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九十五章 钓鱼执法

第八百九十五章 钓鱼执法

  龚十七在嘉兴打探情报的同时,海汉海军在石迪文的授意下,也开始派出船只,对舟山岛以北海域进行监控。这片海域本来就是民团军下一个清理的目标,只是因为兵力不足暂时没有动手而已。不过如果指挥部认为这里有会给舟山岛带来威胁的目标,那仍然会毫不犹豫使用武力手段进行打击。

  相较于跟大明官府打交道,海汉要对付这些海上武装势力可就没什么顾忌了,当初海沙帮和舟山船帮都是说打就打了,并不需要找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只要是阻碍了海汉的扩张步伐,统统都会被视作绊脚石。舟山最大的两股势力在海汉民团的坚船利炮面前尚且已经折戟沉沙,这衢山岛上的漏网之鱼也别想着折腾出多大的浪花来。海汉现在在等的,只不过是需要一个更为确实的调查结果,以免在清除漏网之鱼的同时再出现新的漏网之鱼。

  六月十八日,在嘉兴逗留了五天之后,龚十七带着外勤组启程返回舟山。在这五天中海宁卫的人又来找了他两次,目的全都是调查确认舟山岛上海汉舰队的出航状况。看起来他们对于海汉舰队也十分顾忌,竭力要避开可能出现在东海上巡逻的海汉战船。不过这在龚十七看来是很徒劳的举动,因为他已经派了人去海宁卫附近的小镇上蹲守,监视当地军方船只出港的情况。同时还通知舟山调两艘快船到嘉兴这边候着,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时间便赶回舟山报警。

  六月二十日,事情却出现了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转折。一艘帆船驶入定海港停靠之后,船上的人声称有重要情况要向海汉领报告,在军方和安全部的人赶到后,现来者居然是军方的监视对象,衢山岛岛主马腾。

  安全部这边知道内情的人赶紧通知了龚十七,然后钱天敦这边也得到了消息。很快龚十七便调了一辆带篷马车,去码头将马腾接进了定海堡。为了确定他的身份,龚十七还特地安排了认识马腾的本地人躲在暗处进行辨认,证实身份之后又进行了仔细的搜身,这才将他带去面见钱天敦。

  “我是这里的负责人钱天敦,你专程来舟山岛求见我,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了。”钱天敦看着马腾,不紧不慢地问道。

  “禀钱大人,小人的确是有要事相告!”那马腾倒也不废话,扑通一下便跪到地上:“前日小人接到消息,有人意欲对海汉不利,小人查明情况之后,便赶来舟山报信了!”

  钱天敦心道这多半是海军派去监控衢山岛的船被这马腾现了,见势不妙就果断抛弃了原来的阵营。不过这马腾本来就是嫌疑对象,他所知道的信息可能比安全部目前掌握的情况更为详尽,钱天敦当下也不点破他,只让他将详细情况先说来听听。

  马腾所说的情况果然跟安全部的调查方向相符,几天前海宁卫来人向他传达了指挥使马跃的意思,让他准备可靠的人手船只,近期准备在东海上劫掠从舟山定海港驶出的大明商船。来人传达的口信说得很明白,就是要让与海汉合作的大明海商对东海安全状况心生胆怯,从而暂停或放弃与海汉的商业合作。

  马跃一直是衢山岛的靠山,过去他向衢山岛下达的指令也都得到了比较好的执行。然而马跃没有想到的是,衢山岛岛主马腾这次可就没那么听话了。

  马腾其实早在海汉攻打舟山岛之前,就参与了汪加林组织的东海联军,还亲自带着人马去朱家尖岛与海汉交过手。当然那次交手的结果也是让他刻骨铭心,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精锐舰队竟然在海汉战船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而6上的交锋更是让人绝望,联军武器不如对手也就罢了,最后好不容易杀到对方面前,竟然连白刃战也拼不过对手。

