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二十七章 眼光向北

第八百二十七章 眼光向北

  说到跟海汉人一起合作做生意,特别是投资某个尚未开的地区,福建这边的商人,特别是许氏一族,早就已经尝到了其中的甜头。以至于海汉在高雄港开始招商的时候,福建商会因为晚于广东同行入场,还生出了不小的怨气。不过高雄附近可开地区的面积着实不小,三五年之内还未必能开完,因此福建方面在了解情况之后,倒也没有再催促海汉这边另外开辟新地区。

  但海汉显然并不满足于台南的这片开区,许甲齐听钱天敦这个口气,很显然是打算在台湾岛上其他地区复制高雄的开模式,而这次可是不能再让广东佬抢先了。

  “钱将军,上次在高雄让广东人占了先,这次可不能再偏袒他们了!”许甲齐提醒道:“广东那边出多少银子,我们也可以照着来。”

  钱天敦摆摆手道:“这事你光跟我说没用,要去找商务部的人。我也就是知会你一声,该怎么沟通联络,你们自行跟商务部谈,我们军方不会参与进去。”

  “是是是,在下明白,明白!”许甲齐见钱天敦有意撇开干系,便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放。他跟海汉人打交道的时间长了,也知道海汉军方对于军人涉商是比较忌讳的,就算是军火贸易,也一向是海汉商务部的人唱主角,而军方则只是派出技术人员指导明军使用,并不会直接参与交易过程。开种植园的项目也是如此,军方只提供安全保障,但具体的项目操作则是由海汉商务部和农业部等部门来实施。

  送走了满脸喜色的许甲齐之后,钱天敦又召见了民政部驻澎湖的负责人,并向他传达了执委会决定在台北的淡水河口和鸡笼港新建两处移民接收站的决定。今后从北方地区引入的移民,将会从中拿出一部分分配到台北地区进行安置。特别是接下来要进行大量基建工程的鸡笼港地区,所需的劳力数以千计,其中的绝大部分肯定要考虑就近解决,截留从北方输入的移民无疑可算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当然了,这同时也要求民政部要想办法提升从大明北部引进移民的效率,否则每个月引入移民的数量可能还不够台湾地区的开所需,那样根本就没法向海南岛输送人口了。而对于正处于高展期的海南岛来说,对劳动力的需求量其实要远远大于刚刚开始起步的台湾岛。只不过台湾岛正好位于北上航路的重要节点,又那么巧是一块“无主之地”,执委会本来就有意要将其占领下来之后打造为海汉的第二重镇,因此才会不遗余力地在当地投入了军队和各种资源。

  但对于钱天敦来说,驱逐了台湾岛上的西方殖民者仅仅只是特战营完成了一项既定作战任务而已,而且这个任务的实施难度比预计的小得多,两场仗打下来,特战营的伤亡数字只是堪堪突破两位数,攻城战能够保持这种战损水平绝对算是低到不能再低了。不管是人员损耗还是实际的军费开支,其实都要比钱天敦在战前的心理预期低得多。

  军委对这次作战的战功核定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能不能赶得上下个月周年庆期间一年一度的公开嘉奖仪式都难说,但钱天敦倒不是很在意这些官面上的仪式,反正该加官进爵的时候肯定少不了自己的一份。他现在已经开始在策划完成对台湾岛的军事占领之后下一步的行动方向了。

  在军方将台湾作为目标之前,执委会是将北扩的方向定在了浙江沿海,以便能够加从北方引进移民,但后来出于种种客观原因,最终还是由军方做主修改了原本的展计划。后来的事实证明军方的一力主张的确是对的,海汉并没有花费太大的气力就拿下了台湾岛的控制权,而反对派所担心的攻台部队可能会因为攻城乏力而陷入长期战争的状况并没有生,仅有的两场攻城战波澜不惊,基本都是单方面吊打对方。

  当然了,能打出这样的战绩,负责指挥台北军事行动的高桥南功不可没。如果换做钱天敦亲自指挥,也未必能比他进行得更顺利,这个大胆的任命的确收到了极好的效果,也为今后军方大胆任用归化民军官积累了经验。

  在完成了台北地区的行动之后,钱天敦认为是时候将行动方向重新调整,回到之前的计划之中。按照海汉一贯的展策略,对大明的控制和渗透主要是通过掌控其疆域制海权来实现,因此在浙江方向的落脚点选择上,军方依然是以近岸的大型岛屿为主要考虑对象。

  从海南岛到珠江口香港岛,再到福建海峡的澎湖以及新近占领的台湾岛,海汉跳跃式展的每一处据点之间航程都是经过了精心的计算,确保海汉的海上运力和武装力量能够维持这些据点之间的正常运作。而对于下一站的落脚点,海汉军方也早就有了打算——位于杭州湾外海的舟山群岛。

  从航程上来说,澎湖到舟山群岛的航程要稍远于以前的几处据点,不过这点小问题在海汉占领了台北之后已经迎刃而解,从台北到舟山的直线航程只有3oo海里出头,与香港和澎湖之间的航程几乎相同。而澎湖与台北之间仅仅百余海里,这样就可以放心地将海汉的链式海上控制线继续向北延伸,而无需担心航程过长无法及时提供补给或者进行支援了。

  至于具体的落脚点,军方是属意后世中国版图上的第四大岛舟山岛。这个面积过5oo平方公里的岛屿是舟山群岛中的主岛,早在唐开元年间就设立了翁山县县治。到北宋熙宁年间的时候,王安石上奏朝廷要求恢复这里的县治,宋神宗批准了这一申请,并将此处的地名更为“昌国”。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候重新编辑

