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七十八章 舟山招商会(三)

第八百七十八章 舟山招商会(三)

  “请拿十七号牌子的朋友到乙字柜台办理手续!”

  吴焕之听到传唤,连忙放下茶杯,向正在聊天的几人抱了抱拳,拿着号牌去办登记手续了。他在这里等候这段时间,早就把流程看得明明白白。码头临时搭建的竹棚下面共有甲乙丙三个柜台,有专人按轮次叫号,凭借入场时拿到的号牌上前办理手续。听说前几天还有人专门进来占位倒卖号牌轮次,只是没做成几笔买卖就被旁边维持治安的海汉兵现,直接捆起来抓走了。

  “在下便是十七号。”吴焕之一边说一边伸手将号牌递给柜台后面坐着的年轻男子。

  对方接过号牌放到一边,提笔蘸墨,开口问道:“请报上姓名、年龄、来自何处、经营何种生意。”

  “在下吴焕之,今年正好不惑,来自苏州太仓,经营丝绸生意。”吴焕之老老实实地应道。

  对方继续问道:“届时有几条船前往舟山岛?船员多少人?”

  吴焕之应道:“就一条船,船员二十二人,加上本人和四名随从,共二十七人。”

  对方边问边在一本簿子上书写,又问了七八个问题之后,停笔说道:“到港之后会根据你登记的资料再次进行核对,停靠定海港的船只,船上不得携带武器,船员不得随意离开指定的活动区域,若是有违规行为,船主或雇主需承担相关责任。可记住了?”

  “在下自当遵从。”吴焕之也知道海汉人是担心有东海的人混进去捣乱,对于这样的安排倒也没什么反感。

  “到时候进港查验身份,投宿当地旅店,都需出示此号牌,你收好了。”

  吴焕之于是又拿到了一块号牌,两指宽三寸长的竹牌,一端还打孔穿了一根丝带,以便于携带。只是这块号牌上刻的也不知是字还是符号,弯弯拐拐如同蚯蚓滚沙一般,却是一个都不认得。吴焕之心道这大概就是海汉人的文字了,外人的确是难以仿造。

  办手续的人见吴焕之坐着没动,便催促道:“办完就可以走了。”

  “这便完了?”吴焕之犹豫了一下才道:“可需要缴纳什么费用?”

  “招商会无需缴纳费用,如果有人找你收钱,请及时向我们检举。若是带的现银太多携带不便,到时候可在定海湾码头上换成我们行的银票,离开时再兑付现银就是。”

  吴焕之连声应了,起身离开,心想这海汉人办事倒是够细致周全,也难怪能在南方混得风生水起,当下对两天后的招商会更是多了几分期待。

  吴焕之出来之后,那等在码头上的周海远远便迎了过来,主动向他问道:“吴老板事情可还办得顺利?”

  吴焕之点头应道:“海汉人办事爽快,比大明的衙门容易多了。回去之后,你便按我吩咐,多多采买补给,这两日不用出海,但船钱我照付了,就算是给你的打赏。叫你的人到了舟山岛千万莫要惹事,否则我这雇主也得背黑锅!”

  “是是是,小人记住了,多谢吴老板打赏!”周海喜滋滋地道了谢。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请拿十七号牌子的朋友到乙字柜台办理手续!”

  吴焕之听到传唤,连忙放下茶杯,向正在聊天的几人抱了抱拳,拿着号牌去办登记手续了。他在这里等候这段时间,早就把流程看得明明白白。码头临时搭建的竹棚下面共有甲乙丙三个柜台,有专人按轮次叫号,凭借入场时拿到的号牌上前办理手续。听说前几天还有人专门进来占位倒卖号牌轮次,只是没做成几笔买卖就被旁边维持治安的海汉兵现,直接捆起来抓走了。

  “在下便是十七号。”吴焕之一边说一边伸手将号牌递给柜台后面坐着的年轻男子。

  对方接过号牌放到一边,提笔蘸墨,开口问道:“请报上姓名、年龄、来自何处、经营何种生意。”

  “在下吴焕之,今年正好不惑,来自苏州太仓,经营丝绸生意。”吴焕之老老实实地应道。

  对方继续问道:“届时有几条船前往舟山岛?船员多少人?”

