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三十七章 诱惑

第八百三十七章 诱惑

  宋青哭丧着脸道:“军爷,小人岂敢拿自己性命胡来!只是那乐清湾中的盗贼能多快动手,小人也着实不知,要是耽搁个一两天,被军爷误认小人叛逃,再派人来揭了小人的底,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高桥南却并不吃他这套,冷冷应道:“我给你两天时间,到时候没在乐清湾外见到船,那就当你是行动失败了。”

  一个已经失败的俘虏,对于海汉来说自然不再具备任何利用价值,海汉也不会在乎其生死。至于宋青如何才能说动乐清湾里的海盗尽快动手,那就是他自己必须要动脑子去考虑的事情了。

  不过如何才能尽快将这家伙送去乐清湾而不引起当地海盗的怀疑,这就是海汉军方必须要考虑的事情了。高桥南问道:“若是放了你,你要如何去到乐清湾?”

  宋青应道:“小人就近上岸,然后去附近的渔村或市镇码头雇船便是。”

  “这里的渔民敢去乐清湾?”高桥南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其实贵军先前俘获这些人,一多半也是渔民。”宋青不敢隐瞒,一语道破了天机。

  浙江沿海干海盗这一行的并不完全都是穷凶极恶的盗贼,同时也有很多人本来就是当地渔民,拿起武器就化身海盗了,这也是官府对海盗屡禁不绝的原因之一。宋青所在的这帮海盗中,的确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本地渔民,捕鱼之余也会顺便劫个道,只是这次运气实在不好,以为碰到了大肥羊,没想到是披着羊皮的一头恶狼,莫名其妙就折在了海汉军手下。

  直到这个时候,宋青都还没弄明白眼前这些军人的真正身份,他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眼前这支武装绝对不是明军,因为这些人从头到脚,处处都跟他所认知的明军有着极大的差异。

  但要说这支武装是自己的同行,宋青也是绝对不信的,就算是当年在福建风头一时无两的十八芝,也肯定凑不出这样的一支精兵来。当然了,乐清湾里的那伙海盗,实力上肯定也远不及眼前的这支武装。

  这时候有人到高桥南身旁,附耳轻声说了几句。高桥南听完后侧过头对宋青道:“听说你还有个兄弟,也被我们抓住了?”

  宋青脸上立时微微变色,他与弟弟宋贤分别搭了一艘船出战,被俘后分开关押,他也不知道宋贤目前的状况如何。但眼前这军官主动提及此事,显然是已经在另一条船的俘虏中确认了宋贤的身份。而他特意提及此事,恐怕并不是为了要安抚自己。

  果然高桥南随后便接着说道:“我本来也觉得就这么放你出去有点不够稳妥,既然你还有个弟弟在这里,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你先去办好我们交给你的事情,只要把乐清湾里的海盗引出来了,事后自然会还你兄弟二人自由!”

  宋青本来的确是心存侥幸,想离开这里之后先脱身上岸获得自由再说,但现在高桥南以他兄弟相胁,那就不得不去冒险一试了。

  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宋青哭丧着脸道:“军爷,小人岂敢拿自己性命胡来!只是那乐清湾中的盗贼能多快动手,小人也着实不知,要是耽搁个一两天,被军爷误认小人叛逃,再派人来揭了小人的底,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高桥南却并不吃他这套,冷冷应道:“我给你两天时间,到时候没在乐清湾外见到船,那就当你是行动失败了。”

  一个已经失败的俘虏,对于海汉来说自然不再具备任何利用价值,海汉也不会在乎其生死。至于宋青如何才能说动乐清湾里的海盗尽快动手,那就是他自己必须要动脑子去考虑的事情了。

  不过如何才能尽快将这家伙送去乐清湾而不引起当地海盗的怀疑,这就是海汉军方必须要考虑的事情了。高桥南问道:“若是放了你,你要如何去到乐清湾?”

