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对抗与合作

第九百三十三章 对抗与合作

  范迪门虽然不懂“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这类高深的学术理论,但他至少知道打仗的花销是非常惊人的,没有钱别说复仇,就连现在在巴达维亚港修建的岸防工事都是困难重重。  马打蓝人去年退兵之后没有立刻卷土重来,并不是因为他们无兵可用,而是没有足够的军费再发动一场战争了。荷兰东印度公司与马打蓝国的下一次交锋由谁先动手,大概会取决于谁的经济恢复得更快,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筹集出战争经费。这个道理马打蓝人清楚,范迪门也明白,但颜楚杰在这个节骨眼上点出来,这用意就值得深究了。

  众所周知,海汉是近些年远东地区新兴的海上豪门,不管是海上贸易还是海上武装,实力都在不断地逼近甚至超过先发者们,近段时间更是隐隐有垄断大明海上进出口贸易的趋势。就算范迪门嘴上不服输,心里对海汉拥有的资源和可调动的财力还是很忌惮的,如果海汉选择了马打蓝国作为南洋地区的贸易伙伴,那么他们手中所掌握的众多资源必定能为马打蓝国带来不菲的收益,从而迅速地充实其国库。

  当然这还是其次,范迪门更忌惮的是海汉对外政策中的大杀器“军事援助”。想当初海汉就是以此为借口在福建扶持了许心素对抗东印度公司的代言人郑芝龙,最后一步一步把十八芝赶尽杀绝,让东印度公司在当地的处境也变得十分尴尬。而海汉在中南半岛扶持的安南、占城两国,也都跟海汉一个鼻孔出气,禁止东印度公司在当地开展贸易,让荷兰人失去了北方航线中的重要补给点。

  安南占城两国距离巴达维亚有近千海里的航程,虽然有些间接影响但还可以克服,不过如果海汉向马打蓝国提供军事援助的话,那对东印度公司的影响就非常直接了。苏门答腊岛南部和爪哇岛的中东部都是马打蓝国的地盘,巴达维亚不过是夹在其间的小小一隅,如果马打蓝国跟海汉沆瀣一气,串通起来封锁巴达维亚附近的海域,甚至是再次对巴达维亚城发动攻势,那荷兰人真的就是势单力薄了。海汉人甚至都不用直接参战,只需向马打蓝人提供足够的武器弹药,巴达维亚城就很难再守住了。

  颜楚杰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脸上笑容不减,但范迪门还是立刻从中体会到了海汉人的险恶用心。只是要让他就此答应了海汉人提出的条件,他却不肯就此服输。哪怕为此将爆发战争,公司议事会也绝对不会同意放弃与马打蓝人清算过去的恩怨。

  “颜将军,你描绘的图景很吸引人,但恕我直言,这根本就办不到。我们与马打蓝国之间的仇恨必须要得到清算,他们在去年的战争中杀死了上千名荷兰人,这可不是用钱就能够摆平的事情。”范迪门顿了顿,再次强调道:“我们为此将不惜任何代价!”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范迪门虽然不懂“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这类高深的学术理论,但他至少知道打仗的花销是非常惊人的,没有钱别说复仇,就连现在在巴达维亚港修建的岸防工事都是困难重重。马打蓝人去年退兵之后没有立刻卷土重来,并不是因为他们无兵可用,而是没有足够的军费再发动一场战争了。荷兰东印度公司与马打蓝国的下一次交锋由谁先动手,大概会取决于谁的经济恢复得更快,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筹集出战争经费。这个道理马打蓝人清楚,范迪门也明白,但颜楚杰在这个节骨眼上点出来,这用意就值得深究了。

  众所周知,海汉是近些年远东地区新兴的海上豪门,不管是海上贸易还是海上武装,实力都在不断地逼近甚至超过先发者们,近段时间更是隐隐有垄断大明海上进出口贸易的趋势。就算范迪门嘴上不服输,心里对海汉拥有的资源和可调动的财力还是很忌惮的,如果海汉选择了马打蓝国作为南洋地区的贸易伙伴,那么他们手中所掌握的众多资源必定能为马打蓝国带来不菲的收益,从而迅速地充实其国库。

