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八十二章 舟山招商会(七)

第八百八十二章 舟山招商会(七)

  尽管定海港生的骚乱让港区变得风声鹤唳,但在定海堡招商会场竞争专营权的各路商家却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所有人的关注焦点都在下一个登场的经营项目上,并没有人在乎这里曾经的主人现在状况如何。

  汪加林这个时候还泡在海里,他刚刚在两艘小船之间的缝隙中躲过了码头上又一批经过这里的海汉兵,虽然很幸运地没有被敌人现,但他抓着船边缆绳的手开始有些抖了,这是体力逐渐透支的征兆。他已经在水中泡了快两个时辰,然而还是没有找到上岸的机会,现在完全是靠着一口气硬撑着,就算敌人抓不到他,体力也快要耗光了。

  汪加林其实一直就躲在苏州商人吴焕之雇的这条船上,他剃掉了胡须和头,不熟悉他的人很难认出他就是海汉悬赏告示上的那个价值千两白银的匪。这条船上都是他的心腹,也无需担心会被自己人出卖。能够顺利回到自己的老窝,已经算是实现了他复仇大计的第一步。

  汪加林本打算在海汉人召开招商会期间,带着自己手下这批死士潜入岛上,凭借自己对地形的熟悉,必定能够寻到海汉高官的住所。就算无法从海汉手中夺回舟山岛,至少也要杀几个海汉人报仇泄愤。但他没有料到海汉人竟然封锁了港口,不允许普通水手船员在岛上随意走动,他们这帮人的活动范围就被压缩在了港口码头极小的范围以内。

  汪加林当然不甘心就这么在码头上逛一圈就离开,来都来了,不搞点事情出来怎么对得起这趟亡命之旅。第一天晚上他没敢轻易采取行动,到了第二天招商会开幕,港口的防卫人员有不少都抽调去了于是他在午间人少的时候召集了分头潜入港口的部下,商议等天黑之后就找机会混出港区。

  但他的运气实在不好,刚刚把人召集到一起,海汉的港务人员就来了。而接下来的阴差阳错瞬间就让事前所有的图谋化作了泡影。他所带的这批人在海汉民团的攻击之下连一盏茶的工夫都没撑到就土崩瓦解,来得及跳海逃生的不过寥寥几人而已。

  汪加林跳入海中的时候已经无法再顾及其他人的生死,立刻潜入水中从旁边的船底下游出去一大截。好在这两天来到舟山港的船只众多,码头上停泊的船里三层外三层,水中可供躲藏的缝隙确实够多,海汉民团在岸边组织了几波搜查,都没有将这些水中的阴暗角落扫除干净。不过汪加林多次在水中转移藏身之处,也难以避免地跟自己的手下失去了联系。

  好不容易等到头顶上的两艘船搜查完毕,汪加林用尽身上最后一点力气抓着缆绳攀到船舷,然后迅地翻到甲板上。他之所以敢这么大胆,是因为在刚才的搜查当中,船上的所有人都被海汉民团带下了船,而且还要在码头上进行身份辨识,短时间内船上都不会有人,可以让他放心大胆地藏一会儿。

  汪加林在甲板上躺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是恢复了一点体力,翻身慢慢伏低身子钻到后舱,从柜子里翻出了一些剩饭剩菜。他也顾不上挑挑拣拣,囫囵吞了两碗下肚,这才有了精神考虑目前的处境。

  目前海汉人已经封锁了港区,而且极有可能已查清了自己这帮人的身份,自己想要单枪匹马穿过封锁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汪加林摸了摸腰间的匕,这是他仅有的一件武器,想要靠这个对付码头上荷枪实弹的海汉兵,无疑是等同于找死。

