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九十三章 顺藤摸瓜

第八百九十三章 顺藤摸瓜

  其实黄涛的确说得没错,这件事牵涉了浙江都指挥使司、提刑按察使司、锦衣卫三个衙门,情况是比较复杂。  那三人到访的时候也没把前因后果说得太明白,黄涛和魏山都认为他们是在舟山易主的过程中蒙受了不小的损失,因此才会对海汉如此嫉恨,不惜采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也要对海汉实施报复。

  钱天敦默默地听着,开始在脑中核对此前由安全部情报人员所提供的各种资料。浙江都司佥事于平风这个人,钱天敦是略有耳闻的,因为舟山船帮在官场上的主要靠山就是此人,汪加林被捕之后也曾交代过与此人的利益纠葛。海汉在舟山岛上查获的财物,属于这位佥事大人的部分价值超过五万两白银,而舟山船帮每年送过去的孝敬,至少也在万两白银以上。俗话说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结下了这样的仇恨,明面上又拿海汉人没什么办法,那自然是要想点阴招来实施报复了。

  不过另外两人是什么出于什么原因参与此事,钱天敦认为还需要通过安全部再搜集一下信息,反正汪加林目前仍收押在舟山岛上,随时都可以提审他。如果郭正、廖训二人与舟山船帮之间有利益往来,那把汪加林提出来一问便知。

  剩下的问题就是这伙人打算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下手了,可惜的是魏山已经明明白白地拒绝了对方的邀约,要不然钱天敦还真想安排他在这伙人里面卧个底,以提供更详细的情报。

  从魏山所提供的信息来看,锦衣卫百户廖训是通过舟山招商会收集到了一些拿到专营权的商户信息,并打算以这个群体为目标实施海上截杀。其实舟山招商会会被有心人混进来搜集情报这件事,钱天敦和安全部都是有心理准备的,这种事本来也无法彻底禁绝,因为上岛做探子的未必会是锦衣卫这种专业人员,也极有可能是普通人,只靠盘查根本没法查出这些人肩负的特殊使命。

  而这伙人会去绍兴府找魏山商议的原因,钱天敦认为一是他们已经信不过宁波府的驻军,毕竟这边驻军表现出的态度已经明显站到了海汉一边。二来则是因为宁波距离舟山太近,要在海上劫掠必须出动一些船只,而舟山岛周围海域经常会有海汉战船巡逻,万一被撞上就乐子大了,把动手地点放在杭州湾以内,成功的几率也会大得多。而且临山卫卫城就位于海边,完事之后截下的货物、人员,都可以通过军方这个特殊渠道处理掉,的确是要比找东海上的野路子稳妥得多。

  钱天敦沉吟道:“他们从杭州来,当然是因为不便在杭州当地找人做这件事,现在宁波、绍兴两个地方的希望也基本断绝,那么杭州湾里就只剩嘉兴府一个地方了。”

  “海宁卫!”黄涛和魏山异口同声地应道。

  浙江境内与杭州湾毗邻的州府,就只有杭州府、嘉兴府、绍兴府、宁波府四个地区,于平风等人想从找地方卫所出手,也无非就是从这几个地方想办法。杭州府作为浙江治所,当地驻军要做点什么都动静太大,而宁波驻军已经改变了立场,所以他们能尝试的地方就只有绍兴府临山卫和北边嘉兴府海宁卫两处。

  当然理论上他们还可以去找松江府的金山卫,但松江府已经不是浙江所辖,于平风等人的官方身份到了那边就未必能有多大的用场了。而且金山卫相距较远,难以保持消息畅通,对这种需要讲究情报时效性的海上截杀行动并不适合。

  “两位大人,能为我简单介绍一下海宁卫的情况吗?”钱天敦见这两人自己已经把路铺好,便顺着话头往下问了。

  海宁卫在北,临山卫、观海卫在南,中间只隔了一片杭州湾,距离可谓相当近,又都同属卫所体系,彼此之间还是有一定的了解。这两人连杭州那伙人的事情都说了,自然不会再在这种事上忸怩,很爽快地便将自己所知的状况告知钱天敦。

