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一十九章 压制

第八百一十九章 压制

  “让铁匠铺的家伙动作麻利点,现在是战争期间,不要跟我说什么做不到!”阿尔卡拉索气急败坏地吼道:“谁不遵守命令就给我抓起来!”

  萨尔瓦多城库存弹药储备不足,这会导致目前守军在防线上所取得的优势无法持续太久,阿尔卡拉索心急之余,也只有下令集中全城的铁器,现铸炮弹。这个命令一下,城内自然是一片鸡飞狗跳的混乱场面。有想借着这机会浑水摸鱼国难财的,也有不愿牺牲个人利益交出家中铁器的。而城里唯一的铁匠铺目前只有学徒没有师傅,遇到这种突状况更是手忙脚乱,进度缓慢。

  这种临时抱佛脚的举措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阿尔卡拉索也不敢细想了,眼下撑一刻算一刻,要是炮弹打完海汉人还没有撤退的迹象,那大伙儿可能就得琢磨琢磨其他的解决方式了。不过在想办法筹集更多弹药的同时,阿尔卡拉索也没忘记给城外的部队下令,让他们放慢炮击的频率,甚至可以考虑把海汉人放上岸了再打。

  “开什么玩笑!”前线指挥官对于阿尔卡拉索命人传来的建议嗤之以鼻,刚才的一通炮战已经让守军充分认识到了海汉军在远程武器性能方面的优势,人家的舰炮比自家的岸防炮还厉害,只是吃亏在海上波浪起伏无法保持稳定的瞄准而已。这要是放了海汉军上岸,那自家的炮位恐怕很快就会被对方的火炮给一一点名了。

  当然了,指挥官也意识到了弹药存量已经不多,这炮击频率必须要放慢才行了。但这样就意味着海汉的战船能够更加肆无忌惮地从海上开火,打击海岸上数目有限的岸防火炮。

  半小时之后,在海上转了一圈的海汉舰队再次杀回了社寮岛海岸,对着西班牙人的防线进行了第二轮的炮击。而这次西班牙人的反击就明显比刚开战时稀疏多了,给海汉所造成的麻烦也要小了许多。

  “西班牙人在干嘛?”高桥南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不过他一时间并没有想到对方这种变化的真正原因。

  虽然没有非常明确的战果统计,但高桥南断定对方防线上目前至少还有三分之二的火炮能够正常作战,而目前这有一炮无一炮的反击着实有点不太正常。以目前这样的炮击频率和密度,特战营完全可以直接实施登6,但高桥南还是有些担心对手是有什么阴招,说不定就是希望海汉军动登6然后半渡而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才开战没多久,西班牙人就不得不谨慎地对有限的弹药规划使用量了。

  如果是以前,高桥南或许会冒这个风险动攻势,但此次出征之前,钱天敦特地叮嘱过他,这次独立指挥攻打台北地区的战役,一定要稳妥为先,如果有拿不稳的地方,直接以力破之,不需要用人命去冒险。想到这里,高桥南下令继续实施目前的战术,打算用炮火尽可能将岸上的防线摧垮之后再实施登6。当然了,他还是下令船体更为坚固的探险级战船可以突前到更接近岸边的地方,以缩短射击距离,增加对海岸守军的压力。

  在舰队进一步抵近海岸线之后,果然命中率也稍有提升,第二轮炮击中有多炮弹直接命中西班牙人的防线,并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杀伤效果。对于被动挨打的西班牙步兵来说,目前被动的局势是他们过去几年中从未遇到过的,本地的土著部落就不用说了,即便是当初与荷兰人生武装冲突,也没有这样单方面地挨过打。

  但西班牙军迫于弹药吃紧,也的确不能再使用最初的对轰战术了,只能咬着牙承受海汉舰炮持续不断的轰击。他们目前就只能指望海汉军的弹药储备也同样有限,打完之后就自行撤离这里。

