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四十六章 强势

第九百四十六章 强势

  在座的绝大部分人都对“星岛”这个地名感到很陌生,颜楚杰命人挂出南海地图,向众人指明了这个位于马来半岛南端,刚刚被海汉命名的岛屿。

  除了随海汉舰队一同南下的占城、安南两国,以及“受害者”柔佛国之外,其他与会各方基本都是直到此时才得知海汉竟然向马六甲海峡地区派驻了一支军队。隔得远的如大明、安南等国,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周边邻近的亚齐、柔佛以及葡萄牙的代表,脸色可就各自起了变化。

  这几国为了争夺马六甲海峡的控制权,几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争斗,而今这本已非常复杂的棋盘上居然又杀进来一家,而且这这一家的实力要远远出了棋盘上现有的玩家,今后这一地区的形势走向,对他们来说可能就比较麻烦了。

  葡萄牙代表里卡多干咳了一声道:“为南海贸易联盟提供必要的武力保障,本国是支持的,不过派舰队进驻这个……星岛,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妥当?按照目前的实际情况而言,这个地方应该是属于本国的势力范围,即便需要武装人员进驻,那也应该由本国负责组织安排实施。”

  颜楚杰还没应声,柔佛国代表阿吉沙已经开口反驳了:“这个岛是本国所有,与你们葡萄牙人毫无关系,请不要自说自话。”

  旋即亚齐代表也加入了辩论:“你们不要争了,这个岛在五年前就已经被本国军队攻陷,这个地方应该是属于亚齐国才对。”

  对于星岛周边的国家来说,这里的确是一个值得争夺的战略要地,但以这几方的实力而言,却都难以在岛上建立起长期据点,只能采取自己站不稳,别家也甭想坐下来的策略,对其他试图在岛上建立据点的势力进行攻击骚扰,使其无法在这里安然落脚。

  当然这招在过去能够奏效,是因为争夺这里的几个国家都实力有限,在武力方面无法彻底地压制住竞争对手。但如今介入这一地区的是武力强大的海汉,这一招就未必能奏效了。曾经跟海汉对着干的人也不少,可没有任何一家尝到过甜头——南越政权被打到彻底覆灭,葡萄牙人服软当了海汉跟班,荷兰人虽然比较强硬,但这次巴巴地跑来安不纳岛参加会谈,其实已经说明了其态度的转化。

  这三方中只有亚齐国还没跟海汉正面交过手,但关于海汉军队的种种“凶名”,却早已经传扬海外,南亚诸国对海汉过去的战绩也并不陌生。这三家争辩星岛的归属权,却并没有任何一方要将海汉拉下水,似乎这样做就可以把海汉排除在外了。

  “各位,我认为你们不用继续争辩下去了。”最终还是颜楚杰开口,终止了三方的争论:“关于星岛的日后归属,并不在这次会谈的讨论内容当中,我现在只是代表海汉告知你们这个状况,不是要各位讨论出这个岛到底是归属哪一方。”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在座的绝大部分人都对“星岛”这个地名感到很陌生,颜楚杰命人挂出南海地图,向众人指明了这个位于马来半岛南端,刚刚被海汉命名的岛屿。

  除了随海汉舰队一同南下的占城、安南两国,以及“受害者”柔佛国之外,其他与会各方基本都是直到此时才得知海汉竟然向马六甲海峡地区派驻了一支军队。隔得远的如大明、安南等国,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周边邻近的亚齐、柔佛以及葡萄牙的代表,脸色可就各自起了变化。

  这几国为了争夺马六甲海峡的控制权,几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争斗,而今这本已非常复杂的棋盘上居然又杀进来一家,而且这这一家的实力要远远出了棋盘上现有的玩家,今后这一地区的形势走向,对他们来说可能就比较麻烦了。

