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二十九章 石迪文访旧

第八百二十九章 石迪文访旧

  当然南洋的形势跟福建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当地并没有类似大明这样的巨无霸国家,土著政权的文明程度也远不及外来殖民者,因此他们在应对外来入侵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主场优势和缓冲地带,一旦在一两场主要战役中失败,很可能就要迎来灭国之灾。

  对于这些国家来说,海汉这样愿意出售相对先进武器的势力真的是打着火把也难找,因为来到他们土地上的外来者几乎都是抱着入侵的目的而来,自然不会向他们提供类似火枪火炮这样的武器。即便偶尔有外来势力为了互相排挤,会向这些土著政权出售少量的武器,也很难真正改变双方的实力对比。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海汉所扮演的无疑是一个搅局者的角色,而且是令西方殖民者相当头疼的那种。荷兰人前前后后已经在海汉手底下吃了几次亏,加上巴达维亚的战后重建又牵扯了他们大部分的精力,即便知道海汉人正在以军火商的身份介入南洋搅局,也并没有什么有效的应对方法。在失去安不纳群岛一段时间之后,已经有比较聪明的荷兰人逐渐看出了海汉在南海地区的野心。安不纳这个曾经只是被荷兰人当作航路补给站的群岛,却极有可能会成为海汉在南海的一块跳板,让他们得以把触手伸及到苏门答腊、爪哇岛一线。但即便荷兰人意识到了这种危机,却找不到合适的方法去化解它,只能眼睁睁看到海汉和帮凶葡萄牙人一点一点地在南海地区进行渗透。

  不过对于海汉来说,南海的这些土著政权着实太穷了一点,不要说跟福建许氏相比,甚至比安南、占城都还稍有不如,向海汉下的军火订单都数额不大,能带给海汉军工的利润也比较有限。如果不是考虑到这种措施所能起到的政治作用和长期效果,执委会都未必会有兴趣花费时间精力去维系这些关系。所以如果是为了寻求利润增长点,向南开辟新市场的效果其实是比较有限的。

  相较于一穷二白的南海土著,福建海峡以北的形势却是要好得多。江浙是整个大明最为富庶的地区之一,若要论购买力,江浙一带肯定要在福建广东之上。如果能够打开江浙一带的军火市场,那对于海汉的军工产业来说将会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当然了,在军火贸易开路之后,其他的海汉工业品和金融体系也会随之而来,大量涌入这个新兴市场。

  在此之前,包括武器在内的海汉工业品其实早就零星流入江浙一带,而且因为数量稀少,导致市场价格居高不下。一套海汉产的限量版玻璃文具,在江浙的价格几乎是广州市面上的两到三倍之多,其他的工业品也大多呈现出类似的价格走势。市场差价部分并没有流入到海汉的口袋,而是被中间商赚走,商务部自然希望能通过商业手段将当地市场掌控在自己手中。

  “军火买卖肯定是要做的,但需要慎重一点才行。江浙沿海的局势比福建复杂,我们要多花一些时间对买家进行鉴别。”钱天敦的表态却很谨慎,并没有立刻赞同石迪文传达的执委会意见。

  “你的意思是如果出口武器到江浙一带,流向会有问题?”石迪文立刻心领神会地追问道。

  钱天敦点点头道:“从洪武年间到现在已经两百多年,海盗倭寇居然能占着舟山群岛这么长的时间,仅仅用官府无能这种说法似乎也说不过去。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消息,当地官府跟海盗之间可能的确是有些不太干净的关系。如果我们向当地出口武器,很有可能会流失到海盗手中,就像穿越前你们美国人在中东干的傻事一样。”

  在穿越前的那个时空中,美国在中东地区搞了几十年军事输出,然而搞来搞去每次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扶持的对象最终都变成了自己的敌人,但美国人依然还是乐此不疲地继续扮演地区搅屎棍的角色,不断砸下大笔资金给自己培训对手,并以此向全世界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智商堪忧。

  石迪文在穿越前是美籍华人,而且从军期间也曾在中东地区执行过军事任务,不过他并不打算为美国的中东政策辩护,只是摇摇头道:“那些都是愚蠢政客才会去玩的把戏,跟我们现在面临的状况不一样。不过如果你所说的情况属实,那的确需要慎重处理才行。”

  虽说出口的武器与海汉民团自身装备的武器存在性能代差,但如果这些武器装备大量流入到海汉的对手手中,那也将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军方既然已经意识到了这种隐患,那肯定不能坐视不理。

  “我跟许心素这边谈过,希望他能够为我们引见一些靠得住的浙江官员。不过这个事由我们军方出面就不太妥当,可能还是得外交部、商务部派人主持才行。”钱天敦虽然已经有所准备,但显然这些工作已经出了军方的权限范围,执委会大概也不会乐于见到军方把外交、商贸方面的事务全部包干。

  “但交给那些白衬衫来办,只怕是三五个月都出不了结果啊!”石迪文显然对于文官们的办事效率并不看好,三五个月在其他系统中或许不算太长的时间,但对于军方而言却不是这样。澎湖驻军从去年十月开始涉足台湾,到今年三月全面控制岛上沿海区域主要地段,也才不到半年的时间而已,要等上这么长的时间,对于一心要依靠向外扩张来累积战功的军方来说的确是一种煎熬。

  “官面上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文官做文官的,我们做我们的。”钱天敦常年坐镇海外,对于如何平衡规则和自由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解:“对非控制区的军事侦查行动,我们是有自主权的。如果在侦查行动的过程中遭遇武力威胁,我们也是可以实施反击的。该动手的时候就动手,只要控制好力度就行。”

