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二十八章 开辟新市场

第九百二十八章 开辟新市场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资本的入侵远比坚船利炮更难以抵抗,后者或许将会激起全民同仇敌忾,而前者却能引诱到一部分人的屈从甚至是配合。海汉官方出手从来都只是给予些许蝇头小利,出手之阔绰往往让人难以抗拒,比如这次进入泗水港与马打蓝官方接触的黎大贵,他所给出的条件足以让管理本地的官员心跳加速。

  在未来的三年中,海汉官方每年都将以“港口建设费用”的名义向泗水港捐助五万两白银,当然这些钱的去处由泗水港官方自行分配,海汉这边是不会过问去处的。不仅如此,如果泗水港官方要求以实物形式支付,那么海汉也可以按照对方要求的商品种类以成本价供应,这样一来,只要经手此事的马打蓝官员不嫌麻烦,完全可以靠着倒卖紧俏海汉货物来获取到更多的利益,操作得好甚至直接获得翻番的收益都有可能。

  至于说此举可能面临的风险开什么玩笑,海汉人都已经把银子送到门口来了,难道还要让到了嘴边的鸭子飞走?马打蓝官员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条件,便同意了择日在附近找一个地方与联合舰队的海汉官员碰面,商讨具体的操作方式。

  十月三十日,双方在泗水对面的马都拉岛一处僻静海岸举行了会面。按照一向的惯例,海汉这边依然是提前派出人手,在海岸上搭了巨大的帐篷充当临时会场。

  本书首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资本的入侵远比坚船利炮更难以抵抗,后者或许将会激起全民同仇敌忾,而前者却能引诱到一部分人的屈从甚至是配合。海汉官方出手从来都只是给予些许蝇头小利,出手之阔绰往往让人难以抗拒,比如这次进入泗水港与马打蓝官方接触的黎大贵,他所给出的条件足以让管理本地的官员心跳加速。

  在未来的三年中,海汉官方每年都将以“港口建设费用”的名义向泗水港捐助五万两白银,当然这些钱的去处由泗水港官方自行分配,海汉这边是不会过问去处的。不仅如此,如果泗水港官方要求以实物形式支付,那么海汉也可以按照对方要求的商品种类以成本价供应,这样一来,只要经手此事的马打蓝官员不嫌麻烦,完全可以靠着倒卖紧俏海汉货物来获取到更多的利益,操作得好甚至直接获得翻番的收益都有可能。

  至于说此举可能面临的风险开什么玩笑,海汉人都已经把银子送到门口来了,难道还要让到了嘴边的鸭子飞走?马打蓝官员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条件,便同意了择日在附近找一个地方与联合舰队的海汉官员碰面,商讨具体的操作方式。

  十月三十日,双方在泗水对面的马都拉岛一处僻静海岸举行了会面。按照一向的惯例,海汉这边依然是提前派出人手,在海岸上搭了巨大的帐篷充当临时会场。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资本的入侵远比坚船利炮更难以抵抗,后者或许将会激起全民同仇敌忾,而前者却能引诱到一部分人的屈从甚至是配合。海汉官方出手从来都只是给予些许蝇头小利,出手之阔绰往往让人难以抗拒,比如这次进入泗水港与马打蓝官方接触的黎大贵,他所给出的条件足以让管理本地的官员心跳加速。

  在未来的三年中,海汉官方每年都将以“港口建设费用”的名义向泗水港捐助五万两白银,当然这些钱的去处由泗水港官方自行分配,海汉这边是不会过问去处的。不仅如此,如果泗水港官方要求以实物形式支付,那么海汉也可以按照对方要求的商品种类以成本价供应,这样一来,只要经手此事的马打蓝官员不嫌麻烦,完全可以靠着倒卖紧俏海汉货物来获取到更多的利益,操作得好甚至直接获得翻番的收益都有可能。

  至于说此举可能面临的风险开什么玩笑,海汉人都已经把银子送到门口来了,难道还要让到了嘴边的鸭子飞走?马打蓝官员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条件,便同意了择日在附近找一个地方与联合舰队的海汉官员碰面,商讨具体的操作方式。

  十月三十日,双方在泗水对面的马都拉岛一处僻静海岸举行了会面。按照一向的惯例,海汉这边依然是提前派出人手,在海岸上搭了巨大的帐篷充当临时会场。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资本的入侵远比坚船利炮更难以抵抗,后者或许将会激起全民同仇敌忾,而前者却能引诱到一部分人的屈从甚至是配合。海汉官方出手从来都只是给予些许蝇头小利,出手之阔绰往往让人难以抗拒,比如这次进入泗水港与马打蓝官方接触的黎大贵,他所给出的条件足以让管理本地的官员心跳加速。

  在未来的三年中,海汉官方每年都将以“港口建设费用”的名义向泗水港捐助五万两白银,当然这些钱的去处由泗水港官方自行分配,海汉这边是不会过问去处的。不仅如此,如果泗水港官方要求以实物形式支付,那么海汉也可以按照对方要求的商品种类以成本价供应,这样一来,只要经手此事的马打蓝官员不嫌麻烦,完全可以靠着倒卖紧俏海汉货物来获取到更多的利益,操作得好甚至直接获得翻番的收益都有可能。

  至于说此举可能面临的风险开什么玩笑,海汉人都已经把银子送到门口来了,难道还要让到了嘴边的鸭子飞走?马打蓝官员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条件,便同意了择日在附近找一个地方与联合舰队的海汉官员碰面,商讨具体的操作方式。