  汪加林还不想死,至少在对海汉成功地实施报复之前还不想。他耐心地等到入夜,然后翻出船舷下到水中,迅消失在岸边重重叠叠的船影中。

  龚十七几乎彻夜未眠,在天色微明的时候,他接到了军方的最新报告,昨晚的搜捕中抓到了七名逃犯中的四人,另外还现了两具浮尸,经过辨识之后,确认是这伙人中的成员。截止目前,就只有一人在逃——也就是舟山船帮领汪加林。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尽管定海港生的骚乱让港区变得风声鹤唳,但在定海堡招商会场竞争专营权的各路商家却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所有人的关注焦点都在下一个登场的经营项目上,并没有人在乎这里曾经的主人现在状况如何。

  汪加林这个时候还泡在海里,他刚刚在两艘小船之间的缝隙中躲过了码头上又一批经过这里的海汉兵,虽然很幸运地没有被敌人现,但他抓着船边缆绳的手开始有些抖了,这是体力逐渐透支的征兆。他已经在水中泡了快两个时辰,然而还是没有找到上岸的机会,现在完全是靠着一口气硬撑着,就算敌人抓不到他,体力也快要耗光了。

  汪加林其实一直就躲在苏州商人吴焕之雇的这条船上,他剃掉了胡须和头,不熟悉他的人很难认出他就是海汉悬赏告示上的那个价值千两白银的匪。这条船上都是他的心腹,也无需担心会被自己人出卖。能够顺利回到自己的老窝,已经算是实现了他复仇大计的第一步。

  汪加林本打算在海汉人召开招商会期间,带着自己手下这批死士潜入岛上,凭借自己对地形的熟悉,必定能够寻到海汉高官的住所。就算无法从海汉手中夺回舟山岛,至少也要杀几个海汉人报仇泄愤。但他没有料到海汉人竟然封锁了港口,不允许普通水手船员在岛上随意走动,他们这帮人的活动范围就被压缩在了港口码头极小的范围以内。

  汪加林当然不甘心就这么在码头上逛一圈就离开,来都来了,不搞点事情出来怎么对得起这趟亡命之旅。第一天晚上他没敢轻易采取行动,到了第二天招商会开幕,港口的防卫人员有不少都抽调去了于是他在午间人少的时候召集了分头潜入港口的部下,商议等天黑之后就找机会混出港区。

  但他的运气实在不好,刚刚把人召集到一起,海汉的港务人员就来了。而接下来的阴差阳错瞬间就让事前所有的图谋化作了泡影。他所带的这批人在海汉民团的攻击之下连一盏茶的工夫都没撑到就土崩瓦解,来得及跳海逃生的不过寥寥几人而已。

  汪加林跳入海中的时候已经无法再顾及其他人的生死,立刻潜入水中从旁边的船底下游出去一大截。好在这两天来到舟山港的船只众多,码头上停泊的船里三层外三层,水中可供躲藏的缝隙确实够多,海汉民团在岸边组织了几波搜查,都没有将这些水中的阴暗角落扫除干净。不过汪加林多次在水中转移藏身之处,也难以避免地跟自己的手下失去了联系。

  好不容易等到头顶上的两艘船搜查完毕,汪加林用尽身上最后一点力气抓着缆绳攀到船舷,然后迅地翻到甲板上。他之所以敢这么大胆,是因为在刚才的搜查当中,船上的所有人都被海汉民团带下了船,而且还要在码头上进行身份辨识,短时间内船上都不会有人,可以让他放心大胆地藏一会儿。

  汪加林在甲板上躺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是恢复了一点体力,翻身慢慢伏低身子钻到后舱,从柜子里翻出了一些剩饭剩菜。他也顾不上挑挑拣拣,囫囵吞了两碗下肚,这才有了精神考虑目前的处境。

  目前海汉人已经封锁了港区,而且极有可能已查清了自己这帮人的身份,自己想要单枪匹马穿过封锁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汪加林摸了摸腰间的匕,这是他仅有的一件武器,想要靠这个对付码头上荷枪实弹的海汉兵,无疑是等同于找死。

