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零六章 捞一笔

第九百零六章 捞一笔

  海汉占领鸡笼港之后的几个月中,这里一直都处于军管状态,军方就是本地的主宰,即便是吴俊这样入伍不久的新兵蛋子,社会地位也相对比较高。不过如果不是他有文书这层身份,时常需要在军营之外办理事务,倒也很难机会跟这几人坐在路边摊一起吃饭。

  吴俊被这三人一番夸赞,有些不好意思地应道:“各位这可就折煞小子了,都是为执委会效力而已。长们不是常说,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差别。”

  “文化人就是会说话!”李毛仔继续赞道:“我若像小吴哥这般知书达理,大概也能往上再升一升,不用每天泡在工地上了。”

  齐师傅应道:“老李这就太谦虚了,现在鸡笼港这几个监工,有谁的资历比得过你?你可是崇祯二年就到了三亚,比我们几个早多了!今后长要提拔人,那肯定也得先照顾你这样资历老的不是?”

  李毛仔不禁脸上一红,好在他最近晒太阳晒太多,肤色已经深到看不出来脸色的变化。他当初去到三亚的时候,可不是以移民身份去的,而是李家庄战役中的被俘人员,到了三亚之后在苦役营里待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重获自由,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资历。值得庆幸的是在座这三人加入海汉阵营的时间都比他晚了很多,也并不知道他的这段黑历史。

  李毛仔没有接齐师傅这话头,干咳了一声赶紧转移了话题:“对了刘七爷,最近看你来往澎湖鸡笼的次数多了不少,生意应该很是不错吧?”

  刘七爷嘿嘿干笑一声道:“最近忙是忙了些,但也没什么钱赚,全都是给军爷们拉的货,也就收点保本的费用罢了。”

  齐师傅应道:“船寮这边最近也多了不少事情,船还是那几艘,但上面要求准备的备件比平时多了好几倍,这大概是要有所动作了。”

  李毛仔望向吴俊道:“小吴哥可有什么消息?”

  吴俊一本正经地应道:“军中之事,不可随意在外谈论。”

  李毛仔倒也会做人,将店家刚送上来的饭菜往吴俊面前一推:“不知怎地,今天肚子胀得厉害,半点胃口也没有,小吴哥替我吃掉一些,免得浪费了。”

  吴俊看看自己的豆花饭,再看看李毛仔推到面前的两荤两素,当下也不客气,抱拳谢过李毛仔。

  李毛仔还待将酒也拿给吴俊,对方却挡了回来:“等下还有任务在身,这酒却是喝不得的。”

  李毛仔心知军中禁酒,倒也不坚持劝他,便收回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又叫店家上了一碟猪头肉,一盘盐水花生,招呼齐师傅和刘七爷一同饮酒,却闭口不提刚才所问的事情了。

  吴俊吃完饭之后,便从怀中掏钱出来结账,李毛仔道:“你有任务在身,赶紧去忙正事,这边我先替你结了便是。”

  吴俊笑了笑道:“那就谢过李工头了。最近东边海上有些不太平,各位若是有出海的时候,务必注意天气。在下先走一步!”

  吴俊离开之后,齐师傅便摸着下巴琢磨道:“东边海上?那就是十八芝咯?”

  十八芝余党躲在东边的宫古岛上,这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在鸡笼港工作的归化民大多知道此事。不过因为本地驻扎有海6两军,炮台军舰俱全,所以也没人担心十八芝会袭击鸡笼港。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军方肯定不会放过十八芝,毕竟宫古岛距离鸡笼港仅仅两百海里,而鸡笼港这里有价值极高的金矿,这对于海汉而言完全就是眼皮子底下的隐患,不彻底拔除肯定是安不了心的。

  海汉民团最近的一些调动,给人的感觉就是在进行备战,而吴俊刚才隐晦的表态基本上就坐实了这种猜测,能够很好地解释最近兵员物资频繁输入鸡笼港的原因。毕竟鸡笼港附近能让海汉觉得不太平的,除了十八芝也没有第二家了。

  这种军事情报对于李毛仔的意义其实不大,毕竟他只是隶属于建设部下面的一名小小监工,跟战事扯不上什么直接的关系。倒是齐师傅和刘七爷二人的行当都要跟军方打交道,这个消息对他们的影响要直接得多。

  果然刘七爷沉吟道:“看样子得想法多找几条船,这真打起来了,那就有得忙了。”

  李毛仔道:“澎湖那边还有不少海军的船,真要动手估计不会征调太多民船参与吧?”

