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九十四章 明目张胆

第八百九十四章 明目张胆

  由于海汉此次北伐舟山的兵力有限,占领舟山岛之后已经很难再继续分兵去攻打北边的岱山、衢山等岛屿。以海汉民团的作战能力,攻下这些地方倒是不难,但却没有兵力去驻守当地,而当地残存的武装势力已经知道海汉的厉害,不会再进行正面抗衡,在海上兜一圈避开海汉民团的攻势之后又会回来。指挥部搞了两次驱逐行动收效不甚明显,后来就打消了尽快消灭他们的念头,将主要精力集中到舟山定海港的建设工程上。毕竟剿匪只能带来短期一次性收益,而贸易港建成后却可以让这个地区变得繁荣起来,通过商贸所获得的长期收益也会更为可观。

  当然了,这是海汉笃定北边的几股小武装势力的实力不足以威胁定海港的安全,才会放任其继续存活,衢山岛上的马腾便是其中之一。马腾的地盘距离宁波府稍远,中间又隔着个舟山岛,所以其走私贸易的目的地都是在杭州湾北岸地区的绍兴、松江居多。而海汉目前的主要贸易区域依然是距离舟山岛最近的宁波,因此在贸易方面的利益冲突还不是特别显著。

  不过东海上的武装势力为官府靠山干脏活历来就是常事,反正在海上杀人越货也是他们生计的一部分。如果杭州府三人去找海宁卫指挥使进行游说,并且能说动他入伙参与行动,那么的确有可能会动用到衢山岛马腾这股势力。至于马腾还有没有胆子跟海汉对着干,那是另说了。

  汪加林虽然在东海上曾是叱咤风云的一方霸主,但对于浙江官场上的情况却并不是很熟悉,对这些卫所指挥使之间的关系并不清楚,甚至连涉事这几人的官阶高低都分不太清,所提供的信息其实价值很有限。龚十七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把能从他这里掏到的信息都掏出来了。

  俘虏的口供作用有限,龚十七也只能亲自带队跑一趟嘉兴了。算算时间,距离于平风等人去找魏山已经过去了六七天,如果他们真打算去嘉兴游说海宁卫指挥使,这个时候也已经见分晓了。如果海宁卫那边真想动手,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事前迹象显露出来。

  龚十七离开临时监禁地之后,便立刻召集手下人马,准备开赴嘉兴。龚十七手下这支外勤组的人马共有二十余人,有一半是他从广东带过来的老部下,另一半则是出身江浙,这次北上前才调配给他指挥。看着似乎人不少,但这可是安全部目前部署在江浙地区的全部外勤人员了,理论上他们要负责福建以北所有地区的外勤行动,这可并不是什么轻松的工作。

  外勤组的主要任务是在大明境内搜集各种情报,包括且不限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此外在必要的时候,也会执行跟踪、监视甚至是绑架、刺杀等非常规任务。在大明境内执行这些任务具有很高的风险,因为没有办法得到海汉强大武装的直接支持,他们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专业技能和安全部严密的组织体系。

  龚十七特地从码头上找了一条原本属于舟山船帮的货船,然后从岛上的仓库中调了一批南货装船,扮作从南方来的商人前往嘉兴府。

  嘉兴建制始于秦代,自古就是富庶繁华之地,是东部沿海地区最重要的产粮区之一,有“浙西三屯,嘉禾为大”的说法。到元代的时候,乍浦、澉浦、青龙等港口的外贸逐渐兴隆起来,经济也追上了苏杭地区。明宣德年间重新划治,嘉兴府下辖七县,棉布丝绸开始行销南北,王江泾镇和濮院镇的丝绸,嘉善的魏塘纱,都是十分畅销的商品。

  根据本地出身的属下所提的建议,龚十七将目的地定在了嘉兴乍浦港,这也是嘉兴府境内距离舟山岛航程最近的一处贸易港,六十多海里的航程大约一个白天就能抵达。乍浦港位于海宁卫卫城以东大约三十里,龚十七认为在当地应该能够打听到一些关于海宁卫的消息。

  船到当地之后,龚十七便以谈生意为名,带着几个手下道岸上的市镇转悠去了。虽然他们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但凭借过去的经验,他们很快便打听到了乍浦镇上各种信息比较集中的一处茶楼所在地。据说本地有五成左右的交易,都是在这座茶楼里谈成的,来这里进行贸易的客商,基本都会将此处作为上岸之后的第一站。

  龚十七到了这个地方之后才现,这里与其说是一个茶楼,倒更像是一个交易市场,两层的茶楼里几乎坐得满满当当,甚至在街边屋檐下还有加座。而吸引这么多茶客的并不是这里有什么了不得的好茶,而是因为此处集中了嘉兴府七个县里大部分的丝绸布料买家和卖家,报价声还价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扮作随从的属下拉住一个路过的小二,塞了一块碎银给他,这才在一楼的边角上给他们安排了一张桌子。虽然位置不怎么理想,不过对于龚十七来说已经够用了。

  龚十七并不嫌弃这里的嘈杂无序,恰恰相反的是这种地方才能让他真正有如鱼得水的感觉。这茶楼楼上楼下至少有三四十家外地来的客商,没有人会特别注意到他的存在。而这些南来北往的商人交谈内容中,总会有一些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情报信息。或许说的人自己不会意识到这些情报的价值,但对于有心者来说,意义就有所不同了。

  龚十七在从舟山岛来嘉兴的途中就已经仔细考虑过了如何下手,他是接受过何夕亲自培训的高级情报人员,思路也更为灵活,他所考虑的并不是“如何证实海宁卫准备对海汉采取敌对行动”这个问题,而是“如果海宁卫要采取行动,那么他们会做什么”。

