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零四章 北上考察(六)

第九百零四章 北上考察(六)

  对马岛的位置正好居于朝鲜海峡正中间,战时可以此为基地封锁海峡航道。不过对于海汉来说,在这一地区第一候选的海军基地位置仍然是佐世保湾,对马岛这种环境顶多只能临时驻扎,却很难长期维持一支海汉舰队的日常运行。而且以海汉舰队的实力,在东北亚海域几乎不可能遇到能与之匹敌的对手,暂时没必要通过占领对马岛来扩大原本就已经非常大的优势。就算军方想这么做,执委会大概也不会批准这种投入跟收效不成正比的计划,除非是今后真有封锁朝鲜海峡的必要,否则这地方占下来也是白白消耗军费而已。

  船队驶过对马岛北端之后,隔海相望的便是朝鲜半岛的主要港口之一釜山港了。釜山的意思为“釜状的山”,早在15世纪初期,釜山就被朝鲜李氏王朝指定为对外商贸港口。不过若以经营规模而论,釜山港比起南边的长崎港尚有差距。大多数西方商人都是以长崎港或平户港作为远东地区的最后一站,极少会再继续向北航行去到釜山。

  不过海汉船队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考察东北亚地区的实际状况,自然也不会漏下了朝鲜半岛南端这个重要所在。为了能够顺利进入釜山港,船队还特地在对马岛停留了一天,为的便是从当地的商馆中雇佣朝鲜人作为向导。

  令陈一鑫感到欣慰的是,朝鲜人对于“海汉”也并非一无所知,早在两三年之前,已经有海汉商品通过贸易渠道流入朝鲜半岛,甚至据说有一部分被作为贡品献入了宫中。不过由于这些商品是跨海运来,数量又极其稀少,其价格也就一直居高不下。按照朝鲜向导金南义的说法,朝鲜市面上有限的一点海汉商品几乎都是被皇亲国戚给包圆了,价格再高也不愁销路。

  在距离釜山港尚有数海里之遥的位置,陈一鑫已经能够从望远镜中看到釜山港湾绝影岛南端的太宗台了。这个地方据说是得名于新罗太宗武列王曾在统一朝鲜半岛后游览至此,因而才得名太宗台。

  釜山港虽然在后世是世界上数得着的综合大型贸易港之一,但在这个时代的建设水平却显得十分寒酸,码头上就只有数条延伸入海的木制栈桥,规格和新旧程度都存在明显差异,显然不是统一规划的产物。仅从港口的规模和设施来看,相比日本人经营的平户和长崎两个港口都还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就更不用说海汉自己经营的港口了。

  船队刚在码头靠岸不久,朝鲜官员便来收取入港停靠的费用了。让陈一鑫有些吃惊的是,尽管有向导从中说合,朝鲜官员依然坚持要收取每艘船每天三十两银子的停靠费。陈一鑫认为这笔钱大概不会被计入到当地的财政收入当中,多半直接就进了某些人的腰包。这种事虽然在其他地方的港口也会生,但像朝鲜官员这样明目张胆地索要银子,陈一鑫倒是第一次碰到。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马岛的位置正好居于朝鲜海峡正中间,战时可以此为基地封锁海峡航道。不过对于海汉来说,在这一地区第一候选的海军基地位置仍然是佐世保湾,对马岛这种环境顶多只能临时驻扎,却很难长期维持一支海汉舰队的日常运行。而且以海汉舰队的实力,在东北亚海域几乎不可能遇到能与之匹敌的对手,暂时没必要通过占领对马岛来扩大原本就已经非常大的优势。就算军方想这么做,执委会大概也不会批准这种投入跟收效不成正比的计划,除非是今后真有封锁朝鲜海峡的必要,否则这地方占下来也是白白消耗军费而已。

