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章 北上考察(二)

第九百章 北上考察(二)

  那几个吹嘘自己本事大的人大概也没想到居然就成了,连忙千恩万谢地站到旁边候命。其余的人见揽活无望,感叹几句也就散去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做很冤大头?”陈一鑫见天草四郎的表情有些不以为然,便主动问道。

  “属下不敢妄自揣测长。”天草四郎连忙躬身应道:“不过这些人吹嘘的本事未必管用,多半是唬人的。”

  “这我当然知道,如果管理长崎港的官员会为了这么几钱银子就折腰,那未免也太离谱了。”陈一鑫笑着应道:“这种牛皮,不用戳它也是破的。”

  “那长你为何……”天草四郎这下是有点糊涂了。虽说海汉的确是不差钱的主,但也不该刻意去挥霍浪费这种不必要的开支。只是这种话就带有指责的味道,他作为一个下属可不敢用这种语气去评价自己的上司。

  “这只是向本地人表明一个态度,我们有钱,而且愿意用钱来作为交换条件。”陈一鑫解释道:“如果我们宣布要打探一些消息,而你手上正好有这些相关的信息,听到有我们这样的冤大头,那会不会来试试看呢?”

  “原来如此!”天草四郎恍然大悟道:“这就是千金买马骨啊!”

  陈一鑫并不在意花这点小钱来换取本地人对自己这帮外来者的另眼相看,哪怕这种态度可能并不是怀着完全的善意。考察队在长崎能够停留的时间有限,没有办法慢慢玩一些套路,只能以简单直接的方式来搜集情报。当然具体的操作会有安全部的人员负责,倒无需军方过多插手,陈一鑫只要把把关确定一下工作方向就行。

  陈一鑫点点头道:“本地有不少从大明来的商人,应该也会有汉人向导,你记得雇一个。”

  天草四郎连忙应下了,他知道陈一鑫并不是担心语言不通的问题,而是不会完全相信本地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道理他还是很明白的。

  “还好老子已经入了籍,不然长连我的话也不会信了。”天草四郎当下也只能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起码陈一鑫现在对他还是比较信任的。至于原来的国籍,天草四郎并不是很在意,他现在可是以自己的海汉身份为傲,甚至连日语都不太说了。

  相较于舟山和濠镜澳,长崎港的规模显然要更大一些,而街头也能看到更多元的文化,随时都能看到各种肤色各种人种,甚至比三亚港的外国人比例更高。向导知道这队人是从大明来的,所以特地给他们介绍一间汉人开设的客栈。

  天草四郎向掌柜询问了剩下的客房数目,一听还有十几间,便索性包圆了。他们这支船队有两百多号人,除去轮流在船上值守的几十人之外,至少也还有一百多号人要上岸住下,这可不是几间房就能塞下的,就算是能睡十多人的大通铺也得要开个十好几间才行。

  不过这地方来往的船队不少,像这种一支船队两三百人甚至更多的状况也时常生,客栈掌柜还帮忙联系了不远处另一家客栈,代订了几间大房,让这批客人分别住下。

  陈一鑫本以为在这地方不会有人来拜访自己,但他们住下来没过多久,居然就有人登门了。

  “在下李子安,镇江人士,听说有海汉的朋友到了,特来拜会!”

  这人见到陈一鑫之后,便主动自我介绍。陈一鑫见他一身绫罗绸缎,腰带上还镶了一方色泽纯净的玉石,想来应当是富商之类的人物,便也上前见礼,让随从沏茶招待。

  “在下前月在招商会期间曾去过舟山定海港参与竞买专营权,不过陈长倒是第一次碰面,幸会幸会!”这李子安说话也是极为俐落,不等陈一鑫问,便主动说出了自己如何与海汉搭上关系。他在舟山招商会上见过钱天敦和石迪文,此时一见陈一鑫,俱都是一样的寸许短,一般的自信神情,便知他可不是普通的海汉归化民,而是货真价实的真·海汉人。

  “舟山开招商会的时候,我还在福建,也是最近才到了北边,李老板没见过我也是正常。”陈一鑫现在还摸不清对方的来意,只能滴水不漏地应道。

  “原来如此。”李子安点点头,然后接着说道:“在下早先去舟山的时候,听说贵方并未开通与扶桑国之间的通商航道,当时还甚觉可惜,想不到才过月余,就在这长崎港见到海汉帆船了。”

  “李老板经常来往这边?”陈一鑫问道。

  李子安应道:“只是做点小买卖而已,陈长见笑了。若是陈长需要在本地采买货物,在下倒是可以代劳,价格或许还能比市面上低个一两分。”

  陈一鑫听他这意思,显然是对这里很熟悉了,当下便道:“其实这次只是来探探路,看看这边的情况,李老板要是方便,请给我说说本地的情况,有什么买卖可以做一做。”

  李子安笑道:“这还哪需要什么介绍,海汉货行销天下,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好东西,在这扶桑国也是一样。不满你说,在下这次过来,便运了一些在舟山采购的货物过来卖,船到这里当天就全卖光了,所有的货都没过夜,几个时辰,近万两银子就到手了,你说赚不赚?”

  陈一鑫道:“李老板把这赚钱的买卖告诉我,就不怕我带着货过来杀价?”

