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一十九章 下一步

第九百一十九章 下一步

  金兰港在南方四港当中是唯一一处完全由军方管理的港口,在这里主事的是已经驻守安南多年的穆夏柏。他与冯安楠、钱天敦是最早派驻安南的三人组之一,现在钱天敦已经被调到了浙江主事,而冯安楠则是坐镇北方的涂山基地,与他分别掌管安南一南一北的军务。

  对于海汉在安南的驻军而言,近两年的日子过得真是比较轻松,自从1631年夏天穆夏柏率部在安不纳群岛两度击败荷兰人之后,基本就再没有执行过作战类的任务。荷兰人虽然不甘失败,但在次年的巴达维亚之战中被马打蓝大军打得元气大伤,完全失去了短期内向海汉复仇的能力。而海汉也得以有较为充足的时间,在金兰港和南海安不纳群岛修筑军事设施,为未来继续向南扩张地盘做准备。

  穆夏柏穿越的时候还是单身汉一名,不过前年娶了一名大明女子为妻,大儿子已经快两岁了,而老二也已在老婆肚子里有七个月大了,生活倒是过得十分安逸。

  “怎么样?我这个土财主的生活还可以吧?”穆夏柏在自己的庄园里设宴招待颜楚杰一行人,席间也聊起了目前的生活状况:“现在有了老婆儿子,忽然就觉得带兵到处去打仗也没什么意思了,有点时间就想在家里陪陪家人。”

  “你这是太久没动了所以人才会变懒。”颜楚杰笑着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想动也没地方动啊!”穆夏柏苦笑道:“我倒是想早点南下把什么苏门答腊、爪哇、婆罗洲一股脑都打下来,可军委一直没有下这命令啊!我现在能出远门的时候,基本也就是每年回三亚一趟汇报工作了。”

  “近两年执委会的重点都放在大明,所以军委安排去年收台湾,今年打舟山,南边比较太平,当然是抓紧时间搞建设了。”颜楚杰解释道。

  “老颜,这些官面上的话你就不用扯了,给个实在话,南边什么时候才安排行动?”穆夏柏摆摆手表示对于他的解释并不满意:“一歇歇两年,骨头都生锈了,要不干脆就让我早点退休养老算了。”

  “你才四十出头,正当壮年,退什么休?”颜楚杰自然不会把穆夏柏这种带着埋怨的气话当真:“军委今年安排规模这么大的军演,就是对南海形势的重视。南边不是不动,也是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动才行。”

  穆夏柏叹道:“等等等,要再等两年,荷兰人都把巴达维亚重建好了!就算打得过他们,也难免要费一番手脚了。要我说,去年巴达维亚大乱之后,我们就应该率军南下,趁他病要他命,一鼓作气拣了这个便宜,现在早就稳稳把巴达维亚攥在手上了。”

  “你这就是气话了!”颜楚杰摇头道:“巴达维亚距离安不纳群岛六百多海里,离三亚一千五百多海里,就算拿下也不是那么好经营的。那地方不比大明,汉人在当地的影响力和地位都不占优势,执委会一直没有朝南边动手,也是出于慎重考虑。”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金兰港在南方四港当中是唯一一处完全由军方管理的港口,在这里主事的是已经驻守安南多年的穆夏柏。他与冯安楠、钱天敦是最早派驻安南的三人组之一,现在钱天敦已经被调到了浙江主事,而冯安楠则是坐镇北方的涂山基地,与他分别掌管安南一南一北的军务。

  对于海汉在安南的驻军而言,近两年的日子过得真是比较轻松,自从1631年夏天穆夏柏率部在安不纳群岛两度击败荷兰人之后,基本就再没有执行过作战类的任务。荷兰人虽然不甘失败,但在次年的巴达维亚之战中被马打蓝大军打得元气大伤,完全失去了短期内向海汉复仇的能力。而海汉也得以有较为充足的时间,在金兰港和南海安不纳群岛修筑军事设施,为未来继续向南扩张地盘做准备。

