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五十章 六横岛

第八百五十章 六横岛

  这看似平淡无奇的石浦港居然还有这样的功用,倒是海汉军方在制定作战计划时根本没有想到的,包括军方高层的决策者都只认为石浦是个渔港,没有对这里抱有更多的指望。  ()不过浙江沿海地区港湾众多,确实也指不定哪个地方就有这种走私仓库存在。而这也就产生了一个悖论——这些完全由官方人员在进行运作的海上贸易,还能称之为走私吗?

  在向钱天敦汇报之后,高桥南带着人又陆续从仓库中清理出了大量的瓷器和其他货物,粗略估算一下,城内这几间仓库里的货物价值已经有将近十万两白银。随后士兵们又从城中卫所官署的银库中找到一批官银,共六千六百两,据管库的帐房交代,这些银子中的大部分是本地驻军上半年的军饷和日常开支所需,少部分是军官们存放在银库里的私人财产。

  在石浦所的缴获大大出乎了联军指挥官们的预料,他们原本认为这个地方能够抄出来两三千两银子就算不错了,想不到这里竟然还是一个隐蔽的货物中转港。就连带路党许克知道真相后也大为震惊,他这几年里每年至少都会来石浦两三趟,但却从未意识到这里竟然隐藏了这么大的秘密。这石浦所尚且如此,那昌国卫治下的爵溪、钱仓两个卫所,恐怕情况也不会差太多。

  想到这件事的并非他一人,石迪文听到手下的报告之后已经兴奋起来:“老钱,看样子这趟浙江的差事可是要挖几座金山出来了!得打个电报回澎湖,让那边多派几艘货船过来拉战利品才行!”

  钱天敦倒是没有被这意外之财冲昏头脑,摇摇头道:“我们又不打算跟大明开战,难道要把这些卫所挨着一个个扫过去不成?这些货主都是浙江本地有头有脸的人,把这些人全都得罪了,以后我们怎么在这边做买卖?”

  石迪文不以为意道:“得罪了我们再扶持一批起来就是了,我们在琼州怎么做的,在这里也可以照搬。”

  钱天敦道:“话是没错,但我们在海南岛花了四五年的时间才把各种关系理顺,你觉得执委会能有耐心再在浙江花这么长的时间吗?”

  石迪文辩驳道:“海南岛是我们自己的大本营,当然一切都得要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这浙江我们又不打算马上攻下来,哪需得着花几年去经营。这边的人见钱眼看,只要让他们意识到跟我们合作的好处,不愁他们不改变态度。”

  “就算一部分人会改变原本的态度,也还是会有一些人因为利益受损而跟我们敌对。”钱天敦劝道:“我们虽然不怕任何人,但也没有必要主动树敌。”

  石迪文想了想,态度终于软化下来:“那现在抄到这些货物怎么办?难道还要一一退还回去?”

  “吃进嘴里的肉怎么可能还吐出去!”钱天敦摇摇头道:“已经到手的当然不可能再退还了,不然下面的人会以为我们对浙江官府有什么忌惮。先全部封印,等下一批船回福建的时候就运回去。”

  与此同时,马灵、张迁等人在海汉士兵的“护送”之下,在石浦所周围渔村露面,要求民众不要因为之前的战事而惊慌——按照官方说法,这是驻军为了打击海盗而进行的日常演练而已。至于石浦港出现的陌生船队,是专门为此从福建过来的海汉民团水师。

  这也是联军舰队进入浙江境内以来,第一次正式亮出旗号。之所以要选择这个时机,是钱天敦等人考虑到联军将要把这里设为前进基地,至少短期内要在石浦设立驻防地,有必要安抚本地民众的情绪。而且石浦所城里发现的大量货物也证明了这里是宁波府走私贸易的中转港之一,附近地区居住的渔民中肯定会有海盗团伙的眼线,这么大一支舰队不可能长时间隐瞒住真实身份。而目前所能想到对本地民众心理冲击较小的说法,就只能由官方人员出面佐证这是官府的合作伙伴了。