  船队驶过对马岛北端之后,隔海相望的便是朝鲜半岛的主要港口之一釜山港了。釜山的意思为“釜状的山”,早在15世纪初期,釜山就被朝鲜李氏王朝指定为对外商贸港口。不过若以经营规模而论,釜山港比起南边的长崎港尚有差距。大多数西方商人都是以长崎港或平户港作为远东地区的最后一站,极少会再继续向北航行去到釜山。

  不过海汉船队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考察东北亚地区的实际状况,自然也不会漏下了朝鲜半岛南端这个重要所在。为了能够顺利进入釜山港,船队还特地在对马岛停留了一天,为的便是从当地的商馆中雇佣朝鲜人作为向导。

  令陈一鑫感到欣慰的是,朝鲜人对于“海汉”也并非一无所知,早在两三年之前,已经有海汉商品通过贸易渠道流入朝鲜半岛,甚至据说有一部分被作为贡品献入了宫中。不过由于这些商品是跨海运来,数量又极其稀少,其价格也就一直居高不下。按照朝鲜向导金南义的说法,朝鲜市面上有限的一点海汉商品几乎都是被皇亲国戚给包圆了,价格再高也不愁销路。

  在距离釜山港尚有数海里之遥的位置,陈一鑫已经能够从望远镜中看到釜山港湾绝影岛南端的太宗台了。这个地方据说是得名于新罗太宗武列王曾在统一朝鲜半岛后游览至此,因而才得名太宗台。

  釜山港虽然在后世是世界上数得着的综合大型贸易港之一,但在这个时代的建设水平却显得十分寒酸,码头上就只有数条延伸入海的木制栈桥,规格和新旧程度都存在明显差异,显然不是统一规划的产物。仅从港口的规模和设施来看,相比日本人经营的平户和长崎两个港口都还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就更不用说海汉自己经营的港口了。

  船队刚在码头靠岸不久,朝鲜官员便来收取入港停靠的费用了。让陈一鑫有些吃惊的是,尽管有向导从中说合,朝鲜官员依然坚持要收取每艘船每天三十两银子的停靠费。陈一鑫认为这笔钱大概不会被计入到当地的财政收入当中,多半直接就进了某些人的腰包。这种事虽然在其他地方的港口也会生,但像朝鲜官员这样明目张胆地索要银子,陈一鑫倒是第一次碰到。对马岛的位置正好居于朝鲜海峡正中间,战时可以此为基地封锁海峡航道。不过对于海汉来说,在这一地区第一候选的海军基地位置仍然是佐世保湾,对马岛这种环境顶多只能临时驻扎,却很难长期维持一支海汉舰队的日常运行。而且以海汉舰队的实力,在东北亚海域几乎不可能遇到能与之匹敌的对手,暂时没必要通过占领对马岛来扩大原本就已经非常大的优势。就算军方想这么做,执委会大概也不会批准这种投入跟收效不成正比的计划,除非是今后真有封锁朝鲜海峡的必要,否则这地方占下来也是白白消耗军费而已。

  船队驶过对马岛北端之后,隔海相望的便是朝鲜半岛的主要港口之一釜山港了。釜山的意思为“釜状的山”,早在15世纪初期,釜山就被朝鲜李氏王朝指定为对外商贸港口。不过若以经营规模而论,釜山港比起南边的长崎港尚有差距。大多数西方商人都是以长崎港或平户港作为远东地区的最后一站,极少会再继续向北航行去到釜山。

  不过海汉船队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考察东北亚地区的实际状况,自然也不会漏下了朝鲜半岛南端这个重要所在。为了能够顺利进入釜山港,船队还特地在对马岛停留了一天,为的便是从当地的商馆中雇佣朝鲜人作为向导。

  令陈一鑫感到欣慰的是,朝鲜人对于“海汉”也并非一无所知,早在两三年之前,已经有海汉商品通过贸易渠道流入朝鲜半岛,甚至据说有一部分被作为贡品献入了宫中。不过由于这些商品是跨海运来,数量又极其稀少,其价格也就一直居高不下。按照朝鲜向导金南义的说法,朝鲜市面上有限的一点海汉商品几乎都是被皇亲国戚给包圆了,价格再高也不愁销路。