  刘七爷瞪了李毛仔一眼,摇摇头道:“打仗的时候当然不会,但打完之后呢?那岛上少说也有几千人,海军的船都精贵得很,不会拿去运俘虏用,到时候还是得调民船和水手过去帮忙。”

  齐师傅附和道:“战船船舱空间有限,除了那几艘专用的运兵船,其他的战船可运不了几个人。再说战船上的状况都是军事机密,哪能容得不相干的人轻易进去看个通透。”

  李毛仔道:“七爷,那这可是天降的财良机,日后赚了银子,莫忘了请我们吃顿饭便是。”

  这刘七爷倒也爽快,随即便应道:“今日若不你们二人在场,那小吴也未必肯透露这些消息,我岂可一人独吞这好处?要不这样,我们三人便凑凑份子,从福建再租几条船过来备着,到时候一开战,这鸡笼港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李毛仔皱眉道:“这个……不瞒七爷,在下这点工饷,能存下来的余钱确实不多,请几顿饭请得起,这租船却怕是不够用。”

  齐师傅也道:“在下的状况也跟李工头差不多,一年的收入不过两百元上下,手头上的积蓄恐怕也不太够。”

  刘七爷叹道:“亏你们两个还比我先入籍,说起来也算半个公人,怎地对官府的政策如此不熟悉!”

  李毛仔不明其意,只能抱拳道:“还请七爷指点迷津!”

  刘七爷道:“你们二人都有公职在身,凭你们身份便可以向海汉银行借钱,利钱也很低,何不直接借上一笔?”

  “倒是把这茬给忘了!”李毛仔一拍大腿感叹道:“话说回来,这事也不太好办啊!”

  海汉银行经营的金融项目当中,的确是有向海汉内部公职人员提供低息贷款这个内容,而且也无需抵押,只凭身份证明去银行签个书面协议便能拿钱。不过李毛仔平时没什么大的开支,工饷已经基本够用,也就从未想过需要贷款。如果不是刘七爷主动提起,他的确没想出还有这一出。不过这种贷款会根据对象的职位高低有贷款数目上限的差异,具体能贷出多少钱还得去银行问过才知道。

  而现在的问题是,因为鸡笼港目前没有对外商贸的功能,在本地生活的除了海汉籍人员就全是苦役囚犯,因此本地流通的货币都是海汉自己行的代金券——如今的官方称呼已经是海汉币了。因为没有白银和铜币在市面流通,也没有大宗钱财的结算,所以海汉银行并没有在鸡笼港开设分理处。最近的海汉银行是在澎湖马公港,这一去一来就得好几天时间,李毛仔目前每天的工作都排得满满的,也不太可能请得到假去澎湖办理手续。

  李毛仔解释了一下其中原委,这下刘七爷也被难住了,李毛仔要是走不了,这贷款的事自然无从谈起。就算他有心通过此事拉拢李毛仔和齐师傅,也不可能为这两人垫付租用船只和雇佣人手的费用。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占领鸡笼港之后的几个月中,这里一直都处于军管状态,军方就是本地的主宰,即便是吴俊这样入伍不久的新兵蛋子,社会地位也相对比较高。不过如果不是他有文书这层身份,时常需要在军营之外办理事务,倒也很难机会跟这几人坐在路边摊一起吃饭。

  吴俊被这三人一番夸赞,有些不好意思地应道:“各位这可就折煞小子了,都是为执委会效力而已。长们不是常说,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差别。”

  “文化人就是会说话!”李毛仔继续赞道:“我若像小吴哥这般知书达理,大概也能往上再升一升,不用每天泡在工地上了。”

  齐师傅应道:“老李这就太谦虚了,现在鸡笼港这几个监工,有谁的资历比得过你?你可是崇祯二年就到了三亚,比我们几个早多了!今后长要提拔人,那肯定也得先照顾你这样资历老的不是?”

