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八十四章 午夜黑影

第八百八十四章 午夜黑影

  把几名垂头丧气的俘虏押解上船之后,孙真所在连队就完成了当天的作战任务了。这一天下来全副武装走了几十里山路,还要沿途进行搜索,说不累肯定是骗人的,战士们草草吃完晚饭,便各自钻进了行军帐篷。在战时野外宿营期间,战士们需要分批负责警戒执勤任务,能多睡一两个小时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体力恢复手段。

  孙真的运气不错,在抽签中抽到了第三批执勤,这样他就可以一口气睡到后半夜。虽然在野外露营的滋味并不好受,但身体的疲惫还是让他睡得十分深沉。在睡梦中他回到了山东登州的老家,但这次他不是赤手空拳一个人回去的,而是与战友们带着步枪和火炮出现在了孔有德叛军面前。在乱军中他看到了一个骑着马的将领,虽然看不清那人面孔,但他知道那就是登州之乱的罪魁祸首孔有德,他举起步枪将那人射落马下,正待要过去验明身份的时候,却被人从睡梦中唤醒了。

  “孙真,起来执勤了!”排长的召唤让孙真立刻睁开眼坐了起来,这是他在加入特战营后所形成的条件反射,睡觉时被叫醒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恢复清醒,因为极有可能在醒来之后就要马上进入战斗状态。

  孙真迅速地整理了一下行头,拿上武器蹑手蹑脚出了帐篷,借着外面尚未完全熄灭的篝火照明,摸到营地外围的警戒哨,与战友完成了交接岗。

  孙真抱着自己的步枪,望着附近黑漆漆的山林,脑子里却是还在回想着刚才的梦境。从山东逃出来的时候,他只知道自己的家园毁于叛军,家人陷于战乱,并不知道孔有德部的叛乱对这个时代意味着什么。在澎湖入伍之后听军中的政工干部讲解天下大势,才总算知道了吴桥兵变的来龙去脉,这并不是某一个人的错误决策带来的结果,而是大明数年来一系列对内对外政策严重失误所造成的恶果之一。

  如果天启年间大明对辽的军事态度能够更为坚决一些,如果袁崇焕没有冒然杀掉孔有德的顶头上司毛文龙,如果登莱巡抚孙元化没有主动去接收孔有德、耿仲明、李九成等辽东旧将,如果官府能够解决好辽东兵在山东当地的安置问题,或许登莱形势不至恶化到后来的样子。但这一切的“如果”在现实中都没有发生,孔有德等人的叛乱给胶东半岛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和损失,有千千万万孙真这样的受害者流离失所,背井离乡。

  造成这种局面的不单单是几名叛军将领的责任,主要还是大明朝廷自身的问题推动了形势的一步步恶化,而能够拯救大明黎明于水火之中的救星,无疑就是英明的海汉执委会和为执委会而战的海汉民团了这就是入伍半年后的孙真对于时局的理解,虽然他已经入了海汉籍,但心中还是盼望大明能够安定下来,或许等到自己年老之后还可以叶落归根。

  孙真认为自己恐怕很难有机会报仇了,在从澎湖基地出发之前,政工干部最后一次讲解时政要闻的时候,说过孔有德叛军已经在登莱战败,孔有德等人渡海逃到辽东,投靠了关外辽人。孙真对于这个消息毫不怀疑,毕竟海汉首长们都是上知天下知地的存在,他们所掌握的消息肯定确实可信。这帮人逃到辽东,大概就不会再回来了。

  孙真认为执委会虽然很乐意接受山东南下的难民,但未必会有兴趣去占领当地,毕竟胶东半岛在过去的一段时期内战火不断,很多地方都变成了废墟和无人区,占下来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意义,反而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进行重建。至于遥远的辽东,那种苦寒之地大概就更不会被首长们看上了,这帮背叛大明的军人,似乎注定就此逍遥法外了。

  正是因为如此,孙真心中对于复仇一直抱有执念,期盼着有一天奇迹能够出现。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人微言轻,对于首长们的决定不具备任何影响力,但在海汉民团这个环境中,凭借战功获得迅速升迁并不罕见,就连特战营营长高桥南,加入海汉民团的时间也不过才五年左右而已。而到了高桥南这种级别之后,就可以与首长们一同制定作战方案,所表达的意见也有了更强的影响力。孙真若是要报仇雪恨,最可行的方法就是靠着战功一路升上去,等有了一定级别的军职之后,再向上司建言往北方进军。

  当然了,在那之前孙真必须先完成好眼下的任务,把握住每一次立功的机会。他曾经有幸听高桥南说过一句话:“只有一直打胜仗的军人,他所说的话对敌人才具有威慑力,对战友才具备可信度。”想要今后能够对首长们的决策施加影响,孙真就必须先证明自己的实力才行。

  夜间的山林中只能听到偶尔的鸟虫鸣叫声和风扫过树丛的声音,舟山岛上并没有食肉猛兽,唯一需要小心的是游走在草丛中的毒蛇。不过特战营战士都配发有专门的驱蛇药,被毒蛇主动袭击的可能性极小。

  孙真倒是巴不得能抽空子抓几条蛇,改善一下伙食。昨晚的晚餐中就有战士们在布置营地时打到的几条蛇,全都扒皮熬汤了,就着鲜美的蛇汤啃干粮,在野外行军中也算是一桩享受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到了蛇的缘故,孙真觉得自己似乎听到附近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他所在这这处哨位是在三米多高的树杈上,倒是不担心地上的蛇突然蹿上来咬到自己。但他很快就确定了这种声音可不是蛇或者其他小动物发出来的,因为他看到一个人影慢慢从七八米开外的树丛中现身出来,接着在他的身后又鱼贯出现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人

