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三十一章 利益至上

第九百三十一章 利益至上

  海汉一方给出的说法非常坦然,就明明白白地说是南下军演路过巴达维亚港。但东印度公司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这样的说法你特么炮都架到我家门口了,还跟我说是路过?专程跑几千里来这里“路过”,也是够有诚意的。

  颜楚杰拒不承认海汉的“险恶用心”,范迪门也没有底气继续逼问下去,只能主动换了话题:“那请颜将军说明一下安排这次会谈的目的吧!”

  “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希望双方能够加强沟通,放下过去的一些不愉快,开辟互利合作的新阶段。”颜楚杰正色道:“荷兰和我们海汉都是善于经营海上贸易的民族,虽然存在着竞争关系,甚至还有冲突发生,但我们始终认为合作的空间很大,完全可以做到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范迪门听完苏克易的翻译之后皱了皱眉头,他不太明白海汉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说法,居然主动提出停战合作,这可不像是海汉的作风。海汉之前在福建、安不纳岛几次占据上风的时候,可都是以盛气凌人的姿态在面对东印度公司。在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海汉第四舰队堵在大员港门口,逼着大员长官汉斯签了和平协议,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城下之盟。汉斯忍气吞声地签了协议,才保住了大员港这一亩三分地没被海汉平推过去。也正是因为如此,先前范迪门在征求苏克易意见时,听他说到“城下之盟”这四个字会特别生气。

  本书首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一方给出的说法非常坦然,就明明白白地说是南下军演路过巴达维亚港。但东印度公司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这样的说法你特么炮都架到我家门口了,还跟我说是路过?专程跑几千里来这里“路过”,也是够有诚意的。

  颜楚杰拒不承认海汉的“险恶用心”,范迪门也没有底气继续逼问下去,只能主动换了话题:“那请颜将军说明一下安排这次会谈的目的吧!”

  “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希望双方能够加强沟通,放下过去的一些不愉快,开辟互利合作的新阶段。”颜楚杰正色道:“荷兰和我们海汉都是善于经营海上贸易的民族,虽然存在着竞争关系,甚至还有冲突发生,但我们始终认为合作的空间很大,完全可以做到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范迪门听完苏克易的翻译之后皱了皱眉头,他不太明白海汉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说法,居然主动提出停战合作,这可不像是海汉的作风。海汉之前在福建、安不纳岛几次占据上风的时候,可都是以盛气凌人的姿态在面对东印度公司。在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海汉第四舰队堵在大员港门口,逼着大员长官汉斯签了和平协议,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城下之盟。汉斯忍气吞声地签了协议,才保住了大员港这一亩三分地没被海汉平推过去。也正是因为如此,先前范迪门在征求苏克易意见时,听他说到“城下之盟”这四个字会特别生气。海汉一方给出的说法非常坦然,就明明白白地说是南下军演路过巴达维亚港。但东印度公司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这样的说法你特么炮都架到我家门口了,还跟我说是路过?专程跑几千里来这里“路过”,也是够有诚意的。

  颜楚杰拒不承认海汉的“险恶用心”,范迪门也没有底气继续逼问下去,只能主动换了话题:“那请颜将军说明一下安排这次会谈的目的吧!”

  “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希望双方能够加强沟通,放下过去的一些不愉快,开辟互利合作的新阶段。”颜楚杰正色道:“荷兰和我们海汉都是善于经营海上贸易的民族,虽然存在着竞争关系,甚至还有冲突发生,但我们始终认为合作的空间很大,完全可以做到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范迪门听完苏克易的翻译之后皱了皱眉头,他不太明白海汉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说法,居然主动提出停战合作,这可不像是海汉的作风。海汉之前在福建、安不纳岛几次占据上风的时候,可都是以盛气凌人的姿态在面对东印度公司。在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海汉第四舰队堵在大员港门口,逼着大员长官汉斯签了和平协议,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城下之盟。汉斯忍气吞声地签了协议,才保住了大员港这一亩三分地没被海汉平推过去。也正是因为如此,先前范迪门在征求苏克易意见时,听他说到“城下之盟”这四个字会特别生气。海汉一方给出的说法非常坦然,就明明白白地说是南下军演路过巴达维亚港。但东印度公司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这样的说法你特么炮都架到我家门口了,还跟我说是路过?专程跑几千里来这里“路过”,也是够有诚意的。

  颜楚杰拒不承认海汉的“险恶用心”,范迪门也没有底气继续逼问下去,只能主动换了话题:“那请颜将军说明一下安排这次会谈的目的吧!”

  “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希望双方能够加强沟通,放下过去的一些不愉快,开辟互利合作的新阶段。”颜楚杰正色道:“荷兰和我们海汉都是善于经营海上贸易的民族,虽然存在着竞争关系,甚至还有冲突发生,但我们始终认为合作的空间很大,完全可以做到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范迪门听完苏克易的翻译之后皱了皱眉头,他不太明白海汉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说法,居然主动提出停战合作,这可不像是海汉的作风。海汉之前在福建、安不纳岛几次占据上风的时候,可都是以盛气凌人的姿态在面对东印度公司。在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海汉第四舰队堵在大员港门口,逼着大员长官汉斯签了和平协议,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城下之盟。汉斯忍气吞声地签了协议,才保住了大员港这一亩三分地没被海汉平推过去。也正是因为如此,先前范迪门在征求苏克易意见时,听他说到“城下之盟”这四个字会特别生气。海汉一方给出的说法非常坦然,就明明白白地说是南下军演路过巴达维亚港。但东印度公司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这样的说法你特么炮都架到我家门口了,还跟我说是路过?专程跑几千里来这里“路过”,也是够有诚意的。

  颜楚杰拒不承认海汉的“险恶用心”,范迪门也没有底气继续逼问下去,只能主动换了话题:“那请颜将军说明一下安排这次会谈的目的吧!”

