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二十九章 军火贸易与对外政策

第八百二十九章 军火贸易与对外政策

  作为目前海汉最为先进,火力最强的主力战舰,“威严级”在海汉现有的任何一支舰队中都是担当着中流砥柱的角色。不过由于这种大型战舰的建造工期较长,加上率先使用了蒸汽推进系统,日常运转和维护对后勤都有着较高的要求,并不是海汉的每一处据点都可以部署“威严级”战舰。

  在澎湖马公港的军事区内,已经提前为这艘船的到来修建了专用码头。与其他战船所停靠的码头有所不同,这里的码头上专门配备了为战舰快补充燃料和淡水的大型输送装置,能在两小时内就将船上装载淡水和燃煤的舱室装满。同时这里还专门配备了六名机修工,他们的任务就是在船只未出海的时候对船上的蒸汽动力系统进行维修维护。

  由于穿越者和归化民在文化和学识方面存在着巨大差异,在这个时代能培训出这些机修工极为不易,可以说个个都算是工业部和海运部的宝贝,钱天敦为此还专门拨了一个班的人马负责他们的日常安全。

  这艘主力战舰的到来,也象征着海汉在澎湖——台湾地区驻扎的海军部队终于形成了一支完整的舰队编制。如果这条船能够提前大半个月到来,还赶得上在台北战役中登台亮相,强大的舰载炮火也能让海汉军在攻打鸡笼港社寮岛的时候更容易一些。

  在完成了舰队编制之后,军委也专门调了一员干将过来坐镇指挥,便是曾经在1631年出使福建的石迪文。当时石迪文作为使团武官,陪同宁崎到漳州会晤许心素等福建高官,结果十八芝在城中策动了一起刺杀行动。虽然并未伤及到使团人员,但石迪文还是充分地利用了这个机会,以报复为名率领使团船队攻击了十八芝控制下的南日岛,并且一举攻克了这个困扰福建明军多时的毒瘤据点。

  石迪文在福建拿下了海汉的战胜利之后又过了近两个月,得到调令的钱天敦才从安南动身,带着特战营到福建接手了当地的驻军指挥权。要认真说起来,海汉驻福建部队指挥官这个职务,石迪文勉强也算得上是钱天敦的前任了。

  石迪文离开福建后,在海军中担任着第二舰队指挥官的职务,并且也参加了1632年海汉攻打澎湖的军事行动,算是海汉军中为数不多对福建状况较为熟悉的高级将领之一。这次福建舰队完成编制,军委考虑新舰队的指挥官人选时自然而然就将熟门熟路的石迪文列为了选。

  而石迪文自己对于这个调动也是抱着乐于接受的态度,目前海汉的展策略是从海上向南北两个方向扩张,南边的的安不纳群岛由罗杰坐镇,近期内爆战事的可能性极小。唯一有立功机会的就是北边,在大明东南沿海形成链式布局之后,北进的难度要比缺乏战略支撑点的南海地区小得多,作为一名有进取心的军人,石迪文自然希望能够借此机会多多立下战功。

  石迪文和钱天敦已经不是第一次并肩作战,早在安南内战时期两人就有过多次合作执行任务的经历,也算是老搭档了。两人见面之后自然有一番唏嘘,兜兜转转之下,想不到又一次在福建这边成为了搭档。相比以前在安南合作的时候,现在的海汉军真可谓是鸟枪换炮,兵强马壮,能够让他们这些指挥官挥的余地也更大了。

  当天钱天敦设宴为远道而来的石迪文接风洗尘,驻澎湖的各部门负责人也都到场作陪。不过除了钱天敦之外,其他人都是归化民干部,有些事情也就不太方便在酒桌上谈论了。酒席结束之后,钱天敦又邀请石迪文到自己的书房,让罗舞丹将许家送来的上等安溪铁观音泡了一壶,这才开始谈论起了正事。

  “这次高桥南能在台北打出这样战果,老实说你是不是坐镇后方遥控指挥了?”石迪文一坐下来就开门尖山地问道。

  这次由高桥南指挥的军事行动也算得上是海汉军第一次由归化籍军官独立指挥的大型战役,虽然战前不少人对于钱天敦这个大胆的安排抱有疑虑,但高桥南在指挥作战过程中的表现的确有力地粉碎了种种对军方不利的传言,甚至是连石迪文这样的军方内部人员,对于高桥南的表现也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疑问。不过高桥南此时仍然留在鸡笼港那边主持当地事务,石迪文也没法找他当面印证自己的疑问。

  钱天敦笑着摇摇头道:“我就知道你们这帮人信不过高桥南,但你们不要忘了,高桥南是怎么一步一步升上来的。以他现有的能力,指挥这种规模的战斗已经绰绰有余了。就算指挥过程中有什么小失误,以我们在武器装备上的优势也足以弥补回来。当然作战计划是我跟高桥南一起制定的,能够考虑到的问题我都提前做好了应对的预案,只是没想到西班牙人的抵抗力度远低于我们的预计,两处据点都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就逼得对方投降了。”

  石迪文追问道:“淡水河那边也就罢了,我也听说西班牙人在那边经营得并不好,但他们在鸡笼港建城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不管是兵力还是防御工事都不缺,照理说不至于这么快就选择投降啊?西班牙人真这么贪生怕死?”

