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无谓的谈判

第八百六十九章 无谓的谈判

  何肖并没有看过马灵提交给昌国卫的报告,也不清楚石浦卫所与海汉人之间的纠葛,但看钱天敦如此有恃无恐,他大致也能推测出这位马千户是站在哪边的。他原本也不太相信大明军方参与此事,但既然军方的负责人就在岛上,那倒是可以见一见探探虚实。

  马灵原本在岛上也没什么事,之所以留在这边,一方面是海汉人不放心让他回到石浦港去,把他搁在眼皮子底下方面监视另一方面也是给他找个剿匪的理由,以便能推脱上司的召唤,暂时不去昌国卫报到。所以他这几天除了在码头上看海汉船队进进出出,暂时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做,接到消息很快就赶到了指挥部。

  何肖是宁波知府身边的幕僚,自然知道马灵这号人物,但马灵与知府严国伟打交道的时候少,却不认得何肖,还是由林行居中替二人做了介绍。落座之后,钱天敦便让马灵将事情经过再对何肖说一次。

  关于这套说辞,马灵这些天里早就已经反反复复地琢磨了一个通透,一些原本比较明显的漏洞,他也已经尽力想办法从言辞上去弥补。这时候说给何肖的内容,比起递交给昌国卫的公文又丰满了许多,就连钱天敦也不时点头,算是对马灵表现的赞许。

  何肖听了马灵的描述之后,这才对整个事件有了一个相对更明确的认识。虽然他对于马灵的某些说辞也仍是半信半疑,但有几件事是可以确定无疑了。

  第一是海沙帮的确已经玩完了,从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海汉人应该就是主谋,而三林帮和石浦卫所仅仅只是为海汉人打下手而已。

  第二,海汉人收拾完海沙帮之后并没有离开浙江的意图,而是打算就此落脚了。

  第三,这件事还没完,海汉人认为东海上还有海沙帮的同谋,不把这些同谋全部解决,海汉人不打算停手。六横岛事件虽然已经起了很大的风波,但可能仅仅只是一场巨变的开头而已。

  这种折腾对于地方官府来说绝对是不想看到的状况,东海一乱,宁波的海贸就会受到明显的影响。整个宁波府靠海吃饭的人口足足几十万,到时候官府可没什么办法能压制住大面积的民乱。

  但要如何阻止海汉人继续行动,对何肖来说却是一个难题。原本他是打算利用官方身份来压一压海汉人,但见面之后他才发现海汉人对于大明官府其实并没有多少忌惮,而且一上来就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称自己只是协助大明军方剿匪。何肖要让海汉人停止行动,那就先得跟军方打交道,而这个所谓的主使者石浦千户马灵,分明又是一副对海汉人言听计从的模样,看样子完全就是海汉人手中的一个傀儡,要他下令禁止海汉人在舟山群岛展开行动,效果无异于对牛弹琴。

  何肖不清楚昌国卫以及更上面的浙江都司是如何看待六横岛的事情,所以也不敢随意对马灵的做法说三道四指手划脚。他沉吟一阵之后才开口问道:“剿匪这事,目前到底是由石浦所统筹,还是昌国卫指挥?”

  关于责任问题,马灵也已经提前考虑过,闻言便应道:“此事暂由本官负责,但已上报昌国卫,想必卫指挥使严大人也已经向浙江都司那边通了消息。之后如何安排,应当还是要由浙江都司发号施令。何先生要是什么问题,可以与浙江都司联系。”

  马灵欺的就是何肖的平民身份,无法直接向军方高层过问这些事情,宁波知府想要知道这事到底是军方中哪一级机构在负责,那也只有曲余同自己发公文去浙江都司问询。这一去一来,要问个结果起码得好几天了。等宁波府问清楚状况之后再派何肖来六横岛交涉,海汉人至少又拿下几个大岛了,这么东拖一下西拖一下,拖上一两个月,最终肯定能达成海汉人想要的结果。

  以何肖的身份,就算明知马灵是在兜圈子,也没法向其发火。于是他只能再次将矛头转向钱天敦:“钱老板,协助官府剿匪固然是义举,但此地是宁波府所辖,贵方的行动应当遵从宁波府的命令。若是因为剿匪而搞乱了地方,那就有失贵方出兵的初衷了,钱老板以为如何?”

