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三十二章 谨慎的许心素

第八百三十二章 谨慎的许心素

  石迪文心道,我们现在就是想把武器往北边卖,只是担心流入海盗手里才暂时没开动而已。不过这话暂时还不便明说,他沉吟一阵才又开口问道:“照你这么说,那边除了海盗,就是跟海盗勾结的官员,那我们倒是不好下手啊!难道就没什么可以加以利用的人?”

  “这要视贵方想达到何种效果。”许裕拙解释道:“若贵方只是想扫清当地海域,震慑宵小,那其实很简单,兵一路打过去就好,也没人拦得下你们。但若是想要获得浙江官府的认可,日后在当地落脚经商,那就比较麻烦。因为有太多人牵扯在里面,贵方要扫除当地的海盗,必定伤及某些人的利益,招人嫉恨也是难免。”

  石迪文道:“许将军的意思,是当地官府高层都有份参与?”

  许裕拙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石迪文的这种说法。对于当地的实权人士来说,海盗这个工具真是再好用不过,上不了台面的活儿全都可以交给海盗去做,而自己只需在幕后操控,按时收银子就行了。偶尔有那么几个不合群的官员,也会很快被上上下下一起算计弄走,在当地肯定待不长。

  石迪文道:“那就退而求其次,不需要大人物,有值得扶持的小人物也行。请许将军不要多心,当年我们找许大人合作的时候,也并不是因为看中了他当时的官位,只是我们认为他可以信赖,值得我们投入资源去扶持他。只要有合适的任选,我们也可以在浙江把这个过程复制一遍。”

  海汉当初辗转联系到许心素的时候,他仅仅是一个刚刚花了几千两银子在福建水师中买了个把总军职的低级军官而已。如果海汉没有投入大力气扶持他,那早在1628年的时候就已经被十八芝在战场上干掉了,根本就不会有后面一路爬升到福建总兵的机会。许心素有今时今日的地位权势,的确很大程度上都是得益于海汉数年来一直不断的军事援助,这一点海汉人清楚,许家的人也心里有数。

  石迪文以许心素作为范例,的确有很强的说服力,既然海汉有能力把一个水师把总一路托举到一省总兵的位置上,那当然也可以尝试在浙江那边扶持一个或几个当地的代言人。大人物们或许会因为种种无法割舍的利益或人情,不愿与海汉这个对象合作,但下面的人却未必都是一条心,总会有人怀有野心或别的企图,冒风险搏上位。而海汉现在所需要的,就是找到类似这样的扶持对象。

  许裕拙道:“在下所负责的只是军中事务,对浙江官场上的消息了解不多,若是要在下推荐人选,倒真是难了!”

  眼见石迪文脸上露出失望之色,许裕拙连忙又道:“不过家父麾下有专人负责这方面的事务,人选是肯定有的,只是此事还需上报至家父那里,由他做出决定。”

  “这当然是应该的,许大人拿了主意,我们这些跑腿的人才好办事嘛!”石迪文点头应道。海汉要对浙江动手的打算,本来也会与许心素进行沟通,之所以先来找许裕拙,也是想先探探福建军方的态度。既然许裕拙已经代表自己的家族提出了要在其中分一杯羹的条件,那后续的细节就可以一点一点地沟通商议了。

  石迪文先前听许裕拙详述浙江那边的种种状况,其实就已经想到了他的家族,或者说福建军方,肯定有秘密的情报机关在进行相关运作,只是缺乏一个机会将这些搜集到手的情报信息利用起来。说不定许氏早就在浙江那边暗中培养了一些人,只是时机未到,不敢轻易张扬,亦或是他们自己也没想好应该在当地如何动作才能为福建这边争取到利益。

  虽然这件事最终还是要看许心素的态度,但石迪文对此并不担心。他两年前就跟许心素打过交道,能感受到对方身上隐藏不住的野心。如果有机会将势力向周边省份扩张,他相信许心素一定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何况这次还是海汉主动提出来的,根本不用他许心素直接出面,只需福建军方适当配合就行。

  既然大的方向已经议定,石迪文也就不着急了,倒是许裕拙不想耽搁时间,当着石迪文的面修书一封,然后叫人立刻送回漳州。许裕拙认为石迪文到了澎湖之后就马不停蹄地转道漳州,显然是海汉对于此事的态度比较急切,石迪文不说,但他不能装作不懂。

  从中左所至漳州城的水路不到百里,许裕拙这边派出的信使乘船出,第二天拂晓时分便赶到了漳州城外的码头。下船之后丝毫没有耽搁,直接用令牌调用了码头上的专门用于紧急事务的马车。到了城门前无需查验,城门的守军见车就打开城门放行。许心素一早起来到院子里健身的时候,信使便将许裕拙的书信送到了。

  “海汉人终于按捺不住了啊!”许心素回到书房看完这封书信,心情一时大好。

  作为一名官员,许心素再要升就只能往京城里去了,而他并不打算放手福建这边的事业,去兵部里当个泥塑菩萨,所以最近一年中兵部有人传信下来征求他的意见,他都推说身体不适应北方气候,不愿调职去北方。毕竟在福建这边他可以做到言出法随,每年通过各种贸易进账的银子数以百万计,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实现,说是土皇帝也不为过。

  但许氏家族目前的海贸规模,却还远远没有达到许心素自己的目标。他认为自家的海贸生意看似风光无限,但实际上被限制得极为严重,除了直航海汉控制的海南岛之外,向南向北,临近区域的贸易环境都不够理想。