  马灵对于海汉人的安排真是欲哭无泪,他这样帮着一宣传,基本就是坐实了他与海汉勾结的关系,要是事后上司追究责任,马灵简直连洗白的机会都没有。但他又无法大义凛然地拒绝海汉人的要求,因为他手下的几名百户全都被海汉人囚禁起来,并且给了他一个没有备选答案的选择题——要嘛合作,要嘛就从百户中挑选一人代替他。

  马灵可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消失,只能先合作把命保下来再说。至于可能会在事后出卖他的几位同僚,马灵也要求海汉人代为处置,让他们不要再出现在公众面前。

  四月十五日,原本设立在北渔山岛的临时基地全部转入石浦港。联军将石浦港东部列为了军事管制区,禁止渔船从这个方向进出港口。被俘的卫所兵全部转移到港湾中的一处小岛上暂时软禁起来,而石浦所城也顺理成章地被联军接管,成为了指挥部所在地。指挥官们打算让连续多日作战的士兵们在这里进行短暂的修整,顺便等一等从福建运来的作战物资补给,然后再继续向北进发。

  这天所召开的战备会议上,列席的除了联军的高级军官之外,还多了两个编制之外的人,一个是福建军方在象山安插的暗桩许克,另一个则是昨晚想清楚前因后果,决定投靠海汉的石浦所千户马灵。

  当然了,对于马灵的投靠,联军方面并不会立刻给予他百分之百的信任,毕竟这家伙是浙江官府的人,过往与海汉并无交集,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完全是形势所迫为了保命的举动。如果改天形势再发生变化,很难保证这家伙会不会出尔反尔。

  召开这个会议的目的,是要对下一个阶段的目标开始备战。从象山县再往北去,便已经进入了舟山群岛海域,也是传说中东海海盗活动最为频繁的地区。而首当其冲的,便是位于舟山群岛南端的六横岛。

  这个面积超过一百平方公里的岛屿是舟山的第三大岛,岛上地形两端高耸中间低平,深水岸线绵长,港域腹地宽阔,特别是与西边佛渡岛之间的双屿水道,一直都是被海商们看中的良港。不过关于这个地方,提供信息最多的并不是许克这个带路党,而是海汉目前的合作伙伴之一葡萄牙人。

  六横岛在距今近百年前,也就是明嘉靖年间,福建人邓獠从福建按察司狱中逃脱之后,勾结了彼时刚刚被大明从广东逐出的葡萄牙人,在双屿水道的六横岛一侧建港设立走私市场,而这个港口就被称为双屿港。不过这个时候葡萄牙人参与的力度还不算太大,十几年之后有许氏四兄弟将葡萄牙人大举引入双屿港,结巢通番,并与大海盗王直勾结在一起,从日本引来倭寇进驻当地。

  到1542年,明嘉靖二十一年,在双屿港长期居住的葡萄牙人已经达到1200人,大明之外的各国人员总数超过3000人,年贸易额超过300万葡元。关于这个贸易额,可以用来做个简单对比的是同时代发现了远东航线的葡萄牙航海家达伽马的年薪是1000葡元,而他当时已经被称为是葡萄牙民间最为富有的人。

  葡萄牙人费尔南·门德斯·平托(fernaomendespinto)在其著作《远游记》中记述了他随同耶稣会传教士前往日本期间,途径双屿港时的所见所闻。根据平托的记载,双屿港内可容纳数百条海船停靠,港口由葡萄牙殖民者管理,设有市政官、法官、镇长等政府官员职位,有完整的城市行政机构设置,并建有医院、教堂、慈善堂等公众设施。当时葡萄牙人不仅在这里经营对明贸易,而且还打开了对日转口贸易的大门,这里的绝大多数贸易都是以来自日本的银锭作为流通物来进行交换。其富庶程度,在葡萄牙人当时所拥有的远东殖民地中堪称第一。

