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二十二章 讨价还价

第八百二十二章 讨价还价

  “你们这是在讹诈!”格斯曼愤怒地驳斥道:“你们不能这样对待西班牙王国的子民!”

  如果按照高桥南所说,以每天三千两白银的标准收取“战俘管理费”那么即便马尼拉能够以最快度派来船队接人,这一去一回至少也是二十天甚至一个月之后了,这么一笔巨额的费用由谁来付?马尼拉当局肯定不会为这些下等贱民、被放逐的罪犯、粗鲁的雇佣兵和愚昧的农民筹集这笔赎身费,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很有可能干脆连船都不派了,直接放弃这些被扣下来的人质。对他们来说,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移民从欧洲奔赴远东,何必还要花大价钱从海汉人手里买回这些俘虏。

  高桥南笑了笑道:“你是认为这个价格太高了?在这期间我们要给战俘供吃供住养着他们,总不可能白白倒贴吧?”

  高桥南一上来就狮子大开口,其实也是给格斯曼留出了还价的空间。他吃准了格斯曼没办法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跟自己纠缠,只要城里西班牙人想保住性命平安离开这里,那就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行。其实为赎回战俘支付赎金,这在欧洲战场上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对于西班牙人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可接受。格斯曼的愤怒更多是来自于高桥南的喊价太离谱,而非这件事的性质本身。

  “我对此表示理解,但阁下的要价实在太夸张了!”格斯曼强忍着怒气争辩道:“我方顶多只会接受为战俘一次性支付三千两白银的费用,过这个数字就恕难从命了!”

  “一次性支付三千两也不是不可以,但只能带走那些非西班牙裔的人员。”高桥南不慌不忙地跟格斯曼打着官腔:“剩下的人就留在这里吧,什么时候钱付够了,什么时候就放人回马尼拉。”

  格斯曼心道非西班牙裔的谁在乎,老子连一个铜板都不会出,这笔赎身费要赎的对象,可不就是西班牙人吗?等等,高桥南的这个说法,莫非是要将所有的西班牙人都扣留下来?

  “没错,也包括你,还有城里的阿尔卡拉索阁下在内。”仿佛是猜到了格斯曼的心思,高桥南自顾自地说明道:“你们作为人质都必须留下来,等马尼拉为你们付清费用之后,才能离开鸡笼港。当然,在此期间我们会负责你们的基本生活,不会让你们这些人形钱袋出岔子。”

  格斯曼脸色大变,高桥南这口气,显然是想将包括官员在内的西班牙人全部扣下来,以便能向马尼拉当局勒索到他们想要得到的赎身费。如果是官员被扣下来,那马尼拉当局可能就没办法保持麻木的态度了,毕竟如果连台北殖民地的官员都放弃掉,那消息传开后很可能会影响到远东地区的其他殖民地官员的心态。

  当然了,即便如此,马尼拉当局绝对不会同意高桥南报出的天价赎身费,格斯曼也很清楚鸡笼港这帮人的性命还值不了那么多钱,高桥南要是一意孤行,恐怕仍然拿不到他想要的这笔钱。

  “将军阁下,其实我们也只是为马尼拉当局工作的普通人而已,并不是什么身份显赫的贵族,那些大人物不会把我们当回事的,如果想用我们的性命威胁马尼拉当局,我想阁下很可能会失望。”格斯曼尽可能保持冷静的语气劝说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商量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条件,以和平的方式解决目前的争端。”

  高桥南故意沉吟了很长时间,直到格斯曼快要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他才缓缓开口道:“价钱也不是不能商量,但也得看到贵方的诚意才行。”

  格斯曼听出高桥南有松口之意,赶紧接话道:“如果阁下可以让本地官员先行离开这里,那么我们可以赠予阁下一笔私人财富,数目嘛……”格斯曼想想了,咬咬牙道:“不会低于五千枚西班牙银币。”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你们这是在讹诈!”格斯曼愤怒地驳斥道:“你们不能这样对待西班牙王国的子民!”

  如果按照高桥南所说,以每天三千两白银的标准收取“战俘管理费”那么即便马尼拉能够以最快度派来船队接人,这一去一回至少也是二十天甚至一个月之后了,这么一笔巨额的费用由谁来付?马尼拉当局肯定不会为这些下等贱民、被放逐的罪犯、粗鲁的雇佣兵和愚昧的农民筹集这笔赎身费,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很有可能干脆连船都不派了,直接放弃这些被扣下来的人质。对他们来说,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移民从欧洲奔赴远东,何必还要花大价钱从海汉人手里买回这些俘虏。

  高桥南笑了笑道:“你是认为这个价格太高了?在这期间我们要给战俘供吃供住养着他们,总不可能白白倒贴吧?”

  高桥南一上来就狮子大开口,其实也是给格斯曼留出了还价的空间。他吃准了格斯曼没办法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跟自己纠缠,只要城里西班牙人想保住性命平安离开这里,那就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行。其实为赎回战俘支付赎金,这在欧洲战场上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对于西班牙人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可接受。格斯曼的愤怒更多是来自于高桥南的喊价太离谱,而非这件事的性质本身。

  “我对此表示理解,但阁下的要价实在太夸张了!”格斯曼强忍着怒气争辩道:“我方顶多只会接受为战俘一次性支付三千两白银的费用,过这个数字就恕难从命了!”

  “一次性支付三千两也不是不可以,但只能带走那些非西班牙裔的人员。”高桥南不慌不忙地跟格斯曼打着官腔:“剩下的人就留在这里吧,什么时候钱付够了,什么时候就放人回马尼拉。”

  格斯曼心道非西班牙裔的谁在乎,老子连一个铜板都不会出,这笔赎身费要赎的对象,可不就是西班牙人吗?等等,高桥南的这个说法,莫非是要将所有的西班牙人都扣留下来?

