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四十六章 强行接管

第八百四十六章 强行接管

  对于海汉这群来历不明的汉人族裔在大明南方的种种作为,马灵因为身份特殊,所知道的消息大概比一般平民会多那么一点。

  福广两省的明军,特别是许氏家族渗透极深的福建沿海几州的驻军,对于海汉的依赖和推崇可不是什么秘密。广东水师的海上巡防使命几乎已经被海汉人的舰队全面代替,重要的几处出海通道几乎全都落入海汉的掌控之中,水师已沦为了给海汉人打打下手撑撑场面的角色。据一些浙商反映,珠江口各处由海汉人把控的商港码头上,倒是都有大明水师及地方巡检司的人帮忙维持秩序,但真正做主的却是海汉人——主事的甚至不是正宗的海汉人,只是投靠海汉拿到其身份认证的明人、安南人等等,而正宗的明人却只能听从差遣调动。

  福建明军的状况倒是没有那么“凄惨”,把持福建海防的许氏家族与海汉相处得极好,不但每年都从海汉采购大量军火武装部队,当地明军中甚至有不少下层军官都是由海汉人帮忙训练出来的。由于海汉人提供了全方位的军事援助,使得福建水师的战斗力大大强于周边地区的水平,也因此而号称是“大明万里海疆第一军”。

  这种关系当然不仅仅只是建立在军事合作的层面,福建总兵许心素的海商出身不是什么秘密,而现在福建与海汉之间建立起来的贸易关系,许氏家族也是最大的直接受益者之一。也正是因为这样复杂的利益关系,浙江这边不论官场商场,都对海汉抱着一份戒心。

  马千户记得自己的上司昌国卫指挥使黄国涛就曾说过,如果放任海汉进入浙江,那随之而来的还会有福广两省的众多官商,这些官商既有背景又有银子,手里有各种海汉出产的紧俏货,最要命的是他们还有海汉支持的私人武装,到时候文的武的都比不过人家,肯定会有一大批人因此而丢掉饭碗,而浙江也将会现出乱象。沿海这几个州众多的利益相关者,岂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摊子被外来者挤出去,一场搏杀就在所难免。

  马灵知道昌国卫指挥使司那帮官员也多少都有个人利益牵扯其中,从指挥使到同知、佥事、镇抚,再到下面的经历、知事、吏目等等底层官员,都能从现有的走私贸易中分到一杯羹。而类似他所在的石浦所虽然油水没那么丰厚,但自他以下的副千户、镇抚、百户这帮军官,一年下来也有几百到上千两银子不等的灰色收入。改变现状就意味着他们的收入会受到影响,想要这么做的人,自然也就会成为所有人的公敌。

  因此尽管海汉人这几年中派了不少使者到浙江这边活动,与地方官员进行接触并实施游说,但收效甚微,海汉商品进入浙江的主要渠道依然只是通过走私商转手,没人想彻底改变目前的利益分配方式。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动心的人,还没等实施就已经被来自更上层的压力给摁回去了。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于海汉这群来历不明的汉人族裔在大明南方的种种作为,马灵因为身份特殊,所知道的消息大概比一般平民会多那么一点。

  福广两省的明军,特别是许氏家族渗透极深的福建沿海几州的驻军,对于海汉的依赖和推崇可不是什么秘密。广东水师的海上巡防使命几乎已经被海汉人的舰队全面代替,重要的几处出海通道几乎全都落入海汉的掌控之中,水师已沦为了给海汉人打打下手撑撑场面的角色。据一些浙商反映,珠江口各处由海汉人把控的商港码头上,倒是都有大明水师及地方巡检司的人帮忙维持秩序,但真正做主的却是海汉人——主事的甚至不是正宗的海汉人,只是投靠海汉拿到其身份认证的明人、安南人等等,而正宗的明人却只能听从差遣调动。

  福建明军的状况倒是没有那么“凄惨”,把持福建海防的许氏家族与海汉相处得极好,不但每年都从海汉采购大量军火武装部队,当地明军中甚至有不少下层军官都是由海汉人帮忙训练出来的。由于海汉人提供了全方位的军事援助,使得福建水师的战斗力大大强于周边地区的水平,也因此而号称是“大明万里海疆第一军”。

  这种关系当然不仅仅只是建立在军事合作的层面,福建总兵许心素的海商出身不是什么秘密,而现在福建与海汉之间建立起来的贸易关系,许氏家族也是最大的直接受益者之一。也正是因为这样复杂的利益关系,浙江这边不论官场商场,都对海汉抱着一份戒心。

  马千户记得自己的上司昌国卫指挥使黄国涛就曾说过,如果放任海汉进入浙江,那随之而来的还会有福广两省的众多官商,这些官商既有背景又有银子,手里有各种海汉出产的紧俏货,最要命的是他们还有海汉支持的私人武装,到时候文的武的都比不过人家,肯定会有一大批人因此而丢掉饭碗,而浙江也将会现出乱象。沿海这几个州众多的利益相关者,岂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摊子被外来者挤出去,一场搏杀就在所难免。

  马灵知道昌国卫指挥使司那帮官员也多少都有个人利益牵扯其中,从指挥使到同知、佥事、镇抚,再到下面的经历、知事、吏目等等底层官员,都能从现有的走私贸易中分到一杯羹。而类似他所在的石浦所虽然油水没那么丰厚,但自他以下的副千户、镇抚、百户这帮军官,一年下来也有几百到上千两银子不等的灰色收入。改变现状就意味着他们的收入会受到影响,想要这么做的人,自然也就会成为所有人的公敌。

