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二十三章 自由的代价

第八百二十三章 自由的代价

  阿尔卡拉索的军事才能毫不出众,治理民政方面也没什么出色的表现,又是一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但他能够爬到现在的职位上,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的确是有自己的一套本事。短短两三个小时之内,他不但安排好了批离开鸡笼港的十人名单,而且让其中的两名商人心甘情愿地出了赎身费的六成,另外八人只需分摊剩下的四成就行了。此外他还告知本地民众,已经与海汉人达成了和解协议,只需在这里耐心等待马尼拉派出船队接他们回去就行,至于西班牙一方需要为此所付出的赎身费却只字未提——他很清楚这事要是说出去,民众肯定会想到自己将被马尼拉当局抛弃,那样势必会有一场乱子,搞不好就得拖累到一个人都走不掉。

  阿尔卡拉索紧赶慢赶,终于赶在海汉军规定的时限之前完成了准备。下午五时,守军打开了已经被轰得残缺不全的城门,守军指挥官罗斯出面宣布向海汉军投降。为了防止事情有变,两百名海汉战士先行入城,控制城头制高点和仅存的几门火炮,并对出城投降的西班牙守军队列进行严密监视。萨尔瓦多城可不比之前投降的圣多明哥城,那边只有两百来名武装人员,而这里的武装人员数目则多了好几倍,天知道西班牙人是不是真心实意的投降。

  这次高桥南没有再矜持,亲自出面受降。看着人高马大的阿尔卡拉索在自己面前低头献上佩剑,高桥南心中的满足感真是无以复加。这一刻他想起了钱天敦曾经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我选择来这个世界的理由,就是为了征服它!”

  西班牙人曾经是钱天敦口中声称的“劲敌”之一,是西方世界中如同大明在东方一样的强大存在,但此时此刻,除了老老实实地向海汉投降之外,西班牙人已无第二条出路可以保住性命。高桥南在为完成使命而长出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深深为自己所在的这个群体感到骄傲。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这些所谓的强者在海汉武装面前,却都没有丝毫的优势可言。

  “将军阁下,虽然我在此代表萨尔瓦多城向贵军投降,但这并不表示西班牙王国的态度。你们的不宣而战已经损害了西班牙王国的利益,在未来必将会招致战争报复!”尽管是投降的一方,阿尔卡拉索还是得端着架子把戏份做足,起码不能让海汉人当着自己的面太过得意忘形。

  “谢谢你的提醒,我也很期待与贵军主力部队交手的那一天。”高桥南根本没有回避阿尔卡拉索的话,直愣愣地就给顶了回去:“另外记得提醒贵军的将领,提前准备好赎身费,我不会每次都有心情和时间去跟失败者讨价还价。”

  “哼!”阿尔卡拉索很想再反驳几句,但又害怕因此而激怒高桥南,到时候不放他们走可就麻烦了,只能重重地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做了个手势,让手下人将准备好的几口箱子抬到高桥南面前:“这是阁下所要求的费用,价值四万银币的金银珠宝。”

  “清点一下。”高桥南的身份当然不会自己亲自去查验这笔钱,自然有军中专门负责清点财物的人员去做这件事。

  萨尔瓦多城并不是什么繁荣的贸易港,城中保有的钱币数量比较有限,根本就凑不出高桥南所要求的四万银币,因此其中还夹杂了许多别的物件,比如银质的餐具、烛台、手工艺品,黄金打造的饰、小装饰物和私人铸造的金条,各种质地不同的宝石、珍珠等等,甚至还有某富商私人收藏的大明、日本等国的名家字画。

  这些东西估价就相对比较麻烦了,特别是某些市面上不太流通的艺术品,说它价值千金或者一文不值都行,其实际价值颇具争议性。光是清点、计算这些东西的价值,就又了花了快两个小时的时间,期间自然也少不了双方对物品价值的争议。最后算下来,海汉一方认为总价距离谈好的数目至少还差了一成。

  这个结果上报到高桥南这里之后,他倒是不慌不忙地给急得焦头烂额的阿尔卡拉索出了个主意:“要不你们就少走一个人得了,我这边少收一成,正好。”

  十个人的名额是阿尔卡拉索好不容易才安排下来的,少了哪一个都会有麻烦,他哪肯认这个账,连忙辩解道:“将军阁下,这些财物的价值的确值四万银币,我方已经很有诚意地缴械投降了,贵方现在故意在这个问题上刁难我们,未免有失信用。”

  高桥南脸色一沉道:“既然你怎么说,那我们就实打实数银币好了,数出四万,你们就可以走,差四千就扣一个人,差多少扣多少,免得你我争来争去浪费时间!”

  阿尔卡拉索要是能凑得出四万银币,也就不用塞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进去充数了,而且如今是海汉人说了算,当下口气就软了下来:“将军阁下,其实这城里还有很多带不走的财物,比如我之前居住的官邸,去年才进行过翻修,一部分家具还是不远万里从西班牙运来的,内外配备了八名受过训练的南洋仆人,立刻就可以入住,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高桥南听了这个条件倒是有了兴趣,他所在意的并不是阿尔卡拉索的官邸,而是所谓的南洋仆人。因为钱天敦以前曾经对他提过,西班牙人在远东所盘踞的吕宋岛,岛上的女性土著经过培训之后都是极好的仆人。当然了,高桥南并不知道钱天敦所提及的情况并不是在这个时空中的事情,所谓的“菲佣”这个行业也是在2o世纪7o年代才开始出现。但只要是钱天敦所说,他都一向是奉为真理,这仆人也不是他想要自己留用,而是想送回澎湖去交给罗舞丹调教,让其照顾她与钱天敦的日常生活起居。

