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零一章 北上考察(三)

第九百零一章 北上考察(三)

  打发走了李子安之后,陈一鑫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这些大明海商是出了名的胆大包天,很多所谓的海商在私下的另一重身份就是海盗,商船上的武装也并不见得都是用于自我保护,也有可能是方便在海上随时变身为劫匪。特别是这些能够常年在日本与大明之间进行贸易的海商,往往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否则早就被在日本近海活动的倭寇和浪人洗劫一空了。陈一鑫虽然对待李子安客客气气,但那是看在他有些见识的份上,心里并没有真把李子安当作弱者看待。

  插手日本国的进出口贸易并非陈一鑫此行的任务,他来到长崎的使命,主要还是为了了解日本目前与各国的贸易状况,以便为执委会今后制定对日策略提供参考。从第二天开始,陈一鑫便让请来的向导带着去长崎各处了解大宗商品的交易价格和状况,顺便也拜会了一些常年旅居本地的大明人士,以向其了解日本目前的政治状况。

  虽然这个时期的日本史在三亚的大数据库中都有记载,但对于具体的人和事,显然第一手资料的详尽程度和可信度都更高一些。而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经济情报的重视程度相当低,在陈一鑫搜集信息的过程中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反倒是有不少人希望从陈一鑫这里获得海汉货源,因而对他感兴趣的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陈一鑫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各种信息。

  陈一鑫率领的这支船队为了掩护真正的目的,从舟山定海港启航的时候也装运了不少货物,在长崎港逗留期间,装运的这些货物就派上了大用场。类似李子安这种能够去往舟山进货的海商并不多,所以海汉商品在日本的市场上也极为抢手,陈一鑫利用手上的货物作为交换条件,拿到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其中甚至还包括了长崎港的水文数据和军事布防方面的信息。

  长崎港主管港务的官员在送到家中的海汉玻璃器和成箱白银面前没有保住节操,当然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节操为何物,收完贿赂很痛快地就把自己所掌握的信息来了个竹筒倒倒豆子,悉数告诉了海汉人。

  相较于正处于高速发展期的三亚,长崎这边的货物贸易量或许稍胜一筹,毕竟这里的进出口贸易集中了整个国家的资源。但论市面上的繁荣程度和城市发展状况,新兴海港城市三亚却是要远远超过长崎。这里的码头设施和城市建设状况还远不及宁波这样大明海港城市,在陈一鑫看来,这里的港口建设水平只能用“简陋”来形容,顶多也就跟海汉进驻之前的舟山定海港差不多。

  不过港口的建设水平还在其次,毕竟海汉旗下控制的各个港口在建设初期也都好不到那里去,真正的差距还是在于港口运营水平,日本同行几乎是野生放养式的管理方式与海汉的精细规划比起来就难免会显得十分落后了。

  本书首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打发走了李子安之后,陈一鑫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这些大明海商是出了名的胆大包天,很多所谓的海商在私下的另一重身份就是海盗,商船上的武装也并不见得都是用于自我保护,也有可能是方便在海上随时变身为劫匪。特别是这些能够常年在日本与大明之间进行贸易的海商,往往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否则早就被在日本近海活动的倭寇和浪人洗劫一空了。陈一鑫虽然对待李子安客客气气,但那是看在他有些见识的份上,心里并没有真把李子安当作弱者看待。

  插手日本国的进出口贸易并非陈一鑫此行的任务,他来到长崎的使命,主要还是为了了解日本目前与各国的贸易状况,以便为执委会今后制定对日策略提供参考。从第二天开始,陈一鑫便让请来的向导带着去长崎各处了解大宗商品的交易价格和状况,顺便也拜会了一些常年旅居本地的大明人士,以向其了解日本目前的政治状况。

  虽然这个时期的日本史在三亚的大数据库中都有记载,但对于具体的人和事,显然第一手资料的详尽程度和可信度都更高一些。而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经济情报的重视程度相当低,在陈一鑫搜集信息的过程中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反倒是有不少人希望从陈一鑫这里获得海汉货源,因而对他感兴趣的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陈一鑫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各种信息。

  陈一鑫率领的这支船队为了掩护真正的目的,从舟山定海港启航的时候也装运了不少货物,在长崎港逗留期间,装运的这些货物就派上了大用场。类似李子安这种能够去往舟山进货的海商并不多,所以海汉商品在日本的市场上也极为抢手,陈一鑫利用手上的货物作为交换条件,拿到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其中甚至还包括了长崎港的水文数据和军事布防方面的信息。

  长崎港主管港务的官员在送到家中的海汉玻璃器和成箱白银面前没有保住节操,当然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节操为何物,收完贿赂很痛快地就把自己所掌握的信息来了个竹筒倒倒豆子,悉数告诉了海汉人。

  相较于正处于高速发展期的三亚,长崎这边的货物贸易量或许稍胜一筹,毕竟这里的进出口贸易集中了整个国家的资源。但论市面上的繁荣程度和城市发展状况,新兴海港城市三亚却是要远远超过长崎。这里的码头设施和城市建设状况还远不及宁波这样大明海港城市,在陈一鑫看来,这里的港口建设水平只能用“简陋”来形容,顶多也就跟海汉进驻之前的舟山定海港差不多。