  几人正事谈得差不多,钱天敦便命人准备午宴。虽说这片海滩上空无人烟,本来并无厨房灶具,但以海汉的财力物力,要提前搬一个活动厨房过来也并非难事。海汉的外交手段中,宴席绝对是一项极为重要的内容,结合了东西方烹饪手段和各种调味香料的海汉式宴席,再加上精美的玻璃餐具,既有美味又有逼格,很难有谁抵抗得了这种不走寻常路的攻势。

  魏山和黄涛自然也不例外,光是看到这满桌的玻璃杯盏碗盘就已经两眼放光,所用筷子也是象牙所制。虽然不是用更为昂贵的金银器当餐具,但却别有一番意味。传说中海汉人富甲一方,而且及其讲究享受,两人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到了饭桌上,钱天敦便不再提先前这些事情,而是说起了各种趣闻轶事。他虽然不是以口才见长,但毕竟多了几百年的见识,用来忽悠这两个指挥使还是够用了。

  酒足饭饱,钱天敦让人撤下宴席,又上了消食的水果甜点。钱天敦很是热情地邀请二人有空时到舟山岛上做客,今后如果有时间,还可以去南方的三亚去看看真正的海汉城市。他很清楚就算再怎么吹嘘自身的实力,都没有直观的视觉冲击来得强烈,那么多愿意与海汉合作,甚至是投效了海汉的大明官员,哪个不是亲眼见证了海汉硬实力之后才心悦诚服。

  两人临走之前,在海边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海汉巨舰。这艘大船喷着白烟,以不可思议的高速从金塘岛以南的海面上掠过。这自然也是钱天敦的安排,为了让客人们看清楚一些,这艘船的航线也距离海岸比较近,连船舷上的炮窗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威严级战船的视觉冲击力在这个时代的远东地区绝对是空前的,即便那些从万里之外来的欧洲战船,相比这种海汉打造的巨舰,在吨位上也仍有极大的差距。而且独有的蒸汽动力推进系统,更是让这种战船在海上的航速远远超过了同时期的其他各种帆船,在不明就里的人看来,这种船简直就是一头海上怪兽。

  几乎是在看到这艘船的同时,魏山和黄涛就明白了为何最早跟海汉人接触的昌国卫石浦所千户马灵,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跟海汉人合作。正常人看到这艘巨舰的出现,估计都会直接失去抵抗的勇气,换作是自己处在同样的状况下,大概也不会做出别的选择了。

  “不瞒两位大人,我们接下来就准备在舟山岛上兴建一座造船厂,今后也会在本地建造这种大型船只。”钱天敦笑眯眯地向二人介绍道:“这种船用来维护东海上的安宁,实在是非常合适,两位大人觉得怎么样?”

  “是是是,钱将军言之有理……”黄涛很勉强地应道,脸色却并不是很好看。他当然不会认为这艘船是碰巧路过此地,海汉人显然就是要通过这样的举动来示威。但面对这样的海上怪兽,就算心中不服也只能憋着,谁让大明水师没有能与之匹敌的大型战船呢?

  送走了悻悻的两名大明官员之后,钱天敦立刻乘船返回舟山。虽然在魏黄二人面前表现得十分轻松,但钱天敦并不会因此而轻视他们报告的这个情况。目前海汉在浙江的布局刚刚起步,如果这个时候遭遇到有针对性的破坏行动,的确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好不容易才打开的浙江市场。

  魏黄二人提供的消息虽然重要,但却不够细致,有很多缺失不全的细节,当下也只能通过海汉自己的情报收集手段来弥补。在这方面,钱天敦对于海汉安全部倒是有着充分的信任,至福建出发以来的两个多月,安全部所提供的情报保障工作从没有让军方失望过。

