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一十二章 败军之将

第九百一十二章 败军之将

    “无条件投降?海汉人果真这样说?你见到的可是他们的带兵大将?”

  虽然多少料到了海汉人的态度会比较强硬,但真从甘辉这里听到海汉人给出的答复时,郑芝龙仍然免不了有点失落。他原本希望自己组织的抵抗能够让海汉人对自己有那么一丝的刮目相看,在最终关头能够以此来跟对方谈谈投降条件,但这帮海汉人好像真的是软硬不吃,根本就没有丝毫要做出让步或者妥协的意思。

  甘辉应道:“这次率军来宫古岛的海汉将领是其水师元帅王汤姆,此人亲口所说,若是此时降了,便可保全性命,但若是不降,海汉军便会一战到底,将我十八芝尽数灭掉!”

  十八芝跟海汉明争暗斗好几年下来,对于海汉民团的情况也并非一无所知,最起码海汉军中大将的名字和基本的个人信息还是知道的。海汉去年打澎湖的时候,王汤姆就在军中指挥,所以十八芝对于这员大将也并不陌生,知道这位王元帅是海汉军中的水师大统领。两次攻打十八芝都是由他指挥海汉的水面武装力量,倒也足见海汉军方高层对于十八芝的重视。

  既然现在是对方高官亲自放话,那大概这事情就没什么回转的余地了。至于海汉人说话是否能够算数,郑芝龙倒是不虞这一点,海汉通过经营商贸所获得的信誉十分出名,在东南沿海一向有口皆碑,加上海汉在眼下的战局中已经完全占据主动,他们也没有必要在这种细节上欺骗十八芝选择投降。如果海汉真要赶尽杀绝,顶多也就是多耗两三天的时间而已,根本无需对十八芝劝降了。

  郑芝龙深吸了一口气,望向座下众人问道:“各位兄弟,当年我们结义之时,曾约定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福,大家已经一起享过了,如今这大难便在眼前,各位兄弟觉得该如何渡过?是降了海汉保命,还是与其死战到底?”

  甘辉本就是郑芝龙的亲信,听他这么一问,就知道他已经有所动摇了。若是郑芝龙真打算死战不降,根本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征求众人的意见了,既然问出来,其态度就已经昭然若揭了。

  甘辉心中暗暗感叹一声,嘴上却接话应道:“十八芝一向以大当家马首是瞻,大当家如何说,兄弟们便如何做。若是大当家怜惜兄弟们的性命,要降了海汉,我等自然也会遵从。”

  郑芝龙叹气道:“甘辉你果然知我心意,如今海汉军势不可挡,我等已无力翻盘,若是继续再战,想来大伙儿都难逃一死,我一人生死事小,拖累了兄弟们为我陪葬,那却是天大的罪过了!只是若是降了海汉,兄弟们难免会受些屈辱,这也非我所愿,左右为难之下,才想让众位兄弟一同决断,该如何处理当下局面才是。”

  刚才还没听懂郑芝龙话中意思的人,就算迟钝现在也已经明白过来了,郑芝龙这是打算要投降,但面子上又抹不过去,所以需要大伙儿一起来表明态度,他再顺水推舟宣布这个决定。

  这些人虽然都是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亡命徒,但也并不表示他们就不想继续活着,否则去年就不会放弃澎湖跟着郑芝龙逃来宫古岛了。如果有求生的机会摆着眼前,谁又肯轻易放弃呢?既然郑芝龙都无心再战了,那他们再坚持要打下去也没有意义了。当下众人便纷纷表态,应该先保存实力,日后再图东山再起——至于还有没有机会起,现在也没人能考虑那么远的事情了。

  “既然众位兄弟都认为保存实力比较重要,那我这当家的也只能暂且偷生,与海汉人办理完手续再说。”郑芝龙站起身来,朝在座诸人拱手道:“明日日出之时,我便亲自去与海汉人交涉,务求保下岛上兄弟们的性命。若是有所不测,我儿福松还望各位多多照顾。”

  众人也连忙起身应答,虽说这最后时刻投降未免有点认怂的感觉,但郑芝龙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亲自出面去与海汉人交涉,这份勇气还是令人敬佩不已。至于他儿子郑福松今后的生活,众人虽然口头上答应得好,心头却是同样的念头,眼下这时候谁都顾不了谁了,马上都要成为阶下囚的人,哪里还有能力去照顾别人。再说那海汉人一向精明,岂会轻易放过了郑芝龙的家人?

