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六十三章 追剿残匪

第八百六十三章 追剿残匪

  四月二十三日晨,东海六横岛。

  尽管联军指挥部和三林帮都在昨天入夜之后下达了停战的命令,但岛上已经杀红眼的两帮人还是在夜色中进行了数次小规模交手,期间双方都各有死伤。这两帮人在过去也曾因为争夺地盘发生过几次武装冲突,不过因为忌惮其他势力会趁虚而入,双方投入的兵力都十分有限,伤亡也说不上严重。但昨天两帮人都是处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打起来之后丝毫不留余地,到天明统计的时候,双方的死伤都上了三位数,就算放在整个东海来看也是近年少见的激烈冲突了。

  联军舰队这边一早派了船装了几名军医带着药物,由林思带着去了西边三林帮的地头,帮着救治伤者。参谋部也去了几个人,向三林帮了解昨晚的战斗情况和海沙帮目前的状况。高桥南带了两个连的陆军,分乘两艘探险级战船随后前往当地,准备接应据说伤亡惨重的三林帮。

  在这边指挥作战的林德见到二哥,也没表现出什么胜利后的欣喜——昨天是联军舰队的大胜,而对于三林帮来说却是异常惨烈的交战。就连林德本人,也在昨天的交战中挂了彩。

  “被海沙帮番鬼的火铳打的,还好命大没伤到要害!”林德指了指自己的胳膊上用纱布包裹住的地方说道:“那番鬼的火铳兵的确厉害,我让手下弟兄冲了三次,都没冲破他们的阵线,自家反倒被伤了不少人。如今只能守住这个隘口,不让他们继续往西逃窜。”

  林德所说的隘口位于六横岛靠东端的地方,在这一地区六横岛被名为双塘岭的丘陵拦腰截断,只在北边海岸线有一处百丈来宽的平坦隘口。在过去这隘口以东就是属于海沙帮完全掌控的区域,如今正被联军部队一点一点地挤压,海上的出逃通道已经让联军舰队完全封锁住,所以残余的海沙帮人员只能试图向西逃跑进入三林帮的地盘。

  虽然双塘岭不高,零散人员翻越过去没有太大的难度,但想要把辎重运过去可就不太容易了。海沙帮从港区撤出时还带走了大量的金银钱财和值钱货物,舍不得全都扔下便宜了对手,所以仍在此处与三林帮对峙,希望能够抢下这个隘口,然后把辎重快速运往西边——如今留给他们唯一的逃生路线,就是冲到三林帮的地头上抢船离开,而在那之前必要打垮三林帮的防线才行。

  林思叹道:“那番鬼的火铳队放在整个东海,也是一等一的厉害,能守住这一夜,已殊为不易。海汉军随后就到,这海沙帮今日便要在此地终结了。”

  林德倒是没见识到昨日联军舰队连破海沙帮港口的场面,闻言有些怀疑地问道:“海汉人当真如此厉害?”

  林思重重地点了点头应道:“昨日我亲眼看到海汉舰队杀入海沙帮的港口,那真如砍瓜切菜一般简单。那海汉军几乎全是火铳兵,比海沙帮不知道厉害多少倍,等下你见过之后,便知大哥为何要一力坚持投靠他们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四月二十三日晨,东海六横岛。

  尽管联军指挥部和三林帮都在昨天入夜之后下达了停战的命令,但岛上已经杀红眼的两帮人还是在夜色中进行了数次小规模交手,期间双方都各有死伤。这两帮人在过去也曾因为争夺地盘发生过几次武装冲突,不过因为忌惮其他势力会趁虚而入,双方投入的兵力都十分有限,伤亡也说不上严重。但昨天两帮人都是处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打起来之后丝毫不留余地,到天明统计的时候,双方的死伤都上了三位数,就算放在整个东海来看也是近年少见的激烈冲突了。