  本书首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把几名垂头丧气的俘虏押解上船之后,孙真所在连队就完成了当天的作战任务了。这一天下来全副武装走了几十里山路,还要沿途进行搜索,说不累肯定是骗人的,战士们草草吃完晚饭,便各自钻进了行军帐篷。在战时野外宿营期间,战士们需要分批负责警戒执勤任务,能多睡一两个小时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体力恢复手段。

  孙真的运气不错,在抽签中抽到了第三批执勤,这样他就可以一口气睡到后半夜。虽然在野外露营的滋味并不好受,但身体的疲惫还是让他睡得十分深沉。在睡梦中他回到了山东登州的老家,但这次他不是赤手空拳一个人回去的,而是与战友们带着步枪和火炮出现在了孔有德叛军面前。在乱军中他看到了一个骑着马的将领,虽然看不清那人面孔,但他知道那就是登州之乱的罪魁祸首孔有德,他举起步枪将那人射落马下,正待要过去验明身份的时候,却被人从睡梦中唤醒了。

  “孙真,起来执勤了!”排长的召唤让孙真立刻睁开眼坐了起来,这是他在加入特战营后所形成的条件反射,睡觉时被叫醒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恢复清醒,因为极有可能在醒来之后就要马上进入战斗状态。

  孙真迅速地整理了一下行头,拿上武器蹑手蹑脚出了帐篷,借着外面尚未完全熄灭的篝火照明,摸到营地外围的警戒哨,与战友完成了交接岗。

  孙真抱着自己的步枪,望着附近黑漆漆的山林,脑子里却是还在回想着刚才的梦境。从山东逃出来的时候,他只知道自己的家园毁于叛军,家人陷于战乱,并不知道孔有德部的叛乱对这个时代意味着什么。在澎湖入伍之后听军中的政工干部讲解天下大势,才总算知道了吴桥兵变的来龙去脉,这并不是某一个人的错误决策带来的结果,而是大明数年来一系列对内对外政策严重失误所造成的恶果之一。

  如果天启年间大明对辽的军事态度能够更为坚决一些,如果袁崇焕没有冒然杀掉孔有德的顶头上司毛文龙,如果登莱巡抚孙元化没有主动去接收孔有德、耿仲明、李九成等辽东旧将,如果官府能够解决好辽东兵在山东当地的安置问题,或许登莱形势不至恶化到后来的样子。但这一切的“如果”在现实中都没有发生,孔有德等人的叛乱给胶东半岛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和损失,有千千万万孙真这样的受害者流离失所,背井离乡。

  造成这种局面的不单单是几名叛军将领的责任,主要还是大明朝廷自身的问题推动了形势的一步步恶化,而能够拯救大明黎明于水火之中的救星,无疑就是英明的海汉执委会和为执委会而战的海汉民团了这就是入伍半年后的孙真对于时局的理解,虽然他已经入了海汉籍,但心中还是盼望大明能够安定下来,或许等到自己年老之后还可以叶落归根。

  孙真认为自己恐怕很难有机会报仇了,在从澎湖基地出发之前,政工干部最后一次讲解时政要闻的时候,说过孔有德叛军已经在登莱战败,孔有德等人渡海逃到辽东,投靠了关外辽人。孙真对于这个消息毫不怀疑,毕竟海汉首长们都是上知天下知地的存在,他们所掌握的消息肯定确实可信。这帮人逃到辽东,大概就不会再回来了。

  孙真认为执委会虽然很乐意接受山东南下的难民,但未必会有兴趣去占领当地,毕竟胶东半岛在过去的一段时期内战火不断,很多地方都变成了废墟和无人区,占下来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意义,反而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进行重建。至于遥远的辽东,那种苦寒之地大概就更不会被首长们看上了,这帮背叛大明的军人,似乎注定就此逍遥法外了。

  正是因为如此,孙真心中对于复仇一直抱有执念,期盼着有一天奇迹能够出现。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人微言轻,对于首长们的决定不具备任何影响力,但在海汉民团这个环境中,凭借战功获得迅速升迁并不罕见,就连特战营营长高桥南,加入海汉民团的时间也不过才五年左右而已。而到了高桥南这种级别之后,就可以与首长们一同制定作战方案,所表达的意见也有了更强的影响力。孙真若是要报仇雪恨,最可行的方法就是靠着战功一路升上去,等有了一定级别的军职之后,再向上司建言往北方进军。

  当然了,在那之前孙真必须先完成好眼下的任务,把握住每一次立功的机会。他曾经有幸听高桥南说过一句话:“只有一直打胜仗的军人,他所说的话对敌人才具有威慑力,对战友才具备可信度。”想要今后能够对首长们的决策施加影响,孙真就必须先证明自己的实力才行。

  夜间的山林中只能听到偶尔的鸟虫鸣叫声和风扫过树丛的声音,舟山岛上并没有食肉猛兽,唯一需要小心的是游走在草丛中的毒蛇。不过特战营战士都配发有专门的驱蛇药,被毒蛇主动袭击的可能性极小。

  孙真倒是巴不得能抽空子抓几条蛇,改善一下伙食。昨晚的晚餐中就有战士们在布置营地时打到的几条蛇,全都扒皮熬汤了,就着鲜美的蛇汤啃干粮,在野外行军中也算是一桩享受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到了蛇的缘故,孙真觉得自己似乎听到附近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他所在这这处哨位是在三米多高的树杈上,倒是不担心地上的蛇突然蹿上来咬到自己。但他很快就确定了这种声音可不是蛇或者其他小动物发出来的,因为他看到一个人影慢慢从七八米开外的树丛中现身出来,接着在他的身后又鱼贯出现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人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