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冲动消费

第九百三十七章 冲动消费

  苏门答腊虎崽降生后的最初八周内都是依靠母乳维持生存,整个哺乳期可能长达五到六个月的时间,其后幼虎才会慢慢开始跟着雌虎学习捕食技巧。从体型上看,章运断定这两支幼虎可能刚刚满月而已,尚在哺乳期内,这只母虎大概也是因为产后体虚,才会被人连同幼崽来了个连锅端。

  这种食肉猛兽在幼时看起来跟其近亲猫咪差不多,一幅人畜无害的可怜模样,两个徒弟忍不住伸手去摸,那幼虎以为是喂食它们,当下便含住两人的手指吮吸不停,看起来也颇为好玩。

  章运犹豫不决之际,那商人又叽里咕噜说了一通,翻译向章运解释道:“他说如果章老爷觉得买活虎不便带走,他还可以提供宰杀服务,把虎皮扒掉,虎肉腌制,虎骨泡酒。要是不愿等,他仓库里也有现成的,马上就能送过来。”

  章运叹了口气,心道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自己如果不掏这笔钱,这几只苏门答腊虎接下来的命运大概就是扒皮抽筋死无全尸了。这苏门答腊虎虽是猛兽,但在无所不能的人类面前,也只是等待宰杀的猎物而已。

  “算了,买买买,让他回头把这几只虎送到码头上,到时候再付钱给他。”章运犹豫一番,最终还是心软下来,决定买下这几只虎带走。至于说今后如何安排它们,章运却暂时还没想好。他并不心疼掏的这笔钱,只是有些担心罗杰、穆夏柏、颜楚杰他们知道这事之后,会不会责怪自己太自作主张。毕竟他能出来搞科学考察,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军方的支持,要是得罪了军方这些人,自己今后想再申请这种跟随部队行动的机会就难了。

  那商人听了之后大喜,表示到时候会再加送两坛虎骨酒给章运。这玩意儿也只有从北边来的汉人会买,西边的番人基本都不会对野兽留下的遗骨感兴趣,顶多也就是买几张虎皮。章运来之前,他已经快半个月没开张了,再等下去也只能把这虎杀了拆零卖了。好不容易来了个愿意掏钱的,他自然是要尽力抓住这个机会把手上的活虎推销出去。

  这集市上出售的物品大多是本地产的香料、蔬果、家禽等等,以及从遥远的地方运来的一些奴隶,章运带着徒弟和一帮卫兵在市场上转了一圈,也没现有其他什么需要剁手的好东西了。等他带着人慢慢悠悠地回到港口,那卖虎的商人已经让人将一大两小三只虎装运过来,附赠铁笼一个,虎骨酒两坛。章运让人取了现银出来,与商人完成了交割。

  “这……是你买的?”罗杰看着笼子里的老虎,脸上的惊讶之色完全掩饰不住。

  “是啊,冲动消费害人啊!”章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这东西大概得在补给船上专门腾一间舱来安置了。”

  罗杰绕着笼子转了三圈,这才下令道:“来人啊,赶紧再去一趟市场。”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苏门答腊虎崽降生后的最初八周内都是依靠母乳维持生存,整个哺乳期可能长达五到六个月的时间,其后幼虎才会慢慢开始跟着雌虎学习捕食技巧。从体型上看,章运断定这两支幼虎可能刚刚满月而已,尚在哺乳期内,这只母虎大概也是因为产后体虚,才会被人连同幼崽来了个连锅端。

  这种食肉猛兽在幼时看起来跟其近亲猫咪差不多,一幅人畜无害的可怜模样,两个徒弟忍不住伸手去摸,那幼虎以为是喂食它们,当下便含住两人的手指吮吸不停,看起来也颇为好玩。

  章运犹豫不决之际,那商人又叽里咕噜说了一通,翻译向章运解释道:“他说如果章老爷觉得买活虎不便带走,他还可以提供宰杀服务,把虎皮扒掉,虎肉腌制,虎骨泡酒。要是不愿等,他仓库里也有现成的,马上就能送过来。”