  当然这还是其次,范迪门更忌惮的是海汉对外政策中的大杀器“军事援助”。想当初海汉就是以此为借口在福建扶持了许心素对抗东印度公司的代言人郑芝龙,最后一步一步把十八芝赶尽杀绝,让东印度公司在当地的处境也变得十分尴尬。而海汉在中南半岛扶持的安南、占城两国,也都跟海汉一个鼻孔出气,禁止东印度公司在当地开展贸易,让荷兰人失去了北方航线中的重要补给点。

  安南占城两国距离巴达维亚有近千海里的航程,虽然有些间接影响但还可以克服,不过如果海汉向马打蓝国提供军事援助的话,那对东印度公司的影响就非常直接了。苏门答腊岛南部和爪哇岛的中东部都是马打蓝国的地盘,巴达维亚不过是夹在其间的小小一隅,如果马打蓝国跟海汉沆瀣一气,串通起来封锁巴达维亚附近的海域,甚至是再次对巴达维亚城发动攻势,那荷兰人真的就是势单力薄了。海汉人甚至都不用直接参战,只需向马打蓝人提供足够的武器弹药,巴达维亚城就很难再守住了。

  颜楚杰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脸上笑容不减,但范迪门还是立刻从中体会到了海汉人的险恶用心。只是要让他就此答应了海汉人提出的条件,他却不肯就此服输。哪怕为此将爆发战争,公司议事会也绝对不会同意放弃与马打蓝人清算过去的恩怨。

  “颜将军,你描绘的图景很吸引人,但恕我直言,这根本就办不到。我们与马打蓝国之间的仇恨必须要得到清算,他们在去年的战争中杀死了上千名荷兰人,这可不是用钱就能够摆平的事情。”范迪门顿了顿,再次强调道:“我们为此将不惜任何代价!”

  范迪门虽然不懂“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这类高深的学术理论,但他至少知道打仗的花销是非常惊人的,没有钱别说复仇,就连现在在巴达维亚港修建的岸防工事都是困难重重。马打蓝人去年退兵之后没有立刻卷土重来,并不是因为他们无兵可用,而是没有足够的军费再发动一场战争了。荷兰东印度公司与马打蓝国的下一次交锋由谁先动手,大概会取决于谁的经济恢复得更快,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筹集出战争经费。这个道理马打蓝人清楚,范迪门也明白,但颜楚杰在这个节骨眼上点出来,这用意就值得深究了。

  众所周知,海汉是近些年远东地区新兴的海上豪门,不管是海上贸易还是海上武装,实力都在不断地逼近甚至超过先发者们,近段时间更是隐隐有垄断大明海上进出口贸易的趋势。就算范迪门嘴上不服输,心里对海汉拥有的资源和可调动的财力还是很忌惮的,如果海汉选择了马打蓝国作为南洋地区的贸易伙伴,那么他们手中所掌握的众多资源必定能为马打蓝国带来不菲的收益,从而迅速地充实其国库。

  当然这还是其次,范迪门更忌惮的是海汉对外政策中的大杀器“军事援助”。想当初海汉就是以此为借口在福建扶持了许心素对抗东印度公司的代言人郑芝龙,最后一步一步把十八芝赶尽杀绝,让东印度公司在当地的处境也变得十分尴尬。而海汉在中南半岛扶持的安南、占城两国,也都跟海汉一个鼻孔出气,禁止东印度公司在当地开展贸易,让荷兰人失去了北方航线中的重要补给点。