  这场彻底的惨败不但打垮了东海联军,也使得后来海汉攻打舟山岛时几乎都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从沈家门渔港一路向西顺利推进到定海堡。海汉6军炮轰定海堡的时候,马腾已经带着手下退回衢山岛了。他心知海汉军不可战胜,便不愿再替舟山船帮做炮灰了。但要他主动去向海汉人请降,又觉得太过委屈了自己,而海汉军攻下舟山之后便没有再继续往北扩张,马腾也乐得偃旗息鼓,打算先看看局势变化再做下一步的决定。

  海汉在舟山岛召开招商会的时候,马腾其实也很想来参加,因为他知道海汉人入主舟山之后,这个地方的大环境肯定就会起变化了,如果不能像三林帮那样加入到海汉主导的贸易体系当中,那迟早都会成为海汉打击的对象。衢山岛的状况远远比不了汪加林时期的舟山岛,也没有足够的实力来抗衡海汉,其实归顺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但马腾担心自己的人身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于是又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等海汉的招商会开完,杭州的人已经找到海宁卫游说马跃去了,马腾这边还在观望形势,海宁卫就已经给他来了指令。马腾接到这命令就觉得不妙,他对海汉的了解可比海宁卫指挥使直观多了,心道马跃不知死活还敢去招惹海汉人,自己作死不要紧还要拖人下水,这简直就是在逼着老子跳海自尽啊!

  马腾并不甘心成为大明官员捞取私利的牺牲品,而就在他举棋不定的时候,衢山岛周边海域接连两天都现有海汉战船出没,这对于本来就忐忑不安的马腾来说简直如同催命符一般。如果海汉人已经现了海宁卫的图谋,那么他这颗棋子只怕还没开始动作就会被海汉从棋盘上扫掉了。

  马腾前面已经犯过两次错误,如果还犯下第三次错误,他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还能有运气保得住性命。他没有勇气再冒险了,在亡命一搏和主动服软两条路之间,这次他选择了后者。

  马腾唯恐自己手下还有马跃安排的细作,根本不敢声张,悄悄搭乘了一艘定期前往大6采买粮食的船出海,驶出一段之后才露面让船长改变方向驶往舟山定海港。他已经考虑得很清楚,现在东海上是海汉人说了算,而这种形势已经不是靠着偷袭几条商船就能扭转了,自己要保住性命继续在东海上混饭吃,那就没办法绕过海汉。与其拖到最后被其来个连锅端,倒不如早点放下架子主动结交,顺便把马跃的计划当做投名状,以此来换取海汉人的信任。

  马腾说到一半的时候,接到消息的石迪文也赶到了,再加上安全部的龚十七,三个人一起听完了马腾的供述。

  按照马腾的说法,事实上海宁卫那边的计划也只是一个比较粗糙的行动框架而已,由海宁卫那边提供行动时间、地点和目标,马腾这边的人马负责在海上动手,但由于信息传递的度和时效性很难得到有效保证,另外顾忌海汉的海上巡逻,也不可能出动大量船只,这种近乎于蹲守的方式未必能准确地在海上拦截到预定目标船只,就算碰到了也不见得能稳稳地得手。

  就连马腾都认为这个行动方案漏洞颇多,随便一处出了问题都有可能导致行动失败,而一旦让海汉意识到这是有预谋的行为,很快就能追查到实施者头上。

  不得不说大明官府中这些对手的策划力和执行力都差得太多,就算是海汉这边毫无防备,这样的计划也很难给海汉造成比较大的麻烦。虽然那几名大明官员可能已经为此做了相当多的准备工作,但在海汉看来却更像是纸上谈兵之举,根本就没有较为细致的行动方案,也没有可靠的保密措施,更缺乏令行禁止的指挥体系和紧急情况下的应对预案。这要是都能把舟山当局搞得无法应对,那他们这几个带队的高官还是早点辞职卸任回三亚吃老本享清福算了。

  “你们怎么看?”钱天敦听完之后询问石迪文和龚十七的意见。

  石迪文耸耸肩道:“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状况,看样子我们为了这件破事付出的精力实在有点多余。”

  龚十七倒是态度比较谨慎:“这只是他一家之言,还需对证我们从嘉兴查到的情报。那海宁卫除了衢山岛这条线之外,也说不定还有别的安排,不可不防。”

  钱天敦没有立刻表态,转头又对马腾问道:“你与海宁卫指挥使马跃有什么私人关系?”