  本书首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何肖并没有看过马灵提交给昌国卫的报告,也不清楚石浦卫所与海汉人之间的纠葛,但看钱天敦如此有恃无恐,他大致也能推测出这位马千户是站在哪边的。他原本也不太相信大明军方参与此事,但既然军方的负责人就在岛上,那倒是可以见一见探探虚实。

  马灵原本在岛上也没什么事,之所以留在这边,一方面是海汉人不放心让他回到石浦港去,把他搁在眼皮子底下方面监视另一方面也是给他找个剿匪的理由,以便能推脱上司的召唤,暂时不去昌国卫报到。所以他这几天除了在码头上看海汉船队进进出出,暂时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做,接到消息很快就赶到了指挥部。

  何肖是宁波知府身边的幕僚,自然知道马灵这号人物,但马灵与知府严国伟打交道的时候少,却不认得何肖,还是由林行居中替二人做了介绍。落座之后,钱天敦便让马灵将事情经过再对何肖说一次。

  关于这套说辞,马灵这些天里早就已经反反复复地琢磨了一个通透,一些原本比较明显的漏洞,他也已经尽力想办法从言辞上去弥补。这时候说给何肖的内容,比起递交给昌国卫的公文又丰满了许多,就连钱天敦也不时点头,算是对马灵表现的赞许。

  何肖听了马灵的描述之后,这才对整个事件有了一个相对更明确的认识。虽然他对于马灵的某些说辞也仍是半信半疑,但有几件事是可以确定无疑了。

  第一是海沙帮的确已经玩完了,从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海汉人应该就是主谋,而三林帮和石浦卫所仅仅只是为海汉人打下手而已。

  第二,海汉人收拾完海沙帮之后并没有离开浙江的意图,而是打算就此落脚了。

  第三,这件事还没完,海汉人认为东海上还有海沙帮的同谋,不把这些同谋全部解决,海汉人不打算停手。六横岛事件虽然已经起了很大的风波,但可能仅仅只是一场巨变的开头而已。

  这种折腾对于地方官府来说绝对是不想看到的状况,东海一乱,宁波的海贸就会受到明显的影响。整个宁波府靠海吃饭的人口足足几十万,到时候官府可没什么办法能压制住大面积的民乱。

  但要如何阻止海汉人继续行动,对何肖来说却是一个难题。原本他是打算利用官方身份来压一压海汉人,但见面之后他才发现海汉人对于大明官府其实并没有多少忌惮,而且一上来就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称自己只是协助大明军方剿匪。何肖要让海汉人停止行动,那就先得跟军方打交道,而这个所谓的主使者石浦千户马灵,分明又是一副对海汉人言听计从的模样,看样子完全就是海汉人手中的一个傀儡,要他下令禁止海汉人在舟山群岛展开行动,效果无异于对牛弹琴。

  何肖不清楚昌国卫以及更上面的浙江都司是如何看待六横岛的事情,所以也不敢随意对马灵的做法说三道四指手划脚。他沉吟一阵之后才开口问道:“剿匪这事,目前到底是由石浦所统筹,还是昌国卫指挥?”