  安南占城两国距离巴达维亚有近千海里的航程,虽然有些间接影响但还可以克服,不过如果海汉向马打蓝国提供军事援助的话,那对东印度公司的影响就非常直接了。苏门答腊岛南部和爪哇岛的中东部都是马打蓝国的地盘,巴达维亚不过是夹在其间的小小一隅,如果马打蓝国跟海汉沆瀣一气,串通起来封锁巴达维亚附近的海域,甚至是再次对巴达维亚城发动攻势,那荷兰人真的就是势单力薄了。海汉人甚至都不用直接参战,只需向马打蓝人提供足够的武器弹药,巴达维亚城就很难再守住了。

  颜楚杰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脸上笑容不减,但范迪门还是立刻从中体会到了海汉人的险恶用心。只是要让他就此答应了海汉人提出的条件,他却不肯就此服输。哪怕为此将爆发战争,公司议事会也绝对不会同意放弃与马打蓝人清算过去的恩怨。

  “颜将军,你描绘的图景很吸引人,但恕我直言,这根本就办不到。我们与马打蓝国之间的仇恨必须要得到清算,他们在去年的战争中杀死了上千名荷兰人,这可不是用钱就能够摆平的事情。”范迪门顿了顿,再次强调道:“我们为此将不惜任何代价!”

  范迪门虽然不懂“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这类高深的学术理论,但他至少知道打仗的花销是非常惊人的,没有钱别说复仇,就连现在在巴达维亚港修建的岸防工事都是困难重重。马打蓝人去年退兵之后没有立刻卷土重来,并不是因为他们无兵可用,而是没有足够的军费再发动一场战争了。荷兰东印度公司与马打蓝国的下一次交锋由谁先动手,大概会取决于谁的经济恢复得更快,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筹集出战争经费。这个道理马打蓝人清楚,范迪门也明白,但颜楚杰在这个节骨眼上点出来,这用意就值得深究了。

  众所周知,海汉是近些年远东地区新兴的海上豪门,不管是海上贸易还是海上武装,实力都在不断地逼近甚至超过先发者们,近段时间更是隐隐有垄断大明海上进出口贸易的趋势。就算范迪门嘴上不服输,心里对海汉拥有的资源和可调动的财力还是很忌惮的,如果海汉选择了马打蓝国作为南洋地区的贸易伙伴,那么他们手中所掌握的众多资源必定能为马打蓝国带来不菲的收益,从而迅速地充实其国库。

  当然这还是其次,范迪门更忌惮的是海汉对外政策中的大杀器“军事援助”。想当初海汉就是以此为借口在福建扶持了许心素对抗东印度公司的代言人郑芝龙,最后一步一步把十八芝赶尽杀绝,让东印度公司在当地的处境也变得十分尴尬。而海汉在中南半岛扶持的安南、占城两国,也都跟海汉一个鼻孔出气,禁止东印度公司在当地开展贸易,让荷兰人失去了北方航线中的重要补给点。

  安南占城两国距离巴达维亚有近千海里的航程,虽然有些间接影响但还可以克服,不过如果海汉向马打蓝国提供军事援助的话,那对东印度公司的影响就非常直接了。苏门答腊岛南部和爪哇岛的中东部都是马打蓝国的地盘,巴达维亚不过是夹在其间的小小一隅,如果马打蓝国跟海汉沆瀣一气,串通起来封锁巴达维亚附近的海域,甚至是再次对巴达维亚城发动攻势,那荷兰人真的就是势单力薄了。海汉人甚至都不用直接参战,只需向马打蓝人提供足够的武器弹药,巴达维亚城就很难再守住了。

  颜楚杰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脸上笑容不减,但范迪门还是立刻从中体会到了海汉人的险恶用心。只是要让他就此答应了海汉人提出的条件,他却不肯就此服输。哪怕为此将爆发战争,公司议事会也绝对不会同意放弃与马打蓝人清算过去的恩怨。

  “颜将军,你描绘的图景很吸引人,但恕我直言,这根本就办不到。我们与马打蓝国之间的仇恨必须要得到清算,他们在去年的战争中杀死了上千名荷兰人,这可不是用钱就能够摆平的事情。”范迪门顿了顿,再次强调道:“我们为此将不惜任何代价!”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8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