  李毛仔不禁脸上一红,好在他最近晒太阳晒太多,肤色已经深到看不出来脸色的变化。他当初去到三亚的时候,可不是以移民身份去的,而是李家庄战役中的被俘人员,到了三亚之后在苦役营里待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重获自由,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资历。值得庆幸的是在座这三人加入海汉阵营的时间都比他晚了很多,也并不知道他的这段黑历史。

  李毛仔没有接齐师傅这话头,干咳了一声赶紧转移了话题:“对了刘七爷,最近看你来往澎湖鸡笼的次数多了不少,生意应该很是不错吧?”

  刘七爷嘿嘿干笑一声道:“最近忙是忙了些,但也没什么钱赚,全都是给军爷们拉的货,也就收点保本的费用罢了。”

  齐师傅应道:“船寮这边最近也多了不少事情,船还是那几艘,但上面要求准备的备件比平时多了好几倍,这大概是要有所动作了。”

  李毛仔望向吴俊道:“小吴哥可有什么消息?”

  吴俊一本正经地应道:“军中之事,不可随意在外谈论。”

  李毛仔倒也会做人,将店家刚送上来的饭菜往吴俊面前一推:“不知怎地,今天肚子胀得厉害,半点胃口也没有,小吴哥替我吃掉一些,免得浪费了。”

  吴俊看看自己的豆花饭,再看看李毛仔推到面前的两荤两素,当下也不客气,抱拳谢过李毛仔。

  李毛仔还待将酒也拿给吴俊,对方却挡了回来:“等下还有任务在身,这酒却是喝不得的。”

  李毛仔心知军中禁酒,倒也不坚持劝他,便收回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又叫店家上了一碟猪头肉,一盘盐水花生,招呼齐师傅和刘七爷一同饮酒,却闭口不提刚才所问的事情了。

  吴俊吃完饭之后,便从怀中掏钱出来结账,李毛仔道:“你有任务在身,赶紧去忙正事,这边我先替你结了便是。”

  吴俊笑了笑道:“那就谢过李工头了。最近东边海上有些不太平,各位若是有出海的时候,务必注意天气。在下先走一步!”

  吴俊离开之后,齐师傅便摸着下巴琢磨道:“东边海上?那就是十八芝咯?”

  十八芝余党躲在东边的宫古岛上,这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在鸡笼港工作的归化民大多知道此事。不过因为本地驻扎有海6两军,炮台军舰俱全,所以也没人担心十八芝会袭击鸡笼港。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军方肯定不会放过十八芝,毕竟宫古岛距离鸡笼港仅仅两百海里,而鸡笼港这里有价值极高的金矿,这对于海汉而言完全就是眼皮子底下的隐患,不彻底拔除肯定是安不了心的。

  海汉民团最近的一些调动,给人的感觉就是在进行备战,而吴俊刚才隐晦的表态基本上就坐实了这种猜测,能够很好地解释最近兵员物资频繁输入鸡笼港的原因。毕竟鸡笼港附近能让海汉觉得不太平的,除了十八芝也没有第二家了。

  这种军事情报对于李毛仔的意义其实不大,毕竟他只是隶属于建设部下面的一名小小监工,跟战事扯不上什么直接的关系。倒是齐师傅和刘七爷二人的行当都要跟军方打交道,这个消息对他们的影响要直接得多。

  果然刘七爷沉吟道:“看样子得想法多找几条船,这真打起来了,那就有得忙了。”

  李毛仔道:“澎湖那边还有不少海军的船,真要动手估计不会征调太多民船参与吧?”...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