  “也不完全是因为他们贪生怕死才投降的。”钱天敦解释道:“高桥南在战后审问了一些战俘,鸡笼港守军选择投降的主要原因还是城中的弹药和作战物资的储备不足,以至于他们自己都打不下去了。”

  这个答案出乎了石迪文的意料,忍不住吐槽道:“西班牙人原来这么水!早知道我们去年拿了澎湖就该一鼓作气把台湾收了,不用多等这半年的时间。”

  钱天敦道:“根据前方传回来的消息,西班牙人的城防工事其实还是做得不错的,城墙上部署的火炮过二十门,城里能参战的武装人员数量也不少。不过城里的守军大概是太平日子过久了,根本就没有抵御外敌的意识,武器弹药被军官们偷偷卖了不少出去,被我们的攻城炮压得没有还手之力。加上之前在淡水河口的战斗已经让一部分西班牙人心有余悸,他们抵抗的意志也不是很坚定了。”

  “那倒真是被高桥南捡到大便宜了!”石迪文听到这里,心中的疑问也基本都释怀了。

  钱天敦对此也不否认:“高桥南确实是一员福将,我们战前做的大部分应对预案根本就没派上用场,就顺利把台北拿下来了。不过他在指挥过程中的细节还是有可圈可点的地方,也并不纯粹只是靠运气取得的战果。”

  “这当然。”石迪文并不是外行人,他也不会真的认为高桥南仅凭运气就能得到这样的战绩。要知道每年周年庆上的颁奖庆典,高桥南都是惯例会出现的常客,他所立下的战功在归化籍的军官当中绝对是数一数二,能升到现在的职位都是靠着他自己在战场上拼杀得来,对于这一点,军方的高层们都是持肯定的态度。否则凭高桥南的战俘出身,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年中升到营长的职位上,还能得到足够的信任,独立指挥海汉民团的王牌部队在外征战。

  生在台湾岛的战斗并没有耗费军方太多的精力和资源,因此石迪文只是简单问了几句,便主动将话题转到了别的事情上:“我出前颜总找我谈了话,执委会的意思,还是希望先与浙江官府建立起关系,然后再对舟山群岛动手。这样可以就近得到一部分补给,缓解后勤供应的压力。另外工业部和商业部也希望能够通过军方的接触开辟浙江的军火市场,你知道的,执委会对这一块的事情一向都很重视。”

  军火贸易一向都是海汉出口盈利的重点项目,早期向安南出口的军火,不仅为海汉换回了大量的资金和劳动力,更重要的是为海汉打开了安南这个市场,让海汉得以在大明之外获得另一处稳定的收入来源。而之后与广东、福建两省官府之间的军火贸易,更是让海汉在这两省沿海地区获得了诸多的特殊待遇,已经完全出了海商的身份。

  军工部门的收益有相当一部分都被划作了军费开支,因此军方对于军火贸易一向都会全力支持,在与友军接触期间也会想法设法地帮忙推广海汉的武器装备。当然了,但凡是亲眼见识过海汉武力的军人,都很难抵挡住这些先进装备的诱惑。哪怕海汉对于其中的一部分武器装备还有限购政策,能买到的也价格不菲,但仍然会让地方官府趋之若鹜。

  不过近两年由于海汉已经逐步控制了广东主要的几处出海通道,沿海地区也变得风平浪静,明军对于更新武器装备的迫切性已经远不如头几年省内大乱的时候,官府购买武器的数量也在直线下降。如果不是海汉这边给经手人员的回扣够高,广东官府很可能已经把军购合同彻底从财政预算中裁掉了。

  福建方面的状况稍好一点,毕竟许心素财大气粗,不像广东官府那样需要依赖于朝廷拨下来的军费开支。即便福建海疆已经趋于安全,他也依然是每年照买不误,将军购当做了拉拢海汉维持双方合作关系的一种手段。

  但对于海汉军工来说,近两年的武器外销订单数额已经趋于停滞,不管是数量还是总价都没有明显的增长,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好消息。要打破这种僵局无非就两个办法,一是放开高端武器的销售,二是开辟新市场。

  放开高端武器销售对海汉来说显然不可取,外销型武器要与自家列装的武器存在不可逾越的性能代差,这是在穿越伊始就确定下来的策略,以此来确保大量出售的武器不会对海汉自身造成反噬。就算如此,类似火炮、战船这样的重型武器,海汉一直都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数量,并且对弹药、零配件等补给物资也实施了严格的出口管控。如果说为了经济利益要放开高端武器的销售,执委会的委员们大概还不会糊涂到这个份上,毕竟军备是海汉重要的立足本钱之一,看家的宝贝无论如何是不能轻易流落到外人手上的。

  至于开辟新市场,其实相关部门一直都没有停下过各种尝试。南洋方面,除了安南这个大买家之外,中南半岛南端的占城国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客户,虽然比不了许心素这么土豪,但一年下来六位数的买卖还是有的。此外葡萄牙也借助自己在南洋各处拥有殖民点的优势,协助海汉将军火卖给南洋的一些地方政权。

  去年跟荷兰人大干了一场的马打蓝国就是海汉目前的客户之一,充分认识到自己的军队与荷兰武装之间的实力差距之后,马打蓝国的领导人立刻撒出重金求购重型武器,而曾经向他们贩卖过火枪火炮的葡萄牙人,就很适时地造访了马打蓝国,并向他们推荐了海汉出产的武器。当然了,葡萄牙人在中间只是充当了掮客的角色,主导者仍然是海汉一方。

  海汉目前由于在南海区域缺乏合适的战略支撑点,暂时就只能止步于安不纳群岛。不过对于南洋地区的形势变化,海汉并没有放弃介入的努力,通过马打蓝国等土著政权来拖住西方殖民者的展脚步,也是目前海汉所采取的策略之一。扶持一个地方势力去对抗海汉的竞争对手,这种事对于海汉而言已经轻车熟路,在福建就已经取得了极好的成效,南洋这边只需将这套办法复制过去就行,只不过福建官府变成了马打蓝国,而十八芝的角色则是由以荷兰为的西方殖民者代替。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8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