  关于责任问题,马灵也已经提前考虑过,闻言便应道:“此事暂由本官负责,但已上报昌国卫,想必卫指挥使严大人也已经向浙江都司那边通了消息。之后如何安排,应当还是要由浙江都司发号施令。何先生要是什么问题,可以与浙江都司联系。”

  马灵欺的就是何肖的平民身份,无法直接向军方高层过问这些事情,宁波知府想要知道这事到底是军方中哪一级机构在负责,那也只有曲余同自己发公文去浙江都司问询。这一去一来,要问个结果起码得好几天了。等宁波府问清楚状况之后再派何肖来六横岛交涉,海汉人至少又拿下几个大岛了,这么东拖一下西拖一下,拖上一两个月,最终肯定能达成海汉人想要的结果。

  以何肖的身份,就算明知马灵是在兜圈子,也没法向其发火。于是他只能再次将矛头转向钱天敦:“钱老板,协助官府剿匪固然是义举,但此地是宁波府所辖,贵方的行动应当遵从宁波府的命令。若是因为剿匪而搞乱了地方,那就有失贵方出兵的初衷了,钱老板以为如何?”

  何肖并没有看过马灵提交给昌国卫的报告,也不清楚石浦卫所与海汉人之间的纠葛,但看钱天敦如此有恃无恐,他大致也能推测出这位马千户是站在哪边的。他原本也不太相信大明军方参与此事,但既然军方的负责人就在岛上,那倒是可以见一见探探虚实。

  马灵原本在岛上也没什么事,之所以留在这边,一方面是海汉人不放心让他回到石浦港去,把他搁在眼皮子底下方面监视另一方面也是给他找个剿匪的理由,以便能推脱上司的召唤,暂时不去昌国卫报到。所以他这几天除了在码头上看海汉船队进进出出,暂时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做,接到消息很快就赶到了指挥部。

  何肖是宁波知府身边的幕僚,自然知道马灵这号人物,但马灵与知府严国伟打交道的时候少,却不认得何肖,还是由林行居中替二人做了介绍。落座之后,钱天敦便让马灵将事情经过再对何肖说一次。

  关于这套说辞,马灵这些天里早就已经反反复复地琢磨了一个通透,一些原本比较明显的漏洞,他也已经尽力想办法从言辞上去弥补。这时候说给何肖的内容,比起递交给昌国卫的公文又丰满了许多,就连钱天敦也不时点头,算是对马灵表现的赞许。

  何肖听了马灵的描述之后,这才对整个事件有了一个相对更明确的认识。虽然他对于马灵的某些说辞也仍是半信半疑,但有几件事是可以确定无疑了。

  第一是海沙帮的确已经玩完了,从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海汉人应该就是主谋,而三林帮和石浦卫所仅仅只是为海汉人打下手而已。

  第二,海汉人收拾完海沙帮之后并没有离开浙江的意图,而是打算就此落脚了。

  第三,这件事还没完,海汉人认为东海上还有海沙帮的同谋,不把这些同谋全部解决,海汉人不打算停手。六横岛事件虽然已经起了很大的风波,但可能仅仅只是一场巨变的开头而已。

  这种折腾对于地方官府来说绝对是不想看到的状况,东海一乱,宁波的海贸就会受到明显的影响。整个宁波府靠海吃饭的人口足足几十万,到时候官府可没什么办法能压制住大面积的民乱。

  但要如何阻止海汉人继续行动,对何肖来说却是一个难题。原本他是打算利用官方身份来压一压海汉人,但见面之后他才发现海汉人对于大明官府其实并没有多少忌惮,而且一上来就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称自己只是协助大明军方剿匪。何肖要让海汉人停止行动,那就先得跟军方打交道,而这个所谓的主使者石浦千户马灵,分明又是一副对海汉人言听计从的模样,看样子完全就是海汉人手中的一个傀儡,要他下令禁止海汉人在舟山群岛展开行动,效果无异于对牛弹琴。

  何肖不清楚昌国卫以及更上面的浙江都司是如何看待六横岛的事情,所以也不敢随意对马灵的做法说三道四指手划脚。他沉吟一阵之后才开口问道:“剿匪这事,目前到底是由石浦所统筹,还是昌国卫指挥?”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2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