  但由走私贸易巨大利益而勾结在一起的中国海盗、葡萄牙殖民者和日本倭寇,在大明东部沿海地区所造成的危害也越发严重,外国人在当地加害大明百姓的事件时有发生。嘉靖二十七年,右副都御史朱纨出任浙江巡抚,督浙闽海防均无,委派福建都指挥佥事卢镗及副使魏一恭,率刘恩至、张四维、张汉等将领集结战船480艘,水陆两军6000余人,围剿双屿港匪巢。

  连日激战后,明军俘获匪首李光头、稽天破、顾良玉等人,击毁海盗武装帆船数十艘,杀敌数百人。而葡萄牙人平托在著作中的记述更为惊人,称明军在岛上处死的基督徒多达万人,其中有八百名葡萄牙人,被毁财产总值达二百五十万葡元。

  战后朱纨亲自登岛巡视,本来想驻兵戍守,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用木石沉海堵塞堵塞了双屿隘口,彻底废掉了这个海盗港。此后的三个月中,朱纨指挥部队连续征讨南麂岛、磐石卫等周边区域的倭寇,平息了这一地区持续二十年的匪乱。然而朱纨的行动大大损害了当地豪绅和部分官员坐地分赃的利益,难以避免地招来了仇恨,御史陈九德、周亮等人弹劾朱纨“举措乖方,专杀启衅”,又弹劾卢镗等人“党纨擅杀,宜置于理”,稀里糊涂的嘉靖皇帝便下令追究朱纨死罪,最后朱纨含冤自杀,卢镗等人被革职入狱,定为死罪,后来因倭寇再次猖獗而被免罪重新启用。

  这一战之后,葡萄牙人受到重创,只得离开浙江前往福建沿海,后来又数次被驱逐,辗转多处,最后才在澳门落脚。在此次舰队从三亚出发之前,葡萄牙人听闻海汉要进军浙江,也是主动提供了不少资料。当然他们的目的也很明确,那就是指望着海汉在浙江拿下一块根据地之后,能够投桃报李,让他们将贸易航线重新延伸到浙江。

  到了万历后期至天启年间,东部海防又逐渐废弛,这一地区再次沦为了冒险者的乐园。虽然最早的双屿港已经因为淤塞而废掉,但这个正对着象山港港湾出口的岛屿却依然吸引了金主再次投资开埠建港。根据许克的描述,目前在岛上一南一北,都还各有一处港口常年从事走私贸易,而这两处港口也是分别由两伙海盗所把控。这两伙人或许还不算是整个舟山群岛势力最大的海盗团,但其财力肯定是最强的一档。许克估计六横岛每年的走私交易量至少在百万两银子以上,堪与以前十八芝把持的澎湖一较高下了。

  当然了,要经营这么大的产业,仅仅只靠一群海盗肯定是不行的,在岸上还得有替他们安排供销渠道的地方豪绅,为这些灰色产业提供庇护的官府中人。这个网络具体会牵扯到多少人,许克也并不清楚。

  “马千户,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钱天敦对听得目瞪口呆的马灵问道。

  刚才这一番情况通报确实是把马灵给镇住了,他不知道海汉人从哪里去搜集来这么多关于六横岛的消息,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就连他这个浙江本地人都没怎么听说过。不过由此也能看出,海汉人对于这次在浙江的行动进行了非常充分的准备,光是六横岛的背景资料就收集了这么多情报,那作战计划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马灵回过神应道:“回禀将军,在下小小一个千户,职位卑微,平时也接触不到上面的大人物。这石浦港的货物进出来往,也都是看昌国卫指挥使大人的手令而已,至于其他地方如何调度协调,在下确是不知。”

  “象山离六横岛这么近,岛上那两伙海盗的状况你总是知道的吧?”钱天敦可没有就此放过马灵,继续向他追问道。...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0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