  宋青应道:“小人就近上岸,然后去附近的渔村或市镇码头雇船便是。”

  “这里的渔民敢去乐清湾?”高桥南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其实贵军先前俘获这些人,一多半也是渔民。”宋青不敢隐瞒,一语道破了天机。

  浙江沿海干海盗这一行的并不完全都是穷凶极恶的盗贼,同时也有很多人本来就是当地渔民,拿起武器就化身海盗了,这也是官府对海盗屡禁不绝的原因之一。宋青所在的这帮海盗中,的确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本地渔民,捕鱼之余也会顺便劫个道,只是这次运气实在不好,以为碰到了大肥羊,没想到是披着羊皮的一头恶狼,莫名其妙就折在了海汉军手下。

  直到这个时候,宋青都还没弄明白眼前这些军人的真正身份,他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眼前这支武装绝对不是明军,因为这些人从头到脚,处处都跟他所认知的明军有着极大的差异。

  但要说这支武装是自己的同行,宋青也是绝对不信的,就算是当年在福建风头一时无两的十八芝,也肯定凑不出这样的一支精兵来。当然了,乐清湾里的那伙海盗,实力上肯定也远不及眼前的这支武装。

  这时候有人到高桥南身旁,附耳轻声说了几句。高桥南听完后侧过头对宋青道:“听说你还有个兄弟,也被我们抓住了?”

  宋青脸上立时微微变色,他与弟弟宋贤分别搭了一艘船出战,被俘后分开关押,他也不知道宋贤目前的状况如何。但眼前这军官主动提及此事,显然是已经在另一条船的俘虏中确认了宋贤的身份。而他特意提及此事,恐怕并不是为了要安抚自己。

  果然高桥南随后便接着说道:“我本来也觉得就这么放你出去有点不够稳妥,既然你还有个弟弟在这里,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你先去办好我们交给你的事情,只要把乐清湾里的海盗引出来了,事后自然会还你兄弟二人自由!”

  宋青本来的确是心存侥幸,想离开这里之后先脱身上岸获得自由再说,但现在高桥南以他兄弟相胁,那就不得不去冒险一试了。

  宋青哭丧着脸道:“军爷,小人岂敢拿自己性命胡来!只是那乐清湾中的盗贼能多快动手,小人也着实不知,要是耽搁个一两天,被军爷误认小人叛逃,再派人来揭了小人的底,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高桥南却并不吃他这套,冷冷应道:“我给你两天时间,到时候没在乐清湾外见到船,那就当你是行动失败了。”

  一个已经失败的俘虏,对于海汉来说自然不再具备任何利用价值,海汉也不会在乎其生死。至于宋青如何才能说动乐清湾里的海盗尽快动手,那就是他自己必须要动脑子去考虑的事情了。

  不过如何才能尽快将这家伙送去乐清湾而不引起当地海盗的怀疑,这就是海汉军方必须要考虑的事情了。高桥南问道:“若是放了你,你要如何去到乐清湾?”

  宋青应道:“小人就近上岸,然后去附近的渔村或市镇码头雇船便是。”

  “这里的渔民敢去乐清湾?”高桥南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其实贵军先前俘获这些人,一多半也是渔民。”宋青不敢隐瞒,一语道破了天机。

  浙江沿海干海盗这一行的并不完全都是穷凶极恶的盗贼,同时也有很多人本来就是当地渔民,拿起武器就化身海盗了,这也是官府对海盗屡禁不绝的原因之一。宋青所在的这帮海盗中,的确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本地渔民,捕鱼之余也会顺便劫个道,只是这次运气实在不好,以为碰到了大肥羊,没想到是披着羊皮的一头恶狼,莫名其妙就折在了海汉军手下。

  直到这个时候,宋青都还没弄明白眼前这些军人的真正身份,他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眼前这支武装绝对不是明军,因为这些人从头到脚,处处都跟他所认知的明军有着极大的差异。

  但要说这支武装是自己的同行,宋青也是绝对不信的,就算是当年在福建风头一时无两的十八芝,也肯定凑不出这样的一支精兵来。当然了,乐清湾里的那伙海盗,实力上肯定也远不及眼前的这支武装。

  这时候有人到高桥南身旁,附耳轻声说了几句。高桥南听完后侧过头对宋青道:“听说你还有个兄弟,也被我们抓住了?”