  钱天敦将龚十七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将事情大致经过告知他,然后询问他的意见。

  龚十七略微思忖了一阵,便开口应道:“属下以为应当双管齐下,一是立刻提审汪加林等人,询问他与那几名大明官员之间的关系,以及其他与舟山船帮有利益纠葛的官员,说不定过去海宁卫那边也有人从舟山获利。二来是要主动采取行动,去杭州府和嘉兴府实地打探消息。舟山这地方虽然独立于大明之外,但同时也是一个自我封闭的小天地,消息可没大陆上畅通,只能通过来往客商获取一些不完整的信息,参考价值有限。”

  钱天敦道:“情报工作你是专家,既然你已经考虑好了该怎么做,那就照着你的思路去实施。我就一个要求,查明情况后不要打草惊蛇,尽快把消息报上来,我希望能在对方动手之前,先给他们布好局,你明白我意思吗?”

  龚十七应道:“首长是要请君入瓮。”

  “没错。”钱天敦点点头道:“这种隐患还是要尽可能消除得彻底一点,顺便也让那些暗中打我们主意的人早点纠正态度。”

  龚十七在安全部做事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自然明白钱天敦所说的“彻底一点”、“纠正态度”是什么意思。作为常年指挥外勤组行动的头目,龚十七很乐于在浙江重操旧业,去做一点比蹲守在室内整理情报更拿手的工作。

  龚十七离开钱天敦的办公室之后,便立刻前往定海堡以西的一处山坳中,在这里关押了汪加林等一批舟山船帮中的头目,龚十七现在需要从他们口中掏出更多利益相关者的情报。当下这事半点都耽搁不得,龚十七可没心情跟这些人犯慢慢磨嘴皮比耐心。为了以防万一,龚十七将刑讯专家宫平宫远二人叫来待命,如果有人不肯合作,那就立刻采取必要的强制手段。

  不过龚十七的担心显然有些多余,江湖好汉们从关进来开始就日夜不停地被动接受心理攻势洗脑,早就都意识到大势已去,现在哪还有心思跟海汉继续斗,不少人指望能够靠着提供情报来换取自由身。有几个家伙恨不得能把自己从小到大认识的官场中人一个不漏地全报出来,只可惜他们所认识的官老爷大多还是不入流的衙役,跟知县以上级别的官员打过交道的人都少之又少。

  真正能与官府人物接触的,也不过就是汪加林等寥寥几人而已。而且由于身份敏感,他们与官员面对面打交道的机会极少,多数时候只是通过中间人或书信传递的手段,来与自己的官场靠山保持联络。汪加林跟于平风合作了好些年,双方见面也仅仅只是保持在一两年一次的频率上,要说谈话交流的时间,加在一起甚至还不如这段时间跟主审他的龚十七说的多。

  不过这番审讯也并非毫无收获,至少廖训和郭正这两个人会参与进来的原因,汪加林已经交代得很明白——这两人前两年也在于平风的介绍之下入了股,当然也是无需出本钱的干股。如果用海汉的术语来说,那就是技术入股。

  不过他们二人也并不是只收钱不管事,这两人一个在提刑按察使司,一个在锦衣卫,能给舟山船帮提供的方便还是相当多。虽然每年要送不少银子给他们,但汪加林也愿意花钱多买这两份保险,万一在岸上出了什么事,至少官府里还有两个能出面保下他的人。当然了,现在他是被海汉人给抓了,大明官员那边就完全起不到任何的保护伞作用了。

  但对于龚十七关心的海宁卫,汪加林却声称以前并无往来。这倒不是他眼界高看不上地方卫所,而是海宁卫那边另有支持的武装势力,舟山船帮也没必要去凑这个热闹。

  “北边衢山岛上人称马面鱼的马腾,据说跟海宁卫的马指挥使沾亲带故。”汪加林提供了一个此前安全部所没有掌握的信息。...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4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