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九十章 断人财路

第八百九十章 断人财路

  魏山又恢复了沉默状态,没有回答于平风的问题,但从他的表情来看,无疑是已经默认了对方的这种观点。

  一直没说话的廖训这个时候开口了:“于大人,宁波府的人未必会跟我们站在一边,要动手也不能把他们算在里面。”

  于平风这才回过味来,自己刚才的话中的确是有漏洞,那宁波府驻军对浙江都司的指示阳奉阴违,故意拖延,岂会在没有正式军令的情况下选择与绍兴府驻军合作出兵去攻打舟山。

  廖训接着说道:“魏大人有苦衷,本官也能理解,这海汉人如果的确是如魏大人所说那般强横,倒是的确不能硬拼,否则就算能胜也是惨胜,到时候没法向上面交代。”

  魏山这才点头应道:“如今东北关外战事不断,中原、西南都是流寇四起,也只有江浙才是朝廷放心的地区,这边要是再起兵灾,京城的大人们恐怕不会给好果子吃。本官并非有意纵容海汉人肆意妄为,只是顾全大局,有些事情不可操之过急。”

  于平风沉吟道:“那不知魏大人可有什么对付海汉人的想法?”

  “各位若是想要对付海汉,本官是乐于配合的,但关于出兵舟山一事,还请不要再提。”魏山也是油滑无比,一方面表明自己不会选择海汉阵营,另一方面却又不愿出兵去攻打海汉,意思就是要找麻烦你们去找,我给你们摇旗呐喊。

  郭正问道:“那若是不用出兵舟山,魏大人是否愿意配合呢?”

  魏山反问道:“郭大人这是何意?”

  郭正解释道:“海汉人虽然占了舟山,但也仅仅只是占下了舟山而已,那舟山不过是浙江一隅,这海贸市场能放在舟山,当然也能放到别地方。”

  廖训接着郭正的话头说道:“据我们所知,海汉人抢舟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中了舟山长期以来自然形成的海贸市场。如果我们设法让这个市场开不下去或者转移到别的地方,那海汉人的阴谋就不攻自破了。那舟山再好,也不过只是东海中的一个大岛而已,除了养活渔民也没什么别的用处了。”

  这三人在来临山卫之前,自然是已经通过气,对于东海上的局势也准备了几套不同的措施。假如魏山很爽快地加入,并且愿意出兵干涉,那么这三人也会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尽量给予配合。但如果魏山态度暧昧,不愿加入这个计划,那就得即时调整策略了。从刚才的交谈中不难现,魏山对于跟海汉人正面交手有着极深的顾忌,而这也是他兜着圈子不愿加入的主要原因。

  有鉴于此,郭正便果断放弃了原有的打算,采取另外一套方案。海汉人既然是来浙江做买卖的,那就设法让其做不了买卖,断了他们的财路,以此来换取海汉人的退让。

  魏山听懂了几分,但还是问道:“听起来有点道理,那可有什么具体举措?”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魏山又恢复了沉默状态,没有回答于平风的问题,但从他的表情来看,无疑是已经默认了对方的这种观点。

  一直没说话的廖训这个时候开口了:“于大人,宁波府的人未必会跟我们站在一边,要动手也不能把他们算在里面。”

  于平风这才回过味来,自己刚才的话中的确是有漏洞,那宁波府驻军对浙江都司的指示阳奉阴违,故意拖延,岂会在没有正式军令的情况下选择与绍兴府驻军合作出兵去攻打舟山。

  廖训接着说道:“魏大人有苦衷,本官也能理解,这海汉人如果的确是如魏大人所说那般强横,倒是的确不能硬拼,否则就算能胜也是惨胜,到时候没法向上面交代。”

  魏山这才点头应道:“如今东北关外战事不断,中原、西南都是流寇四起,也只有江浙才是朝廷放心的地区,这边要是再起兵灾,京城的大人们恐怕不会给好果子吃。本官并非有意纵容海汉人肆意妄为,只是顾全大局,有些事情不可操之过急。”

  于平风沉吟道:“那不知魏大人可有什么对付海汉人的想法?”

