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六十四章 战后清理

第八百六十四章 战后清理

  林德跟随两个兄长在六横岛上开山立柜已有好几年的时间,打打杀杀的事也经历得多了,昨天的交战中他就亲手干掉了两个人,亡命搏杀的场面对他来说并不新鲜。但当他见识了海汉民团作战的方式之后,仍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畏惧的情绪。

  这并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交战,而完全呈现一边倒局面的屠杀,即便海沙帮阵中有让林德曾经头疼不已的火枪队,但在对阵海汉民团的时候仍然连半点发挥作用的机会都没捞到,从战斗打响的那一刻就被对手完全碾压。

  惊慌失措的火枪手们看到站在前面的人不断倒下,甚至连开枪的勇气都没了,直接就撒开脚丫往回跑。大概在他们的作战经历中,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上来就被对手按在地上使劲摩擦的场面,除了赶快逃跑根本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左右两边的散兵更是缺乏准备,全都还在等着己方的火枪队打开局面,没想到会先吃了对手的一波猛攻。他们昨日与三林帮交手的时候,对手阵中仅有零星的火枪和弓箭作为远程攻击手段,想不到一夜过去就鸟枪换炮,靠着强大的火力压得己方抬不起头来。

  看着远处海沙帮的人马如同被收割的稻子一样一排排地倒下,林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知道要不是大哥林行从一开始就坚决地选择了投靠海汉这条路,此时面对海汉火枪大炮的很可能就是自己。而三林帮相比海沙帮更加缺乏远程攻击手段,对上海汉民团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看着海汉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阵型实施攻击,林德不由自主地就将其与自己麾下指挥的这帮人相比,一个是井然有序,一个是乱作一团,职业军队和民间武装的战斗力差距在这个层面上也暴露得十分彻底。如果说林德先前还对海汉民团的战斗力仍抱有那么一丝怀疑,那么现在他已经被眼前的事实所彻底折服,别说是这六横岛上的海沙帮,就算是宁波府的官军来了,大概也应付不了这些如狼似虎的海汉兵。难怪海汉人敢有恃无恐地从福建跑到浙江动手,的确人家是有真本事在身,不服不行。

  在戈麦斯确认了前方的防御工事中有海汉人参与作战之后,海沙帮这边很快就失去了继续作战的意志,抛下上百具尸体,急急忙忙地往后撤退。防线后的海汉民团没有急于前出追击,因为高桥南刚刚得到指挥部的通知,负责包抄海沙帮后路的部队也已经赶到了据此仅五里地的地方,海沙帮现在往后撤退,唯一的结果就是撞上后面包上来的大部队。

  “派人去清点一下战果。”高桥南放下望远镜吩咐道。

  “这等小事,便交由小弟的人去做,海汉军爷们歇着就是。”林德马上接了话,从高桥南手里接过了这差事,同时不忘吩咐手下去后方再多运一些肉食、酒水过来,以慰劳刚刚完成一场大战的海汉民团。

  本书首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林德跟随两个兄长在六横岛上开山立柜已有好几年的时间,打打杀杀的事也经历得多了,昨天的交战中他就亲手干掉了两个人,亡命搏杀的场面对他来说并不新鲜。但当他见识了海汉民团作战的方式之后,仍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畏惧的情绪。

  这并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交战,而完全呈现一边倒局面的屠杀,即便海沙帮阵中有让林德曾经头疼不已的火枪队,但在对阵海汉民团的时候仍然连半点发挥作用的机会都没捞到,从战斗打响的那一刻就被对手完全碾压。

  惊慌失措的火枪手们看到站在前面的人不断倒下,甚至连开枪的勇气都没了,直接就撒开脚丫往

  回跑。大概在他们的作战经历中,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上来就被对手按在地上使劲摩擦的场面,除了赶快逃跑根本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左右两边的散兵更是缺乏准备,全都还在等着己方的火枪队打开局面,没想到会先吃了对手的一波猛攻。他们昨日与三林帮交手的时候,对手阵中仅有零星的火枪和弓箭作为远程攻击手段,想不到一夜过去就鸟枪换炮,靠着强大的火力压得己方抬不起头来。

  看着远处海沙帮的人马如同被收割的稻子一样一排排地倒下,林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知道要不是大哥林行从一开始就坚决地选择了投靠海汉这条路,此时面对海汉火枪大炮的很可能就是自己。而三林帮相比海沙帮更加缺乏远程攻击手段,对上海汉民团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看着海汉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阵型实施攻击,林德不由自主地就将其与自己麾下指挥的这帮人相比,一个是井然有序,一个是乱作一团,职业军队和民间武装的战斗力差距在这个层面上也暴露得十分彻底。如果说林德先前还对海汉民团的战斗力仍抱有那么一丝怀疑,那么现在他已经被眼前的事实所彻底折服,别说是这六横岛上的海沙帮,就算是宁波府的官军来了,大概也应付不了这些如狼似虎的海汉兵。难怪海汉人敢有恃无恐地从福建跑到浙江动手,的确人家是有真本事在身,不服不行。

  在戈麦斯确认了前方的防御工事中有海汉人参与作战之后,海沙帮这边很快就失去了继续作战的意志,抛下上百具尸体,急急忙忙地往后撤退。防线后的海汉民团没有急于前出追击,因为高桥南刚刚得到指挥部的通知,负责包抄海沙帮后路的部队也已经赶到了据此仅五里地的地方,海沙帮现在往后撤退,唯一的结果就是撞上后面包上来的大部队。

