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四十八章 开门投降

第八百四十八章 开门投降

  张迁出来的时候虽然也想到可能会在海汉这边碰钉子,但着实没料到这海汉人态度竟然如此强硬,字字句句都咄咄逼人,甚至连场面话都懒得说,就差没有直接把“投降”两个字喷到张迁脸上了。

  大明帝国怎么可能向一群海外蛮夷投降?这用脚趾头也能清楚的事情,张迁自然是绝对不会松口的。他要是在海汉这里说出“投降”二字,回去立刻就会被当做叛国者处理。但真要和强大的敌人拼杀到底,为国献身,别说他张迁一介文弱书生,就算是石浦所城里的那群丘八也同样做不到。

  所以投降是万万不能投的,但打仗最好也要尽量避免,正如石迪文所说的那样,就算为国战死在这里,他们也未必能够得到国家的承认——这无疑是给了本来就缺乏战斗勇气的明军一个极好的理由。

  张迁还待分说几句,那姓石的海汉军官却已经没有兴趣再听他叨咕,直接让人送客了。张迁来时满心惴惴不安,走时一脸灰败,出前的打算一样都没能实现,完全就是来吃了一通教训。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收获,那大概就是亲眼见证了海汉军的真面目,彻底灭绝了“海汉军外强中干”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马灵没想到张迁这么快就回来了,听到报告后立刻赶到城门处接见张迁询问谈判结果。张迁随口应了两句,眼神却是左右飘忽,马灵见状心领神会,立刻屏退了手下。

  “张兄,城外海汉人是否答应退兵了?”马灵满怀希望地问道。

  张迁微微摇头道:“此事麻烦大了,海汉人非但不肯退兵,还要让城中守军缴械出城,接受他们的监管。我虽尽力劝说,但那敌酋无礼至极,给了一个时辰限制,若是守军一个时辰之后还闭城不出,他们便要动手攻城了!”

  “这些贼人好生猖狂!”马灵气得重重一拳打在身旁的城墙上,土屑四溅。他虽然没什么战斗意志,但个人武力并不差,这一拳下去竟然将土坯城墙砸出了一个浅坑,力量也着实惊人。不过气归气,现实的问题仍然无法回避,海汉人兵临城下,是战是降,必须要马上做出决定才行。事已至此,马灵可不敢再托大认为对方所说只是虚张声势了,城外的大炮一旦开火,战事就很难再收手了。

  “且召集众人再议一议!”这么重大的决定,马灵也不敢再独断专行,打算集合手下的几名百户再开个会。

  几个百户听张迁说完城外状况之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都闭嘴不言。马灵急切之下,只能挨个点名了:“林百户,形势如此,你看该如何?”

  那白净面皮的林百户被点到之后,细声细气地应声道:“此事事关重大,卑职不敢妄议,自当听从大人决断。”

  马灵哼了一声,又对另一人道:“郑百户,你想法如何?”

  这姓郑的一脸大胡子,看似粗莽,说话却是滴水不漏:“这海汉贼人欺上门来,着实该杀,兄弟们拿着朝廷的俸禄,自当为国效命才是!只是贼人势大,不可力敌,该如何退敌需得好好合计合计才是。”

  马灵心道你这全是废话,说了跟没说一个样,当下指向另一人道:“王百户,你说是战还是不战?”

  马灵唯恐他再学前面的人和稀泥,干脆就将问题更加明确化。那王百户面露苦色道:“马大人说战,兄弟便拼死一战,报效朝廷。若马大人觉得不可与贼人硬拼,那兄弟们便忍下这口气,暂且保存实力,待日后再报仇便是。”

  这王百户看似乖顺,全依着上司马灵的意思,但马灵却知他与前两人一样,一心只想逃避责任。如果马灵说战,那战败之后,这责任就全是马灵一人的。战后海汉人要清算,那也是冤有头债有主,统统可以推给马灵,毕竟他才是石浦所的指挥官,责任自然是算在他头上。日后朝廷要追究起来,也同样如法炮制便是。这些百户早就想清楚了其中关键,此时都是不约而同地推卸责任,根本不肯做出明确的表态,就是要把这口锅丢给马灵来背。

  马灵此时也是气到不行,麾下这么一群畏敌如虎的窝囊废,不管是战是降都是麻烦。当下只能阴着脸驱散众人,让他们先回到各自岗位值守。张迁作揖告退,却被马灵叫住,只将他一人留了下来。

  “张兄,你且再仔细想想,那敌酋……那姓石的海汉军官,他究竟是想战,还是想和?”马灵再次对张迁问道。

  张迁眨巴眨巴眼反问道:“有什么差别吗?”

  “当然有差别!”马灵急道:“他们若是存心赶尽杀绝,自然就不打算给我们留后路,降不降都是死路一条!若是有心求和,或还能有一线生机。”

  张迁想了想才应道:“依我之见,海汉人虽有议和之心,但做好了开战的准备。若是想提前终止战事,还是要依着他们的意思来。”

  马灵道:“若是依着他们的意思,开城缴械,届时我军全无反抗之力,若是被海汉人加害,那就全完了!”

  张迁听他这样一说也急了:“适才几位百户所说的话,可有半点要反抗的意思?等下海汉人一开打,这几人说不定就会开门投降,把你我捆了送出去请功都有可能!”

  马灵脸色沉了下来:“这几个家伙平时称兄道弟,嘻嘻哈哈,到了关键时候却无一人靠得住,实在可恼!我若是下令开城,日后上面查办追责,这几人多半也要出卖我!”

  张迁道:“若你真是决定开城议和,那便与海汉人达成协议,让他们解决这几个麻烦便是。”

  马灵微微皱眉道:“若是海汉人出尔反尔,又当如何?”