  章运叹了口气,心道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自己如果不掏这笔钱,这几只苏门答腊虎接下来的命运大概就是扒皮抽筋死无全尸了。这苏门答腊虎虽是猛兽,但在无所不能的人类面前,也只是等待宰杀的猎物而已。

  “算了,买买买,让他回头把这几只虎送到码头上,到时候再付钱给他。”章运犹豫一番,最终还是心软下来,决定买下这几只虎带走。至于说今后如何安排它们,章运却暂时还没想好。他并不心疼掏的这笔钱,只是有些担心罗杰、穆夏柏、颜楚杰他们知道这事之后,会不会责怪自己太自作主张。毕竟他能出来搞科学考察,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军方的支持,要是得罪了军方这些人,自己今后想再申请这种跟随部队行动的机会就难了。

  那商人听了之后大喜,表示到时候会再加送两坛虎骨酒给章运。这玩意儿也只有从北边来的汉人会买,西边的番人基本都不会对野兽留下的遗骨感兴趣,顶多也就是买几张虎皮。章运来之前,他已经快半个月没开张了,再等下去也只能把这虎杀了拆零卖了。好不容易来了个愿意掏钱的,他自然是要尽力抓住这个机会把手上的活虎推销出去。

  这集市上出售的物品大多是本地产的香料、蔬果、家禽等等,以及从遥远的地方运来的一些奴隶,章运带着徒弟和一帮卫兵在市场上转了一圈,也没现有其他什么需要剁手的好东西了。等他带着人慢慢悠悠地回到港口,那卖虎的商人已经让人将一大两小三只虎装运过来,附赠铁笼一个,虎骨酒两坛。章运让人取了现银出来,与商人完成了交割。

  “这……是你买的?”罗杰看着笼子里的老虎,脸上的惊讶之色完全掩饰不住。

  “是啊,冲动消费害人啊!”章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这东西大概得在补给船上专门腾一间舱来安置了。”

  罗杰绕着笼子转了三圈,这才下令道:“来人啊,赶紧再去一趟市场。”苏门答腊虎崽降生后的最初八周内都是依靠母乳维持生存,整个哺乳期可能长达五到六个月的时间,其后幼虎才会慢慢开始跟着雌虎学习捕食技巧。从体型上看,章运断定这两支幼虎可能刚刚满月而已,尚在哺乳期内,这只母虎大概也是因为产后体虚,才会被人连同幼崽来了个连锅端。

  这种食肉猛兽在幼时看起来跟其近亲猫咪差不多,一幅人畜无害的可怜模样,两个徒弟忍不住伸手去摸,那幼虎以为是喂食它们,当下便含住两人的手指吮吸不停,看起来也颇为好玩。

  章运犹豫不决之际,那商人又叽里咕噜说了一通,翻译向章运解释道:“他说如果章老爷觉得买活虎不便带走,他还可以提供宰杀服务,把虎皮扒掉,虎肉腌制,虎骨泡酒。要是不愿等,他仓库里也有现成的,马上就能送过来。”

  章运叹了口气,心道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自己如果不掏这笔钱,这几只苏门答腊虎接下来的命运大概就是扒皮抽筋死无全尸了。这苏门答腊虎虽是猛兽,但在无所不能的人类面前,也只是等待宰杀的猎物而已。

  “算了,买买买,让他回头把这几只虎送到码头上,到时候再付钱给他。”章运犹豫一番,最终还是心软下来,决定买下这几只虎带走。至于说今后如何安排它们,章运却暂时还没想好。他并不心疼掏的这笔钱,只是有些担心罗杰、穆夏柏、颜楚杰他们知道这事之后,会不会责怪自己太自作主张。毕竟他能出来搞科学考察,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军方的支持,要是得罪了军方这些人,自己今后想再申请这种跟随部队行动的机会就难了。