  “各位若是想要对付海汉,本官是乐于配合的,但关于出兵舟山一事,还请不要再提。”魏山也是油滑无比,一方面表明自己不会选择海汉阵营,另一方面却又不愿出兵去攻打海汉,意思就是要找麻烦你们去找,我给你们摇旗呐喊。

  郭正问道:“那若是不用出兵舟山,魏大人是否愿意配合呢?”

  魏山反问道:“郭大人这是何意?”

  郭正解释道:“海汉人虽然占了舟山,但也仅仅只是占下了舟山而已,那舟山不过是浙江一隅,这海贸市场能放在舟山,当然也能放到别地方。”

  廖训接着郭正的话头说道:“据我们所知,海汉人抢舟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中了舟山长期以来自然形成的海贸市场。如果我们设法让这个市场开不下去或者转移到别的地方,那海汉人的阴谋就不攻自破了。那舟山再好,也不过只是东海中的一个大岛而已,除了养活渔民也没什么别的用处了。”

  这三人在来临山卫之前,自然是已经通过气,对于东海上的局势也准备了几套不同的措施。假如魏山很爽快地加入,并且愿意出兵干涉,那么这三人也会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尽量给予配合。但如果魏山态度暧昧,不愿加入这个计划,那就得即时调整策略了。从刚才的交谈中不难现,魏山对于跟海汉人正面交手有着极深的顾忌,而这也是他兜着圈子不愿加入的主要原因。

  有鉴于此,郭正便果断放弃了原有的打算,采取另外一套方案。海汉人既然是来浙江做买卖的,那就设法让其做不了买卖,断了他们的财路,以此来换取海汉人的退让。

  魏山听懂了几分,但还是问道:“听起来有点道理,那可有什么具体举措?”魏山又恢复了沉默状态,没有回答于平风的问题,但从他的表情来看,无疑是已经默认了对方的这种观点。

  一直没说话的廖训这个时候开口了:“于大人,宁波府的人未必会跟我们站在一边,要动手也不能把他们算在里面。”

  于平风这才回过味来,自己刚才的话中的确是有漏洞,那宁波府驻军对浙江都司的指示阳奉阴违,故意拖延,岂会在没有正式军令的情况下选择与绍兴府驻军合作出兵去攻打舟山。

  廖训接着说道:“魏大人有苦衷,本官也能理解,这海汉人如果的确是如魏大人所说那般强横,倒是的确不能硬拼,否则就算能胜也是惨胜,到时候没法向上面交代。”

  魏山这才点头应道:“如今东北关外战事不断,中原、西南都是流寇四起,也只有江浙才是朝廷放心的地区,这边要是再起兵灾,京城的大人们恐怕不会给好果子吃。本官并非有意纵容海汉人肆意妄为,只是顾全大局,有些事情不可操之过急。”

  于平风沉吟道:“那不知魏大人可有什么对付海汉人的想法?”

  “各位若是想要对付海汉,本官是乐于配合的,但关于出兵舟山一事,还请不要再提。”魏山也是油滑无比,一方面表明自己不会选择海汉阵营,另一方面却又不愿出兵去攻打海汉,意思就是要找麻烦你们去找,我给你们摇旗呐喊。

  郭正问道:“那若是不用出兵舟山,魏大人是否愿意配合呢?”

  魏山反问道:“郭大人这是何意?”

