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四十七章 讨价还价

第九百四十七章 讨价还价

  施耐德一家一家地拜会各国代表进行私下磋商,谈及的内容就十分具体了。对于心存疑虑的国家,施耐德还必须根据其具体情况,结合贸易联盟实施草案进行分析,为其构想未来要如何利用贸易联盟的环境和国际关系来谋取利益。毕竟其他国家不可能像海汉这样几乎在每个领域内都做到了领先于时代的先进水平,如何因地制宜、取长补短,根据其国内的实际状况来对症下药地展国际贸易,施耐德都得要帮着把脉出主意,着实不是一件轻松的差事。

  特别是其中还有柔佛、荷兰这种与海汉并不对路的国家,要劝说其加入贸易联盟的难度就更大了。比如柔佛国代表阿吉沙就直接了当地指出,海汉必须为非法入侵柔佛领土一事作出回应,这意思就是即便拿不回星岛的领土,那海汉也得从其他方面对柔佛国进行补偿才行。

  而荷兰人则要比其他国家更难打,作为这个时代的海上贸易大国,荷兰人在国际贸易方面所积累的经验是远东地区这些国家所难以企及的。施耐德的演说宣讲或许能比较容易地忽悠住其他与会人员,但荷兰与海汉的情况很相似,都是以海上贸易为立国之本,对于施耐德说的这套东西,他们不但了解而且也早有实践,只是没有像海汉这样把相关理论研究得这么深入而已。范迪门对海汉这个方案的理解要远其他与会人员,因此他也更清楚其中有哪些内容是需要跟海汉去争取更好的条件。

  荷兰东印度公司目前在远东地区的处境已经可以用“十分艰难”来形容,不但近几年向东北亚地区拓展的殖民地和航线被海汉夺走或压制,就连自己在南亚的基本盘都快要保不住了。一个马打蓝国就已经让巴达维亚险些沦陷,如果再加上已经蠢蠢欲动的海汉,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海汉人甚至都不需要登6作战,只要派出舰队在海上掩护马打蓝军的后路,就足以断绝荷兰人守住巴达维亚的希望了。

  不过范迪门也意识到海汉似乎并不打算直接将东印度公司驱逐出远东,而是留下了一条生路,至于海汉人这么做的目的,范迪门在经过这些天的各种信息收集之后,大致也猜到了七八成——海汉人想要保持远东与欧洲之间这条海上丝绸之路的通畅,但葡萄牙人的运力有限,显然没办法承担起百分之百的运输任务,所以海汉人才会需要东印度公司加入到这个游戏中来。

  作为自视甚高的海上强国,今时今日沦落到这步田地,范迪门心里也是十分不甘的,但凡能有一线翻盘的机会,他都会尽力去尝试。不过与海汉人的谈判,分寸的拿捏是很微妙的,对于处于劣势的东印度公司来说,既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又得设法让海汉在现有条件上做出让步,这的确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施耐德一家一家地拜会各国代表进行私下磋商,谈及的内容就十分具体了。对于心存疑虑的国家,施耐德还必须根据其具体情况,结合贸易联盟实施草案进行分析,为其构想未来要如何利用贸易联盟的环境和国际关系来谋取利益。毕竟其他国家不可能像海汉这样几乎在每个领域内都做到了领先于时代的先进水平,如何因地制宜、取长补短,根据其国内的实际状况来对症下药地展国际贸易,施耐德都得要帮着把脉出主意,着实不是一件轻松的差事。

  特别是其中还有柔佛、荷兰这种与海汉并不对路的国家,要劝说其加入贸易联盟的难度就更大了。比如柔佛国代表阿吉沙就直接了当地指出,海汉必须为非法入侵柔佛领土一事作出回应,这意思就是即便拿不回星岛的领土,那海汉也得从其他方面对柔佛国进行补偿才行。

  而荷兰人则要比其他国家更难打,作为这个时代的海上贸易大国,荷兰人在国际贸易方面所积累的经验是远东地区这些国家所难以企及的。施耐德的演说宣讲或许能比较容易地忽悠住其他与会人员,但荷兰与海汉的情况很相似,都是以海上贸易为立国之本,对于施耐德说的这套东西,他们不但了解而且也早有实践,只是没有像海汉这样把相关理论研究得这么深入而已。范迪门对海汉这个方案的理解要远其他与会人员,因此他也更清楚其中有哪些内容是需要跟海汉去争取更好的条件。

  荷兰东印度公司目前在远东地区的处境已经可以用“十分艰难”来形容,不但近几年向东北亚地区拓展的殖民地和航线被海汉夺走或压制,就连自己在南亚的基本盘都快要保不住了。一个马打蓝国就已经让巴达维亚险些沦陷,如果再加上已经蠢蠢欲动的海汉,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海汉人甚至都不需要登6作战,只要派出舰队在海上掩护马打蓝军的后路,就足以断绝荷兰人守住巴达维亚的希望了。

  不过范迪门也意识到海汉似乎并不打算直接将东印度公司驱逐出远东,而是留下了一条生路,至于海汉人这么做的目的,范迪门在经过这些天的各种信息收集之后,大致也猜到了七八成——海汉人想要保持远东与欧洲之间这条海上丝绸之路的通畅,但葡萄牙人的运力有限,显然没办法承担起百分之百的运输任务,所以海汉人才会需要东印度公司加入到这个游戏中来。