  于是在阿尔卡拉索的软磨硬泡之下,高桥南终于还是松了口,同意以现有条件放行包括阿尔卡拉索在内的十名西班牙人先行离开鸡笼港。当然了,至于其他的西班牙移民、士兵和非西班牙裔人员,就只能暂时留在这里当俘虏,等待可能永远不会到来的西班牙船队。

  阿尔卡拉索在出城谈判期间,对于海汉这个突然杀上门来的对手也有了更为清晰直观的认识。在阿尔卡拉索的记忆中,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地方的民兵有着如此统一的着装和武器,甚至还有强大到无法抵抗的火炮部队。这支武装显然是一支有着严密的组织和完善的指挥体系,职业程度极高的军队,而非他们自己对外宣称的民兵军事组织,很显然其领导人的心机颇深,试图以此来麻痹周边环境中的竞争者,而且也近乎完美地达到了这个目的——凡是曾与其为敌的国家,无一不是在战场上败给了海汉人,而在交手之前,没人能对于这支神秘势力的真正实力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阿尔卡拉索不知道岛南边的荷兰人当初战败时是否像自己这么沮丧,后悔没有提前抓紧对海汉的情报收集工作,但他可以断定的是,荷兰人的处境大概也不会比自己好到哪里去。海汉人连这毫无出产的鸡笼港都不放过,想必荷兰人在南边修建的热兰遮城也难以幸免。

  不过阿尔卡拉索的这个判断倒是有一点小小的失误,海汉在对台湾西海岸进行勘察之后,最终选择的落脚点是大员港以南的高雄港,而非直接攻打大员港。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判断失误,是因为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海汉人攻打台北的主要原因竟然是为了独占这里的珍贵矿藏。

  西班牙人得到的交通工具是一艘排水量大约在七八十吨上下的渔船,对于养尊处优的贵人们来说,要乘坐这种条件简陋的小船一路南下前往马尼拉,着实不是一趟让人身心愉快的旅程。不过他们现在也没有条件挑三拣四,海汉人就给了这么一条船,乐不乐意都只有坐这条船走,否则就得留在这个生死未卜的地方听候海汉人的摆布。所以尽管这十名乘客上船的时候没有什么好脸色,但当水手们解缆升帆的时候,这几个花了大价钱买到自由的幸运儿还是悄悄地在胸前划了十字感谢上帝的保佑。

  剩下的俘虏可就没那么好命了,他们被海汉士兵驱赶到一起,然后随机抽取十人一队,士兵拿专用的十人链铐将他们的左脚铐成一串。由于海汉军还没有来得及在这里修建专门的战俘营,而城内的监牢显然难以容纳下数量如此之多的囚徒,也只能暂时以这样的方式对战俘进行控制。稍后还将会对这些人员进行初步的甄别,将其中危险性较小的平民释放,让他们协助海汉军接收城池,打扫战场。当然了,所有西班牙裔的人员,不管是军人还是平民,暂时都只能得到接受囚犯的待遇。

  高桥南并没有亲自指挥战俘的处理事宜,这种事对于特战营的老兵们来说已经驾轻就熟,无需再由他出面去操持。目前高桥南所在意的是另外两件事,一是对城内的财物进行清查点算,登记造册,二是开始布置之后本地的矿藏开事宜——这也是执委会最为重视的一项任务。相比之下,特战营花了多长时间攻占鸡笼港,战损多少击毙俘虏多少,战后缴获了多少战利品,这些事情都是其次。钱天敦在部队出前就提点过他,执委会只关心台北的矿什么时候可以开采,多快能见到受益,至于其他的细节都可以酌情自行处理。

  “工业部的田长什么时候到?”高桥南向自己的副官问道。

  他所提到的田长,便是工业部中负责矿业规划与开采的田叶友。在石碌铁矿投产之后,田叶友已经回到北部湾的黑土港休息了一段时间。据说他在下龙湾附近的某个海岛上建了别墅,将家搬到岛上,每日游泳垂钓,逗弄儿女,过得十分惬意。鉴于田叶友在工业方面为海汉做出的巨大贡献,执委会也特许他可以享受这种待遇,只在需要他出面工作的时候才会派船去当地接他出来。

  鸡笼港金瓜石地区金矿的掘开采工作,是执委会在1633年督办的重点项目,这对于目前摊子越铺越大,脚步越走越快的海汉来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经济来源补充。因此在钱天敦的请战报告打到执委会以后,工业部这边立刻就下了调令,让田叶友立刻前往澎湖基地报道。

  从北部湾前往澎湖,这个调动距离几乎是跨越了海汉控制区的东西两端,整个航程近千海里,着实不是一趟轻松的差事。田叶友从安南北部湾这边的海岛别墅出的时候,高桥南也正好带着部队离开澎湖前往淡水。

  不过田叶友的航程可不像特战营行军线路这么两点一线,他所乘坐的船在浮水洲岛歇了一晚,第二天在儋州停靠,跟工业部的人碰了头,领取了一部分特地从三亚送过来的探矿工具器材,然后通过琼州海峡,一路向东驶往香港,在当地又停留了一天,给负责在广东地区探矿的工作人员上了一天培训课,这才脱身前往澎湖。高桥南的部队开始攻打萨尔瓦多城的时候,田叶友才刚刚完成香港岛的工作,但按照日程安排,如无意外田叶友这个时候应该是已经到了澎湖了。

  “刚接到澎湖基地来的电文,田长今早已经抵达澎湖,休整一天之后就会赶来鸡笼港。”副官立刻应道。

  “明天一早,让二连前往目标地区进行勘察,要确保田长达到当地的时候,不会有任何安全隐患,明白吗?”高桥南在黑土港待了几年,深知这位田长的地位之高不容有丝毫意外,也是打了十二分精神准备迎接他的到来。...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7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