  因此尽管海汉人这几年中派了不少使者到浙江这边活动,与地方官员进行接触并实施游说,但收效甚微,海汉商品进入浙江的主要渠道依然只是通过走私商转手,没人想彻底改变目前的利益分配方式。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动心的人,还没等实施就已经被来自更上层的压力给摁回去了。对于海汉这群来历不明的汉人族裔在大明南方的种种作为,马灵因为身份特殊,所知道的消息大概比一般平民会多那么一点。

  福广两省的明军,特别是许氏家族渗透极深的福建沿海几州的驻军,对于海汉的依赖和推崇可不是什么秘密。广东水师的海上巡防使命几乎已经被海汉人的舰队全面代替,重要的几处出海通道几乎全都落入海汉的掌控之中,水师已沦为了给海汉人打打下手撑撑场面的角色。据一些浙商反映,珠江口各处由海汉人把控的商港码头上,倒是都有大明水师及地方巡检司的人帮忙维持秩序,但真正做主的却是海汉人——主事的甚至不是正宗的海汉人,只是投靠海汉拿到其身份认证的明人、安南人等等,而正宗的明人却只能听从差遣调动。

  福建明军的状况倒是没有那么“凄惨”,把持福建海防的许氏家族与海汉相处得极好,不但每年都从海汉采购大量军火武装部队,当地明军中甚至有不少下层军官都是由海汉人帮忙训练出来的。由于海汉人提供了全方位的军事援助,使得福建水师的战斗力大大强于周边地区的水平,也因此而号称是“大明万里海疆第一军”。

  这种关系当然不仅仅只是建立在军事合作的层面,福建总兵许心素的海商出身不是什么秘密,而现在福建与海汉之间建立起来的贸易关系,许氏家族也是最大的直接受益者之一。也正是因为这样复杂的利益关系,浙江这边不论官场商场,都对海汉抱着一份戒心。

  马千户记得自己的上司昌国卫指挥使黄国涛就曾说过,如果放任海汉进入浙江,那随之而来的还会有福广两省的众多官商,这些官商既有背景又有银子,手里有各种海汉出产的紧俏货,最要命的是他们还有海汉支持的私人武装,到时候文的武的都比不过人家,肯定会有一大批人因此而丢掉饭碗,而浙江也将会现出乱象。沿海这几个州众多的利益相关者,岂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摊子被外来者挤出去,一场搏杀就在所难免。

  马灵知道昌国卫指挥使司那帮官员也多少都有个人利益牵扯其中,从指挥使到同知、佥事、镇抚,再到下面的经历、知事、吏目等等底层官员,都能从现有的走私贸易中分到一杯羹。而类似他所在的石浦所虽然油水没那么丰厚,但自他以下的副千户、镇抚、百户这帮军官,一年下来也有几百到上千两银子不等的灰色收入。改变现状就意味着他们的收入会受到影响,想要这么做的人,自然也就会成为所有人的公敌。

  因此尽管海汉人这几年中派了不少使者到浙江这边活动,与地方官员进行接触并实施游说,但收效甚微,海汉商品进入浙江的主要渠道依然只是通过走私商转手,没人想彻底改变目前的利益分配方式。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动心的人,还没等实施就已经被来自更上层的压力给摁回去了。

  对于海汉这群来历不明的汉人族裔在大明南方的种种作为,马灵因为身份特殊,所知道的消息大概比一般平民会多那么一点。

  福广两省的明军,特别是许氏家族渗透极深的福建沿海几州的驻军,对于海汉的依赖和推崇可不是什么秘密。广东水师的海上巡防使命几乎已经被海汉人的舰队全面代替,重要的几处出海通道几乎全都落入海汉的掌控之中,水师已沦为了给海汉人打打下手撑撑场面的角色。据一些浙商反映,珠江口各处由海汉人把控的商港码头上,倒是都有大明水师及地方巡检司的人帮忙维持秩序,但真正做主的却是海汉人——主事的甚至不是正宗的海汉人,只是投靠海汉拿到其身份认证的明人、安南人等等,而正宗的明人却只能听从差遣调动。

  福建明军的状况倒是没有那么“凄惨”,把持福建海防的许氏家族与海汉相处得极好,不但每年都从海汉采购大量军火武装部队,当地明军中甚至有不少下层军官都是由海汉人帮忙训练出来的。由于海汉人提供了全方位的军事援助,使得福建水师的战斗力大大强于周边地区的水平,也因此而号称是“大明万里海疆第一军”。

  这种关系当然不仅仅只是建立在军事合作的层面,福建总兵许心素的海商出身不是什么秘密,而现在福建与海汉之间建立起来的贸易关系,许氏家族也是最大的直接受益者之一。也正是因为这样复杂的利益关系,浙江这边不论官场商场,都对海汉抱着一份戒心。

  马千户记得自己的上司昌国卫指挥使黄国涛就曾说过,如果放任海汉进入浙江,那随之而来的还会有福广两省的众多官商,这些官商既有背景又有银子,手里有各种海汉出产的紧俏货,最要命的是他们还有海汉支持的私人武装,到时候文的武的都比不过人家,肯定会有一大批人因此而丢掉饭碗,而浙江也将会现出乱象。沿海这几个州众多的利益相关者,岂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摊子被外来者挤出去,一场搏杀就在所难免。

  马灵知道昌国卫指挥使司那帮官员也多少都有个人利益牵扯其中,从指挥使到同知、佥事、镇抚,再到下面的经历、知事、吏目等等底层官员,都能从现有的走私贸易中分到一杯羹。而类似他所在的石浦所虽然油水没那么丰厚,但自他以下的副千户、镇抚、百户这帮军官,一年下来也有几百到上千两银子不等的灰色收入。改变现状就意味着他们的收入会受到影响,想要这么做的人,自然也就会成为所有人的公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3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