  “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希望双方能够加强沟通,放下过去的一些不愉快,开辟互利合作的新阶段。”颜楚杰正色道:“荷兰和我们海汉都是善于经营海上贸易的民族,虽然存在着竞争关系,甚至还有冲突发生,但我们始终认为合作的空间很大,完全可以做到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范迪门听完苏克易的翻译之后皱了皱眉头,他不太明白海汉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说法,居然主动提出停战合作,这可不像是海汉的作风。海汉之前在福建、安不纳岛几次占据上风的时候,可都是以盛气凌人的姿态在面对东印度公司。在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海汉第四舰队堵在大员港门口,逼着大员长官汉斯签了和平协议,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城下之盟。汉斯忍气吞声地签了协议,才保住了大员港这一亩三分地没被海汉平推过去。也正是因为如此,先前范迪门在征求苏克易意见时,听他说到“城下之盟”这四个字会特别生气。海汉一方给出的说法非常坦然,就明明白白地说是南下军演路过巴达维亚港。但东印度公司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这样的说法你特么炮都架到我家门口了,还跟我说是路过?专程跑几千里来这里“路过”,也是够有诚意的。

  颜楚杰拒不承认海汉的“险恶用心”,范迪门也没有底气继续逼问下去,只能主动换了话题:“那请颜将军说明一下安排这次会谈的目的吧!”

  “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希望双方能够加强沟通,放下过去的一些不愉快,开辟互利合作的新阶段。”颜楚杰正色道:“荷兰和我们海汉都是善于经营海上贸易的民族,虽然存在着竞争关系,甚至还有冲突发生,但我们始终认为合作的空间很大,完全可以做到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范迪门听完苏克易的翻译之后皱了皱眉头,他不太明白海汉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说法,居然主动提出停战合作,这可不像是海汉的作风。海汉之前在福建、安不纳岛几次占据上风的时候,可都是以盛气凌人的姿态在面对东印度公司。在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海汉第四舰队堵在大员港门口,逼着大员长官汉斯签了和平协议,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城下之盟。汉斯忍气吞声地签了协议,才保住了大员港这一亩三分地没被海汉平推过去。也正是因为如此,先前范迪门在征求苏克易意见时,听他说到“城下之盟”这四个字会特别生气。海汉一方给出的说法非常坦然,就明明白白地说是南下军演路过巴达维亚港。但东印度公司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这样的说法你特么炮都架到我家门口了,还跟我说是路过?专程跑几千里来这里“路过”,也是够有诚意的。

  颜楚杰拒不承认海汉的“险恶用心”,范迪门也没有底气继续逼问下去,只能主动换了话题:“那请颜将军说明一下安排这次会谈的目的吧!”

  “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希望双方能够加强沟通,放下过去的一些不愉快,开辟互利合作的新阶段。”颜楚杰正色道:“荷兰和我们海汉都是善于经营海上贸易的民族,虽然存在着竞争关系,甚至还有冲突发生,但我们始终认为合作的空间很大,完全可以做到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范迪门听完苏克易的翻译之后皱了皱眉头,他不太明白海汉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说法,居然主动提出停战合作,这可不像是海汉的作风。海汉之前在福建、安不纳岛几次占据上风的时候,可都是以盛气凌人的姿态在面对东印度公司。在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海汉第四舰队堵在大员港门口,逼着大员长官汉斯签了和平协议,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城下之盟。汉斯忍气吞声地签了协议,才保住了大员港这一亩三分地没被海汉平推过去。也正是因为如此,先前范迪门在征求苏克易意见时,听他说到“城下之盟”这四个字会特别生气。海汉一方给出的说法非常坦然,就明明白白地说是南下军演路过巴达维亚港。但东印度公司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这样的说法你特么炮都架到我家门口了,还跟我说是路过?专程跑几千里来这里“路过”,也是够有诚意的。

  颜楚杰拒不承认海汉的“险恶用心”,范迪门也没有底气继续逼问下去,只能主动换了话题:“那请颜将军说明一下安排这次会谈的目的吧!”

  “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希望双方能够加强沟通,放下过去的一些不愉快,开辟互利合作的新阶段。”颜楚杰正色道:“荷兰和我们海汉都是善于经营海上贸易的民族,虽然存在着竞争关系,甚至还有冲突发生,但我们始终认为合作的空间很大,完全可以做到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范迪门听完苏克易的翻译之后皱了皱眉头,他不太明白海汉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说法,居然主动提出停战合作,这可不像是海汉的作风。海汉之前在福建、安不纳岛几次占据上风的时候,可都是以盛气凌人的姿态在面对东印度公司。在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海汉第四舰队堵在大员港门口,逼着大员长官汉斯签了和平协议,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城下之盟。...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8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