  吴焕之应道:“就一条船,船员二十二人,加上本人和四名随从,共二十七人。”

  对方边问边在一本簿子上书写,又问了七八个问题之后,停笔说道:“到港之后会根据你登记的资料再次进行核对,停靠定海港的船只,船上不得携带武器,船员不得随意离开指定的活动区域,若是有违规行为,船主或雇主需承担相关责任。可记住了?”

  “在下自当遵从。”吴焕之也知道海汉人是担心有东海的人混进去捣乱,对于这样的安排倒也没什么反感。

  “到时候进港查验身份,投宿当地旅店,都需出示此号牌,你收好了。”

  吴焕之于是又拿到了一块号牌,两指宽三寸长的竹牌,一端还打孔穿了一根丝带,以便于携带。只是这块号牌上刻的也不知是字还是符号,弯弯拐拐如同蚯蚓滚沙一般,却是一个都不认得。吴焕之心道这大概就是海汉人的文字了,外人的确是难以仿造。

  办手续的人见吴焕之坐着没动,便催促道:“办完就可以走了。”

  “这便完了?”吴焕之犹豫了一下才道:“可需要缴纳什么费用?”

  “招商会无需缴纳费用,如果有人找你收钱,请及时向我们检举。若是带的现银太多携带不便,到时候可在定海湾码头上换成我们行的银票,离开时再兑付现银就是。”

  吴焕之连声应了,起身离开,心想这海汉人办事倒是够细致周全,也难怪能在南方混得风生水起,当下对两天后的招商会更是多了几分期待。

  吴焕之出来之后,那等在码头上的周海远远便迎了过来,主动向他问道:“吴老板事情可还办得顺利?”

  吴焕之点头应道:“海汉人办事爽快,比大明的衙门容易多了。回去之后,你便按我吩咐,多多采买补给,这两日不用出海,但船钱我照付了,就算是给你的打赏。叫你的人到了舟山岛千万莫要惹事,否则我这雇主也得背黑锅!”

  “是是是,小人记住了,多谢吴老板打赏!”周海喜滋滋地道了谢。

  “请拿十七号牌子的朋友到乙字柜台办理手续!”

  吴焕之听到传唤,连忙放下茶杯,向正在聊天的几人抱了抱拳,拿着号牌去办登记手续了。他在这里等候这段时间,早就把流程看得明明白白。码头临时搭建的竹棚下面共有甲乙丙三个柜台,有专人按轮次叫号,凭借入场时拿到的号牌上前办理手续。听说前几天还有人专门进来占位倒卖号牌轮次,只是没做成几笔买卖就被旁边维持治安的海汉兵现,直接捆起来抓走了。

  “在下便是十七号。”吴焕之一边说一边伸手将号牌递给柜台后面坐着的年轻男子。

  对方接过号牌放到一边,提笔蘸墨,开口问道:“请报上姓名、年龄、来自何处、经营何种生意。”

  “在下吴焕之,今年正好不惑,来自苏州太仓,经营丝绸生意。”吴焕之老老实实地应道。

  对方继续问道:“届时有几条船前往舟山岛?船员多少人?”

  吴焕之应道:“就一条船,船员二十二人,加上本人和四名随从,共二十七人。”

  对方边问边在一本簿子上书写,又问了七八个问题之后,停笔说道:“到港之后会根据你登记的资料再次进行核对,停靠定海港的船只,船上不得携带武器,船员不得随意离开指定的活动区域,若是有违规行为,船主或雇主需承担相关责任。可记住了?”