  不过港口的建设水平还在其次,毕竟海汉旗下控制的各个港口在建设初期也都好不到那里去,真正的差距还是在于港口运营水平,日本同行几乎是野生放养式的管理方式与海汉的精细规划比起来就难免会显得十分落后了。打发走了李子安之后,陈一鑫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这些大明海商是出了名的胆大包天,很多所谓的海商在私下的另一重身份就是海盗,商船上的武装也并不见得都是用于自我保护,也有可能是方便在海上随时变身为劫匪。特别是这些能够常年在日本与大明之间进行贸易的海商,往往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否则早就被在日本近海活动的倭寇和浪人洗劫一空了。陈一鑫虽然对待李子安客客气气,但那是看在他有些见识的份上,心里并没有真把李子安当作弱者看待。

  插手日本国的进出口贸易并非陈一鑫此行的任务,他来到长崎的使命,主要还是为了了解日本目前与各国的贸易状况,以便为执委会今后制定对日策略提供参考。从第二天开始,陈一鑫便让请来的向导带着去长崎各处了解大宗商品的交易价格和状况,顺便也拜会了一些常年旅居本地的大明人士,以向其了解日本目前的政治状况。

  虽然这个时期的日本史在三亚的大数据库中都有记载,但对于具体的人和事,显然第一手资料的详尽程度和可信度都更高一些。而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经济情报的重视程度相当低,在陈一鑫搜集信息的过程中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反倒是有不少人希望从陈一鑫这里获得海汉货源,因而对他感兴趣的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陈一鑫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各种信息。

  陈一鑫率领的这支船队为了掩护真正的目的,从舟山定海港启航的时候也装运了不少货物,在长崎港逗留期间,装运的这些货物就派上了大用场。类似李子安这种能够去往舟山进货的海商并不多,所以海汉商品在日本的市场上也极为抢手,陈一鑫利用手上的货物作为交换条件,拿到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其中甚至还包括了长崎港的水文数据和军事布防方面的信息。

  长崎港主管港务的官员在送到家中的海汉玻璃器和成箱白银面前没有保住节操,当然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节操为何物,收完贿赂很痛快地就把自己所掌握的信息来了个竹筒倒倒豆子,悉数告诉了海汉人。

  相较于正处于高速发展期的三亚,长崎这边的货物贸易量或许稍胜一筹,毕竟这里的进出口贸易集中了整个国家的资源。但论市面上的繁荣程度和城市发展状况,新兴海港城市三亚却是要远远超过长崎。这里的码头设施和城市建设状况还远不及宁波这样大明海港城市,在陈一鑫看来,这里的港口建设水平只能用“简陋”来形容,顶多也就跟海汉进驻之前的舟山定海港差不多。

  不过港口的建设水平还在其次,毕竟海汉旗下控制的各个港口在建设初期也都好不到那里去,真正的差距还是在于港口运营水平,日本同行几乎是野生放养式的管理方式与海汉的精细规划比起来就难免会显得十分落后了。打发走了李子安之后,陈一鑫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这些大明海商是出了名的胆大包天,很多所谓的海商在私下的另一重身份就是海盗,商船上的武装也并不见得都是用于自我保护,也有可能是方便在海上随时变身为劫匪。特别是这些能够常年在日本与大明之间进行贸易的海商,往往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否则早就被在日本近海活动的倭寇和浪人洗劫一空了。陈一鑫虽然对待李子安客客气气,但那是看在他有些见识的份上,心里并没有真把李子安当作弱者看待。

  插手日本国的进出口贸易并非陈一鑫此行的任务,他来到长崎的使命,主要还是为了了解日本目前与各国的贸易状况,以便为执委会今后制定对日策略提供参考。从第二天开始,陈一鑫便让请来的向导带着去长崎各处了解大宗商品的交易价格和状况,顺便也拜会了一些常年旅居本地的大明人士,以向其了解日本目前的政治状况。

  虽然这个时期的日本史在三亚的大数据库中都有记载,但对于具体的人和事,显然第一手资料的详尽程度和可信度都更高一些。而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经济情报的重视程度相当低,在陈一鑫搜集信息的过程中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反倒是有不少人希望从陈一鑫这里获得海汉货源,因而对他感兴趣的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陈一鑫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各种信息。

  陈一鑫率领的这支船队为了掩护真正的目的,从舟山定海港启航的时候也装运了不少货物,在长崎港逗留期间,装运的这些货物就派上了大用场。类似李子安这种能够去往舟山进货的海商并不多,所以海汉商品在日本的市场上也极为抢手,陈一鑫利用手上的货物作为交换条件,拿到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其中甚至还包括了长崎港的水文数据和军事布防方面的信息。

  长崎港主管港务的官员在送到家中的海汉玻璃器和成箱白银面前没有保住节操,当然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节操为何物,收完贿赂很痛快地就把自己所掌握的信息来了个竹筒倒倒豆子,悉数告诉了海汉人。

  相较于正处于高速发展期的三亚,长崎这边的货物贸易量或许稍胜一筹,毕竟这里的进出口贸易集中了整个国家的资源。但论市面上的繁荣程度和城市发展状况,新兴海港城市三亚却是要远远超过长崎。这里的码头设施和城市建设状况还远不及宁波这样大明海港城市,在陈一鑫看来,这里的港口建设水平只能用“简陋”来形容,顶多也就跟海汉进驻之前的舟山定海港差不多。...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5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