  联军舰队这边一早派了船装了几名军医带着药物,由林思带着去了西边三林帮的地头,帮着救治伤者。参谋部也去了几个人,向三林帮了解昨晚的战斗情况和海沙帮目前的状况。高桥南带了两个连的陆军,分乘两艘探险级战船随后前往当地,准备接应据说伤亡惨重的三林帮。

  在这边指挥作战的林德见到二哥,也没表现出什么胜利后的欣喜——昨天是联军舰队的大胜,而对于三林帮来说却是异常惨烈的交战。就连林德本人,也在昨天的交战中挂了彩。

  “被海沙帮番鬼的火铳打的,还好命大没伤到要害!”林德指了指自己的胳膊上用纱布包裹住的地方说道:“那番鬼的火铳兵的确厉害,我让手下弟兄冲了三次,都没冲破他们的阵线,自家反倒被伤了不少人。如今只能守住这个隘口,不让他们继续往西逃窜。”

  林德所说的隘口位于六横岛靠东端的地方,在这一地区六横岛被名为双塘岭的丘陵拦腰截断,只在北边海岸线有一处百丈来宽的平坦隘口。在过去这隘口以东就是属于海沙帮完全掌控的区域,如今正被联军部队一点一点地挤压,海上的出逃通道已经让联军舰队完全封锁住,所以残余的海沙帮人员只能试图向西逃跑进入三林帮的地盘。

  虽然双塘岭不高,零散人员翻越过去没有太大的难度,但想要把辎重运过去可就不太容易了。海沙帮从港区撤出时还带走了大量的金银钱财和值钱货物,舍不得全都扔下便宜了对手,所以仍在此处与三林帮对峙,希望能够抢下这个隘口,然后把辎重快速运往西边——如今留给他们唯一的逃生路线,就是冲到三林帮的地头上抢船离开,而在那之前必要打垮三林帮的防线才行。

  林思叹道:“那番鬼的火铳队放在整个东海,也是一等一的厉害,能守住这一夜,已殊为不易。海汉军随后就到,这海沙帮今日便要在此地终结了。”

  林德倒是没见识到昨日联军舰队连破海沙帮港口的场面,闻言有些怀疑地问道:“海汉人当真如此厉害?”

  林思重重地点了点头应道:“昨日我亲眼看到海汉舰队杀入海沙帮的港口,那真如砍瓜切菜一般简单。那海汉军几乎全是火铳兵,比海沙帮不知道厉害多少倍,等下你见过之后,便知大哥为何要一力坚持投靠他们了。”四月二十三日晨,东海六横岛。

  尽管联军指挥部和三林帮都在昨天入夜之后下达了停战的命令,但岛上已经杀红眼的两帮人还是在夜色中进行了数次小规模交手,期间双方都各有死伤。这两帮人在过去也曾因为争夺地盘发生过几次武装冲突,不过因为忌惮其他势力会趁虚而入,双方投入的兵力都十分有限,伤亡也说不上严重。但昨天两帮人都是处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打起来之后丝毫不留余地,到天明统计的时候,双方的死伤都上了三位数,就算放在整个东海来看也是近年少见的激烈冲突了。

  联军舰队这边一早派了船装了几名军医带着药物,由林思带着去了西边三林帮的地头,帮着救治伤者。参谋部也去了几个人,向三林帮了解昨晚的战斗情况和海沙帮目前的状况。高桥南带了两个连的陆军,分乘两艘探险级战船随后前往当地,准备接应据说伤亡惨重的三林帮。

  在这边指挥作战的林德见到二哥,也没表现出什么胜利后的欣喜——昨天是联军舰队的大胜,而对于三林帮来说却是异常惨烈的交战。就连林德本人,也在昨天的交战中挂了彩。

  “被海沙帮番鬼的火铳打的,还好命大没伤到要害!”林德指了指自己的胳膊上用纱布包裹住的地方说道:“那番鬼的火铳兵的确厉害,我让手下弟兄冲了三次,都没冲破他们的阵线,自家反倒被伤了不少人。如今只能守住这个隘口,不让他们继续往西逃窜。”