  汪加林还不想死,至少在对海汉成功地实施报复之前还不想。他耐心地等到入夜,然后翻出船舷下到水中,迅消失在岸边重重叠叠的船影中。

  龚十七几乎彻夜未眠,在天色微明的时候,他接到了军方的最新报告,昨晚的搜捕中抓到了七名逃犯中的四人,另外还现了两具浮尸,经过辨识之后,确认是这伙人中的成员。截止目前,就只有一人在逃——也就是舟山船帮领汪加林。尽管定海港生的骚乱让港区变得风声鹤唳,但在定海堡招商会场竞争专营权的各路商家却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所有人的关注焦点都在下一个登场的经营项目上,并没有人在乎这里曾经的主人现在状况如何。

  汪加林这个时候还泡在海里,他刚刚在两艘小船之间的缝隙中躲过了码头上又一批经过这里的海汉兵,虽然很幸运地没有被敌人现,但他抓着船边缆绳的手开始有些抖了,这是体力逐渐透支的征兆。他已经在水中泡了快两个时辰,然而还是没有找到上岸的机会,现在完全是靠着一口气硬撑着,就算敌人抓不到他,体力也快要耗光了。

  汪加林其实一直就躲在苏州商人吴焕之雇的这条船上,他剃掉了胡须和头,不熟悉他的人很难认出他就是海汉悬赏告示上的那个价值千两白银的匪。这条船上都是他的心腹,也无需担心会被自己人出卖。能够顺利回到自己的老窝,已经算是实现了他复仇大计的第一步。

  汪加林本打算在海汉人召开招商会期间,带着自己手下这批死士潜入岛上,凭借自己对地形的熟悉,必定能够寻到海汉高官的住所。就算无法从海汉手中夺回舟山岛,至少也要杀几个海汉人报仇泄愤。但他没有料到海汉人竟然封锁了港口,不允许普通水手船员在岛上随意走动,他们这帮人的活动范围就被压缩在了港口码头极小的范围以内。

  汪加林当然不甘心就这么在码头上逛一圈就离开,来都来了,不搞点事情出来怎么对得起这趟亡命之旅。第一天晚上他没敢轻易采取行动,到了第二天招商会开幕,港口的防卫人员有不少都抽调去了于是他在午间人少的时候召集了分头潜入港口的部下,商议等天黑之后就找机会混出港区。

  但他的运气实在不好,刚刚把人召集到一起,海汉的港务人员就来了。而接下来的阴差阳错瞬间就让事前所有的图谋化作了泡影。他所带的这批人在海汉民团的攻击之下连一盏茶的工夫都没撑到就土崩瓦解,来得及跳海逃生的不过寥寥几人而已。

  汪加林跳入海中的时候已经无法再顾及其他人的生死,立刻潜入水中从旁边的船底下游出去一大截。好在这两天来到舟山港的船只众多,码头上停泊的船里三层外三层,水中可供躲藏的缝隙确实够多,海汉民团在岸边组织了几波搜查,都没有将这些水中的阴暗角落扫除干净。不过汪加林多次在水中转移藏身之处,也难以避免地跟自己的手下失去了联系。

  好不容易等到头顶上的两艘船搜查完毕,汪加林用尽身上最后一点力气抓着缆绳攀到船舷,然后迅地翻到甲板上。他之所以敢这么大胆,是因为在刚才的搜查当中,船上的所有人都被海汉民团带下了船,而且还要在码头上进行身份辨识,短时间内船上都不会有人,可以让他放心大胆地藏一会儿。

  汪加林在甲板上躺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是恢复了一点体力,翻身慢慢伏低身子钻到后舱,从柜子里翻出了一些剩饭剩菜。他也顾不上挑挑拣拣,囫囵吞了两碗下肚,这才有了精神考虑目前的处境。

  目前海汉人已经封锁了港区,而且极有可能已查清了自己这帮人的身份,自己想要单枪匹马穿过封锁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汪加林摸了摸腰间的匕,这是他仅有的一件武器,想要靠这个对付码头上荷枪实弹的海汉兵,无疑是等同于找死。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3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