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引蛇出洞

第八百三十八章 引蛇出洞

  南铁问道:“那支船队何时从温州出?”

  “便在两日之后。”宋青唯恐他不信,又补充道:“朱老大的内应连航行路线都已经打听好了,届时直接设卡拦截便是。”

  南铁心意一动道:“这么说来,宋兄弟也知道航线路线咯?”

  宋青哪听不出他的意图,连忙摇头道:“这路线小人却是不知,若船帮兄弟愿意联手出击,届时朱老大会派人在指定地点为贵方带路。”

  南铁心中暗骂了一句老狐狸,却不知这并非宋青的主意,而是高桥南在派他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叮嘱过了。如果乐清船帮认为宋青也掌握了目标的行进线路,那么他们很可能就会撇开宋青的组织,直接押着宋青去单干这笔买卖。高桥南所在意的倒不是宋青的性命安危,而是这是否会影响到海汉所设下的请君入瓮布局,万一宋青被对方威逼恐吓,说出了实情,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宋青也知道自己来乐清船帮当说客其实风险极大,虽说双方过去曾有过合作,但十万两银子足以让这些心狠手辣的海盗翻脸不认人了。别看这南铁现在称兄道弟的表现得十分亲热,只要说错一句话,自己立刻就会成为对方的阶下囚,到时候才真的是刚出狼窝,又入虎穴了。

  虽然时间紧迫,但南铁却依然咬着分成比例不肯松口,一定要双方五五均分才肯出动。宋青跟他讨价还价只是演戏,倒也不是真的要争夺利益,又坚持了一番之后,终于退让了一步:“不如这样,小人便将三当家的意思带回去告知朱老大,若朱老大认可五五分成,那明日小人再来这边答复贵方。”

  南铁唯恐事情有变,追问道:“那若是朱老大不认可呢?”

  宋青心道朱老大已经死人一个,认不认可都没用了,你就算是要十成独占,那边的事主也会认可的。你以为人家是送银子上门,然而人家要的是让你们去送死。

  宋青假意沉吟了一下才应道:“此事已十分急迫,也没有太多时间再慢慢商议,以小人之见,还是先动手把这批货拿下,之后如何分成,双方可以到时候坐下来慢慢再议,三当家以为如何?”

  南铁心想也有道理,再争不出个结果,等人家船队过了界,那大伙儿连一个铜板都捞不着了。至于说事后再议,到时候还不是谁拳头大谁有理,要实在谈不拢,自家想要强吃了朱山海的这帮人也不是办不到。

  “正事要紧,宋兄弟说得有理,那便这样定下了!”南铁很快就想清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没有再坚持一定要把分成谈个明白。

  两人当下约定了次日见面时间,宋青便告辞离开。南铁将他送出大门口后,很快便折回院中吩咐道:“立刻备船,我要赶回雁荡镇去!”

  宋青这边出了乐清船帮的院子,到码头搭乘来时那艘渔船返回,待他回到海汉将他放上岸的地方时,见海汉的船仍然在那里等着,心里居然生出了一种莫名安心感。

  “事情办妥了?”高桥南见宋青回来,心也放下了大半。虽说把宋青的亲兄弟押在这边,但如果宋青真安心想逃跑,海汉这边也很难再把他抓回来;亦或是他去跟乐清船帮交涉的时候被对方识破,很可能就回不来了。不管是哪一种状况,海汉这边想要另外再设法引蛇出洞,都将是很麻烦的事情。

  宋青低头应道:“小人幸不辱命,见到了乐清船帮的三当家南铁,此人一向贪财重利,小人将事情说了个大概,他便动心了。不过此人对如何分成看得极重,一口咬定了要五五开。小人为了避免被他识破,便多花了些时间与他周旋。最后与他约定明日碰面再做定论,想必他此时已经派人赶回雁荡镇报信去了。”

