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七十三章 代价惨重

第八百七十三章 代价惨重

  这一波的屠戮彻底打垮了海盗联军的战斗意志,尽管这个时候海盗一方的兵力仍然优于对手,但溃逃已不可避免地出现,哪怕他们身后还有二十多人的督战队,也无法阻止这些人放弃进攻转身逃命。

  顾平看到手下人纷纷开始逃跑,心中也知道大势已去,他原本以为只要能有机会跟海汉人面对面地拼杀,就可以抵消己方在武器方面的劣势,但在真正与海汉民团搏杀过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太天真。海汉民团不但武器装备更好,近身搏杀的本事也远远出了他们这种民间武装,对手并不是单凭着一股血气在作战,而是十分冷酷地在执行着军令——这种职业军队的表现正是海盗联军所无法具备的重要素质。

  但就算要逃,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逃生的机会。顾平眼见已无力回天,刚打算随大流往回撤,就觉得右腿一疼,仿佛是被尖利之物重重扎了一下,腿一软便摔在了地上。顾平伸手一摸,湿漉漉地摸了一把血,果然是伤了。好在身边还有几名心腹,见他倒下立刻就赶上来将他扶起,搀着他往回撤,但这样一来,行动的度未免就大打折扣了,很快便被追击而来的海汉兵赶上了。

  顾平这几个心腹都是跟随他多年的死士,关键时刻倒也没有抛下他自行逃命,其中一人扶住顾平继续逃跑,另外几人则是返身与追兵厮杀,指望能拖住追兵片刻,好让顾平顺利逃生。然而连片刻的拖延都只是奢望,这几人返身杀回来还没与追兵交上手,就被排枪给放倒了。

  顾平回头见追兵距离自己不过二三十米,而这里离海岸的泊船处至少还有一两里地,心知绝无侥幸,当下将心腹用力往前一推:“你回去告知义父,海汉人不可力敌,请他早做打算!”

  带队的顾平没能逃出战场,剩下的海盗联军顿时都成了没头苍蝇,一路狂奔到海边,乘上来时的船朝舟山岛逃去。来时有一千出头的兵力,逃回去的却只剩下了一半左右,损失可谓极其惨重。而且这批人基本都是各家选派的精锐,这下搞得伤筋动骨不说,更重要的是对海盗联军信心上的打击。此前汪加林所说的种种对付海汉人的方案,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似乎都已经成了笑话。

  最郁闷的人当然还是汪加林,他派去的手下折了大半,干儿子没能逃回来,朱家尖岛最终也还是落入了海汉人手中。根据逃回来的人所说,海汉民团的战力远非他们所能抗衡,远有火枪兵,近有刺刀阵,交战状况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吊打,根本无法同场竞技。对手或许有一些死伤,但相比起自家的损失久肯定要小得多了,而汪加林在战前所指望的俘虏对方人员,则是完全没能实现。

  “简直欺人太甚!”汪加林本来已经让人准备了宴席,等待好消息回来就立刻宴请各家领,但打成这样就没什么好庆祝的了。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一波的屠戮彻底打垮了海盗联军的战斗意志,尽管这个时候海盗一方的兵力仍然优于对手,但溃逃已不可避免地出现,哪怕他们身后还有二十多人的督战队,也无法阻止这些人放弃进攻转身逃命。

  顾平看到手下人纷纷开始逃跑,心中也知道大势已去,他原本以为只要能有机会跟海汉人面对面地拼杀,就可以抵消己方在武器方面的劣势,但在真正与海汉民团搏杀过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太天真。海汉民团不但武器装备更好,近身搏杀的本事也远远出了他们这种民间武装,对手并不是单凭着一股血气在作战,而是十分冷酷地在执行着军令——这种职业军队的表现正是海盗联军所无法具备的重要素质。