  郑芝龙或许也能猜到自己手下这些人的念头,当晚便将儿子郑福松叫到书房,向他交代一些事情。郑芝龙自知明日去见海汉人凶多吉少,即便不会被海汉人杀掉,日后恐怕也很难有重获自由的机会了。而儿子郑福松年幼,只要海汉人不赶尽杀绝,或许日后还有别的出路转机也说不定。本来有些该过几年再告知他的事情,如今也只有先提前说了。

  “福松,为父明日去见海汉人,临走之前,有些事需让你知晓。”郑芝龙道:“我手下这这些人之中,唯有甘辉、施大瑄可以信任,日后你若是要求助于人,此二人当可帮你。”

  郑福松道:“父亲去见海汉人,难道就回不来了?”

  郑芝龙叹道:“败军之将,只能任人宰割,为父要保下这岛上数千人的性命,只能拿自己去换了。那海汉人视我十八芝如世仇一般,如今落在他们手中,说不得就难逃一死。你也莫要为此伤心,为父这一生虽然短暂,但也风光一时,并无遗憾。但日后你若有机会重获自由,莫要再走为父这条路了。也别找海汉人复仇,回东瀛去,和你母亲、弟弟一起好好活下去。”

  郑福松咬着嘴唇没有应声,两行眼泪却已经流过脸庞。他虽然不明白大人世界里发生的事情,但也知道父亲的处境已凶多吉少,或许明日一别便成父子诀别了。

  郑芝龙的情绪倒是很平静,继续说道:“为父接下来所说的事情,你好好记在心头,莫要忘了,也莫要说与第三人知道,你可记住了?”

  郑福松抹了一把眼泪,使劲点了点头。

  郑芝龙道:“为父十三年前离开家乡闯荡江湖,到后来建立十八芝一统福建海疆,期间也敛财不少。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为父在福建很多地方都购置了房屋田产,还有好几处秘密藏宝之地,今后便由你继承了。这些财产虽不多,但足以让你富足一生,若是日后有机会,你便以此维生吧。”

  郑芝龙在最为风光的时候,也没有忘了给自己留下后路,在福建多地以化名购置不动产,并且设法藏匿了不少金银。负责打理这些地方的都是他的心腹族人,日后只要郑福松能露面,这些财产基本都会收归到他的名下。郑芝龙这些原本用于不时之需的准备,在当前这种处境下也就变成了留给后人的一笔财富。虽然郑福松也未必有机会享受到这些财富,但在当前的形势下,郑芝龙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安排了。

  第二天一早,郑芝龙只带了四名心腹亲随出营,向北而行。走了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他们便被一队海汉侦察兵给拦了下来。

  “我乃十八芝首领郑芝龙,特来求见海汉带兵将军,请速与通报!”郑芝龙很淡定地报上了自己的身份。

  倒是这队侦察兵给他报出的身份吓了一跳,当下赶紧将这几人进行了搜身,确认他们身上没有兵刃或是别的危险品,然后押送回后方营地。

  王汤姆听说前出侦察的小队带回了自行投案的十八芝首领郑芝龙,倒是没有太大的惊讶。昨天郑芝龙派出甘辉来进行交涉,他就已经察觉到对方大概是吃不住海汉的攻势,准备要投降了。不过王汤姆也没有想到郑芝龙胆子不小,居然第二天便自己露面找上门来了。海汉军中并没有人认得郑芝龙本人面目,当下王汤姆便派人去通知福建方面派来的人员——他们可是专门带了认得郑芝龙的人过来,以便能在第一时间确认俘虏或是尸体的身份。

  “在下郑芝龙,见过王将军!”郑芝龙见到王汤姆之后倒是不卑不亢,主动上前见礼。

  王汤姆也拱拱手道:“打了几年交道,今天总算与郑大当家见面了,幸会幸会!”