  “派人去清点一下战果。”高桥南放下望远镜吩咐道。

  “这等小事,便交由小弟的人去做,海汉军爷们歇着就是。”林德马上接了话,从高桥南手里接过了这差事,同时不忘吩咐手下去后方再多运一些肉食、酒水过来,以慰劳刚刚完成一场大战的海汉民团。林德跟随两个兄长在六横岛上开山立柜已有好几年的时间,打打杀杀的事也经历得多了,昨天的交战中他就亲手干掉了两个人,亡命搏杀的场面对他来说并不新鲜。但当他见识了海汉民团作战的方式之后,仍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畏惧的情绪。

  这并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交战,而完全呈现一边倒局面的屠杀,即便海沙帮阵中有让林德曾经头疼不已的火枪队,但在对阵海汉民团的时候仍然连半点发挥作用的机会都没捞到,从战斗打响的那一刻就被对手完全碾压。

  惊慌失措的火枪手们看到站在前面的人不断倒下,甚至连开枪的勇气都没了,直接就撒开脚丫往回跑。大概在他们的作战经历中,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上来就被对手按在地上使劲摩擦的场面,除了赶快逃跑根本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左右两边的散兵更是缺乏准备,全都还在等着己方的火枪队打开局面,没想到会先吃了对手的一波猛攻。他们昨日与三林帮交手的时候,对手阵中仅有零星的火枪和弓箭作为远程攻击手段,想不到一夜过去就鸟枪换炮,靠着强大的火力压得己方抬不起头来。

  看着远处海沙帮的人马如同被收割的稻子一样一排排地倒下,林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知道要不是大哥林行从一开始就坚决地选择了投靠海汉这条路,此时面对海汉火枪大炮的很可能就是自己。而三林帮相比海沙帮更加缺乏远程攻击手段,对上海汉民团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看着海汉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阵型实施攻击,林德不由自主地就将其与自己麾下指挥的这帮人相比,一个是井然有序,

  一个是乱作一团,职业军队和民间武装的战斗力差距在这个层面上也暴露得十分彻底。如果说林德先前还对海汉民团的战斗力仍抱有那么一丝怀疑,那么现在他已经被眼前的事实所彻底折服,别说是这六横岛上的海沙帮,就算是宁波府的官军来了,大概也应付不了这些如狼似虎的海汉兵。难怪海汉人敢有恃无恐地从福建跑到浙江动手,的确人家是有真本事在身,不服不行。

  在戈麦斯确认了前方的防御工事中有海汉人参与作战之后,海沙帮这边很快就失去了继续作战的意志,抛下上百具尸体,急急忙忙地往后撤退。防线后的海汉民团没有急于前出追击,因为高桥南刚刚得到指挥部的通知,负责包抄海沙帮后路的部队也已经赶到了据此仅五里地的地方,海沙帮现在往后撤退,唯一的结果就是撞上后面包上来的大部队。

  “派人去清点一下战果。”高桥南放下望远镜吩咐道。

  “这等小事,便交由小弟的人去做,海汉军爷们歇着就是。”林德马上接了话,从高桥南手里接过了这差事,同时不忘吩咐手下去后方再多运一些肉食、酒水过来,以慰劳刚刚完成一场大战的海汉民团。林德跟随两个兄长在六横岛上开山立柜已有好几年的时间,打打杀杀的事也经历得多了,昨天的交战中他就亲手干掉了两个人,亡命搏杀的场面对他来说并不新鲜。但当他见识了海汉民团作战的方式之后,仍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畏惧的情绪。

  这并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交战,而完全呈现一边倒局面的屠杀,即便海沙帮阵中有让林德曾经头疼不已的火枪队,但在对阵海汉民团的时候仍然连半点发挥作用的机会都没捞到,从战斗打响的那一刻就被对手完全碾压。

  惊慌失措的火枪手们看到站在前面的人不断倒下,甚至连开枪的勇气都没了,直接就撒开脚丫往回跑。大概在他们的作战经历中,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上来就被对手按在地上使劲摩擦的场面,除了赶快逃跑根本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左右两边的散兵更是缺乏准备,全都还在等着己方的火枪队打开局面,没想到会先吃了对手的一波猛攻。他们昨日与三林帮交手的时候,对手阵中仅有零星的火枪和弓箭作为远程攻击手段,想不到一夜过去就鸟枪换炮,靠着强大的火力压得己方抬不起头来。

  看着远处海沙帮的人马如同被收割的稻子一样一排排地倒下,林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知道要不是大哥林行从一开始就坚决地选择了投靠海汉这条路,此时面对海汉火枪大炮的很可能就是自己。而三林帮相比海沙帮更加缺乏远程攻击手段,对上海汉民团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看着海汉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阵型实施攻击,林德不由自主地就将其与自己麾下指挥的这帮人相比,一个是井然有序,一个是乱作一团,职业军队和民间武装的战斗力差距在这个层面上也暴露得十分彻底。如果说林德先前还对海汉民团的战斗力仍抱有那么一丝怀疑,那么现在他已经被眼前的事实所彻底折服,别说是这六横岛上的海沙帮,就算是宁波府的官军来了,大概也应付不了这些如狼似虎的海汉兵。难怪海汉人敢有恃无恐地从福建跑到浙江动手,的确人家是有真本事在身,不服不行。

  在戈麦斯确认了前方的防御工事中有海汉人参与作战之后,海沙帮这边很快就失去了继续作战的意志,抛下上百具尸体,急急忙忙地往后撤退。防线后的海汉民团没有急于前出追击,因为高桥南刚刚得到指挥部的通知,负责包抄海沙帮后路的部队也已经赶到了据此仅五里地的地方,海沙帮现在往后撤退,唯一的结果就是撞上后面包上来的大部队。...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1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