  但就算要逃,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逃生的机会。顾平眼见已无力回天,刚打算随大流往回撤,就觉得右腿一疼,仿佛是被尖利之物重重扎了一下,腿一软便摔在了地上。顾平伸手一摸,湿漉漉地摸了一把血,果然是伤了。好在身边还有几名心腹,见他倒下立刻就赶上来将他扶起,搀着他往回撤,但这样一来,行动的度未免就大打折扣了,很快便被追击而来的海汉兵赶上了。

  顾平这几个心腹都是跟随他多年的死士,关键时刻倒也没有抛下他自行逃命,其中一人扶住顾平继续逃跑,另外几人则是返身与追兵厮杀,指望能拖住追兵片刻,好让顾平顺利逃生。然而连片刻的拖延都只是奢望,这几人返身杀回来还没与追兵交上手,就被排枪给放倒了。

  顾平回头见追兵距离自己不过二三十米,而这里离海岸的泊船处至少还有一两里地,心知绝无侥幸,当下将心腹用力往前一推:“你回去告知义父,海汉人不可力敌,请他早做打算!”

  带队的顾平没能逃出战场,剩下的海盗联军顿时都成了没头苍蝇,一路狂奔到海边,乘上来时的船朝舟山岛逃去。来时有一千出头的兵力,逃回去的却只剩下了一半左右,损失可谓极其惨重。而且这批人基本都是各家选派的精锐,这下搞得伤筋动骨不说,更重要的是对海盗联军信心上的打击。此前汪加林所说的种种对付海汉人的方案,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似乎都已经成了笑话。

  最郁闷的人当然还是汪加林,他派去的手下折了大半,干儿子没能逃回来,朱家尖岛最终也还是落入了海汉人手中。根据逃回来的人所说,海汉民团的战力远非他们所能抗衡,远有火枪兵,近有刺刀阵,交战状况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吊打,根本无法同场竞技。对手或许有一些死伤,但相比起自家的损失久肯定要小得多了,而汪加林在战前所指望的俘虏对方人员,则是完全没能实现。

  “简直欺人太甚!”汪加林本来已经让人准备了宴席,等待好消息回来就立刻宴请各家领,但打成这样就没什么好庆祝的了。这一波的屠戮彻底打垮了海盗联军的战斗意志,尽管这个时候海盗一方的兵力仍然优于对手,但溃逃已不可避免地出现,哪怕他们身后还有二十多人的督战队,也无法阻止这些人放弃进攻转身逃命。

  顾平看到手下人纷纷开始逃跑,心中也知道大势已去,他原本以为只要能有机会跟海汉人面对面地拼杀,就可以抵消己方在武器方面的劣势,但在真正与海汉民团搏杀过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太天真。海汉民团不但武器装备更好,近身搏杀的本事也远远出了他们这种民间武装,对手并不是单凭着一股血气在作战,而是十分冷酷地在执行着军令——这种职业军队的表现正是海盗联军所无法具备的重要素质。

  但就算要逃,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逃生的机会。顾平眼见已无力回天,刚打算随大流往回撤,就觉得右腿一疼,仿佛是被尖利之物重重扎了一下,腿一软便摔在了地上。顾平伸手一摸,湿漉漉地摸了一把血,果然是伤了。好在身边还有几名心腹,见他倒下立刻就赶上来将他扶起,搀着他往回撤,但这样一来,行动的度未免就大打折扣了,很快便被追击而来的海汉兵赶上了。

  顾平这几个心腹都是跟随他多年的死士,关键时刻倒也没有抛下他自行逃命,其中一人扶住顾平继续逃跑,另外几人则是返身与追兵厮杀,指望能拖住追兵片刻,好让顾平顺利逃生。然而连片刻的拖延都只是奢望,这几人返身杀回来还没与追兵交上手,就被排枪给放倒了。

  顾平回头见追兵距离自己不过二三十米,而这里离海岸的泊船处至少还有一两里地,心知绝无侥幸,当下将心腹用力往前一推:“你回去告知义父,海汉人不可力敌,请他早做打算!”

