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七十六章 舟山招商会(一)

第八百七十六章 舟山招商会(一)

  对生意人来说,由谁来主持市场的运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够得到合理的收益。过去舟山船帮所制定的贸易份额分配制度并不是每个人都乐于接受,本地想将其取而代之的也大有人在。只是一方面舟山船帮背景深、底子硬,一般人根本撬不动,另一方面这种利益分配方式已经固化,牵一而动全身,没有谁有这个能力可以将其全部铲掉,并且有足够的威望来主持制定新的利益分配模式。

  而海汉人的到来就如同投入平静湖面的一粒石子,打破了之前的平衡。不论是武力值还是商业能力,海汉都远在舟山群岛这些民间势力之上,并且有在福广积累的丰富经验和成功运作的案例,以及长期以来保持得极好的商业信誉。由海汉出面牵头来重新打造这一地区的海上贸易体系,对那些想要改变现状的人来说,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

  这些人虽然是来请示曲余同的意思,但其实来之前也已经互相通过气,统一了看法。对于文博等人来说,现在海汉人打算要重新制定市场规则,不抓住这个时机切入更待何时?这个招商会要是不去参加,等人家东分分西分分,把海汉货的专营权全都瓜分完了,那自己今后就连喝汤的资格都没了。

  曲余同听了众人的表态,却仍是不动声色地说道:“那你们可知这次海汉人要布的专营权,包括了哪些货色?”

  众人均是摇头称不知,他们现在只拿到了请帖,至于招商会的内容,他们此前却并没有接收到相关的信息。

  曲余同得意地捻须叹道:“你们若是就这么一问三不知的去了,也只能去当个看客。回头你们去找何肖,他那里有你们需要的东西。”

  文博闻言喜道:“若是能掌握消息,大事可成!”

  海汉送来的请帖上说得很明白,这次招商会将会有九十多种商品的专营权布,而这个专营权可是得要付出真金白银才能拿到手。就算是财力雄厚的商家,也不可能将这么多种商品的专营权全部收入囊中,这就必须要有针对性的做出选择。比如考虑上手快,可以选择经营自己比较熟悉的领域,又或是考虑收益,就专门挑利润较高的商品,或者选择竞争者可能不太多,比较容易拿到专营权的商品。在招商会之前制定出比较稳妥的策略,对想要拿下的项目进行提前的准备,无疑是可以大大提升成功的几率。

  曲余同叮嘱道:“此事需得小心一些,切记不可外传!”

  文博等人连忙躬身应道:“大人放心,我等谨记在心。”

  海汉人既然没有把这部分的消息公开,那意思就是准备在招商会上有针对性的照顾一些类似曲余同这种在地方上有较大影响力的关系户了。这种消息要是泄露出去,对海汉人的影响倒是没多少,但自己这边的竞争优势可就完全没了。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生意人来说,由谁来主持市场的运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够得到合理的收益。过去舟山船帮所制定的贸易份额分配制度并不是每个人都乐于接受,本地想将其取而代之的也大有人在。只是一方面舟山船帮背景深、底子硬,一般人根本撬不动,另一方面这种利益分配方式已经固化,牵一而动全身,没有谁有这个能力可以将其全部铲掉,并且有足够的威望来主持制定新的利益分配模式。

  而海汉人的到来就如同投入平静湖面的一粒石子,打破了之前的平衡。不论是武力值还是商业能力,海汉都远在舟山群岛这些民间势力之上,并且有在福广积累的丰富经验和成功运作的案例,以及长期以来保持得极好的商业信誉。由海汉出面牵头来重新打造这一地区的海上贸易体系,对那些想要改变现状的人来说,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

  这些人虽然是来请示曲余同的意思,但其实来之前也已经互相通过气,统一了看法。对于文博等人来说,现在海汉人打算要重新制定市场规则,不抓住这个时机切入更待何时?这个招商会要是不去参加,等人家东分分西分分,把海汉货的专营权全都瓜分完了,那自己今后就连喝汤的资格都没了。

  曲余同听了众人的表态,却仍是不动声色地说道:“那你们可知这次海汉人要布的专营权,包括了哪些货色?”

  众人均是摇头称不知,他们现在只拿到了请帖,至于招商会的内容,他们此前却并没有接收到相关的信息。

  曲余同得意地捻须叹道:“你们若是就这么一问三不知的去了,也只能去当个看客。回头你们去找何肖,他那里有你们需要的东西。”

  文博闻言喜道:“若是能掌握消息,大事可成!”

  海汉送来的请帖上说得很明白,这次招商会将会有九十多种商品的专营权布,而这个专营权可是得要付出真金白银才能拿到手。就算是财力雄厚的商家,也不可能将这么多种商品的专营权全部收入囊中,这就必须要有针对性的做出选择。比如考虑上手快,可以选择经营自己比较熟悉的领域,又或是考虑收益,就专门挑利润较高的商品,或者选择竞争者可能不太多,比较容易拿到专营权的商品。在招商会之前制定出比较稳妥的策略,对想要拿下的项目进行提前的准备,无疑是可以大大提升成功的几率。

  曲余同叮嘱道:“此事需得小心一些,切记不可外传!”

