通券之外,郑高并没能找到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看样子应该不是劫财。”黄同阳摸着下巴判断道:“这手上金戒指身上流通券都还在,如果是劫匪没理由放过这些东西,可能真是意外落水溺死。”

  这时候派出所的警员也6续又来了五六人,黄同阳又差了人去外交部报告,毕竟这淹死的家伙九成九是非归化籍的外国人,按照处理程序必须要通知外事部门一声。此外也派了人去胜利港港务局查询,近段时间是否有来自西方国家的商船在此停靠。

  类似这种外国人在三亚意外身亡的事件,派出所以前倒也处理过几起,因此黄同阳指挥手下分头实施验证身份的工作倒也算是有条不紊。倒是一开始就派人去通知的仵作却姗姗来迟,黄同阳在码头上等了快一个小时都还没出现。

  就在黄同阳耐不住性子准备要再派人去催一催的时候,仵作终于到了,不过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随上级巡察组一起到了码头。这个所谓的巡察组主要是负责监督三亚地区的治安工作,每个月会到基层巡视办案情况,而其成员除了牵头的司法部之外,同时也会视情况安排民政和安全部门的人员加入进来,以便在遇到某些警方不能处理的问题时可以及时进行协调。

  这次代表司法部出面的是高级警司符力,以及安全部特派专员林南。符力可算得上是年轻归化民中升迁最快的新星之一,年纪轻轻就已经爬到了极高的位置,当然这也与他从龙时间早,与海汉高层私交甚密有一点关联。而林南也是安全部中的资深人员,对于突事件的处理经验比较丰富。本来民政部还要出个人,但临时生病缺席,也就只有他们二人领衔了。

  这两人巡察的第一站便是打算来胜利港看看,不过还没出,一大早就有人来司法部这边申请仵作出勤,两人问过之后,得知是胜利港派出所在港口现了一具疑是溺水而亡的尸体,便决定一起过来看看情况。

  黄同阳与二人见礼之后,便简单地讲述了一下目前所知的情况,末了也加上自己的判断:“……这人身上还有酒味,随身财物又没丢失,想来应该是酒后失足落水溺死。等证实身份之后,差不多就可以结案了。”

  仵作揭开草席检查尸体的时候,符力和林南也开始观察这具尸体的状况。林南看着看着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他的身份,问他的随从人员不就落实了?”

  黄同阳愕然道:“可是我们现这具尸体的时候,并没有在附近找到这人的随从……林大人是从何得知他还有随从的?”

  符力笑着应道:“我来替林大人解释一下吧,这人身上的黑色绸袍,是最上等的苏绸,一匹就得上百元,手上两只戒指所镶嵌的猫眼宝石和红宝石也价值不菲。至于脚上那双小牛皮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是田独制靴作坊出产的内部特供款,市面上可不容易买到。他这一身上下,价值大概要近千了,肯这么花钱打扮自己的人,身上带的钱财却不多,这说明什么?”

  黄同阳皱眉道:“要嘛这个人外强中干,靠着行头撑面子,要嘛就是……身边有随从跟着,买东西结账不需要自己掏腰包?”

  符力点点头道:“再看他相貌,应该是波斯来的富商,这种人出门很讲究排场,带几个随从在身边是很寻常的事情。不过这人淹死在海边,附近却没有他的随从,这事就有点奇怪了。”

  “或许只是酒后走散了。”黄同阳试图对这种状况作出解释,但说完便后悔了,自己这解释实在太过牵强。他虽然心里有点不服气,但不得不承认林南和符力的眼光比他要毒得多,他虽然也注意到了这人身上的穿着打扮,但其来历和具体的价值,可就没这两人看得明白了。而根据所见的情况作出推理,他更是比不了这两名受过专门训练的人。

  果然符力立刻便反驳道:“如果是走散了,随从肯定会在附近反复寻找,要是一夜都没找到,也应该来报官了。而现在胜利堡和你这里都没有接到相关的消息,就说明他要嘛没带随从,要嘛随从知情不报,如果是后者,那就有意思了。”

  林南转头望向北边道:“有没有派人去景观大道那边向酒楼饭店进行查询?”

  黄同阳面露为难之色道:“卑职人手有限,已经派了几人去附近旅馆查询此人落脚地,倒是没来得及去查此人昨晚喝酒的地方。”

  林南点点头道:“这倒也是,看起来就是醉酒溺水,直接去查落脚地验证身份是对的。”

  三人交谈期间,仵作已经完成了基本的检视,站起身回复道:“从尸体僵硬程度和尸斑推断,此时应死于子时之前,但因为泡在水中尸温下降比较快,会加尸僵形成,所以更准确的死亡时间或许还需解剖检视胃中食物消化程度才能推断。尸体目前没有现明显的外伤,具体的检查还需拉回太平间进行。”

  这光天化日之下,自然是不便在码头上把尸体扒光了慢慢检查,仵作目前能做的似乎也就这种程度了。黄同阳记挂着赶紧把这案子了结了好去准备接收移民的事,便追问道:“那醉酒溺水的死因能确定了吧?”

  那仵作皱了皱眉头,犹豫片刻才应道:“死因……倒未必能确定是溺水。”

  “哦?有什么证据?”符力听到这话立刻问道。...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