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八十三章 移民问题

第八百八十三章 移民问题

  “六十里长的海岸港区……”石迪文翻看完建设部的舟山港区规划之后,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道:“这个工程可要比当初建胜利港和三亚港的时候大多了!还设置了专门的军用港区,看来执委会是已经批准了在这里驻扎一支舰队的计划了。”

  刘山夏道:“不但要驻扎舰队,而且还要在这边兴建大型造船厂。我来之前听孙长弥提到过,今后部署在东北亚地区的海军舰船,大概都会出自这里了。不过蒸汽动力装置还是得在三亚造,然后运到这边来安装。”

  “那谁过来主持造船厂?孙长弥还是越之云?”石迪文追问道。

  刘山夏摇摇头道:“他们都是大忙人,手上一堆事情根本走不开,我听说是张天贵家的老二张千祥过来。”

  石迪文叹道:“张天贵这一家子倒是出了不少人才。”

  张天贵目前已经是海运部分管船舶工程的高级干部,也是极少数可以列席旁听执委会会议的归化民干部之一。他现在已经不再从事具体的造船工作,主要就是协助孙长弥和越之云设计新船,处理开辟新造船厂等事务。而他的五个儿子也全部都在为海汉效力,小儿子张千智很早就进了安全部跟着何夕,后来在儋州叛乱案侦办中卧底立下大功,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安全部的高级干部了。大儿子张千仁目前在福建,是海汉驻泉州办事处的主任,也算是肥差一件。此次又把老二张千祥外派到舟山这边主持造船厂事务,这一家子也算是开枝散叶,各有富贵了。

  “要组织引入移民,民政部应该多派点人过来主持工作才行,难道要我们军方来负责移民事务?”钱天敦的关注点却是在另一件事情上。

  “老钱,你跟我叫苦没用,现在民政部没人过来,执委会先把我派过来了,工程要紧,这组织移民的事情只能由你们代劳一部分了。”刘山夏对于这种安排也只能表示出无奈。

  钱天敦奇道:“民政部最近在忙什么,连人都派不出来了。”

  “人口普查啊!”刘山夏叹道:“民政部在统计整理治下地区的人口资料,本来这事上个月就该结束了,但是人手严重不足,什么时候能结束,那得问宁崎才知道了。”

  这个理由让钱天敦也无从反驳,人口普查对于执委会修订现有的政策,制定未来一段时间的展规划,都是十分重要的参考依据。虽然民政部早在几年前已经开始推行户籍制度,对落户的归化民登记造册,但海汉的势力范围扩展得极快,以至于每年都有大量归化民会迁离原住地前往新殖民地落户,这就让民政部在进行人口普查的时候工作量变得很可观了。为了更切实可信的数据搜集,必须要用大量的实地走访来落实情况,而这所需花费的时间和人力就很大了。

  对于舟山地区在战后的展规划,本来包括民政部在内的各个部门的确是有相应的安排,但由于前期的人口普查工作尚未完结,包括宁崎在内的民政官员都在各地巡视指导工作,实在是派不出更多的人手来舟山了。

  钱天敦和石迪文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露出了苦笑。组织移民是一项相当繁琐的工作,他们并不乐意代劳,但如果这是执委会的安排,就算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做了。

  “江浙这带是富庶地区,最近一两年也没什么大的天灾**,想要在短期内大量引入移民,恐怕不容易办到。”钱天敦对此所持的态度不是很乐观:“要快的话,就只能截留从北方运回来的难民,不过那样做大概会引起南边的不满了。”

  目前每月从北边胶东半岛运回南方的战争难民仍保持在两到三千人的规模,不过在海汉清除了舟山海盗这个移民航线上的最大阻碍之后,有望将移民规模进一步扩大。但北方运回的移民填补南方的劳动力缺口尚且不足,如果被舟山这边截留太多,那的确有可能会引起南方部分地区的不满。比如去年年底开始开的台南高雄港,以及今年上半年才新纳入海汉治下的淡水港、鸡笼港,都还存在着大量的劳动力缺口,舟山截留北方移民就意味着会减缓这些地区的开建设度。

  “那只能用老办法了。”刘山夏给出了一个主意:“分地吧!虽然舟山岛上的耕地不多,但好好规划规划,也能安置不少人。”

  “不妥。”钱天敦摇头反对:“我们在舟山岛规划的开区以后都是以商贸为主要展方向,现在把地分了吸引移民来屯田,过一两年就又得把耕地全收回来,到时候又是一通麻烦。”

  “那放到稍微偏远一点的位置如何?”刘山夏问道。

  “老刘啊,这里是舟山不是三亚,没有通勤的火车可坐,把移民驻地安排得远一些,坐船来回路上就得几个小时,那还怎么干活?”钱天敦依然不同意刘山夏的建议。

  “那只能暂时用岛上的人顶上了。”石迪文摸着下巴说道:“别忘了这岛上本来就有上万人口。加上我们之前拿下的那些岛,凑几千劳动力应该还是能行的。”

  “岛上的青壮几乎都是海盗,这么干风险太大,别忘了当初石碌的教训!”钱天敦对此仍是持有反对意见。

  海汉民团此次在舟山群岛地区俘获了大量人员,但其中的青壮有大部分都被鉴定为危险分子,原本的计划是要将他们打散之后,分别送往南方的多处矿山、林场地区进行安置,以尽可能减小出现叛乱的危险。1631年石碌铁矿生暴动的原因之一,就是当地集中关押了太多的重刑犯。这些亡命之徒自知难以再有机会重获自由,不可避免就会互相串联,以暴乱手段来寻求出逃。在那次之后,司法部门就改变了以前的做法,对于战俘、重刑犯容易生事的人群在一处关押地的比例进行了限制。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六十里长的海岸港区……”石迪文翻看完建设部的舟山港区规划之后,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道:“这个工程可要比当初建胜利港和三亚港的时候大多了!还设置了专门的军用港区,看来执委会是已经批准了在这里驻扎一支舰队的计划了。”