  “没错,也包括你,还有城里的阿尔卡拉索阁下在内。”仿佛是猜到了格斯曼的心思,高桥南自顾自地说明道:“你们作为人质都必须留下来,等马尼拉为你们付清费用之后,才能离开鸡笼港。当然,在此期间我们会负责你们的基本生活,不会让你们这些人形钱袋出岔子。”

  格斯曼脸色大变,高桥南这口气,显然是想将包括官员在内的西班牙人全部扣下来,以便能向马尼拉当局勒索到他们想要得到的赎身费。如果是官员被扣下来,那马尼拉当局可能就没办法保持麻木的态度了,毕竟如果连台北殖民地的官员都放弃掉,那消息传开后很可能会影响到远东地区的其他殖民地官员的心态。

  当然了,即便如此,马尼拉当局绝对不会同意高桥南报出的天价赎身费,格斯曼也很清楚鸡笼港这帮人的性命还值不了那么多钱,高桥南要是一意孤行,恐怕仍然拿不到他想要的这笔钱。

  “将军阁下,其实我们也只是为马尼拉当局工作的普通人而已,并不是什么身份显赫的贵族,那些大人物不会把我们当回事的,如果想用我们的性命威胁马尼拉当局,我想阁下很可能会失望。”格斯曼尽可能保持冷静的语气劝说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商量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条件,以和平的方式解决目前的争端。”

  高桥南故意沉吟了很长时间,直到格斯曼快要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他才缓缓开口道:“价钱也不是不能商量,但也得看到贵方的诚意才行。”

  格斯曼听出高桥南有松口之意,赶紧接话道:“如果阁下可以让本地官员先行离开这里,那么我们可以赠予阁下一笔私人财富,数目嘛……”格斯曼想想了,咬咬牙道:“不会低于五千枚西班牙银币。”

  “你们这是在讹诈!”格斯曼愤怒地驳斥道:“你们不能这样对待西班牙王国的子民!”

  如果按照高桥南所说,以每天三千两白银的标准收取“战俘管理费”那么即便马尼拉能够以最快度派来船队接人,这一去一回至少也是二十天甚至一个月之后了,这么一笔巨额的费用由谁来付?马尼拉当局肯定不会为这些下等贱民、被放逐的罪犯、粗鲁的雇佣兵和愚昧的农民筹集这笔赎身费,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很有可能干脆连船都不派了,直接放弃这些被扣下来的人质。对他们来说,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移民从欧洲奔赴远东,何必还要花大价钱从海汉人手里买回这些俘虏。

  高桥南笑了笑道:“你是认为这个价格太高了?在这期间我们要给战俘供吃供住养着他们,总不可能白白倒贴吧?”

  高桥南一上来就狮子大开口,其实也是给格斯曼留出了还价的空间。他吃准了格斯曼没办法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跟自己纠缠,只要城里西班牙人想保住性命平安离开这里,那就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行。其实为赎回战俘支付赎金,这在欧洲战场上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对于西班牙人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可接受。格斯曼的愤怒更多是来自于高桥南的喊价太离谱,而非这件事的性质本身。

  “我对此表示理解,但阁下的要价实在太夸张了!”格斯曼强忍着怒气争辩道:“我方顶多只会接受为战俘一次性支付三千两白银的费用,过这个数字就恕难从命了!”

  “一次性支付三千两也不是不可以,但只能带走那些非西班牙裔的人员。”高桥南不慌不忙地跟格斯曼打着官腔:“剩下的人就留在这里吧,什么时候钱付够了,什么时候就放人回马尼拉。”

  格斯曼心道非西班牙裔的谁在乎,老子连一个铜板都不会出,这笔赎身费要赎的对象,可不就是西班牙人吗?等等,高桥南的这个说法,莫非是要将所有的西班牙人都扣留下来?

  “没错,也包括你,还有城里的阿尔卡拉索阁下在内。”仿佛是猜到了格斯曼的心思,高桥南自顾自地说明道:“你们作为人质都必须留下来,等马尼拉为你们付清费用之后,才能离开鸡笼港。当然,在此期间我们会负责你们的基本生活,不会让你们这些人形钱袋出岔子。”

  格斯曼脸色大变,高桥南这口气,显然是想将包括官员在内的西班牙人全部扣下来,以便能向马尼拉当局勒索到他们想要得到的赎身费。如果是官员被扣下来,那马尼拉当局可能就没办法保持麻木的态度了,毕竟如果连台北殖民地的官员都放弃掉,那消息传开后很可能会影响到远东地区的其他殖民地官员的心态。

  当然了,即便如此,马尼拉当局绝对不会同意高桥南报出的天价赎身费,格斯曼也很清楚鸡笼港这帮人的性命还值不了那么多钱,高桥南要是一意孤行,恐怕仍然拿不到他想要的这笔钱。

  “将军阁下,其实我们也只是为马尼拉当局工作的普通人而已,并不是什么身份显赫的贵族,那些大人物不会把我们当回事的,如果想用我们的性命威胁马尼拉当局,我想阁下很可能会失望。”格斯曼尽可能保持冷静的语气劝说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商量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条件,以和平的方式解决目前的争端。”

  高桥南故意沉吟了很长时间,直到格斯曼快要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他才缓缓开口道:“价钱也不是不能商量,但也得看到贵方的诚意才行。”

  格斯曼听出高桥南有松口之意,赶紧接话道:“如果阁下可以让本地官员先行离开这里,那么我们可以赠予阁下一笔私人财富,数目嘛……”格斯曼想想了,咬咬牙道:“不会低于五千枚西班牙银币。”...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7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