  十月三十日,双方在泗水对面的马都拉岛一处僻静海岸举行了会面。按照一向的惯例,海汉这边依然是提前派出人手,在海岸上搭了巨大的帐篷充当临时会场。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资本的入侵远比坚船利炮更难以抵抗,后者或许将会激起全民同仇敌忾,而前者却能引诱到一部分人的屈从甚至是配合。海汉官方出手从来都只是给予些许蝇头小利,出手之阔绰往往让人难以抗拒,比如这次进入泗水港与马打蓝官方接触的黎大贵,他所给出的条件足以让管理本地的官员心跳加速。

  在未来的三年中,海汉官方每年都将以“港口建设费用”的名义向泗水港捐助五万两白银,当然这些钱的去处由泗水港官方自行分配,海汉这边是不会过问去处的。不仅如此,如果泗水港官方要求以实物形式支付,那么海汉也可以按照对方要求的商品种类以成本价供应,这样一来,只要经手此事的马打蓝官员不嫌麻烦,完全可以靠着倒卖紧俏海汉货物来获取到更多的利益,操作得好甚至直接获得翻番的收益都有可能。

  至于说此举可能面临的风险开什么玩笑,海汉人都已经把银子送到门口来了,难道还要让到了嘴边的鸭子飞走?马打蓝官员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条件,便同意了择日在附近找一个地方与联合舰队的海汉官员碰面,商讨具体的操作方式。

  十月三十日,双方在泗水对面的马都拉岛一处僻静海岸举行了会面。按照一向的惯例,海汉这边依然是提前派出人手,在海岸上搭了巨大的帐篷充当临时会场。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资本的入侵远比坚船利炮更难以抵抗,后者或许将会激起全民同仇敌忾,而前者却能引诱到一部分人的屈从甚至是配合。海汉官方出手从来都只是给予些许蝇头小利,出手之阔绰往往让人难以抗拒,比如这次进入泗水港与马打蓝官方接触的黎大贵,他所给出的条件足以让管理本地的官员心跳加速。

  在未来的三年中,海汉官方每年都将以“港口建设费用”的名义向泗水港捐助五万两白银,当然这些钱的去处由泗水港官方自行分配,海汉这边是不会过问去处的。不仅如此,如果泗水港官方要求以实物形式支付,那么海汉也可以按照对方要求的商品种类以成本价供应,这样一来,只要经手此事的马打蓝官员不嫌麻烦,完全可以靠着倒卖紧俏海汉货物来获取到更多的利益,操作得好甚至直接获得翻番的收益都有可能。

  至于说此举可能面临的风险开什么玩笑,海汉人都已经把银子送到门口来了,难道还要让到了嘴边的鸭子飞走?马打蓝官员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条件,便同意了择日在附近找一个地方与联合舰队的海汉官员碰面,商讨具体的操作方式。

  十月三十日,双方在泗水对面的马都拉岛一处僻静海岸举行了会面。按照一向的惯例,海汉这边依然是提前派出人手,在海岸上搭了巨大的帐篷充当临时会场。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资本的入侵远比坚船利炮更难以抵抗,后者或许将会激起全民同仇敌忾,而前者却能引诱到一部分人的屈从甚至是配合。海汉官方出手从来都只是给予些许蝇头小利,出手之阔绰往往让人难以抗拒,比如这次进入泗水港与马打蓝官方接触的黎大贵,他所给出的条件足以让管理本地的官员心跳加速。

  在未来的三年中,海汉官方每年都将以“港口建设费用”的名义向泗水港捐助五万两白银,当然这些钱的去处由泗水港官方自行分配,海汉这边是不会过问去处的。不仅如此,如果泗水港官方要求以实物形式支付,那么海汉也可以按照对方要求的商品种类以成本价供应,这样一来,只要经手此事的马打蓝官员不嫌麻烦,完全可以靠着倒卖紧俏海汉货物来获取到更多的利益,操作得好甚至直接获得翻番的收益都有可能。

  至于说此举可能面临的风险开什么玩笑,海汉人都已经把银子送到门口来了,难道还要让到了嘴边的鸭子飞走?马打蓝官员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条件,便同意了择日在附近找一个地方与联合舰队的海汉官员碰面,商讨具体的操作方式。

  十月三十日,双方在泗水对面的马都拉岛一处僻静海岸举行了会面。按照一向的惯例,海汉这边依然是提前派出人手,在海岸上搭了巨大的帐篷充当临时会场。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资本的入侵远比坚船利炮更难以抵抗,后者或许将会激起全民同仇敌忾,而前者却能引诱到一部分人的屈从甚至是配合。海汉官方出手从来都只是给予些许蝇头小利,出手之阔绰往往让人难以抗拒,比如这次进入泗水港与马打蓝官方接触的黎大贵,他所给出的条件足以让管理本地的官员心跳加速。

  在未来的三年中,海汉官方每年都将以“港口建设费用”的名义向泗水港捐助五万两白银,当然这些钱的去处由泗水港官方自行分配,海汉这边是不会过问去处的。不仅如此,如果泗水港官方要求以实物形式支付,那么海汉也可以按照对方要求的商品种类以成本价供应,这样一来,只要经手此事的马打蓝官员不嫌麻烦,完全可以靠着倒卖紧俏海汉货物来获取到更多的利益,操作得好甚至直接获得翻番的收益都有可能。

  至于说此举可能面临的风险开什么玩笑,海汉人都已经把银子送到门口来了,难道还要让到了嘴边的鸭子飞走?马打蓝官员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条件,便同意了择日在附近找一个地方与联合舰队的海汉官员碰面,商讨具体的操作方式。

  十月三十日,双方在泗水对面的马都拉岛一处僻静海岸举行了会面。按照一向的惯例,海汉这边依然是提前派出人手,在海岸上搭了巨大的帐篷充当临时会场。...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8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