  带队的顾平没能逃出战场,剩下的海盗联军顿时都成了没头苍蝇,一路狂奔到海边,乘上来时的船朝舟山岛逃去。来时有一千出头的兵力,逃回去的却只剩下了一半左右,损失可谓极其惨重。而且这批人基本都是各家选派的精锐,这下搞得伤筋动骨不说,更重要的是对海盗联军信心上的打击。此前汪加林所说的种种对付海汉人的方案,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似乎都已经成了笑话。

  最郁闷的人当然还是汪加林,他派去的手下折了大半,干儿子没能逃回来,朱家尖岛最终也还是落入了海汉人手中。根据逃回来的人所说,海汉民团的战力远非他们所能抗衡,远有火枪兵,近有刺刀阵,交战状况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吊打,根本无法同场竞技。对手或许有一些死伤,但相比起自家的损失久肯定要小得多了,而汪加林在战前所指望的俘虏对方人员,则是完全没能实现。

  “简直欺人太甚!”汪加林本来已经让人准备了宴席,等待好消息回来就立刻宴请各家领,但打成这样就没什么好庆祝的了。这一波的屠戮彻底打垮了海盗联军的战斗意志,尽管这个时候海盗一方的兵力仍然优于对手,但溃逃已不可避免地出现,哪怕他们身后还有二十多人的督战队,也无法阻止这些人放弃进攻转身逃命。

  顾平看到手下人纷纷开始逃跑,心中也知道大势已去,他原本以为只要能有机会跟海汉人面对面地拼杀,就可以抵消己方在武器方面的劣势,但在真正与海汉民团搏杀过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太天真。海汉民团不但武器装备更好,近身搏杀的本事也远远出了他们这种民间武装,对手并不是单凭着一股血气在作战,而是十分冷酷地在执行着军令——这种职业军队的表现正是海盗联军所无法具备的重要素质。

  但就算要逃,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逃生的机会。顾平眼见已无力回天,刚打算随大流往回撤,就觉得右腿一疼,仿佛是被尖利之物重重扎了一下,腿一软便摔在了地上。顾平伸手一摸,湿漉漉地摸了一把血,果然是伤了。好在身边还有几名心腹,见他倒下立刻就赶上来将他扶起,搀着他往回撤,但这样一来,行动的度未免就大打折扣了,很快便被追击而来的海汉兵赶上了。

  顾平这几个心腹都是跟随他多年的死士,关键时刻倒也没有抛下他自行逃命,其中一人扶住顾平继续逃跑,另外几人则是返身与追兵厮杀,指望能拖住追兵片刻,好让顾平顺利逃生。然而连片刻的拖延都只是奢望,这几人返身杀回来还没与追兵交上手,就被排枪给放倒了。

  顾平回头见追兵距离自己不过二三十米,而这里离海岸的泊船处至少还有一两里地,心知绝无侥幸,当下将心腹用力往前一推:“你回去告知义父,海汉人不可力敌,请他早做打算!”

  带队的顾平没能逃出战场,剩下的海盗联军顿时都成了没头苍蝇,一路狂奔到海边,乘上来时的船朝舟山岛逃去。来时有一千出头的兵力,逃回去的却只剩下了一半左右,损失可谓极其惨重。而且这批人基本都是各家选派的精锐,这下搞得伤筋动骨不说,更重要的是对海盗联军信心上的打击。此前汪加林所说的种种对付海汉人的方案,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似乎都已经成了笑话。

  最郁闷的人当然还是汪加林,他派去的手下折了大半,干儿子没能逃回来,朱家尖岛最终也还是落入了海汉人手中。根据逃回来的人所说,海汉民团的战力远非他们所能抗衡,远有火枪兵,近有刺刀阵,交战状况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吊打,根本无法同场竞技。...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2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