  李子安不以为然道:“如果海汉经商的目光会如此短浅,哪还会专门搞招商会找我们这些行商代为销售。这天下如此之大,光靠你们自己卖,很多地方也是去不到的,就算你们与扶桑之间通商,货物卖过来不也还是得找本地的商人代为销售吗?抢在下的生意,对贵方来说不过是左手倒右手,完全没有意义。”

  “李老板倒是看得透彻。”陈一鑫不禁称赞了一句。与海汉合作经商者都是冲着其中的丰厚利益来的,而能够把这中间的利益关系梳理明白的人却不多,这李子安把问题看得如此透彻,也算是有些本事。

  “过奖过奖。”李子安抱了抱拳示意,然后继续说道:“实不相瞒,在下今天冒昧来拜访,也是有事相求。”

  这才是要说到正题了!陈一鑫点点头应道:“李老板请讲。”

  李子安在长崎经营进出口贸易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与本地各门各路的人物也都基本熟识。但近期西方国家的商人却联合起来,要求长崎官方禁止李子安在本地进行贸易。原因跟海汉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因为李子安近期在长崎卖的玻璃制品,极大地影响了西方商人的买卖,原本这门生意几乎是被他们所垄断,但海汉货进来之后,畅销品一下变成了滞销品,这种变化让西方商人们难以接受。他们又不愿降价处理手里的货物,于是就打算联合起来抵制李子安。

  陈一鑫听到半截就已经明白了,这是进入日本市场的海汉货对西方海商产生了冲击。不管他们从西方运来的货有多好,其成本都不可能比海汉工业化的生产模式低,再加上运费和工艺开的能力,对比海汉货自然没有多大的竞争力可言。西方货被海汉货挤出市场,这种现象已经在大明东南地区出现过多次,市场规律终究不是几个商人联合起来就能阻挡得了的。

  但海汉货进入日本市场应该还是近期的事情,所以不可避免地引起了竞争对手的不满。而李子安面对这样的局面,也缺乏应对的措施。现在官方似乎也有意要将他驱逐出这里,这样一来他在本地经营多年的成果就即将付诸东流了。李子安现在也是属于病急乱投医,今天正好在码头上看到挂着海汉双色旗的帆船,当下便一路问到客栈来了。

  说实话陈一鑫并不想管这种闲事,日本目前执行的闭关锁国政策本来就极为不正常,不能以常理来度量这里所生的事情。李子安的遭遇虽然值得同情,但硬要说跟海汉有关似乎也说不过去,毕竟把这些货物运来日本卖是他自己的决定,而非海汉给他的指令。李子安顶多也就是跟海汉签署过专营权的协议,所以才能从舟山岛成批买到海汉货物,但这专营权可不包含武力保护之类的内容,而且协议上的专营地区也肯定不是隔着一片大海的日本长崎港。

  李子安把原本该销往大明某地的货物运到日本来卖高价,也就是钻了海汉在专营权经营上的空子,不过这空子本来也是海汉有意留出的,不然以往哪会有海汉货卖到江浙这些地方来。钻空子不是问题,毕竟利益当先,想多赚点钱也正常,但出了事就想寻求海汉的庇护,这可就有点出海汉的能力范围了。目前与海汉签署各种专营协议的商人数以百计,要是出了事都来求海汉帮忙,那还真是护不过来。

  但登门是客,陈一鑫也不好直接拒绝对方,便出主意道:“西方商人能够要挟官方,估计也是拿了好处,要不你掏点银子出来买个平安?”

  李子安道:“在下不是财迷舍不得花那几个钱,但就算能暂时买通官府,那几国的商人却不肯放过在下,迟早也还是会再出同样的事情。”

  陈一鑫笑道:“难道你是想把他们全部都从长崎赶走?”

  李子安正色道:“如果能做到的话,多花些银子,在下也是愿意的。陈长,这长崎港可是扶桑国唯一的对外贸易港,要是能揽下这一国的海上贸易,你想想会是什么局面?”

  垄断一国的外贸市场,这种事就算是在海汉扶持的安南国也没有实现。不过日本的情况的确比较特殊,就只有长崎港这么一处法定的国际贸易港,垄断这里就几乎等于垄断了全日本,而后者所能带来的利益之大,的确是很难让人拒绝的。

  陈一鑫笑了笑道:“所以你其实是想借助我们的武力,把这里的他国商人全部赶走,然后打着我们海汉的旗号整合这里的明商,最终达成垄断的目的?”

  李子安脸上的神情略微有些尴尬:“陈长这说法太偏颇了一些,在下仅仅是出于自保的目的,只是这些西番欺人太甚,若是不给他们一些教训,只怕记不了几天就故态重现。在下吃点亏倒是小事,但这些西番将海汉货堵在扶桑国之外,却是伤及贵方的利益了。”

  陈一鑫道:“我们的货能不能进扶桑国,那是我们的事,如果我们想进,那不管是这些西方商人还是长崎港的官员,统统都拦不住我们。但如果你想借助这件事利用我们来扫除异己和竞争对手,我觉得你可以放弃这种想法了。我们只是来这里看看,并不打算要对付任何人。”

  李子安的表情越难看了:“那如果有人欺负到贵方头上呢?”

  陈一鑫面无表情地应道:“谁惹我,我就揍谁,道理就是这样。不过我动手的时候,一般会连着从中挑事的人一起揍。”

  陈一鑫已经察觉到了,这个主动找上门的李子安可并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前面先是一番套路拉近关系,然后迅卖一波苦情无限喊苦博取同情,最后再诱之以利,扯着自己跟着他的思路走。如果是头脑简单点的人,很可能就被他东绕西绕的给绕晕了,最后说不定就会答应他一些事情。且不说这李子安的话是真是假,可信度有多高,就算全是实话,陈一鑫也不会为了一介商人改变此行的计划,去实施一些出此行自保所需的军事行动。

  不过陈一鑫也不得不承认李子安的想法还是有一些诱惑力,以海汉的实力,要安心驱逐这里的外国商人,的确是有机会办到的,就连他所说的垄断一国贸易也有可能实现。然而这并不是船队此行的任务,而且这李子安的可信度也有待验证。在陈一鑫看来,这个人心机太重,并不值得信赖。...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