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四十四章 许心素的决心

第八百四十四章 许心素的决心

  钱天敦见许克一脸震惊之色,便又接着说道:“想必许老板也听说过,我们海汉的大本营是设在南海琼州岛上,那琼州府守备是由海南卫负责,下辖海口所、清澜所、万州所、南山所、儋州所、昌化所、崖州所等多个千户所,岛上驻军过万,水6兵力比起这昌国卫石浦所都多得多。但现在岛上的驻军与我们相处得也很融洽,双方合作愉快,也没有出现过什么麻烦。我想这套方法照搬到浙江这边,应该也是行得通的。”

  海汉当初夺取海南岛控制权的过程当然并不是像钱天敦所说的这样轻松,特别是163o年攻打海南北部大明控制区的时候,可是正儿八经地打了好几场攻城战,期间并没有什么“融洽”、“愉快”的气氛出现在敌对双方之间。尽管后来海汉通过宣传手段将琼北爆的战事描绘为“海汉民团助官府抗击海盗”,但其实时隔几年之后,很多当事人都逐渐明白过来,海汉当时以“剿匪”名义出兵琼北,目的可并不是为了剿杀来历不明的海盗,而是要获得琼北地区的军事掌控权。

  那场战事过后,琼州官府中对海汉抱有敌意的官员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几乎无一遗漏。接下来的一两年里继任的地方官员更换频繁,最终留在琼州岛上任职的官员,基本都是认清了现状,愿意闭着眼睛接受海汉供养的人。至于大明驻军,仅仅只是保留了名义上的编制,整个卫所体系从上到下只有军官,根本没有可指挥的部队了。类似儋州参将李进这样心思活络的人,干脆就投到了海汉军中任个“参谋”之类的闲职,一人同时兼着两份差事,倒也过得逍遥自在。在架空了整个琼州的官场之后,所谓的大明驻军自然就像钱天敦所说的那样,不能给海汉再制造什么麻烦了。

  许克可不知道这中间的种种内幕,但海汉人将琼州经营得十分繁荣,江浙这边也多有传闻。过去他并未细想这其中的原因,但现在听钱天敦提到这事,他才意识到大明律禁止民间私藏刀弓甲胄,这海汉却连铳炮战船都一应俱全地造了出来,早就是杀十次头都不够的弥天大罪了。海汉既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武装,当地官府又岂会视而不见,唯一的解释,就是当地官府与海汉人沆瀣一气,亦或是根本已经被海汉人所操控,失去了话语权和管辖权。

  许克不太敢想象海汉已经全面控制琼州这种状况,但看钱天敦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而许裕拙也没有对此提出任何的异议,这一番说辞应该并非是钱天敦编造出来。海汉人在福广两省的影响力之大,看来还远在江湖传闻之上。如果以他们在南方的作为来衡量,那类似拿下一个石浦所这样的小地方,的确也说不上是什么大事。海汉这支武装强大的舰队至少有几千人,开进石浦港去足以碾压当地驻军。如果海汉人不准备过多考虑后果和影响,只求达成目的,那钱天敦所说的这种做法的确没什么问题。

  许克皱眉道:“若石浦驻军误以为是海盗或他国敌军入侵,与贵军动起手来,那要如何收场才好?”

  “很简单,尽可能战决,然后封锁消息。”钱天敦轻描淡写地说道:“如果当地守军这么不识时务,那我们就只能采取激进的手段来处理了。类似级别的卫所堡垒,一两个时辰应该足够解决了。”

  “这……这可是大明官军……”许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评论钱天敦的说法,但这确实是颠覆了他脑子里的某些理念——竟然有人胆敢以这种方式公开挑战大明的权威,这样的行为岂不是跟入侵一样了吗?这真要开战了,消息岂是说封锁就能封锁的?

  许克结结巴巴地劝说道:“钱将军,那石浦港内水道四通八达,只怕……封堵不住啊!”

  许克所说的倒也是实情,石浦港是由大6和多个岛屿围成的港湾,出港的航道有五六条之多,港湾东西两侧的出口相距足足有四十里,想要将所有航道都封堵住,行动难度非常大。而且石浦港西边挨着就是南北走向的白礁水道,这条长度过五十里的水道一直通向象山县城方向,尽头处的泗浦头港翻过一道山粱便能看到象山县城了。海汉舰队若是想将这些水道全都封锁,基本就等同于要从海上将整个石浦港都包围起来。这倒不是实现不了,但这么做的动静恐怕比攻打石浦所还要大得多了,非但起不到封锁消息的作用,反而会把阵势越搞越大。

  钱天敦不置可否地应道:“要是实在封不住,那就索性把声势搞大一些,说不定也会有奇效。”

  石迪文在旁边接道:“宁波这边的明军,既然连辖区内的海盗都没法解决,他们会有勇气跟我们交手吗?”

  许克情感上仍然觉得此事难以接受,禁不住替明军说起了话:“舟山海盗一事,背景太过复杂,也并非只是明军之过……”

  他一边说一边看向许裕拙,毕竟许裕拙是明军将官,立场应该是站在大明这边的,但这次就连许裕拙也站在了海汉人一边:“跟海盗同流合污之徒,还有什么可替他们辩解的!若是有胆跟我们过过招,那便看看这浙军的成色如何!”