  马腾稍微一愣,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应道:“马跃与小人都是出身嘉兴桐乡,若按乡间的辈分算,马跃算是小人的族叔。”

  “哦,难怪你们会搅在一起了。”钱天敦这个问题也算是验证了汪加林口供中关于这两人关系的疑点。

  马腾不明其中就里,连忙辩解道:“小人与马跃只有亲戚关系之名,但并无亲情,只是纯粹的金钱关系而已,还请大人明察!那马跃说好得手之后的缴获五五分账,分明就是冲着银子来的!”

  钱天敦听得哭笑不得,摆摆手让人先将马腾带下去,这才对石龚二人道:“虽说对手的实力有限,但这事还是要把它稳稳妥妥地解决掉。一方面是消除隐患,另一方面也拿它做个示范,警示一下浙江官场。”

  石迪文道:“海宁卫倒是好办,他们只要敢伸手,我们就在海上打掉他们!不过杭州府那几根搅屎棍怎么办?就任由他们到处煽动别人来跟我们捣乱?”

  钱天敦转头望向龚十七,军方显然不便出手去惩治大明现任官员,真要动手也得要安全部这种特殊部门才行。

  龚十七虽然觉得这事难度不小并不好办,但他知道两位长极其重视此事,当下还是抱拳应道:“属下愿尽力一试,只是不知要做到何种程度才合适,还请长指示。”

  目前在杭州府参与此事的三名官员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小官僚,于平风和郭正都是在大明的省级机关里任职,廖训虽然只是个百户,但锦衣卫却是特权部门,并不能简单以官职高低来衡量他的能量。而且在这三人背后是否还隐藏有其他号施令的人,现在也还无法确定。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是,杭州府对于海汉而言尚属完全陌生的地域,由于其地理位置的关系,比宁波、嘉兴这些地方具有更高的风险,一旦有事生,船都未必出得了钱塘江。

  钱天敦犹豫片刻才道:“这事还是先放一放,把海宁卫的事情处理完再说。”

  “这个马腾怎么办?”石迪文问道。

  “马腾还有可用价值。”龚十七接话道:“当下对于舟山以北岛屿的状况,马腾比我们清楚得多。如果有他给我们提供信息,清理北边岛屿的进程也会容易不少。此外我们还需要他跟海宁卫保持联络,引蛇出洞。”

  三人当下简单合计了一下,由龚十七负责马腾这边,石迪文指挥海军备战,只要海宁卫动手,那就将其引到舟山附近来个黑吃黑。不过此前看海宁卫的意思是要让马腾的人当炮灰,龚十七还得要设计让马跃亲自下场才行。

  又过了几日,马腾便按照海汉这边的计划,遣心腹去海宁卫送信,称查明有两艘商船将于近日离开舟山岛北上去扬州,船上装有过二十万两银子的财货。但据说这两艘船上有武装护卫人员,马腾称自己人手不足,希望马跃这边能够出手相助。得手之后,一应缴获全部五五开。

  为了能够让这个消息更为逼真,安全部还让人提前了两天在嘉兴乍浦港和澉浦港放出消息,称近期有扬州富商在舟山大肆采买,装了满船的海汉货,出手十分豪阔。海宁卫那边两厢一验证,果然把这个消息当真了,便与马腾派出的信使约定了时间地点,准备在东海上一起动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