  双方的阵营虽然在过去几年中都处于敌对状态,而且这两人也各自指挥部队在战场上交手不止一次,但真正面对面的时候却并没有多少剑拔弩张的气氛。当然这或许也是因为海汉在目前的战事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而十八芝这边已经决定了投降,双方虽然还没正式停战,但结果却已经基本确定了,也没什么口头输赢可争了。

  王汤姆也不摆什么架子,让郑芝龙入座,命人上茶。对于穿越集团在这个时代最为忌惮的对手之一,王汤姆其实还挺有兴趣了解一些相关的细节。

  “郑大当家今天亲自过来,应该是已经做出决定了吧?”王汤姆首先需要确认的,便是十八芝的最终决定。虽然郑芝龙出现在这里已经说明了问题,但还是有必要郑重地确认一遍。

  郑芝龙点头应道:“贵军武力强横,十八芝自认不敌,在下今日前来,便是来向贵军认输的。只是这岛上尚有数千人,其中不少是我十八芝所属,还望王将军能善待他们,至少留下他们的性命。”

  “这个很好办,我昨天已经说过了,今天再说一次,只要放下武器,放弃抵抗,无条件向我们投降,那我们也会保证绝对不会滥杀一人。”王汤姆见郑芝龙表现爽快,便也表明了海汉的态度:“包括你和你的家人在内,我们都会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郑芝龙压低声音问道:“那可否网开一面,让在下携家人离开此处?”

  王汤姆不作声,只是很坚定地摇了摇头。

  郑芝龙仍不死心,继续劝道:“王将军若是有什么条件,但说无妨,在下一定尽力满足。如能帮在下离开此地,日后定有重谢!”

  王汤姆笑道:“郑大当家,你太小看你自己的价值了。我们海汉从崇祯元年开始就对福建官方提供军事援助,这几年下来投入的钱财少说也有两三百万两银子了。为什么我们要扶持福建官方?说白了就是要遏制十八芝的发展,我们花了几年的时间,其实也就是为了今天这个结果。如果我们之间的事情是银子就可以解决,那你我也不会在此时此地进行面对面的谈话了。”

  王汤姆这话里倒是有一个不明显的漏洞,那就是海汉给予福建官方的军事援助,其实后来都陆陆续续通过各种形式收到了回报,光是每年从海汉这边采购的武器装备,其利润就远远超过了双方合作初期海汉所付出的成本。不过这中间的猫腻,郑芝龙却并不了解,所以在他看来,这无疑就是态度很明确的拒绝了,而且他现在也不可能拿出那么多的钱来贿赂王汤姆。

  虽然对于这个结果很失望,但郑芝龙还是有其他想要弄明白的事情,他继续问道:“王将军,这几年在下心中一直都有一事不明,还请指教一二。在下过去数年中明明从未去过琼州岛,也没有跟贵方打过交道,为何贵方数年来却一直都针对十八芝行事?这根源到底在何处?”

  王汤姆道:“道理其实很简单,说白了就四个字,同行相轻。你们十八芝靠海吃饭,我们海汉也是,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海汉和十八芝之间终归是要分出一个高下的。你们输,并不是输在时运不济,而是命中注定。”

  郑芝龙似乎听明白了一些,但也仅仅只是明白了一点点而已,他忍不住追问道:“那为何你们刚到琼州之时,就要干涉千里之外的福建战事?”

  “这就是我说的命中注定了。”王汤姆应道:“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们还没到琼州岛的时候,就已经把你们十八芝列为对手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6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