  当然了,这仅仅只是西班牙人迫于无奈的妄想而已,海汉军非但没有顾虑弹药的消耗,高桥南在现岸防火力反击无力的状况之后,索性就下令探险级的战船驻留岸边实施炮击,同时让运兵船慢慢靠向海岸,准备正式登6。

  中午一点,两艘运兵船在四艘探险级战船的掩护下靠近岸边的码头,开始实施登6。而西班牙防线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动,十个炮位中有一半已经哑火,部署在防线上的步兵也已经有将近三分之一失去了战斗力,能够进行的反击力度也远不如刚开战的时候。不过西班牙人的战斗意志并没有瓦解,城内没有下达后撤的命令,他们还是会继续坚守在这唯一一道城外防线上。

  孙真有幸成为了第一批踏上社寮岛的海汉士兵,不过面对百米外敌军防线上射来的流弹,他根本顾不上为这个荣誉感到兴奋。在排长的大声呼喝之下,登6上岸的步兵们分散开来,并用猫着腰的姿势向前迂回行进。这种作战方式与其他海汉6军部队所采用的结阵轮转射击战术完全不同,是钱天敦专门为特战营所设计的战术。虽然一些战士认为这样的姿态太猥琐不够威风,但实战效果告诉他们,长的决定依然是一如既往地英明。这种看似猥琐又混乱的战场行进方式,却能有效降低敌军火枪的命中率。

  西班牙人的防线上压力已经非常大,他们原本认为只要有简易的防御工事就能阻挡敌军步兵登6,但此时才现对方根本就没打算在登6后重新集结队伍,结成常规的火枪兵阵型再动进攻。这样一来,守军原定在敌军集结时使用排枪攻击的战术就基本落空了,而在百米距离上对着稀疏的散兵开火,绝大部分弹药都是被白白浪费掉。

  剩下的几门火炮已经难以对海汉军形成足够的威慑,海汉舰队甚至干脆就肆无忌惮地在港口处下锚,让舰炮能够在更稳定的状态下射击,从而增强命中率。目前双方还在作战中的火炮数目差距已经拉大到接近十比一,在这样的状况下别说挥战斗力了,仅存的几门火炮被逐一集火点名也已经进入倒计时。

  在第一个步兵连完成登6的同时,舰炮的集火击中了守军防线上一处炮位旁的火药桶,剧烈的爆炸将炮位上的六名炮手连同火炮一起掀飞出去,这终于导致了防线守军的心理出现崩盘。一部分士兵不顾军官气急败坏的呵斥,开始掉头退向城内。而部分防线出现的溃逃很快就引了连锁反应,越来越多的士兵现了己方的防线已经无力招架敌军的炮火攻击,再不撤离这个危险地带,等仅存的几个炮位被清理完之后,步兵就彻底暴露在敌军炮火之下了。

  “西班牙人怂了啊!”高桥南从望远镜里确认这一幕之后,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当然不会怀疑自家部队拿下这道防线的能力,不过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损失和消耗过大,那也势必会影响到之后的攻城战。但截止目前,不管是弹药消耗还是人员伤亡,都还远远低于高桥南的预期,因为他原本准备对付的,是已经接到消息并做好充分备战的对手。虽然动攻势之前因为天气原因耽搁了两天,但同样遭受到天气影响的西班牙人也没能利用上这两天的时间,布置的防线仅仅支撑了半天多点就告破了。

  而同一时间,在城头观战的西班牙统帅阿尔卡拉索却是暴跳如雷:“这帮可耻的逃兵!叛国者!我要以萨尔瓦多城长官的名义把这些懦夫送上绞刑架!”

