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八十六章 北方移民

第八百八十六章 北方移民

  能够在行动的第二天中就捕获被通缉的舟山船帮匪汪加林,对于参战部队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指挥部兴师动众组织人马进山剿匪,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一直没有抓住汪加林这个危险分子,如今匪落网,指挥部终于可以在岛上安心开展后续的生产建设工作了。

  但特战营的剿匪任务并未就此结束,除了将汪加林等被俘人员押解到定海堡之外,他们仍将按照原计划在山区进行连续数天的剿匪行动。当然了,作为头号功臣的孙真可以不用参与接下来几天的行动了,他将负责押送汪加林去定海堡,并向指挥部汇报抓获目标人物的经过。至于记功和上报军委,申请嘉奖,也都是可以期待的事情了。

  不过对于指挥部的几名高级军官来说,汪加林的生死还是其次,更为重要的是从他这里查到舟山船帮财物的藏匿之处。根据之前所获取的种种情报信息,钱天敦和石迪文都认为舟山船帮在战前转移出岛的财物应该只是少部分,一定还有不少埋藏在岛上某处,而汪加林显然应该是最清楚这些情况的人。海汉能够从攻占舟山岛行动中获取的直接收益多少,还得着落在汪加林的头上。

  安全部特勤处的人马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设在定海堡的指挥部报到,龚十七特地将官远官平两名刑讯专家带了过来,打算要在最短时间内撬开汪加林的嘴。不过他的这个打算并没有派上用场,那汪加林大概是因为一败再败,已经输得心如死灰,只用了保命作为交换条件,便将自己藏匿财物的地方说了出来。

  第二天钱天敦和石迪文便亲自带队,分别前往汪加林交代的两处位于舟山岛上藏宝地。就算他们这种对钱财没有什么兴趣的海汉高官,在看到藏宝地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时也难免出了惊叹。经过初步的清点,舟山船帮藏匿在这两处的财富价值都过了百万两银子,收获之丰已创下了海汉民团在战后缴获的新纪录,甚至比当初在安南破了会安、顺化两座大城的收益还要丰厚。单单是军方能从这些缴获中按比例分得的部分,就足以填补此次远征浙江行动迄今为止的军费开销了。

  本来这些财富在海汉攻下舟山的时候就应该到手了,但阴差阳错之下,却是延迟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好在海汉将舟山岛牢牢掌控在了手中,让汪加林也无法将这些财富偷偷运出岛去。虽然舟山船帮也还有不少产业在宁波府难以收回,但相比藏在岛上这部分却算不得什么了。

  不过这笔钱倒未必会全部封存送回三亚了,因为已经铺开的舟山港区建设工作所需消耗的钱财,也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而且是持续不断的投入,光是完成规划中的南线港区,恐怕就得耗费数年的时间才行。

  但相比南方同样处在开初期的台湾岛南北两端的几处港区,舟山岛有一个无可比拟的优势就是距离大6非常近,比起台湾岛与福建的航程近了足足十倍,不管是进行贸易还是引进人口,舟山岛显然都更为便利。而且作为北方移民南下的中转站,从其中截留部分素质较好的移民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特别是那些有文化能识字的人,更是成为了优先录用并安排入籍的对象。

  六月初的某天,从北方南下的三艘移民船抵达定海港,这是海汉拿下舟山岛之后接纳的第一批北方移民,承运方是福建海商刘振国,他从去年年初开始就接下了为海汉从北方组织运输移民的业务。这个买卖虽然风险不小,但利润也同样丰厚,不信看看刘振国投入这条航线上的船从最初的四艘增加到现在的十四艘,就很能说明其中的问题了。

  这趟船一个月之前北上的时候便是由刘振国亲自领队,当时海汉已经攻下六横岛,正处于准备对舟山岛动手的阶段。石迪文和钱天敦先后都在福建待了不短的时间,与这刘振国也是认识的,他对战局的了解比外面的人要详细得多,所以回程时才敢让船队直接驶入了定海湾停靠。往常路过这一片海域的时候,为了避免遇到麻烦,他都是要求船只从舟山群岛以东绕过去,到台州才会靠岸补给。

  刘振国下船之后,才现钱天敦竟然在码头上等着自己,受宠若惊之下连忙快步赶过去向钱天敦打招呼:“钱将军如此抬举,真是折杀小人了!”

  钱天敦笑着应道:“刘老板一路辛苦,我让人备了一桌薄酒,给刘老板接风,可千万不要嫌弃我们这地方条件差啊!”

  刘振国连称不敢,心里却是在想,这海汉人主动设宴招呼自己,只怕是有事情要着落在自己身上了。但自己现在主营的业务也就是这南北之间的移民航线,想必钱天敦要在酒席上跟自己讨论的事情也会与此相关。

  刘振国所料不差,酒过三巡之后,钱天敦便主动提起了正事:“我们听说北方山东境内的战事已经基本平息了,当地现在的局势如何?”

  刘振国放下筷子应道:“那孔有德等人的叛乱倒是告一段落了,可山东境内依然乱象未平。去年打了一整年的仗,几十万人流离失所,有不少人为了活命都落草为寇,当起了土匪。去年大乱之后有许多武器流入民间,如今山东境内至少有五六股匪徒都是用着明军的装备,甚至还组织有小股骑兵和水军。官府也很是头疼,要消灭这些土匪就得从各州各府调动官军围剿,但如今的山东焦土一片,除了登州城、莱州城驻有军队,其他地方根本没法维持军队驻扎所需的补给,就更别提打仗了。也就几座大城状况稍微好点,其他地方一样乱得吓人。”

  钱天敦点点头,接着问道:“那民间状况如何,官府有没有组织百姓回到家乡进行生产自救?”