  石迪文也是一点就透:“这不就跟我前年来这边一样,只要逮着机会就直接动手。”

  钱天敦点点头道:“就是这个道理。执委会可能暂时不会批准大的军事行动,但不需报批的小型军事行动也一样可以有军功拿。”

  “还是你有办法!”石迪文不禁竖起了大拇指。

  石迪文来澎湖,最担心的并不是跟搭档和属下舰队的磨合问题,而是短期内无仗可打,白白浪费了这个一线指挥官的位子。但钱天敦刚才的这番话,无疑是给出了另外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虽说这种打擦边球的做法不见得能够得到执委会的支持,但应该也不会明令禁止军方钻这种空子,只要别搞出难以收拾的局面就行。

  以海汉海军现有的实力,远东地区很难有人能够与海汉战船进行一对一的近距离对抗,即便对方兵力占优,也不太可能留得住航行性能极佳的海汉战船。福建舰队只要以侦查的名义组织一支小规模的武装船队,便可以适时北上进入舟山地区活动。届时如果与盘踞当地的海盗团伙擦枪走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海军在完成基本的侦查任务之余,顺手就能刷个战绩了。

  当然了,这事说起来的确容易,但具体实施的时候还是会有很多需要重视的细节。从温州到宁波外海的舟山群岛,这一路的海岸附近都有许多岛屿,其中有不少是在各种海盗团伙的控制之下,这一路要慢慢清理过去,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另外海汉军方也不清楚这些海盗是否会主动抱团,如果他们感受到了海汉的威胁,选择抱团防御,那仅仅依靠小型船队大概也很难将其彻底击溃。

  “要动也是周年庆之后的事情了,这几天可以放心歇着。你要是想去漳州走走,最近这个时候就不错。”钱天敦笑着说道:“当初跟你出海去打南日岛的那帮福建水师的军官,知道你又来这边了一定会很开心。”

  说到这事,石迪文脸上也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这帮家伙打仗未必在行,但吃喝玩乐倒都是好手,上次去漳州的时候,他们的确招呼得很到位。要不是军委调我回去指挥舰队,我当时还真是有心留在福建这边享享清福。”

  当时负责接待石迪文的是福建水师的许裕拙,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许心素的第四子,也是福建明军中出身许氏一族的诸多将领之一。那时许裕拙带了一帮军官,每日将石迪文招呼得极为周到,如果不是后来出了刺杀案,石迪文大概真的会陷在漳州城里不想动弹了。当然了,石迪文也并非不知道对方的真正目的,虽然彼此酒桌上称兄道弟亲密无间,但这种结交终究都还是为了自己阵营的利益。对钱天敦所说的话,他也能听懂弦外之音——既然你跟福建水师的高层关系较好,那不妨利用这段时间去漳州打听打听官方消息,看看能不能从水师军官那边套路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那我明天就去漳州,跟许裕拙那帮人碰个头,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长进!”石迪文很爽快地应下了这个任务。

  第二天一早,石迪文带了一队亲卫,便乘船前往漳州。驻澎湖的明军代表许甲齐也派了专人同行,以便能在石迪文抵达漳州的第一时间组织好接待工作。

  从澎湖马公港到漳州外海的中左所,直线航程约摸一百海里,石迪文的座船清晨出,直到掌灯时分才抵达目的地。由于中左所是军事禁区,入港之前便有小艇靠近,查验石迪文这艘船的身份。这个时候许甲齐派来跟船的人便起到作用了,趴在船舷上向小艇上的明军大声表明身份:“本官乃许甲齐将军属下校尉刘标,船上是海汉来的石迪文石将军,通报城中大人。”

  许甲齐手下的校尉也就罢了,但海汉来的将军可就不是小人物了。小艇上的明军也不敢再细问,当下由一人从船舷顺着绳网上到甲板,以便为船上舵手导航。其余的人则是驾着小艇迅回转港口,将这个消息报告回去。

  漳州是闽南最为重要的贸易港口,同时也是许心素的大本营,而中左所作为漳州的海上屏障,常年都驻扎了数量不少的海6两军。福建水师的主力目前便驻扎在这里,石迪文此行要拜访的主要对象许裕拙也在城中。

  石迪文的船还没靠岸,中左所便城门打开,一队人马迎出城来,打头的便是许裕拙。他虽然不知道石迪文为何会在这个时间点突然出现在中左所,但石迪文在海汉军中的身份地位并不亚于钱天敦,而且驻地并不在福建,出现在这里大概不会是什么巧合。

  “石将军,好久不见!”见石迪文从跳板走下来,许裕拙也下马迎上来主动招呼。

  “许将军也是啊,看起来气色不错!”石迪文打量着身形有些福的许裕拙,面带微笑地寒暄道:“看到你比两年前胖了不少,我就放心了。”

  许裕拙笑道:“贵军去年打跑了十八芝,没了郑芝龙这个惹祸精,福建海岸风平浪静,本官整日无事可做,就只能沉迷吃喝了。”他一边说一边颇为自得地拍了拍已经微微凸起的腹部:“有些许福,也是难免,这太平日子谁不喜欢,对吧石将军?”

  “反正吃喝玩乐你最有理,我看没谁说得过你。”石迪文笑着应道:“我这次可就是专门来找你吃吃喝喝的,你不会嫌弃我这个不之客吧?”

  “石将军身份尊贵,在下想请都请不来,哪会嫌弃!”许裕拙连连摆手否认道:“在下就怕照顾不周,让石将军玩得不够尽兴,那可就是罪过了!这许甲齐也真是的,知道石将军到了福建,也不提早打个招呼,让在下能有多点时间准备一下也好!”...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8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