  那商人听了之后大喜,表示到时候会再加送两坛虎骨酒给章运。这玩意儿也只有从北边来的汉人会买,西边的番人基本都不会对野兽留下的遗骨感兴趣,顶多也就是买几张虎皮。章运来之前,他已经快半个月没开张了,再等下去也只能把这虎杀了拆零卖了。好不容易来了个愿意掏钱的,他自然是要尽力抓住这个机会把手上的活虎推销出去。

  这集市上出售的物品大多是本地产的香料、蔬果、家禽等等,以及从遥远的地方运来的一些奴隶,章运带着徒弟和一帮卫兵在市场上转了一圈,也没现有其他什么需要剁手的好东西了。等他带着人慢慢悠悠地回到港口,那卖虎的商人已经让人将一大两小三只虎装运过来,附赠铁笼一个,虎骨酒两坛。章运让人取了现银出来,与商人完成了交割。

  “这……是你买的?”罗杰看着笼子里的老虎,脸上的惊讶之色完全掩饰不住。

  “是啊,冲动消费害人啊!”章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这东西大概得在补给船上专门腾一间舱来安置了。”

  罗杰绕着笼子转了三圈,这才下令道:“来人啊,赶紧再去一趟市场。”苏门答腊虎崽降生后的最初八周内都是依靠母乳维持生存,整个哺乳期可能长达五到六个月的时间,其后幼虎才会慢慢开始跟着雌虎学习捕食技巧。从体型上看,章运断定这两支幼虎可能刚刚满月而已,尚在哺乳期内,这只母虎大概也是因为产后体虚,才会被人连同幼崽来了个连锅端。

  这种食肉猛兽在幼时看起来跟其近亲猫咪差不多,一幅人畜无害的可怜模样,两个徒弟忍不住伸手去摸,那幼虎以为是喂食它们,当下便含住两人的手指吮吸不停,看起来也颇为好玩。

  章运犹豫不决之际,那商人又叽里咕噜说了一通,翻译向章运解释道:“他说如果章老爷觉得买活虎不便带走,他还可以提供宰杀服务,把虎皮扒掉,虎肉腌制,虎骨泡酒。要是不愿等,他仓库里也有现成的,马上就能送过来。”

  章运叹了口气,心道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自己如果不掏这笔钱,这几只苏门答腊虎接下来的命运大概就是扒皮抽筋死无全尸了。这苏门答腊虎虽是猛兽,但在无所不能的人类面前,也只是等待宰杀的猎物而已。

  “算了,买买买,让他回头把这几只虎送到码头上,到时候再付钱给他。”章运犹豫一番,最终还是心软下来,决定买下这几只虎带走。至于说今后如何安排它们,章运却暂时还没想好。他并不心疼掏的这笔钱,只是有些担心罗杰、穆夏柏、颜楚杰他们知道这事之后,会不会责怪自己太自作主张。毕竟他能出来搞科学考察,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军方的支持,要是得罪了军方这些人,自己今后想再申请这种跟随部队行动的机会就难了。

  那商人听了之后大喜,表示到时候会再加送两坛虎骨酒给章运。这玩意儿也只有从北边来的汉人会买,西边的番人基本都不会对野兽留下的遗骨感兴趣,顶多也就是买几张虎皮。章运来之前,他已经快半个月没开张了,再等下去也只能把这虎杀了拆零卖了。好不容易来了个愿意掏钱的,他自然是要尽力抓住这个机会把手上的活虎推销出去。

  这集市上出售的物品大多是本地产的香料、蔬果、家禽等等,以及从遥远的地方运来的一些奴隶,章运带着徒弟和一帮卫兵在市场上转了一圈,也没现有其他什么需要剁手的好东西了。等他带着人慢慢悠悠地回到港口,那卖虎的商人已经让人将一大两小三只虎装运过来,附赠铁笼一个,虎骨酒两坛。章运让人取了现银出来,与商人完成了交割。

  “这……是你买的?”罗杰看着笼子里的老虎,脸上的惊讶之色完全掩饰不住。

  “是啊,冲动消费害人啊!”章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这东西大概得在补给船上专门腾一间舱来安置了。”

  罗杰绕着笼子转了三圈,这才下令道:“来人啊,赶紧再去一趟市场。”...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9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