  龚十七将自己放在对手的位置上去思考这个问题,所得出的结论就是本地驻军必然要先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搜集相关信息,比如嘉兴府有哪些商人已经与舟山方面搭上了线,哪些是可以动哪些是不能动的,舟山岛上的海汉人有多少兵力部署在杭州湾附近,出航频率如何,是否会在海上对民船进行登船检查等等。与海汉相关的问题,绝大部分都得去过舟山岛的人才会知道答案,而海宁卫如果直接传召这些知情者,未免就会引起大范围的猜疑,极有可能提前走漏风声。最好的办法就是选择一个公开的信息交流场所,对其进行监控,再将收集到的信息作分类整理,从中挑选有用的部分。

  乍浦港作为嘉兴府距离舟山岛最近的港口,本地去舟山与海汉进行贸易的商人大多会从这个港口出,在这里所能搜集到关于海汉的信息大概也是最多最全面的了。如果海宁卫主事的人有脑子,大概就不会放过这个了解海汉的窗口。而龚十七所期望的,就是在这里找出海宁卫的探子。

  这件事听起来似乎很难,但龚十七有自己的分辨办法。先官军组织截掠民间商船这件事的性质非常恶劣,海宁卫就算要参与也必须要严守秘密,他们要打探的消息针对性太强,不太可能把这种重要的任务交到外人手上,否则一旦稍有不慎就会打草惊蛇,前功尽弃。

  如果来打探消息的是军方的人,哪怕对方扮成商人模样,也很难扮得像模像样。演技这种东西,就算有天赋也仍然需要后天的磨练,而龚十七在暗中观察的,便是这里有没有人因为拙劣的演技而露出马脚。

  但没过太长时间,龚十七就意识到自己有些聪明过头了。他的对手显然没有去考虑这么多的顾忌,似乎并不担心走漏风声这种事,因为他已经看到几名明军簇拥着一名穿着把总军服的军官步入了茶楼中。

  这几人径直便去了二楼,很快便有一些人从二楼下来,据说是被赶开了给军爷们腾位子。不多时有小兵从楼上下来,询问是否有人是从舟山岛过来,楼上的把总大人想买一些海汉货,价格好商量。也不知道商人们是担心把总大人赖账还是招惹到别的麻烦,他问了两遍之后应者寥寥,似乎大伙儿对于这事并无兴趣。

  那小兵冷哼一声道:“都是些给脸不要脸的!到时候被查到船上有海汉货,连船带货一起扣了,可别来海宁卫跪着哭!”

  龚十七自恃这里没人认得自己,当下便起身应道:“在下倒是刚从舟山过来,不知把总大人需要什么海汉货?或许在下船上正好便有。”

  那小兵也不回应他的提问,便招手示意他上楼。龚十七做个手势,让几名手下不必跟随自己,独自跟着那小兵上到二楼。

  那二楼临街的一面已经被腾空,也就这把总一人凭栏而坐,其他几个手下都站得远远的。龚十七慢慢走过去拱手道:“在下广东海商龚石,见过大人!”

  那把总倒也没什么架子,招呼他坐下说话。把总问了几句龚十七船上装了什么海汉货,转而就开始询问舟山岛上的状况,似乎对海汉人在当地的经营更为感兴趣一些。

  龚十七本来就是带着目的来的,听到这些提问自然也有了警惕,不过双方一个对海汉了如指掌,一个却只是一知半解,龚十七随便编一点消息蒙蔽对方也不用担心会被揭穿,整个嘉兴府大概都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像他一样了解舟山的情况。当然他也不会将自己所知的信息和盘托出,如何扮演好一个路过舟山顺便在当地采购一些货物的海商,龚十七也好好地把握住了分寸。

  “龚老板这次过来准备在嘉兴待多久?在本地可有住处?”谈了一阵之后,那把总突然提出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龚十七摸不准对方的意图,只能小心翼翼地应道:“在下今日刚到乍浦,尚未寻找住处,大概就在这附近找个旅店住下,至于待几天还得看买卖做得顺利与否。”

  那把总点点头道:“等下你去北边街上的吉祥客栈,就说是海宁卫的王把总让你来的,你且住下,回头方便找你问话。”

  龚十七故作害怕状道:“大人,在下只是生意人,并无违反国法之举,若是那舟山岛去不得,在下以后不去便是了!”说罢伸手入怀,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

  把总干咳了一声,手在桌面上一拂,银锭便消失无踪了:“你莫要怕,不是要治你的罪,只是可能还有些事情要找你问问清楚。刚才问的事,切莫向他人提及,记住了!”

  “是是是,在下记得了,大人请放心!”龚十七战战兢兢地起身退下,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脚一软差点摔下去,旁边几名士兵都是看得笑出了声。

  龚十七扶着栏杆慢慢走到楼下,脸色已经恢复如常。海宁卫的军官居然以这种半公开的方式在市面上搜集海汉情报,这倒是他来此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状况。不过这样也好,倒是省下了不少麻烦,否则真要靠着侦察手段一点一点抽丝剥茧搜集信息,绝不可能这么快就现海宁卫明军的动向。

  龚十七并未着急离开,而是继续坐在楼下观望。在与邻桌的本地商人闲聊几句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这位王把总已是连续第三天来这里做同样的事情了。今天本来也没几个新来的客商,所以才会只有龚十七一人应声的情况出现,据说前两天倒是有更多的人上楼与王把总面谈过。

  这至少已经可以说明海宁卫在有针对性地搜集海汉的情报,而并不是某一个人一时兴起的行为。虽然还不能证明海宁卫对海汉抱有明显敌意,但龚十七的直觉已经告诉他事情可能正在朝着不好的方向展。当然了,对于一心想要设下圈套将潜藏的敌对势力引出来一网打尽的舟山指挥部来说,这倒也未必是坏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