  穆夏柏穿越的时候还是单身汉一名,不过前年娶了一名大明女子为妻,大儿子已经快两岁了,而老二也已在老婆肚子里有七个月大了,生活倒是过得十分安逸。

  “怎么样?我这个土财主的生活还可以吧?”穆夏柏在自己的庄园里设宴招待颜楚杰一行人,席间也聊起了目前的生活状况:“现在有了老婆儿子,忽然就觉得带兵到处去打仗也没什么意思了,有点时间就想在家里陪陪家人。”

  “你这是太久没动了所以人才会变懒。”颜楚杰笑着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想动也没地方动啊!”穆夏柏苦笑道:“我倒是想早点南下把什么苏门答腊、爪哇、婆罗洲一股脑都打下来,可军委一直没有下这命令啊!我现在能出远门的时候,基本也就是每年回三亚一趟汇报工作了。”

  “近两年执委会的重点都放在大明,所以军委安排去年收台湾,今年打舟山,南边比较太平,当然是抓紧时间搞建设了。”颜楚杰解释道。

  “老颜,这些官面上的话你就不用扯了,给个实在话,南边什么时候才安排行动?”穆夏柏摆摆手表示对于他的解释并不满意:“一歇歇两年,骨头都生锈了,要不干脆就让我早点退休养老算了。”

  “你才四十出头,正当壮年,退什么休?”颜楚杰自然不会把穆夏柏这种带着埋怨的气话当真:“军委今年安排规模这么大的军演,就是对南海形势的重视。南边不是不动,也是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动才行。”

  穆夏柏叹道:“等等等,要再等两年,荷兰人都把巴达维亚重建好了!就算打得过他们,也难免要费一番手脚了。要我说,去年巴达维亚大乱之后,我们就应该率军南下,趁他病要他命,一鼓作气拣了这个便宜,现在早就稳稳把巴达维亚攥在手上了。”

  “你这就是气话了!”颜楚杰摇头道:“巴达维亚距离安不纳群岛六百多海里,离三亚一千五百多海里,就算拿下也不是那么好经营的。那地方不比大明,汉人在当地的影响力和地位都不占优势,执委会一直没有朝南边动手,也是出于慎重考虑。”金兰港在南方四港当中是唯一一处完全由军方管理的港口,在这里主事的是已经驻守安南多年的穆夏柏。他与冯安楠、钱天敦是最早派驻安南的三人组之一,现在钱天敦已经被调到了浙江主事,而冯安楠则是坐镇北方的涂山基地,与他分别掌管安南一南一北的军务。

  对于海汉在安南的驻军而言,近两年的日子过得真是比较轻松,自从1631年夏天穆夏柏率部在安不纳群岛两度击败荷兰人之后,基本就再没有执行过作战类的任务。荷兰人虽然不甘失败,但在次年的巴达维亚之战中被马打蓝大军打得元气大伤,完全失去了短期内向海汉复仇的能力。而海汉也得以有较为充足的时间,在金兰港和南海安不纳群岛修筑军事设施,为未来继续向南扩张地盘做准备。

  穆夏柏穿越的时候还是单身汉一名,不过前年娶了一名大明女子为妻,大儿子已经快两岁了,而老二也已在老婆肚子里有七个月大了,生活倒是过得十分安逸。

  “怎么样?我这个土财主的生活还可以吧?”穆夏柏在自己的庄园里设宴招待颜楚杰一行人,席间也聊起了目前的生活状况:“现在有了老婆儿子,忽然就觉得带兵到处去打仗也没什么意思了,有点时间就想在家里陪陪家人。”

  “你这是太久没动了所以人才会变懒。”颜楚杰笑着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想动也没地方动啊!”穆夏柏苦笑道:“我倒是想早点南下把什么苏门答腊、爪哇、婆罗洲一股脑都打下来,可军委一直没有下这命令啊!我现在能出远门的时候,基本也就是每年回三亚一趟汇报工作了。”