  葡萄牙代表里卡多干咳了一声道:“为南海贸易联盟提供必要的武力保障,本国是支持的,不过派舰队进驻这个……星岛,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妥当?按照目前的实际情况而言,这个地方应该是属于本国的势力范围,即便需要武装人员进驻,那也应该由本国负责组织安排实施。”

  颜楚杰还没应声,柔佛国代表阿吉沙已经开口反驳了:“这个岛是本国所有,与你们葡萄牙人毫无关系,请不要自说自话。”

  旋即亚齐代表也加入了辩论:“你们不要争了,这个岛在五年前就已经被本国军队攻陷,这个地方应该是属于亚齐国才对。”

  对于星岛周边的国家来说,这里的确是一个值得争夺的战略要地,但以这几方的实力而言,却都难以在岛上建立起长期据点,只能采取自己站不稳,别家也甭想坐下来的策略,对其他试图在岛上建立据点的势力进行攻击骚扰,使其无法在这里安然落脚。

  当然这招在过去能够奏效,是因为争夺这里的几个国家都实力有限,在武力方面无法彻底地压制住竞争对手。但如今介入这一地区的是武力强大的海汉,这一招就未必能奏效了。曾经跟海汉对着干的人也不少,可没有任何一家尝到过甜头——南越政权被打到彻底覆灭,葡萄牙人服软当了海汉跟班,荷兰人虽然比较强硬,但这次巴巴地跑来安不纳岛参加会谈,其实已经说明了其态度的转化。

  这三方中只有亚齐国还没跟海汉正面交过手,但关于海汉军队的种种“凶名”,却早已经传扬海外,南亚诸国对海汉过去的战绩也并不陌生。这三家争辩星岛的归属权,却并没有任何一方要将海汉拉下水,似乎这样做就可以把海汉排除在外了。

  “各位,我认为你们不用继续争辩下去了。”最终还是颜楚杰开口,终止了三方的争论:“关于星岛的日后归属,并不在这次会谈的讨论内容当中,我现在只是代表海汉告知你们这个状况,不是要各位讨论出这个岛到底是归属哪一方。”在座的绝大部分人都对“星岛”这个地名感到很陌生,颜楚杰命人挂出南海地图,向众人指明了这个位于马来半岛南端,刚刚被海汉命名的岛屿。

  除了随海汉舰队一同南下的占城、安南两国,以及“受害者”柔佛国之外,其他与会各方基本都是直到此时才得知海汉竟然向马六甲海峡地区派驻了一支军队。隔得远的如大明、安南等国,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周边邻近的亚齐、柔佛以及葡萄牙的代表,脸色可就各自起了变化。

  这几国为了争夺马六甲海峡的控制权,几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争斗,而今这本已非常复杂的棋盘上居然又杀进来一家,而且这这一家的实力要远远出了棋盘上现有的玩家,今后这一地区的形势走向,对他们来说可能就比较麻烦了。

  葡萄牙代表里卡多干咳了一声道:“为南海贸易联盟提供必要的武力保障,本国是支持的,不过派舰队进驻这个……星岛,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妥当?按照目前的实际情况而言,这个地方应该是属于本国的势力范围,即便需要武装人员进驻,那也应该由本国负责组织安排实施。”

  颜楚杰还没应声,柔佛国代表阿吉沙已经开口反驳了:“这个岛是本国所有,与你们葡萄牙人毫无关系,请不要自说自话。”

  旋即亚齐代表也加入了辩论:“你们不要争了,这个岛在五年前就已经被本国军队攻陷,这个地方应该是属于亚齐国才对。”

  对于星岛周边的国家来说,这里的确是一个值得争夺的战略要地,但以这几方的实力而言,却都难以在岛上建立起长期据点,只能采取自己站不稳,别家也甭想坐下来的策略,对其他试图在岛上建立据点的势力进行攻击骚扰,使其无法在这里安然落脚。