  广东这边的海贸,绝大部分份额都被以“福瑞丰”为的广东商会控制着,虽然许氏名下的商行也是“琼联”十三家股东之一,与广东的大商家也算有一份同事之谊,但许氏在广东的海贸生意依然是受到诸多限制。当然这也没什么好说的,广东商人到了福建,一样也得遵守许氏定下的各种规矩,大家彼此彼此而已。

  至于北边的江浙一带,状况甚至还远不如广东,至少广东这边的竞争虽然激烈,但有海汉在中间主持局面,福广两省的海商就绝不会因为竞争而撕破脸皮,反而是有不少合作投资的机会。而江浙这边想要插上一脚的难度就大多了,还得时时提防,搞不好哪天就会被人利用海盗下绊子。

  南边的状况其实还好,许心素目前的主要贸易对象就是海汉,从福建直航海南的航线跟过去到吕宋岛马尼拉城差不多,而与海汉之间的贸易量至少是过去跟西班牙人的十倍以上。同时借助海南岛这个贸易中转站,许心素也得以打通了福建通往安南、占城等中南半岛地区的贸易通道,贸易量比起几年前已经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而北边除了日常需要小心谨慎之外,许心素最头疼的实际上是通往北方的航路在这个位置被卡住了。海汉人占了台湾岛,需要大量移民迁入当地搞开,这事许心素是很有兴趣参与的。但从福建本地征募移民的成本太高,远不如从北方一船一船地往回运廉价的中原难民划算,运回的人口越多,在台湾岛上圈地的种植园开进度就能越快。但有舟山群岛这个地方卡在航路正中,大大地增加了人口运输的成本和船队的航行风险,让许心素怨念不小。

  前几天从澎湖传回消息,海汉人在台湾南部开埠之后,又马不停蹄地跟占领北部的佛郎机人开战,而且仅用时不到二十天,就已经将佛郎机人彻底逐出台湾岛,这也就意味着这个面积约摸为福建三分之一的大岛已完全落入了海汉掌控之中。

  海汉人为什么要拿下台湾岛,许心素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数的。早在两年多以前,海汉人就已经向他隐晦地表达了对台湾岛的兴趣。而当时的许心素一心想要尽快将十八芝逐出福建海峡,为此连澎湖都可以交给海汉掌控,就更不用说本来就没有被大明纳入治下的台湾岛了。而海汉人想拿下这个蛮荒大岛,除了搞种植园之外,肯定也是打算将其作为向东、向北扩张势力范围的跳板。近几个月海汉人先南下在高雄圈地建港,又北上驱逐了佛郎机人,这一连串的动作显然是打算将台湾岛及其周边海域都纳入自家控制范围,然后再接着以这样的方式向外继续扩张。

  海汉人想要向北扩展势力范围,这同样也是许心素的目标之一,双方利益不谋而合,许心素其实也在等海汉主动找自己商量这件事,只是没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

  “传令下去,今日出海,去中左所巡视!”许心素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掌握了多少信息,要跟海汉人谈具体的操作细节,许裕拙肯定是力有未逮,必须得由他这个主事人出面跟海汉人详谈才行。石迪文前年去年两次来福建,许心素都是与其会过面的,也知道石迪文在海汉军中的身份不低,自己主动从漳州过去见他,也并不是什么跌份的事情。

  许心素要出城巡视就不会像许裕拙派个信使那么简单便捷了,光是准备他的仪仗,集合随行人员及私人卫队,调动相关船只,就用了一个多时辰,而这已经算是动作极快的时候了。等许心素出城登船动身,已经快到中午时分了。他出巡的船队虽说规模也不是太大,但也有六艘船了,旗舰是从海汉购入一艘探索级战船,另外还有三艘福船,一艘运兵船和一艘补给救援船,水手战兵加上随行人员,总共也有四百来号人了。

  不过船队出海是顺流而下,这段航程倒是比信使来时快了许多,当天太阳落山的时候,行在最前面的船已经能看到鼓浪屿的轮廓了。

  石迪文也没想到许心素居然来得如此之快,昨天跟许裕拙谈完,今天正主便赶过来了,这效率的确是比这个时代的大明官僚高出不少,同时也能看出许心素对海汉所提的建议非常有兴趣,这也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了。

  许心素是一个很务实的人,到了城中官邸后只让厨房做了一桌简单酒菜,让下人全部屏退,只留了许家父子二人和石迪文在场。落座之后许心素和石迪文互敬一轮酒之后,他便主动提起了话头:“石将军,如果老夫的理解没错,这次海汉准备北上,是执委会的意思没错吧?”

  许心素也算是对海汉权力体系了解极深的大明官员了,知道海汉的最高权力机构是执委会,现在是要跟浙江动真格的,他必须要确认一下这的确是来自海汉执委会的决定,而不是海汉军方自作主张。

  “许大人放心,我这次来与贵方商量的事情,都是经过执委会讨论通过,批准执行的内容。”石迪文不慌不忙地掏出了一封文书,放到许心素面前:“这是执委会的授权书,请许大人过目。”

  许心素拿起来大致扫了一下内容,见落款处盖了海汉特有的圆形萝卜章,这才笑眯眯地说道:“事关重大,须得谨慎一点,还请石将军见谅。”

  “许大人老成持重,验一下授权书也是应该的。”石迪文心道还好从三亚出前颜楚杰多了个心眼,特地到执委会去搞了份授权书,怕的就是许心素这老狐狸疑神疑鬼,到这边果然派上了用场。

  许心素道:“不是老夫多疑信不过石将军,是因此事可能需要动用到老夫在浙江部署极深的一些暗桩,这些人身份一旦暴露,今后就很难在当地继续待下去了。事关多人前途命运,老夫也不得不小心一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8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