  郭正解释道:“海汉人虽然占了舟山,但也仅仅只是占下了舟山而已,那舟山不过是浙江一隅,这海贸市场能放在舟山,当然也能放到别地方。”

  廖训接着郭正的话头说道:“据我们所知,海汉人抢舟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中了舟山长期以来自然形成的海贸市场。如果我们设法让这个市场开不下去或者转移到别的地方,那海汉人的阴谋就不攻自破了。那舟山再好,也不过只是东海中的一个大岛而已,除了养活渔民也没什么别的用处了。”

  这三人在来临山卫之前,自然是已经通过气,对于东海上的局势也准备了几套不同的措施。假如魏山很爽快地加入,并且愿意出兵干涉,那么这三人也会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尽量给予配合。但如果魏山态度暧昧,不愿加入这个计划,那就得即时调整策略了。从刚才的交谈中不难现,魏山对于跟海汉人正面交手有着极深的顾忌,而这也是他兜着圈子不愿加入的主要原因。

  有鉴于此,郭正便果断放弃了原有的打算,采取另外一套方案。海汉人既然是来浙江做买卖的,那就设法让其做不了买卖,断了他们的财路,以此来换取海汉人的退让。

  魏山听懂了几分,但还是问道:“听起来有点道理,那可有什么具体举措?”魏山又恢复了沉默状态,没有回答于平风的问题,但从他的表情来看,无疑是已经默认了对方的这种观点。

  一直没说话的廖训这个时候开口了:“于大人,宁波府的人未必会跟我们站在一边,要动手也不能把他们算在里面。”

  于平风这才回过味来,自己刚才的话中的确是有漏洞,那宁波府驻军对浙江都司的指示阳奉阴违,故意拖延,岂会在没有正式军令的情况下选择与绍兴府驻军合作出兵去攻打舟山。

  廖训接着说道:“魏大人有苦衷,本官也能理解,这海汉人如果的确是如魏大人所说那般强横,倒是的确不能硬拼,否则就算能胜也是惨胜,到时候没法向上面交代。”

  魏山这才点头应道:“如今东北关外战事不断,中原、西南都是流寇四起,也只有江浙才是朝廷放心的地区,这边要是再起兵灾,京城的大人们恐怕不会给好果子吃。本官并非有意纵容海汉人肆意妄为,只是顾全大局,有些事情不可操之过急。”

  于平风沉吟道:“那不知魏大人可有什么对付海汉人的想法?”

  “各位若是想要对付海汉,本官是乐于配合的,但关于出兵舟山一事,还请不要再提。”魏山也是油滑无比,一方面表明自己不会选择海汉阵营,另一方面却又不愿出兵去攻打海汉,意思就是要找麻烦你们去找,我给你们摇旗呐喊。

  郭正问道:“那若是不用出兵舟山,魏大人是否愿意配合呢?”

  魏山反问道:“郭大人这是何意?”

  郭正解释道:“海汉人虽然占了舟山,但也仅仅只是占下了舟山而已,那舟山不过是浙江一隅,这海贸市场能放在舟山,当然也能放到别地方。”

  廖训接着郭正的话头说道:“据我们所知,海汉人抢舟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中了舟山长期以来自然形成的海贸市场。如果我们设法让这个市场开不下去或者转移到别的地方,那海汉人的阴谋就不攻自破了。那舟山再好,也不过只是东海中的一个大岛而已,除了养活渔民也没什么别的用处了。”

  这三人在来临山卫之前,自然是已经通过气,对于东海上的局势也准备了几套不同的措施。假如魏山很爽快地加入,并且愿意出兵干涉,那么这三人也会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尽量给予配合。但如果魏山态度暧昧,不愿加入这个计划,那就得即时调整策略了。从刚才的交谈中不难现,魏山对于跟海汉人正面交手有着极深的顾忌,而这也是他兜着圈子不愿加入的主要原因。

  有鉴于此,郭正便果断放弃了原有的打算,采取另外一套方案。海汉人既然是来浙江做买卖的,那就设法让其做不了买卖,断了他们的财路,以此来换取海汉人的退让。

  魏山听懂了几分,但还是问道:“听起来有点道理,那可有什么具体举措?”...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