  当然这招在过去能够奏效,是因为争夺这里的几个国家都实力有限,在武力方面无法彻底地压制住竞争对手。但如今介入这一地区的是武力强大的海汉,这一招就未必能奏效了。曾经跟海汉对着干的人也不少,可没有任何一家尝到过甜头——南越政权被打到彻底覆灭,葡萄牙人服软当了海汉跟班,荷兰人虽然比较强硬,但这次巴巴地跑来安不纳岛参加会谈,其实已经说明了其态度的转化。

  这三方中只有亚齐国还没跟海汉正面交过手,但关于海汉军队的种种“凶名”,却早已经传扬海外,南亚诸国对海汉过去的战绩也并不陌生。这三家争辩星岛的归属权,却并没有任何一方要将海汉拉下水,似乎这样做就可以把海汉排除在外了。

  “各位,我认为你们不用继续争辩下去了。”最终还是颜楚杰开口,终止了三方的争论:“关于星岛的日后归属,并不在这次会谈的讨论内容当中,我现在只是代表海汉告知你们这个状况,不是要各位讨论出这个岛到底是归属哪一方。”在座的绝大部分人都对“星岛”这个地名感到很陌生,颜楚杰命人挂出南海地图,向众人指明了这个位于马来半岛南端,刚刚被海汉命名的岛屿。

  除了随海汉舰队一同南下的占城、安南两国,以及“受害者”柔佛国之外,其他与会各方基本都是直到此时才得知海汉竟然向马六甲海峡地区派驻了一支军队。隔得远的如大明、安南等国,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周边邻近的亚齐、柔佛以及葡萄牙的代表,脸色可就各自起了变化。

  这几国为了争夺马六甲海峡的控制权,几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争斗,而今这本已非常复杂的棋盘上居然又杀进来一家,而且这这一家的实力要远远出了棋盘上现有的玩家,今后这一地区的形势走向,对他们来说可能就比较麻烦了。

  葡萄牙代表里卡多干咳了一声道:“为南海贸易联盟提供必要的武力保障,本国是支持的,不过派舰队进驻这个……星岛,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妥当?按照目前的实际情况而言,这个地方应该是属于本国的势力范围,即便需要武装人员进驻,那也应该由本国负责组织安排实施。”

  颜楚杰还没应声,柔佛国代表阿吉沙已经开口反驳了:“这个岛是本国所有,与你们葡萄牙人毫无关系,请不要自说自话。”

  旋即亚齐代表也加入了辩论:“你们不要争了,这个岛在五年前就已经被本国军队攻陷,这个地方应该是属于亚齐国才对。”

  对于星岛周边的国家来说,这里的确是一个值得争夺的战略要地,但以这几方的实力而言,却都难以在岛上建立起长期据点,只能采取自己站不稳,别家也甭想坐下来的策略,对其他试图在岛上建立据点的势力进行攻击骚扰,使其无法在这里安然落脚。

  当然这招在过去能够奏效,是因为争夺这里的几个国家都实力有限,在武力方面无法彻底地压制住竞争对手。但如今介入这一地区的是武力强大的海汉,这一招就未必能奏效了。曾经跟海汉对着干的人也不少,可没有任何一家尝到过甜头——南越政权被打到彻底覆灭,葡萄牙人服软当了海汉跟班,荷兰人虽然比较强硬,但这次巴巴地跑来安不纳岛参加会谈,其实已经说明了其态度的转化。

  这三方中只有亚齐国还没跟海汉正面交过手,但关于海汉军队的种种“凶名”,却早已经传扬海外,南亚诸国对海汉过去的战绩也并不陌生。这三家争辩星岛的归属权,却并没有任何一方要将海汉拉下水,似乎这样做就可以把海汉排除在外了。

  “各位,我认为你们不用继续争辩下去了。”最终还是颜楚杰开口,终止了三方的争论:“关于星岛的日后归属,并不在这次会谈的讨论内容当中,我现在只是代表海汉告知你们这个状况,不是要各位讨论出这个岛到底是归属哪一方。”...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