  张迁摇头道:“你我听过关于海汉的传言是什么?是他们武装强大?举止粗鄙?挥金如土?生财有道?都不是,是海汉人重信守诺,言出必行!只要是他们答应的买卖,不管赔与赚都会完成,这才是福广商人愿与他们合作的最主要原因。海汉人说的话,只怕比你手下这几位百户要更靠得住。”

  关于海汉人这方面的传闻,马灵也是听说过的。据说福广那边的有钱人,大多愿意将金银存在海汉人所开办“银行”中,到用时凭专门的金银支票取出。熟人交易甚至无需现银,直接拿支票去银行划账便是。这种信任都是建立在海汉人极佳的商业信誉之上,一诺千金,才能让人放心将钱财交到他们手上存放。听了张迁的劝说,马灵原本就有些活动的心思,当下更加动摇了。

  城内马千户还在举棋不定,城外的海汉军却已经跃跃欲试了。在控制了石浦港东部港区之后,已经有近千士兵登6,在石浦所城以南约三百米处以连为单位结成了数个军阵。在其之前是已经架设完毕的炮兵阵地,四门攻城大炮和八门12磅6军炮全部进入炮位,随时可以开火攻城。

  高桥南抬手看了看时间,他手上这块机械自动表是台北战役之后钱天敦私人送给他的奖励。虽然这块表原本的价值并不算高,但在这个时空中却算得上是无价之宝,高桥南对此也是感恩戴德,毕竟归化民军官和干部中,能够得到这种宝贵奖励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有了这块表之后,高桥南在指挥作战时的命令时效性就更强了,比如这个时候,他就可以确认石迪文给石浦所城中守军所留下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而此时城内似乎仍然没有任何打算开城投降的迹象。高桥南决定最后向上司请示一次,是否按时对石浦所城动攻击。

  “告诉高桥营长,按时动攻击。”石迪文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既然石浦所的明军不知好歹,那就按照事前制定的计划实施攻击便是了。不过在正式动攻击之前,他觉得还是可以再小小地警告城里的明军一次。

  “让炮兵阵地先校射几,不要开战时失了准头!”石迪文轻描淡写地吩咐道。他知道石浦所城并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自家炮兵阵地的远程火力,完全可以将这次的攻击计划又当作炮兵石弹训练来实施。

  于是就在石浦所城内人心惶惶的时候,城外的海汉阵地上突然传来了隆隆炮声。马灵一下子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海汉人怎么提前开战了!说好的一个时辰还没到啊!”

  城头上的守军更是乱做一团,听到炮响根本顾不上防御了,全都如没头苍蝇一样往城墙根下跑。而讽刺是带头当逃兵的竟然全是军官,刚才那几位表示要追随马灵的百户也在其中。如果不是马灵及时出来维持局面,这帮人说不定会径直去开了北边城门往山里逃。

  其实炮声只响了几下就停了,只是城内这些人的神经太过紧张,根本就没现这一点,犹自还在乱作一团。马灵好歹也是个千户,很快就现了敌情不对,气得大叫道:“你们慌个屁!海汉人只是在校射火炮,还没开战!再有作乱者,军法处置!”

  看着城内乱相平静下来,马灵这才骂骂咧咧地上到城头查看状况。海汉刚才就只打了六,其中四12磅炮,两攻城重炮。由于距离太近,六炮弹皆命中了南边城墙,其中一攻城炮是炮兵有意识对着城门打的,虽然没把那两扇四寸厚的门板给打穿,但却是已经把城门背后的三道门栓和两道抵门杠全给震断了。其中半边城门与城墙连接处的铰链合页也已经松了。另外一12磅炮弹击中了墙垛,土坯碎渣溅得到处都是,这个墙垛被削去了近一尺的高度,后面已经藏不住人了。

  虽然这轮炮击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手下这帮人惊慌失措的表现着实让马灵感到很失望。他想想自己一开始时竟然还有过组织这帮人坚守数日,挺到海汉军自行撤退的打算,对照现实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手下这帮兵有不少从入伍到现在都没上过战场,平时又疏于训练,一个月才出一次操,如何能指望他们在敌人来袭时能有出色的表现。

  当然这也并不是全是马灵的过错,他要靠手下的军官管束士兵,就得把他们喂饱;要靠上司罩着自己,寻求晋升的机会,就得给上级纳贡;在做这些事的同时还得养家糊口,给自己存些家当。要达成这些目标,光靠马灵自己的军饷肯定是不够的,只能靠着吃空饷、压缩军费开支、做走私买卖等等手段来积累钱财。这卫所军平时充充门面,吓唬一下海盗倒也够用了,反正也不用真的开战,但此时面对训练有素的职业军队,弱点便一下子暴露无遗了。

  马灵当然还是可以下令继续坚守,等城外的海汉人兵进攻。但他也能想象到这样做的后果,以城内这些人的战斗意志,只要城门一破,大概就不会再有人继续抵抗了。

  “战也无用,还是降了吧……”马灵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做出了最终的决定:“传我命令,开城门……”

  看到石浦所城慢慢地打开了城门,城外的高桥南也无奈地摇了摇头:“就这样的军队,难怪会跟海盗勾结。大明海疆交在这样的人手中,真是没法救了。”

  马灵带着张迁,身后跟着几名百户,垂头丧气地走出城外,在道边站成一列,等候海汉军上前受降。虽然这对于军人来说是一件极为耻辱的事情,但这几人心中却都有一样的庆幸,起码眼下是将这条命保住了。至于海汉人后续会如何处置他们,处置这石浦所城,主动权就已经交出去了。

  石迪文也在远处目睹了这一切,不屑地笑了笑道:“果然只需要几炮弹吓唬吓唬他们就行了,这胆子比福建广东的卫所军还不如!”...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0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