  刘振国摇摇头道:“这不是官府不管,而是实在管不过来。几十万难民真是如同蝗虫一般,走到哪里就吃光哪里,就算回到家乡,当地也养不起这么多人。你想想看,去年一年大部分地方都没收成,官仓里的粮早就被叛军抢完了,中原那边闹得更厉害,没法给山东这边提供粮食,想活下去的人还是只能选择北上南下两条逃难路线。此次北上去到了灵山卫、鳌山卫两地,当地难民惨状与战乱时仍别无二致。话说回来,若不是海汉各位长仁义,给钱给粮救济这些难民,送他们南下安置定居,不知道得有多少人在当地活活饿死病死。小人从北方运难民回来虽然是拿钱做事的买卖,但也甚为敬佩长们的义举,且敬钱将军一杯略表谢意!”

  钱天敦客气两句,与他干杯之后,便继续问道:“以刘老板在北方所见的状况,当地难民南下的意愿如何?如果官府有心赈济难民,那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

  刘振国道:“以难民的状况,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哪里还有什么挑挑拣拣的余地。何况从今年开始,每次北上接纳移民都有早先南下的归化民同行,有这些当地人代为宣传海汉善举,小人也省下不少麻烦。小人这趟回福建之后,打算看看要不要再多买几艘船,尽量多拉些人回来。至于当地官府的举措……小人觉得离恢复到战前的状况,起码还得要两三年时间吧!”

  钱天敦沉吟一阵之后才又开口说道:“如果舟山这边能够给你提供一批船,你有没有能力再另开一条短航线,就在山东与舟山之间跑来回。”

  刘振国听了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很快点点头应道:“这个应该能做到,只是小人手下暂时没那么多水手。不过那登莱两州的难民中会驾船的人着实不少,要从当地招揽一批水手也很快的。”

  “那我们以船折价,抵充运费,刘老板能接受吗?当然船由你自己进行挑选,价格也可以再商量,总之不会让你吃亏就是。”钱天敦继续抛出条件。

  刘振国听到这里已经大致猜到了原由,不过他可不会不识趣地说出来,当下便应道:“既然是钱将军的意思,小人自当遵从。不知何时开始操办此事?”

  “你今天先歇歇,明天我让人带你去码头挑船。”钱天敦见刘振国答应得爽快,当下也很是开心,主动举杯敬了刘振国。

  钱天敦之所以要专门宴请刘振国谈及此事,主要还是源自执委会对舟山的部署。由于舟山群岛海域暂时还未全面清理干净,加之浙江官府对于海汉到来的态度尚不明朗,执委会认为特战营有必要继续在舟山这边驻扎一段时期,待局势稳定之后再作出新的部署。而钱天敦作为常年在外主持军政事务的大员,有他在舟山这边坐镇,执委会也比较放心一点。

  目前舟山地区的商贸、民政等事务也是暂时由钱天敦代为主管,所以他需要操心的事情就很多了。比如引入移民调整本地人口结构,比如处理战时从这一地区缴获的大量物资,这其中就包括了大批的海船在内。

  除了一部分在海战中被海汉舰队击伤击毁的船只之外,海汉民团占领舟山岛之后还俘获了大量没有来得出逃的船只,仅排水量在百吨以上的帆船就有七八十艘之多。各种杂七杂八的小船更是数以百计。

  负责清点战利品的小组先将这些船按照功用进行了分类,比如渔船大概就会留在本地,待民政部门组织起公社一级的管理机构之后,交由公社作为生产工具使用。而一些跑中远航程的货船,由于驻扎再此的海汉人员中并没有足够的水手,暂时就难以派上用场了。而且这些船的制式混乱,不符合海运部目前“实现全面自产,统一船舶型号”的展趋势,商贸部和海运部对于接手这批船都没有太大的兴趣。

  要在海运业比较达的宁波府卖掉这些船当然也不是什么难事,但钱天敦希望能够物尽其用,让这些船挥出更大的效力。而将其投入到运送北方移民的航线上,将这些闲置的船转化成人口输入舟山,也算是处理不良资产的一个可行方案。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处理方式就不会触及民政部用于移民运输的专项资金,所以以此换来的移民人口就无需再往南送,也不会因为截留移民太多而再被南方的同事埋怨。

  钱天敦与石迪文专门合计过这事,如果操作得当,这些从海盗和走私商手中缴获的帆船至少可以为本地换来数千名移民,而这些人到了舟山之后,在未来几年中所能为海汉创造的价值肯定远远出引入他们所花费的这点成本。

  刘振国算是海汉从北边引入移民计划中配合最久的搭档之一,运输移民的熟练和规模也仅次于许氏家族名下的船行,因此钱天敦便将他作为了第一个推销对象。这刘振国也算懂事,想想自己在这笔交易中也吃不了什么亏,便果断先答应下来。

  事实上从北方运输移民所需耗费的粮食一直都是由海汉提供,即便是算上船员的薪水和船只维护折旧的费用,刘振国在这个交易中也的确吃不了亏,顶多跑三个来回,基本就能赚出一条船的价值了。而从胶东半岛到舟山的航程比过去到澎湖近了足足一半,往返这两地之间所需的时间也大为减少,相应的费用开支自然也低了许多。只要船在途中不要出什么事故,刘振国接下这笔买卖基本是稳赚不赔的。

  第二天便有人带着刘振国去定海湾另一处码头上挑选船只,刘振国一看这么多的船,就算闭着眼睛也能挑出几条合用的,心下也暗自庆幸昨天答应了钱天敦的请求。...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