  林德所说的隘口位于六横岛靠东端的地方,在这一地区六横岛被名为双塘岭的丘陵拦腰截断,只在北边海岸线有一处百丈来宽的平坦隘口。在过去这隘口以东就是属于海沙帮完全掌控的区域,如今正被联军部队一点一点地挤压,海上的出逃通道已经让联军舰队完全封锁住,所以残余的海沙帮人员只能试图向西逃跑进入三林帮的地盘。

  虽然双塘岭不高,零散人员翻越过去没有太大的难度,但想要把辎重运过去可就不太容易了。海沙帮从港区撤出时还带走了大量的金银钱财和值钱货物,舍不得全都扔下便宜了对手,所以仍在此处与三林帮对峙,希望能够抢下这个隘口,然后把辎重快速运往西边——如今留给他们唯一的逃生路线,就是冲到三林帮的地头上抢船离开,而在那之前必要打垮三林帮的防线才行。

  林思叹道:“那番鬼的火铳队放在整个东海,也是一等一的厉害,能守住这一夜,已殊为不易。海汉军随后就到,这海沙帮今日便要在此地终结了。”

  林德倒是没见识到昨日联军舰队连破海沙帮港口的场面,闻言有些怀疑地问道:“海汉人当真如此厉害?”

  林思重重地点了点头应道:“昨日我亲眼看到海汉舰队杀入海沙帮的港口,那真如砍瓜切菜一般简单。那海汉军几乎全是火铳兵,比海沙帮不知道厉害多少倍,等下你见过之后,便知大哥为何要一力坚持投靠他们了。”四月二十三日晨,东海六横岛。

  尽管联军指挥部和三林帮都在昨天入夜之后下达了停战的命令,但岛上已经杀红眼的两帮人还是在夜色中进行了数次小规模交手,期间双方都各有死伤。这两帮人在过去也曾因为争夺地盘发生过几次武装冲突,不过因为忌惮其他势力会趁虚而入,双方投入的兵力都十分有限,伤亡也说不上严重。但昨天两帮人都是处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打起来之后丝毫不留余地,到天明统计的时候,双方的死伤都上了三位数,就算放在整个东海来看也是近年少见的激烈冲突了。

  联军舰队这边一早派了船装了几名军医带着药物,由林思带着去了西边三林帮的地头,帮着救治伤者。参谋部也去了几个人,向三林帮了解昨晚的战斗情况和海沙帮目前的状况。高桥南带了两个连的陆军,分乘两艘探险级战船随后前往当地,准备接应据说伤亡惨重的三林帮。

  在这边指挥作战的林德见到二哥,也没表现出什么胜利后的欣喜——昨天是联军舰队的大胜,而对于三林帮来说却是异常惨烈的交战。就连林德本人,也在昨天的交战中挂了彩。

  “被海沙帮番鬼的火铳打的,还好命大没伤到要害!”林德指了指自己的胳膊上用纱布包裹住的地方说道:“那番鬼的火铳兵的确厉害,我让手下弟兄冲了三次,都没冲破他们的阵线,自家反倒被伤了不少人。如今只能守住这个隘口,不让他们继续往西逃窜。”

  林德所说的隘口位于六横岛靠东端的地方,在这一地区六横岛被名为双塘岭的丘陵拦腰截断,只在北边海岸线有一处百丈来宽的平坦隘口。在过去这隘口以东就是属于海沙帮完全掌控的区域,如今正被联军部队一点一点地挤压,海上的出逃通道已经让联军舰队完全封锁住,所以残余的海沙帮人员只能试图向西逃跑进入三林帮的地盘。

  虽然双塘岭不高,零散人员翻越过去没有太大的难度,但想要把辎重运过去可就不太容易了。海沙帮从港区撤出时还带走了大量的金银钱财和值钱货物,舍不得全都扔下便宜了对手,所以仍在此处与三林帮对峙,希望能够抢下这个隘口,然后把辎重快速运往西边——如今留给他们唯一的逃生路线,就是冲到三林帮的地头上抢船离开,而在那之前必要打垮三林帮的防线才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1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