  刘山夏道:“不但要驻扎舰队,而且还要在这边兴建大型造船厂。我来之前听孙长弥提到过,今后部署在东北亚地区的海军舰船,大概都会出自这里了。不过蒸汽动力装置还是得在三亚造,然后运到这边来安装。”

  “那谁过来主持造船厂?孙长弥还是越之云?”石迪文追问道。

  刘山夏摇摇头道:“他们都是大忙人,手上一堆事情根本走不开,我听说是张天贵家的老二张千祥过来。”

  石迪文叹道:“张天贵这一家子倒是出了不少人才。”

  张天贵目前已经是海运部分管船舶工程的高级干部,也是极少数可以列席旁听执委会会议的归化民干部之一。他现在已经不再从事具体的造船工作,主要就是协助孙长弥和越之云设计新船,处理开辟新造船厂等事务。而他的五个儿子也全部都在为海汉效力,小儿子张千智很早就进了安全部跟着何夕,后来在儋州叛乱案侦办中卧底立下大功,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安全部的高级干部了。大儿子张千仁目前在福建,是海汉驻泉州办事处的主任,也算是肥差一件。此次又把老二张千祥外派到舟山这边主持造船厂事务,这一家子也算是开枝散叶,各有富贵了。

  “要组织引入移民,民政部应该多派点人过来主持工作才行,难道要我们军方来负责移民事务?”钱天敦的关注点却是在另一件事情上。

  “老钱,你跟我叫苦没用,现在民政部没人过来,执委会先把我派过来了,工程要紧,这组织移民的事情只能由你们代劳一部分了。”刘山夏对于这种安排也只能表示出无奈。

  钱天敦奇道:“民政部最近在忙什么,连人都派不出来了。”

  “人口普查啊!”刘山夏叹道:“民政部在统计整理治下地区的人口资料,本来这事上个月就该结束了,但是人手严重不足,什么时候能结束,那得问宁崎才知道了。”

  这个理由让钱天敦也无从反驳,人口普查对于执委会修订现有的政策,制定未来一段时间的展规划,都是十分重要的参考依据。虽然民政部早在几年前已经开始推行户籍制度,对落户的归化民登记造册,但海汉的势力范围扩展得极快,以至于每年都有大量归化民会迁离原住地前往新殖民地落户,这就让民政部在进行人口普查的时候工作量变得很可观了。为了更切实可信的数据搜集,必须要用大量的实地走访来落实情况,而这所需花费的时间和人力就很大了。

  对于舟山地区在战后的展规划,本来包括民政部在内的各个部门的确是有相应的安排,但由于前期的人口普查工作尚未完结,包括宁崎在内的民政官员都在各地巡视指导工作,实在是派不出更多的人手来舟山了。

  钱天敦和石迪文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露出了苦笑。组织移民是一项相当繁琐的工作,他们并不乐意代劳,但如果这是执委会的安排,就算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做了。

  “江浙这带是富庶地区,最近一两年也没什么大的天灾**,想要在短期内大量引入移民,恐怕不容易办到。”钱天敦对此所持的态度不是很乐观:“要快的话,就只能截留从北方运回来的难民,不过那样做大概会引起南边的不满了。”

  目前每月从北边胶东半岛运回南方的战争难民仍保持在两到三千人的规模,不过在海汉清除了舟山海盗这个移民航线上的最大阻碍之后,有望将移民规模进一步扩大。但北方运回的移民填补南方的劳动力缺口尚且不足,如果被舟山这边截留太多,那的确有可能会引起南方部分地区的不满。比如去年年底开始开的台南高雄港,以及今年上半年才新纳入海汉治下的淡水港、鸡笼港,都还存在着大量的劳动力缺口,舟山截留北方移民就意味着会减缓这些地区的开建设度。

  “那只能用老办法了。”刘山夏给出了一个主意:“分地吧!虽然舟山岛上的耕地不多,但好好规划规划,也能安置不少人。”

  “不妥。”钱天敦摇头反对:“我们在舟山岛规划的开区以后都是以商贸为主要展方向,现在把地分了吸引移民来屯田,过一两年就又得把耕地全收回来,到时候又是一通麻烦。”

  “那放到稍微偏远一点的位置如何?”刘山夏问道。

  “老刘啊,这里是舟山不是三亚,没有通勤的火车可坐,把移民驻地安排得远一些,坐船来回路上就得几个小时,那还怎么干活?”钱天敦依然不同意刘山夏的建议。

  “那只能暂时用岛上的人顶上了。”石迪文摸着下巴说道:“别忘了这岛上本来就有上万人口。加上我们之前拿下的那些岛,凑几千劳动力应该还是能行的。”

  “岛上的青壮几乎都是海盗,这么干风险太大,别忘了当初石碌的教训!”钱天敦对此仍是持有反对意见。

  海汉民团此次在舟山群岛地区俘获了大量人员,但其中的青壮有大部分都被鉴定为危险分子,原本的计划是要将他们打散之后,分别送往南方的多处矿山、林场地区进行安置,以尽可能减小出现叛乱的危险。1631年石碌铁矿生暴动的原因之一,就是当地集中关押了太多的重刑犯。这些亡命之徒自知难以再有机会重获自由,不可避免就会互相串联,以暴乱手段来寻求出逃。在那次之后,司法部门就改变了以前的做法,对于战俘、重刑犯容易生事的人群在一处关押地的比例进行了限制。...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