  “近两年执委会的重点都放在大明,所以军委安排去年收台湾,今年打舟山,南边比较太平,当然是抓紧时间搞建设了。”颜楚杰解释道。

  “老颜,这些官面上的话你就不用扯了,给个实在话,南边什么时候才安排行动?”穆夏柏摆摆手表示对于他的解释并不满意:“一歇歇两年,骨头都生锈了,要不干脆就让我早点退休养老算了。”

  “你才四十出头,正当壮年,退什么休?”颜楚杰自然不会把穆夏柏这种带着埋怨的气话当真:“军委今年安排规模这么大的军演,就是对南海形势的重视。南边不是不动,也是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动才行。”

  穆夏柏叹道:“等等等,要再等两年,荷兰人都把巴达维亚重建好了!就算打得过他们,也难免要费一番手脚了。要我说,去年巴达维亚大乱之后,我们就应该率军南下,趁他病要他命,一鼓作气拣了这个便宜,现在早就稳稳把巴达维亚攥在手上了。”

  “你这就是气话了!”颜楚杰摇头道:“巴达维亚距离安不纳群岛六百多海里,离三亚一千五百多海里,就算拿下也不是那么好经营的。那地方不比大明,汉人在当地的影响力和地位都不占优势,执委会一直没有朝南边动手,也是出于慎重考虑。”金兰港在南方四港当中是唯一一处完全由军方管理的港口,在这里主事的是已经驻守安南多年的穆夏柏。他与冯安楠、钱天敦是最早派驻安南的三人组之一,现在钱天敦已经被调到了浙江主事,而冯安楠则是坐镇北方的涂山基地,与他分别掌管安南一南一北的军务。

  对于海汉在安南的驻军而言,近两年的日子过得真是比较轻松,自从1631年夏天穆夏柏率部在安不纳群岛两度击败荷兰人之后,基本就再没有执行过作战类的任务。荷兰人虽然不甘失败,但在次年的巴达维亚之战中被马打蓝大军打得元气大伤,完全失去了短期内向海汉复仇的能力。而海汉也得以有较为充足的时间,在金兰港和南海安不纳群岛修筑军事设施,为未来继续向南扩张地盘做准备。

  穆夏柏穿越的时候还是单身汉一名,不过前年娶了一名大明女子为妻,大儿子已经快两岁了,而老二也已在老婆肚子里有七个月大了,生活倒是过得十分安逸。

  “怎么样?我这个土财主的生活还可以吧?”穆夏柏在自己的庄园里设宴招待颜楚杰一行人,席间也聊起了目前的生活状况:“现在有了老婆儿子,忽然就觉得带兵到处去打仗也没什么意思了,有点时间就想在家里陪陪家人。”

  “你这是太久没动了所以人才会变懒。”颜楚杰笑着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想动也没地方动啊!”穆夏柏苦笑道:“我倒是想早点南下把什么苏门答腊、爪哇、婆罗洲一股脑都打下来,可军委一直没有下这命令啊!我现在能出远门的时候,基本也就是每年回三亚一趟汇报工作了。”

  “近两年执委会的重点都放在大明,所以军委安排去年收台湾,今年打舟山,南边比较太平,当然是抓紧时间搞建设了。”颜楚杰解释道。

  “老颜,这些官面上的话你就不用扯了,给个实在话,南边什么时候才安排行动?”穆夏柏摆摆手表示对于他的解释并不满意:“一歇歇两年,骨头都生锈了,要不干脆就让我早点退休养老算了。”

  “你才四十出头,正当壮年,退什么休?”颜楚杰自然不会把穆夏柏这种带着埋怨的气话当真:“军委今年安排规模这么大的军演,就是对南海形势的重视。南边不是不动,也是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动才行。”

  穆夏柏叹道:“等等等,要再等两年,荷兰人都把巴达维亚重建好了!就算打得过他们,也难免要费一番手脚了。要我说,去年巴达维亚大乱之后,我们就应该率军南下,趁他病要他命,一鼓作气拣了这个便宜,现在早就稳稳把巴达维亚攥在手上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7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