  宋青没想到的是南铁比他所认为的更加迫切,已经亲自赶回雁荡镇报信去了。有他回去向那郑氏兄弟劝说,此事成功的可能性也增大不少。高桥南仔细盘问了一下宋青与南铁会谈的经过内容,宋青不敢隐瞒,一点点回想起来告知高桥南。

  高桥南一边听一边琢磨宋青的话中是否存在漏洞,他虽然不是安全部门的人,但这些年审讯各种战俘的经验却着实不少,宋青的描述中是否有编造或是不妥的部分,他很快就能判断出来。确定宋青没有犯下什么错误之后,高桥南便对他面授机宜,告诉他下一次碰面时该如何引导对方。

  当晚舰队在距离乐清湾约3o海里的洞头岛驻扎,而因为表现优异获得了甲板放风待遇的宋青才终于得以目睹这支神秘武装船队的真正规模——除了他们一开始盯上准备劫掠的几艘商船,以及追过来炮轰他们的几艘战船之外,竟然后面还藏着如此庞大的一支舰队。仅宋青此时所见,大大小小至少有三四十条战船之多,那最大的一艘战船状如小山,船头舷侧上有硕大的“进取”二字,宋青也不懂那究竟是这支军队的名称还是那艘船的船名。

  就宋青所知,温州水师可远远没有这样的规模,而且这些战船的外形,看起来也与水师的福船有着较为明显的差别。他站在船边看了许久之后,突然心底冒出来这两年越来越多听说的一个名字。

  “我怎地早没想到,是这群煞星来了浙江!”宋青将眼前的船队与自己所听说的传闻一对照,几乎就能**不离十地确定这支船队的来历了。

  海汉在浙江并非无人知晓,虽然海汉人一直没在这边露过面,但海汉商品和各种神奇的传闻却早已经通过各种渠道进入浙江民间。关于海汉流传最广的一条,就是海汉民团战无不胜的传说。

  在传闻中海汉民团全是杀人不眨眼的恶人,且武装先进,战力强横,虽然兵力不多,但综合实力已远远过了明军。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南铁问道:“那支船队何时从温州出?”

  “便在两日之后。”宋青唯恐他不信,又补充道:“朱老大的内应连航行路线都已经打听好了,届时直接设卡拦截便是。”

  南铁心意一动道:“这么说来,宋兄弟也知道航线路线咯?”

  宋青哪听不出他的意图,连忙摇头道:“这路线小人却是不知,若船帮兄弟愿意联手出击,届时朱老大会派人在指定地点为贵方带路。”

  南铁心中暗骂了一句老狐狸,却不知这并非宋青的主意,而是高桥南在派他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叮嘱过了。如果乐清船帮认为宋青也掌握了目标的行进线路,那么他们很可能就会撇开宋青的组织,直接押着宋青去单干这笔买卖。高桥南所在意的倒不是宋青的性命安危,而是这是否会影响到海汉所设下的请君入瓮布局,万一宋青被对方威逼恐吓,说出了实情,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宋青也知道自己来乐清船帮当说客其实风险极大,虽说双方过去曾有过合作,但十万两银子足以让这些心狠手辣的海盗翻脸不认人了。别看这南铁现在称兄道弟的表现得十分亲热,只要说错一句话,自己立刻就会成为对方的阶下囚,到时候才真的是刚出狼窝,又入虎穴了。

  虽然时间紧迫,但南铁却依然咬着分成比例不肯松口,一定要双方五五均分才肯出动。宋青跟他讨价还价只是演戏,倒也不是真的要争夺利益,又坚持了一番之后,终于退让了一步:“不如这样,小人便将三当家的意思带回去告知朱老大,若朱老大认可五五分成,那明日小人再来这边答复贵方。”

  南铁唯恐事情有变,追问道:“那若是朱老大不认可呢?”