  宋青脸上立时微微变色,他与弟弟宋贤分别搭了一艘船出战,被俘后分开关押,他也不知道宋贤目前的状况如何。但眼前这军官主动提及此事,显然是已经在另一条船的俘虏中确认了宋贤的身份。而他特意提及此事,恐怕并不是为了要安抚自己。

  果然高桥南随后便接着说道:“我本来也觉得就这么放你出去有点不够稳妥,既然你还有个弟弟在这里,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你先去办好我们交给你的事情,只要把乐清湾里的海盗引出来了,事后自然会还你兄弟二人自由!”

  宋青本来的确是心存侥幸,想离开这里之后先脱身上岸获得自由再说,但现在高桥南以他兄弟相胁,那就不得不去冒险一试了。

  宋青哭丧着脸道:“军爷,小人岂敢拿自己性命胡来!只是那乐清湾中的盗贼能多快动手,小人也着实不知,要是耽搁个一两天,被军爷误认小人叛逃,再派人来揭了小人的底,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高桥南却并不吃他这套,冷冷应道:“我给你两天时间,到时候没在乐清湾外见到船,那就当你是行动失败了。”

  一个已经失败的俘虏,对于海汉来说自然不再具备任何利用价值,海汉也不会在乎其生死。至于宋青如何才能说动乐清湾里的海盗尽快动手,那就是他自己必须要动脑子去考虑的事情了。

  不过如何才能尽快将这家伙送去乐清湾而不引起当地海盗的怀疑,这就是海汉军方必须要考虑的事情了。高桥南问道:“若是放了你,你要如何去到乐清湾?”

  宋青应道:“小人就近上岸,然后去附近的渔村或市镇码头雇船便是。”

  “这里的渔民敢去乐清湾?”高桥南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其实贵军先前俘获这些人,一多半也是渔民。”宋青不敢隐瞒,一语道破了天机。

  浙江沿海干海盗这一行的并不完全都是穷凶极恶的盗贼,同时也有很多人本来就是当地渔民,拿起武器就化身海盗了,这也是官府对海盗屡禁不绝的原因之一。宋青所在的这帮海盗中,的确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本地渔民,捕鱼之余也会顺便劫个道,只是这次运气实在不好,以为碰到了大肥羊,没想到是披着羊皮的一头恶狼,莫名其妙就折在了海汉军手下。

  直到这个时候,宋青都还没弄明白眼前这些军人的真正身份,他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眼前这支武装绝对不是明军,因为这些人从头到脚,处处都跟他所认知的明军有着极大的差异。

  但要说这支武装是自己的同行,宋青也是绝对不信的,就算是当年在福建风头一时无两的十八芝,也肯定凑不出这样的一支精兵来。当然了,乐清湾里的那伙海盗,实力上肯定也远不及眼前的这支武装。

  这时候有人到高桥南身旁,附耳轻声说了几句。高桥南听完后侧过头对宋青道:“听说你还有个兄弟,也被我们抓住了?”

  宋青脸上立时微微变色,他与弟弟宋贤分别搭了一艘船出战,被俘后分开关押,他也不知道宋贤目前的状况如何。但眼前这军官主动提及此事,显然是已经在另一条船的俘虏中确认了宋贤的身份。而他特意提及此事,恐怕并不是为了要安抚自己。

  果然高桥南随后便接着说道:“我本来也觉得就这么放你出去有点不够稳妥,既然你还有个弟弟在这里,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你先去办好我们交给你的事情,只要把乐清湾里的海盗引出来了,事后自然会还你兄弟二人自由!”

  宋青本来的确是心存侥幸,想离开这里之后先脱身上岸获得自由再说,但现在高桥南以他兄弟相胁,那就不得不去冒险一试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9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