  许克还待继续劝说,许裕拙看出他的意图,果断阻止道:“此次来浙江,家主有命,一应行动,皆由海汉钱、石二位将军决断。若是需采用军事手段解决,也是由二位将军全权指挥。”

  许克听到这里,才意识到这支舰队当中恐怕有相当一部分人员是来自于福建明军,只是因为跨省行动不便,极有可能是扮作了海汉民团参与此次行动,甚至连指挥权都交给了海汉将领。许心素对于此事的决心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许克此时也明白过来,许氏一族并不是以官方身份参与此事,许心素、许裕拙的出点就是为家族谋求利益——比如说在杭州湾之外获得一个长久稳定的贸易据点,并以此为根基继续向北拓展海上商路。当然了,这出戏唱主角的是海汉人,许氏在这中间扮演的仅仅只是一个辅助角色。至于说再此过程中可能会跟本地明军生冲突,想来许心素已经对此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惜开战也要尝试拿下目标。

  想明白了这中间的利益瓜葛,许克只能是在心中默默地叹息,家主依然是几年前送他来浙江的那个家主,所有的决策都是为了谋求利益。哪怕许心素现在已经贵为福建总兵,但私底下依然没有将自己作为大明皇帝的家臣看待,海汉人给的好处更多,那就算帮着海汉人对付大明自己的军队也照做不误。

  许克倒也说不上有多失望,只是感觉今后自己即便是回到福建进入官场,恐怕前途也会很有限,毕竟目前在官场上爬得最高的许心素,看样子已经是不打算再谋求更高的职位了。然而眼下这个表现的机会他还得好好争取,因为事后向许心素汇报行动经过,多半都是由许裕拙来完成,而自己的所有表现,俱被许裕拙看在眼中,到时候能有多大的功劳,可能就是对方一两句话的事情了。

  许克想清之后立刻转换态度,开始为海汉的打算出谋划策:“以在下之见,若要控制石浦港,当先封住其东路几条出入水道。只要那石浦所城通往外界的通道被切断,短暂几日封锁消息还是有可能做到的。”

  钱天敦微笑道:“麻烦许老板在这地图上给我们指出来。”

  许克依言在摊开的地图上指点道:“各位请看,这石浦所城座落在石浦港东端的港湾中,东边有上中下三条水道通往东海,西边则是连接石浦港深处。这东边的三条水道都是极其狭窄,若能同时封堵,管教一条舢板都出不了石浦港……”

  这许克先前还说石浦港难以彻底封堵,转眼间就改了口,钱天敦何尝不知这家伙的心态起了变化。不过要是没有他这样熟悉本地地形海况的人出主意,联军还真是拿着石浦港有点无从下手。这些地形虽然能从地图上看得清楚,但具体到当地的海水流动方向、暗礁石滩分布、附近驻军状况,联军对于这些方面所掌握的情报极少,并不足以保证行动能够顺利实施。

  有了许克的指点,石迪文三下五除二就制定了一个粗略的方案,不太确定的就是最后控制石浦所城需要花费多少工夫。当然了,这在钱天敦看来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消堵住了出路,不让驻军向北边象山、宁波府报警就行了。

  “许老板这两天就暂时先别回象山了,由许将军派人过去将你家眷接出来如何?”钱天敦耐心地听许克说完之后才开口询问道。

  许裕拙也道:“把家人先接出来,也免得你有后顾之忧。你放心,接出来之后就直接送他们南下回福建,那边自有专人接待安置。待这边的事情办好,我便派船送你南下与家人团聚。”

  许克在象山县的家里有一妻两妾,一儿一女,加上服侍家人的管家、忠仆,总共也不到十人。其余还有些长工下人,倒也不需带走了。他只是有点可惜象山县的庄园,就这么丢了有些可惜。

  许裕拙仿佛是猜到了他的心思,笑着安慰道:“老弟的家产也无需担心,等下你签一份转卖契书,将庄园田产都卖给我安排的人,银子便按照当今宁波府的市价再加三成便是。回头我就拿海汉银行的银票给你,在福建各处海港都可兑换现银。”

  许克客气道:“这置产的银子也都是族中所出,不应由在下独得,更是无需加价。”

  “这些银子早就作为开支记入公账了,你也不用客气,这本就是你在浙江潜伏多年应得的奖励之一。”许裕拙这倒是大实话,许氏一族经营的产业如此之多,又岂会在意宁波乡下的一处庄园这千八百两银子的支出。再说除了这银子之外,许心素甚至已经给许克这样即将返回福建老家的许氏子弟准备好了官位,相比之下许克在福建购置的地产反倒是没那么要紧。

  这副兄弟谦恭的场景倒是十分和谐,钱天敦和石迪文也很识相地没有插话,等这堂兄弟演完这出戏。然后几人又一起仔细修正石迪文定下的行动方案,并对可能会出现的状况准备了几种应对预案。待这些事务全部弄完,已经到了晚饭时分。

  这渔山列岛虽然孤悬于东海之中,人烟罕至,但其位置正好处在南北洋流交汇带,海产却十分丰富,在后世被誉为“亚洲第一钓场”。钱天敦让炊事班开小灶弄了一顿海鲜宴席,以此款待许克。饶是许克自己就是从事捕鱼业的行家里手,也没吃到过这么新奇丰富的口味。

  许裕拙在席间透露了相关的秘密:“如今福建从海外购入的各种食用香料,过八成都是海汉供应的。海汉菜中所用的香料众多,烹饪之法也独特,在江浙这边是吃不到的。别说你了,就算是广州城中那些老饕,也都会慕名前往琼州三亚,尝一尝最地道的海汉菜系。老哥今天算是跟着你享福,不然哪会有这么好的伙食!”

  许裕拙最后这话也是有意捧一下许克,其实自福建出以来,他都是跟着钱天敦和石迪文吃专门的军官小灶餐,虽不及这顿丰盛,但也都是正宗的“海汉口味”,比起明军自己的伙食要好多了。

  吃完饭之后,钱天敦便道:“今晚请许老板在这里歇下来,明天我们就去石浦港。”

  许克愕然道:“明天就去?”

  钱天敦应道:“事不宜迟,这几千人每天的开销都是不小的数目,早点动手也能省下点军费。”...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9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