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一十三章 绊脚石

第九百一十三章 绊脚石

  王汤姆的话让本来明白了那么一点点的郑芝龙又陷入了糊涂状态,他实在不懂这些据说原本生活在万里之外,从来没跟自己打过交道的海外来客,为何会在其还没来到大明的时候,就将自己列为了对手。

  如果从时间上来推算,郑芝龙在1625年年底,即明天启五年才自立门户,开始组建十八芝,并在接下来的两年中趁着闽南大旱,率部众劫掠福建海岸,从泉州运走了数以万计的灾民到台湾岛西海岸拓垦。而海汉人抵达琼州岛是天启七年的事,那年泉州巡海道蔡善继曾对郑芝龙进行招抚,在泉州会面商谈之后,郑芝龙的两个弟弟郑芝虎、郑芝豹认为朝廷没有足够的诚意,于是几兄弟放弃了这次招安,回到台湾魍港继续当海盗。同年十八芝还跟台湾岛上的荷兰人干了一仗,也是占得了上风。而那个时候郑芝龙连听都没听说过海汉人的名头,更不用说与其结怨了,这份仇恨来得确实有点不明不白。

  看到郑芝龙一脸问号的表情,王汤姆自然能想到他为什么会感到困惑,这其中的种种原由,就算王汤姆愿意向他解释,郑芝龙大概也没法相信。毕竟海汉对他的忌惮,大多数都是来自根本没有生过的事情,郑芝龙既没有杀掉许心素,也没能洗白上岸成为明军将领,更没有投降满清当了卖国贼,海汉要求他为这些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负责,在他看来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王汤姆道:“这其中的原因,你现在也不用再细问了,总之我们有备而来,十八芝不灭,战事就不会完结,今时今日的结局,在几年前就已经注定了。”

  这样囫囵的回答自然无法让郑芝龙释怀,他奋斗多年才有了十八芝这样的家底,而且原本还指望能在打掉许心素这个心腹大患之后洗白上岸,入朝做官。但海汉人的出现不但阻挡了他所规划的展路线,而且还扶持对手许心素上位,一点一点地磨掉了十八芝的优势。俗话说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这海汉不但挡了财路,连官路也一并给拦下了,如此深仇大恨,王汤姆居然轻描淡写地就带过了,郑芝龙就算已经认栽,也忍不下这口气。

  郑芝龙追问道:“王将军,贵方要与十八芝争夺福建海峡之控制权,要跟福建官府合作换取商贸机会,这些目的在下都可以理解,但在崇祯四年之前,十八芝与贵方并无任何冲突,为何贵方却连一次谈判的机会都没给过十八芝,一定要将我们除之而后快?”

  郑芝龙所说的“崇祯四年”,是指这年当中双方第一次爆了直接冲突,即1631年五月海汉使团在漳州城遭遇十八芝组织的刺杀行动,随后使团船队便协同福建官军,攻破了十八芝在福建海岸线上的重要据点南日岛,双方到这个时候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正面交锋。而在此之前,海汉一直没有亲自下场,都只是通过福建明军这个代理人在与十八芝交手。郑芝龙认为王汤姆所说的那些模糊的借口,统统都是托辞而已。他可以面对因为实力不济而导致的失败,但却很难接受对手如此敷衍自己。

  王汤姆道:“我们想要的不只是福建海峡的控制权和商贸机会而已,十八芝的存在,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必须要消除的威胁。”

  “但我们已经让出了地盘!”郑芝龙很是悲愤地反驳道。

  “你们让出的只是福建海峡而已。”王汤姆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但我们现在需要台湾至琉球的航道,对我们来说,十八芝依然是必须除掉的绊脚石。至于一定要用武力手段解决你们的原因,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是从最开始就定下来的事情,不管你们怎么做,都不会改变我们的打算。”

  说来说去,郑芝龙还是没有听到王汤姆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王汤姆的话让本来明白了那么一点点的郑芝龙又陷入了糊涂状态,他实在不懂这些据说原本生活在万里之外,从来没跟自己打过交道的海外来客,为何会在其还没来到大明的时候,就将自己列为了对手。

  如果从时间上来推算,郑芝龙在1625年年底,即明天启五年才自立门户,开始组建十八芝,并在接下来的两年中趁着闽南大旱,率部众劫掠福建海岸,从泉州运走了数以万计的灾民到台湾岛西海岸拓垦。而海汉人抵达琼州岛是天启七年的事,那年泉州巡海道蔡善继曾对郑芝龙进行招抚,在泉州会面商谈之后,郑芝龙的两个弟弟郑芝虎、郑芝豹认为朝廷没有足够的诚意,于是几兄弟放弃了这次招安,回到台湾魍港继续当海盗。同年十八芝还跟台湾岛上的荷兰人干了一仗,也是占得了上风。而那个时候郑芝龙连听都没听说过海汉人的名头,更不用说与其结怨了,这份仇恨来得确实有点不明不白。

  看到郑芝龙一脸问号的表情,王汤姆自然能想到他为什么会感到困惑,这其中的种种原由,就算王汤姆愿意向他解释,郑芝龙大概也没法相信。毕竟海汉对他的忌惮,大多数都是来自根本没有生过的事情,郑芝龙既没有杀掉许心素,也没能洗白上岸成为明军将领,更没有投降满清当了卖国贼,海汉要求他为这些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负责,在他看来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王汤姆道:“这其中的原因,你现在也不用再细问了,总之我们有备而来,十八芝不灭,战事就不会完结,今时今日的结局,在几年前就已经注定了。”

  这样囫囵的回答自然无法让郑芝龙释怀,他奋斗多年才有了十八芝这样的家底,而且原本还指望能在打掉许心素这个心腹大患之后洗白上岸,入朝做官。但海汉人的出现不但阻挡了他所规划的展路线,而且还扶持对手许心素上位,一点一点地磨掉了十八芝的优势。俗话说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这海汉不但挡了财路,连官路也一并给拦下了,如此深仇大恨,王汤姆居然轻描淡写地就带过了,郑芝龙就算已经认栽,也忍不下这口气。

  郑芝龙追问道:“王将军,贵方要与十八芝争夺福建海峡之控制权,要跟福建官府合作换取商贸机会,这些目的在下都可以理解,但在崇祯四年之前,十八芝与贵方并无任何冲突,为何贵方却连一次谈判的机会都没给过十八芝,一定要将我们除之而后快?”