  作为自视甚高的海上强国,今时今日沦落到这步田地,范迪门心里也是十分不甘的,但凡能有一线翻盘的机会,他都会尽力去尝试。不过与海汉人的谈判,分寸的拿捏是很微妙的,对于处于劣势的东印度公司来说,既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又得设法让海汉在现有条件上做出让步,这的确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施耐德一家一家地拜会各国代表进行私下磋商,谈及的内容就十分具体了。对于心存疑虑的国家,施耐德还必须根据其具体情况,结合贸易联盟实施草案进行分析,为其构想未来要如何利用贸易联盟的环境和国际关系来谋取利益。毕竟其他国家不可能像海汉这样几乎在每个领域内都做到了领先于时代的先进水平,如何因地制宜、取长补短,根据其国内的实际状况来对症下药地展国际贸易,施耐德都得要帮着把脉出主意,着实不是一件轻松的差事。

  特别是其中还有柔佛、荷兰这种与海汉并不对路的国家,要劝说其加入贸易联盟的难度就更大了。比如柔佛国代表阿吉沙就直接了当地指出,海汉必须为非法入侵柔佛领土一事作出回应,这意思就是即便拿不回星岛的领土,那海汉也得从其他方面对柔佛国进行补偿才行。

  而荷兰人则要比其他国家更难打,作为这个时代的海上贸易大国,荷兰人在国际贸易方面所积累的经验是远东地区这些国家所难以企及的。施耐德的演说宣讲或许能比较容易地忽悠住其他与会人员,但荷兰与海汉的情况很相似,都是以海上贸易为立国之本,对于施耐德说的这套东西,他们不但了解而且也早有实践,只是没有像海汉这样把相关理论研究得这么深入而已。范迪门对海汉这个方案的理解要远其他与会人员,因此他也更清楚其中有哪些内容是需要跟海汉去争取更好的条件。

  荷兰东印度公司目前在远东地区的处境已经可以用“十分艰难”来形容,不但近几年向东北亚地区拓展的殖民地和航线被海汉夺走或压制,就连自己在南亚的基本盘都快要保不住了。一个马打蓝国就已经让巴达维亚险些沦陷,如果再加上已经蠢蠢欲动的海汉,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海汉人甚至都不需要登6作战,只要派出舰队在海上掩护马打蓝军的后路,就足以断绝荷兰人守住巴达维亚的希望了。

  不过范迪门也意识到海汉似乎并不打算直接将东印度公司驱逐出远东,而是留下了一条生路,至于海汉人这么做的目的,范迪门在经过这些天的各种信息收集之后,大致也猜到了七八成——海汉人想要保持远东与欧洲之间这条海上丝绸之路的通畅,但葡萄牙人的运力有限,显然没办法承担起百分之百的运输任务,所以海汉人才会需要东印度公司加入到这个游戏中来。

  作为自视甚高的海上强国,今时今日沦落到这步田地,范迪门心里也是十分不甘的,但凡能有一线翻盘的机会,他都会尽力去尝试。不过与海汉人的谈判,分寸的拿捏是很微妙的,对于处于劣势的东印度公司来说,既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又得设法让海汉在现有条件上做出让步,这的确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施耐德一家一家地拜会各国代表进行私下磋商,谈及的内容就十分具体了。对于心存疑虑的国家,施耐德还必须根据其具体情况,结合贸易联盟实施草案进行分析,为其构想未来要如何利用贸易联盟的环境和国际关系来谋取利益。毕竟其他国家不可能像海汉这样几乎在每个领域内都做到了领先于时代的先进水平,如何因地制宜、取长补短,根据其国内的实际状况来对症下药地展国际贸易,施耐德都得要帮着把脉出主意,着实不是一件轻松的差事。

  特别是其中还有柔佛、荷兰这种与海汉并不对路的国家,要劝说其加入贸易联盟的难度就更大了。比如柔佛国代表阿吉沙就直接了当地指出,海汉必须为非法入侵柔佛领土一事作出回应,这意思就是即便拿不回星岛的领土,那海汉也得从其他方面对柔佛国进行补偿才行。

  而荷兰人则要比其他国家更难打,作为这个时代的海上贸易大国,荷兰人在国际贸易方面所积累的经验是远东地区这些国家所难以企及的。施耐德的演说宣讲或许能比较容易地忽悠住其他与会人员,但荷兰与海汉的情况很相似,都是以海上贸易为立国之本,对于施耐德说的这套东西,他们不但了解而且也早有实践,只是没有像海汉这样把相关理论研究得这么深入而已。范迪门对海汉这个方案的理解要远其他与会人员,因此他也更清楚其中有哪些内容是需要跟海汉去争取更好的条件。

  荷兰东印度公司目前在远东地区的处境已经可以用“十分艰难”来形容,不但近几年向东北亚地区拓展的殖民地和航线被海汉夺走或压制,就连自己在南亚的基本盘都快要保不住了。一个马打蓝国就已经让巴达维亚险些沦陷,如果再加上已经蠢蠢欲动的海汉,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海汉人甚至都不需要登6作战,只要派出舰队在海上掩护马打蓝军的后路,就足以断绝荷兰人守住巴达维亚的希望了。

  不过范迪门也意识到海汉似乎并不打算直接将东印度公司驱逐出远东,而是留下了一条生路,至于海汉人这么做的目的,范迪门在经过这些天的各种信息收集之后,大致也猜到了七八成——海汉人想要保持远东与欧洲之间这条海上丝绸之路的通畅,但葡萄牙人的运力有限,显然没办法承担起百分之百的运输任务,所以海汉人才会需要东印度公司加入到这个游戏中来。

  作为自视甚高的海上强国,今时今日沦落到这步田地,范迪门心里也是十分不甘的,但凡能有一线翻盘的机会,他都会尽力去尝试。不过与海汉人的谈判,分寸的拿捏是很微妙的,对于处于劣势的东印度公司来说,既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又得设法让海汉在现有条件上做出让步,这的确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