  在距离釜山港尚有数海里之遥的位置,陈一鑫已经能够从望远镜中看到釜山港湾绝影岛南端的太宗台了。这个地方据说是得名于新罗太宗武列王曾在统一朝鲜半岛后游览至此,因而才得名太宗台。

  釜山港虽然在后世是世界上数得着的综合大型贸易港之一,但在这个时代的建设水平却显得十分寒酸,码头上就只有数条延伸入海的木制栈桥,规格和新旧程度都存在明显差异,显然不是统一规划的产物。仅从港口的规模和设施来看,相比日本人经营的平户和长崎两个港口都还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就更不用说海汉自己经营的港口了。

  船队刚在码头靠岸不久,朝鲜官员便来收取入港停靠的费用了。让陈一鑫有些吃惊的是,尽管有向导从中说合,朝鲜官员依然坚持要收取每艘船每天三十两银子的停靠费。陈一鑫认为这笔钱大概不会被计入到当地的财政收入当中,多半直接就进了某些人的腰包。这种事虽然在其他地方的港口也会生,但像朝鲜官员这样明目张胆地索要银子,陈一鑫倒是第一次碰到。对马岛的位置正好居于朝鲜海峡正中间,战时可以此为基地封锁海峡航道。不过对于海汉来说,在这一地区第一候选的海军基地位置仍然是佐世保湾,对马岛这种环境顶多只能临时驻扎,却很难长期维持一支海汉舰队的日常运行。而且以海汉舰队的实力,在东北亚海域几乎不可能遇到能与之匹敌的对手,暂时没必要通过占领对马岛来扩大原本就已经非常大的优势。就算军方想这么做,执委会大概也不会批准这种投入跟收效不成正比的计划,除非是今后真有封锁朝鲜海峡的必要,否则这地方占下来也是白白消耗军费而已。

  船队驶过对马岛北端之后,隔海相望的便是朝鲜半岛的主要港口之一釜山港了。釜山的意思为“釜状的山”,早在15世纪初期,釜山就被朝鲜李氏王朝指定为对外商贸港口。不过若以经营规模而论,釜山港比起南边的长崎港尚有差距。大多数西方商人都是以长崎港或平户港作为远东地区的最后一站,极少会再继续向北航行去到釜山。

  不过海汉船队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考察东北亚地区的实际状况,自然也不会漏下了朝鲜半岛南端这个重要所在。为了能够顺利进入釜山港,船队还特地在对马岛停留了一天,为的便是从当地的商馆中雇佣朝鲜人作为向导。

  令陈一鑫感到欣慰的是,朝鲜人对于“海汉”也并非一无所知,早在两三年之前,已经有海汉商品通过贸易渠道流入朝鲜半岛,甚至据说有一部分被作为贡品献入了宫中。不过由于这些商品是跨海运来,数量又极其稀少,其价格也就一直居高不下。按照朝鲜向导金南义的说法,朝鲜市面上有限的一点海汉商品几乎都是被皇亲国戚给包圆了,价格再高也不愁销路。

  在距离釜山港尚有数海里之遥的位置,陈一鑫已经能够从望远镜中看到釜山港湾绝影岛南端的太宗台了。这个地方据说是得名于新罗太宗武列王曾在统一朝鲜半岛后游览至此,因而才得名太宗台。

  釜山港虽然在后世是世界上数得着的综合大型贸易港之一,但在这个时代的建设水平却显得十分寒酸,码头上就只有数条延伸入海的木制栈桥,规格和新旧程度都存在明显差异,显然不是统一规划的产物。仅从港口的规模和设施来看,相比日本人经营的平户和长崎两个港口都还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就更不用说海汉自己经营的港口了。

  船队刚在码头靠岸不久,朝鲜官员便来收取入港停靠的费用了。让陈一鑫有些吃惊的是,尽管有向导从中说合,朝鲜官员依然坚持要收取每艘船每天三十两银子的停靠费。...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