  “在下自当遵从。”吴焕之也知道海汉人是担心有东海的人混进去捣乱,对于这样的安排倒也没什么反感。

  “到时候进港查验身份,投宿当地旅店,都需出示此号牌,你收好了。”

  吴焕之于是又拿到了一块号牌,两指宽三寸长的竹牌,一端还打孔穿了一根丝带,以便于携带。只是这块号牌上刻的也不知是字还是符号,弯弯拐拐如同蚯蚓滚沙一般,却是一个都不认得。吴焕之心道这大概就是海汉人的文字了,外人的确是难以仿造。

  办手续的人见吴焕之坐着没动,便催促道:“办完就可以走了。”

  “这便完了?”吴焕之犹豫了一下才道:“可需要缴纳什么费用?”

  “招商会无需缴纳费用,如果有人找你收钱,请及时向我们检举。若是带的现银太多携带不便,到时候可在定海湾码头上换成我们行的银票,离开时再兑付现银就是。”

  吴焕之连声应了,起身离开,心想这海汉人办事倒是够细致周全,也难怪能在南方混得风生水起,当下对两天后的招商会更是多了几分期待。

  吴焕之出来之后,那等在码头上的周海远远便迎了过来,主动向他问道:“吴老板事情可还办得顺利?”

  吴焕之点头应道:“海汉人办事爽快,比大明的衙门容易多了。回去之后,你便按我吩咐,多多采买补给,这两日不用出海,但船钱我照付了,就算是给你的打赏。叫你的人到了舟山岛千万莫要惹事,否则我这雇主也得背黑锅!”

  “是是是,小人记住了,多谢吴老板打赏!”周海喜滋滋地道了谢。

  “请拿十七号牌子的朋友到乙字柜台办理手续!”

  吴焕之听到传唤,连忙放下茶杯,向正在聊天的几人抱了抱拳,拿着号牌去办登记手续了。他在这里等候这段时间,早就把流程看得明明白白。码头临时搭建的竹棚下面共有甲乙丙三个柜台,有专人按轮次叫号,凭借入场时拿到的号牌上前办理手续。听说前几天还有人专门进来占位倒卖号牌轮次,只是没做成几笔买卖就被旁边维持治安的海汉兵现,直接捆起来抓走了。

  “在下便是十七号。”吴焕之一边说一边伸手将号牌递给柜台后面坐着的年轻男子。

  对方接过号牌放到一边,提笔蘸墨,开口问道:“请报上姓名、年龄、来自何处、经营何种生意。”

  “在下吴焕之,今年正好不惑,来自苏州太仓,经营丝绸生意。”吴焕之老老实实地应道。

  对方继续问道:“届时有几条船前往舟山岛?船员多少人?”

  吴焕之应道:“就一条船,船员二十二人,加上本人和四名随从,共二十七人。”

  对方边问边在一本簿子上书写,又问了七八个问题之后,停笔说道:“到港之后会根据你登记的资料再次进行核对,停靠定海港的船只,船上不得携带武器,船员不得随意离开指定的活动区域,若是有违规行为,船主或雇主需承担相关责任。可记住了?”

  “在下自当遵从。”吴焕之也知道海汉人是担心有东海的人混进去捣乱,对于这样的安排倒也没什么反感。

  “到时候进港查验身份,投宿当地旅店,都需出示此号牌,你收好了。”

  吴焕之于是又拿到了一块号牌,两指宽三寸长的竹牌,一端还打孔穿了一根丝带,以便于携带。只是这块号牌上刻的也不知是字还是符号,弯弯拐拐如同蚯蚓滚沙一般,却是一个都不认得。吴焕之心道这大概就是海汉人的文字了,外人的确是难以仿造。

  办手续的人见吴焕之坐着没动,便催促道:“办完就可以走了。”

  “这便完了?”吴焕之犹豫了一下才道:“可需要缴纳什么费用?”

  “招商会无需缴纳费用,如果有人找你收钱,请及时向我们检举。若是带的现银太多携带不便,到时候可在定海湾码头上换成我们行的银票,离开时再兑付现银就是。”

  吴焕之连声应了,起身离开,心想这海汉人办事倒是够细致周全,也难怪能在南方混得风生水起,当下对两天后的招商会更是多了几分期待。

  吴焕之出来之后,那等在码头上的周海远远便迎了过来,主动向他问道:“吴老板事情可还办得顺利?”...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3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