  说到跟海汉人一起合作做生意,特别是投资某个尚未开的地区,福建这边的商人,特别是许氏一族,早就已经尝到了其中的甜头。以至于海汉在高雄港开始招商的时候,福建商会因为晚于广东同行入场,还生出了不小的怨气。不过高雄附近可开地区的面积着实不小,三五年之内还未必能开完,因此福建方面在了解情况之后,倒也没有再催促海汉这边另外开辟新地区。

  但海汉显然并不满足于台南的这片开区,许甲齐听钱天敦这个口气,很显然是打算在台湾岛上其他地区复制高雄的开模式,而这次可是不能再让广东佬抢先了。

  “钱将军,上次在高雄让广东人占了先,这次可不能再偏袒他们了!”许甲齐提醒道:“广东那边出多少银子,我们也可以照着来。”

  钱天敦摆摆手道:“这事你光跟我说没用,要去找商务部的人。我也就是知会你一声,该怎么沟通联络,你们自行跟商务部谈,我们军方不会参与进去。”

  “是是是,在下明白,明白!”许甲齐见钱天敦有意撇开干系,便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放。他跟海汉人打交道的时间长了,也知道海汉军方对于军人涉商是比较忌讳的,就算是军火贸易,也一向是海汉商务部的人唱主角,而军方则只是派出技术人员指导明军使用,并不会直接参与交易过程。开种植园的项目也是如此,军方只提供安全保障,但具体的项目操作则是由海汉商务部和农业部等部门来实施。

  送走了满脸喜色的许甲齐之后,钱天敦又召见了民政部驻澎湖的负责人,并向他传达了执委会决定在台北的淡水河口和鸡笼港新建两处移民接收站的决定。今后从北方地区引入的移民,将会从中拿出一部分分配到台北地区进行安置。特别是接下来要进行大量基建工程的鸡笼港地区,所需的劳力数以千计,其中的绝大部分肯定要考虑就近解决,截留从北方输入的移民无疑可算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当然了,这同时也要求民政部要想办法提升从大明北部引进移民的效率,否则每个月引入移民的数量可能还不够台湾地区的开所需,那样根本就没法向海南岛输送人口了。而对于正处于高展期的海南岛来说,对劳动力的需求量其实要远远大于刚刚开始起步的台湾岛。只不过台湾岛正好位于北上航路的重要节点,又那么巧是一块“无主之地”,执委会本来就有意要将其占领下来之后打造为海汉的第二重镇,因此才会不遗余力地在当地投入了军队和各种资源。

  但对于钱天敦来说,驱逐了台湾岛上的西方殖民者仅仅只是特战营完成了一项既定作战任务而已,而且这个任务的实施难度比预计的小得多,两场仗打下来,特战营的伤亡数字只是堪堪突破两位数,攻城战能够保持这种战损水平绝对算是低到不能再低了。不管是人员损耗还是实际的军费开支,其实都要比钱天敦在战前的心理预期低得多。

  军委对这次作战的战功核定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能不能赶得上下个月周年庆期间一年一度的公开嘉奖仪式都难说,但钱天敦倒不是很在意这些官面上的仪式,反正该加官进爵的时候肯定少不了自己的一份。他现在已经开始在策划完成对台湾岛的军事占领之后下一步的行动方向了。

  在军方将台湾作为目标之前,执委会是将北扩的方向定在了浙江沿海,以便能够加从北方引进移民,但后来出于种种客观原因,最终还是由军方做主修改了原本的展计划。后来的事实证明军方的一力主张的确是对的,海汉并没有花费太大的气力就拿下了台湾岛的控制权,而反对派所担心的攻台部队可能会因为攻城乏力而陷入长期战争的状况并没有生,仅有的两场攻城战波澜不惊,基本都是单方面吊打对方。

  当然了,能打出这样的战绩,负责指挥台北军事行动的高桥南功不可没。如果换做钱天敦亲自指挥,也未必能比他进行得更顺利,这个大胆的任命的确收到了极好的效果,也为今后军方大胆任用归化民军官积累了经验。

  在完成了台北地区的行动之后,钱天敦认为是时候将行动方向重新调整,回到之前的计划之中。按照海汉一贯的展策略,对大明的控制和渗透主要是通过掌控其疆域制海权来实现,因此在浙江方向的落脚点选择上,军方依然是以近岸的大型岛屿为主要考虑对象。

  从海南岛到珠江口香港岛,再到福建海峡的澎湖以及新近占领的台湾岛,海汉跳跃式展的每一处据点之间航程都是经过了精心的计算,确保海汉的海上运力和武装力量能够维持这些据点之间的正常运作。而对于下一站的落脚点,海汉军方也早就有了打算——位于杭州湾外海的舟山群岛。

  从航程上来说,澎湖到舟山群岛的航程要稍远于以前的几处据点,不过这点小问题在海汉占领了台北之后已经迎刃而解,从台北到舟山的直线航程只有3oo海里出头,与香港和澎湖之间的航程几乎相同。而澎湖与台北之间仅仅百余海里,这样就可以放心地将海汉的链式海上控制线继续向北延伸,而无需担心航程过长无法及时提供补给或者进行支援了。

  至于具体的落脚点,军方是属意后世中国版图上的第四大岛舟山岛。这个面积过5oo平方公里的岛屿是舟山群岛中的主岛,早在唐开元年间就设立了翁山县县治。到北宋熙宁年间的时候,王安石上奏朝廷要求恢复这里的县治,宋神宗批准了这一申请,并将此处的地名更为“昌国”。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8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