  郑芝龙所说的“崇祯四年”,是指这年当中双方第一次爆了直接冲突,即1631年五月海汉使团在漳州城遭遇十八芝组织的刺杀行动,随后使团船队便协同福建官军,攻破了十八芝在福建海岸线上的重要据点南日岛,双方到这个时候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正面交锋。而在此之前,海汉一直没有亲自下场,都只是通过福建明军这个代理人在与十八芝交手。郑芝龙认为王汤姆所说的那些模糊的借口,统统都是托辞而已。他可以面对因为实力不济而导致的失败,但却很难接受对手如此敷衍自己。

  王汤姆道:“我们想要的不只是福建海峡的控制权和商贸机会而已,十八芝的存在,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必须要消除的威胁。”

  “但我们已经让出了地盘!”郑芝龙很是悲愤地反驳道。

  “你们让出的只是福建海峡而已。”王汤姆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但我们现在需要台湾至琉球的航道,对我们来说,十八芝依然是必须除掉的绊脚石。至于一定要用武力手段解决你们的原因,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是从最开始就定下来的事情,不管你们怎么做,都不会改变我们的打算。”

  说来说去,郑芝龙还是没有听到王汤姆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王汤姆的话让本来明白了那么一点点的郑芝龙又陷入了糊涂状态,他实在不懂这些据说原本生活在万里之外,从来没跟自己打过交道的海外来客,为何会在其还没来到大明的时候,就将自己列为了对手。

  如果从时间上来推算,郑芝龙在1625年年底,即明天启五年才自立门户,开始组建十八芝,并在接下来的两年中趁着闽南大旱,率部众劫掠福建海岸,从泉州运走了数以万计的灾民到台湾岛西海岸拓垦。而海汉人抵达琼州岛是天启七年的事,那年泉州巡海道蔡善继曾对郑芝龙进行招抚,在泉州会面商谈之后,郑芝龙的两个弟弟郑芝虎、郑芝豹认为朝廷没有足够的诚意,于是几兄弟放弃了这次招安,回到台湾魍港继续当海盗。同年十八芝还跟台湾岛上的荷兰人干了一仗,也是占得了上风。而那个时候郑芝龙连听都没听说过海汉人的名头,更不用说与其结怨了,这份仇恨来得确实有点不明不白。

  看到郑芝龙一脸问号的表情,王汤姆自然能想到他为什么会感到困惑,这其中的种种原由,就算王汤姆愿意向他解释,郑芝龙大概也没法相信。毕竟海汉对他的忌惮,大多数都是来自根本没有生过的事情,郑芝龙既没有杀掉许心素,也没能洗白上岸成为明军将领,更没有投降满清当了卖国贼,海汉要求他为这些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负责,在他看来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王汤姆道:“这其中的原因,你现在也不用再细问了,总之我们有备而来,十八芝不灭,战事就不会完结,今时今日的结局,在几年前就已经注定了。”

  这样囫囵的回答自然无法让郑芝龙释怀,他奋斗多年才有了十八芝这样的家底,而且原本还指望能在打掉许心素这个心腹大患之后洗白上岸,入朝做官。但海汉人的出现不但阻挡了他所规划的展路线,而且还扶持对手许心素上位,一点一点地磨掉了十八芝的优势。俗话说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这海汉不但挡了财路,连官路也一并给拦下了,如此深仇大恨,王汤姆居然轻描淡写地就带过了,郑芝龙就算已经认栽,也忍不下这口气。

  郑芝龙追问道:“王将军,贵方要与十八芝争夺福建海峡之控制权,要跟福建官府合作换取商贸机会,这些目的在下都可以理解,但在崇祯四年之前,十八芝与贵方并无任何冲突,为何贵方却连一次谈判的机会都没给过十八芝,一定要将我们除之而后快?”

  郑芝龙所说的“崇祯四年”,是指这年当中双方第一次爆了直接冲突,即1631年五月海汉使团在漳州城遭遇十八芝组织的刺杀行动,随后使团船队便协同福建官军,攻破了十八芝在福建海岸线上的重要据点南日岛,双方到这个时候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正面交锋。而在此之前,海汉一直没有亲自下场,都只是通过福建明军这个代理人在与十八芝交手。郑芝龙认为王汤姆所说的那些模糊的借口,统统都是托辞而已。他可以面对因为实力不济而导致的失败,但却很难接受对手如此敷衍自己。

  王汤姆道:“我们想要的不只是福建海峡的控制权和商贸机会而已,十八芝的存在,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必须要消除的威胁。”

  “但我们已经让出了地盘!”郑芝龙很是悲愤地反驳道。

  “你们让出的只是福建海峡而已。”王汤姆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但我们现在需要台湾至琉球的航道,对我们来说,十八芝依然是必须除掉的绊脚石。至于一定要用武力手段解决你们的原因,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是从最开始就定下来的事情,不管你们怎么做,都不会改变我们的打算。”

  说来说去,郑芝龙还是没有听到王汤姆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6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