  文博等人连忙躬身应道:“大人放心,我等谨记在心。”

  海汉人既然没有把这部分的消息公开,那意思就是准备在招商会上有针对性的照顾一些类似曲余同这种在地方上有较大影响力的关系户了。这种消息要是泄露出去,对海汉人的影响倒是没多少,但自己这边的竞争优势可就完全没了。对生意人来说,由谁来主持市场的运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够得到合理的收益。过去舟山船帮所制定的贸易份额分配制度并不是每个人都乐于接受,本地想将其取而代之的也大有人在。只是一方面舟山船帮背景深、底子硬,一般人根本撬不动,另一方面这种利益分配方式已经固化,牵一而动全身,没有谁有这个能力可以将其全部铲掉,并且有足够的威望来主持制定新的利益分配模式。

  而海汉人的到来就如同投入平静湖面的一粒石子,打破了之前的平衡。不论是武力值还是商业能力,海汉都远在舟山群岛这些民间势力之上,并且有在福广积累的丰富经验和成功运作的案例,以及长期以来保持得极好的商业信誉。由海汉出面牵头来重新打造这一地区的海上贸易体系,对那些想要改变现状的人来说,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

  这些人虽然是来请示曲余同的意思,但其实来之前也已经互相通过气,统一了看法。对于文博等人来说,现在海汉人打算要重新制定市场规则,不抓住这个时机切入更待何时?这个招商会要是不去参加,等人家东分分西分分,把海汉货的专营权全都瓜分完了,那自己今后就连喝汤的资格都没了。

  曲余同听了众人的表态,却仍是不动声色地说道:“那你们可知这次海汉人要布的专营权,包括了哪些货色?”

  众人均是摇头称不知,他们现在只拿到了请帖,至于招商会的内容,他们此前却并没有接收到相关的信息。

  曲余同得意地捻须叹道:“你们若是就这么一问三不知的去了,也只能去当个看客。回头你们去找何肖,他那里有你们需要的东西。”

  文博闻言喜道:“若是能掌握消息,大事可成!”

  海汉送来的请帖上说得很明白,这次招商会将会有九十多种商品的专营权布,而这个专营权可是得要付出真金白银才能拿到手。就算是财力雄厚的商家,也不可能将这么多种商品的专营权全部收入囊中,这就必须要有针对性的做出选择。比如考虑上手快,可以选择经营自己比较熟悉的领域,又或是考虑收益,就专门挑利润较高的商品,或者选择竞争者可能不太多,比较容易拿到专营权的商品。在招商会之前制定出比较稳妥的策略,对想要拿下的项目进行提前的准备,无疑是可以大大提升成功的几率。

  曲余同叮嘱道:“此事需得小心一些,切记不可外传!”

  文博等人连忙躬身应道:“大人放心,我等谨记在心。”

  海汉人既然没有把这部分的消息公开,那意思就是准备在招商会上有针对性的照顾一些类似曲余同这种在地方上有较大影响力的关系户了。这种消息要是泄露出去,对海汉人的影响倒是没多少,但自己这边的竞争优势可就完全没了。对生意人来说,由谁来主持市场的运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够得到合理的收益。过去舟山船帮所制定的贸易份额分配制度并不是每个人都乐于接受,本地想将其取而代之的也大有人在。只是一方面舟山船帮背景深、底子硬,一般人根本撬不动,另一方面这种利益分配方式已经固化,牵一而动全身,没有谁有这个能力可以将其全部铲掉,并且有足够的威望来主持制定新的利益分配模式。

  而海汉人的到来就如同投入平静湖面的一粒石子,打破了之前的平衡。不论是武力值还是商业能力,海汉都远在舟山群岛这些民间势力之上,并且有在福广积累的丰富经验和成功运作的案例,以及长期以来保持得极好的商业信誉。由海汉出面牵头来重新打造这一地区的海上贸易体系,对那些想要改变现状的人来说,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

  这些人虽然是来请示曲余同的意思,但其实来之前也已经互相通过气,统一了看法。对于文博等人来说,现在海汉人打算要重新制定市场规则,不抓住这个时机切入更待何时?这个招商会要是不去参加,等人家东分分西分分,把海汉货的专营权全都瓜分完了,那自己今后就连喝汤的资格都没了。

  曲余同听了众人的表态,却仍是不动声色地说道:“那你们可知这次海汉人要布的专营权,包括了哪些货色?”

  众人均是摇头称不知,他们现在只拿到了请帖,至于招商会的内容,他们此前却并没有接收到相关的信息。

  曲余同得意地捻须叹道:“你们若是就这么一问三不知的去了,也只能去当个看客。回头你们去找何肖,他那里有你们需要的东西。”

  文博闻言喜道:“若是能掌握消息,大事可成!”

  海汉送来的请帖上说得很明白,这次招商会将会有九十多种商品的专营权布,而这个专营权可是得要付出真金白银才能拿到手。就算是财力雄厚的商家,也不可能将这么多种商品的专营权全部收入囊中,这就必须要有针对性的做出选择。比如考虑上手快,可以选择经营自己比较熟悉的领域,又或是考虑收益,就专门挑利润较高的商品,或者选择竞争者可能不太多,比较容易拿到专营权的商品。在招商会之前制定出比较稳妥的策略,对想要拿下的项目进行提前的准备,无疑是可以大大提升成功的几率。

  曲余同叮嘱道:“此事需得小心一些,切记不可外传!”

  文博等人连忙躬身应道:“大人放心,我等谨记在心。”

  海汉人既然没有把这部分的消息公开,那意思就是准备在招商会上有针对性的照顾一些类似曲余同这种在地方上有较大影响力的关系户了。这种消息要是泄露出去,对海汉人的影响倒是没多少,但自己这边的竞争优势可就完全没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3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