  宋青心道朱老大已经死人一个,认不认可都没用了,你就算是要十成独占,那边的事主也会认可的。你以为人家是送银子上门,然而人家要的是让你们去送死。

  宋青假意沉吟了一下才应道:“此事已十分急迫,也没有太多时间再慢慢商议,以小人之见,还是先动手把这批货拿下,之后如何分成,双方可以到时候坐下来慢慢再议,三当家以为如何?”

  南铁心想也有道理,再争不出个结果,等人家船队过了界,那大伙儿连一个铜板都捞不着了。至于说事后再议,到时候还不是谁拳头大谁有理,要实在谈不拢,自家想要强吃了朱山海的这帮人也不是办不到。

  “正事要紧,宋兄弟说得有理,那便这样定下了!”南铁很快就想清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没有再坚持一定要把分成谈个明白。

  两人当下约定了次日见面时间,宋青便告辞离开。南铁将他送出大门口后,很快便折回院中吩咐道:“立刻备船,我要赶回雁荡镇去!”

  宋青这边出了乐清船帮的院子,到码头搭乘来时那艘渔船返回,待他回到海汉将他放上岸的地方时,见海汉的船仍然在那里等着,心里居然生出了一种莫名安心感。

  “事情办妥了?”高桥南见宋青回来,心也放下了大半。虽说把宋青的亲兄弟押在这边,但如果宋青真安心想逃跑,海汉这边也很难再把他抓回来;亦或是他去跟乐清船帮交涉的时候被对方识破,很可能就回不来了。不管是哪一种状况,海汉这边想要另外再设法引蛇出洞,都将是很麻烦的事情。

  宋青低头应道:“小人幸不辱命,见到了乐清船帮的三当家南铁,此人一向贪财重利,小人将事情说了个大概,他便动心了。不过此人对如何分成看得极重,一口咬定了要五五开。小人为了避免被他识破,便多花了些时间与他周旋。最后与他约定明日碰面再做定论,想必他此时已经派人赶回雁荡镇报信去了。”

  宋青没想到的是南铁比他所认为的更加迫切,已经亲自赶回雁荡镇报信去了。有他回去向那郑氏兄弟劝说,此事成功的可能性也增大不少。高桥南仔细盘问了一下宋青与南铁会谈的经过内容,宋青不敢隐瞒,一点点回想起来告知高桥南。

  高桥南一边听一边琢磨宋青的话中是否存在漏洞,他虽然不是安全部门的人,但这些年审讯各种战俘的经验却着实不少,宋青的描述中是否有编造或是不妥的部分,他很快就能判断出来。确定宋青没有犯下什么错误之后,高桥南便对他面授机宜,告诉他下一次碰面时该如何引导对方。

  当晚舰队在距离乐清湾约3o海里的洞头岛驻扎,而因为表现优异获得了甲板放风待遇的宋青才终于得以目睹这支神秘武装船队的真正规模——除了他们一开始盯上准备劫掠的几艘商船,以及追过来炮轰他们的几艘战船之外,竟然后面还藏着如此庞大的一支舰队。仅宋青此时所见,大大小小至少有三四十条战船之多,那最大的一艘战船状如小山,船头舷侧上有硕大的“进取”二字,宋青也不懂那究竟是这支军队的名称还是那艘船的船名。

  就宋青所知,温州水师可远远没有这样的规模,而且这些战船的外形,看起来也与水师的福船有着较为明显的差别。他站在船边看了许久之后,突然心底冒出来这两年越来越多听说的一个名字。

  “我怎地早没想到,是这群煞星来了浙江!”宋青将眼前的船队与自己所听说的传闻一对照,几乎就能**不离十地确定这支船队的来历了。

  海汉在浙江并非无人知晓,虽然海汉人一直没在这边露过面,但海汉商品和各种神奇的传闻却早已经通过各种渠道进入浙江民间。关于海汉流传最广的一条,就是海汉民团战无不胜的传说。

  在传闻中海汉民团全是杀人不眨眼的恶人,且武装先进,战力强横,虽然兵力不多,但综合实力已远远过了明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9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