  当然了,阿尔卡拉索的怒气也仅仅只能停留在口头上而已,萨尔瓦多城的兵力本就有限,在这个战事不利的节骨眼上大批处罚逃兵,极有可能会加城内武装部队抵抗意志的崩溃。如果他真要把这些从城外防线溃逃下来的士兵送上绞刑架,那无疑就是在逼迫他们阵前反水了。

  “费尔南德斯和他的部下在哪里?海汉人都登6了,为什么他还没有率部出击?他到底在等什么!”几乎要陷入绝望的阿尔卡拉索已经有点慌不择路,甚至将拯救萨尔瓦多城的希望放在了海上的三艘武装帆船上。

  费尔南德斯当然也注意到了海汉军起了登6行动,但他不敢在对方的监视下轻举妄动。他知道只要自己这三艘船敢驶近社寮岛,在远处海面上监视自己的三艘海汉战船立刻就会包抄自己的后路。他在海上观战了半天,对于海汉战船的火力输出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认识,也清楚自己指挥的三条船绝不是海汉舰队的对手。要是贸然进入战场,到时候被对方前后夹攻,那就算不死也得要脱层皮了。

  眼见海汉军依靠强大的舰载火力输出摧垮了己方原本以为至少可以支撑三五天的海岸防线,费尔南德斯就更不敢指挥部属进入战场了。如果说刚才海汉军的舰载火力都集中在打击海岸防线上,那么现在他们已经有余力把注意力放回到海面上来了。这种时候再硬着头皮往上凑,那基本就是在找死了。

  费尔南德斯虽然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徒,但也绝非看不清战场形势的莽夫。战争虽然仅仅只进行了半日,但他已经感受到了海汉军的压倒性优势。到了这个时候,费尔南德斯才明白为什么葡萄牙人和荷兰人在海汉手下吃了亏之后都闷声不响,想必也是遭受了类似这样的压倒性打击。公布出来实在太丢脸,对此保密却有可能会借助海汉的力量坑到其他不知情的势力——比如此时此刻的西班牙人。

  费尔南德斯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远东地区会在突然之间冒出来海汉这么一支武装势力,其战斗力居然如此强横。当然了,如果是西班牙皇家舰队的主力在此,要正面怼掉海汉人的这支舰队并不是太大问题,但眼下己方就这么三条船,别说狙击敌军的登6行动,就连想靠近骚扰一下都很难实现。如果他知道阿尔卡拉索正在热切地期盼他的武装船队能够为萨尔瓦多城解困,那他大概真的会对阿尔卡拉索说一句“想太多”。

  在打垮守军的海岸防线之后,海汉军反倒是放慢了进攻的节奏,开始在近岸处修筑滩头阵地,将重型武器和弹药一一卸载到岸上。萨尔瓦多城就在码头以西约一公里的地方,只要切断了水路,攻打这座城堡真是有瓮中捉鳖的味道。高桥南此时的任务并没有明确的时间限制,钱天敦对他的要求就是一个稳字,哪怕慢点都行,绝不能在第一次独立指挥战役级任务的时候出岔子。

  既然是稳字当头,高桥南自然是要按照6军的正规攻城战步骤来一步步实施。尽管特战营所擅长的作战环境中并不包括正面战场上硬碰硬的攻城战,但这并不表示特战营不会打攻城战,只是以往军方高层不太会将此类任务交给特战营这支主打山地丛林野战的王牌部队来完成。这次攻打台北地区居然要完成对两处武装据点的攻击,这对于特战营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前面在淡水河口拿下圣多明哥城并没有费太大的气力,特战营完美地执行了外围设伏围捕守军信使,狙击守军将领促成投降等任务。萨尔瓦多城的城防比圣多明哥城更为完善坚固,攻城的难度也要明显大得多——当然这是未将守军弹药吃紧的状况考虑进去的结论,否则高桥南很可能会改变战略,加快对萨尔瓦多城的进攻度。

  在守军提心吊胆的观望中,海汉民团在这天剩下的时间里没有再向萨尔瓦多城动攻势,一直默默地在往岸上输送各种作战物资。当天傍晚时分,城头上的观察者注意到码头上出现了格斯曼所声称的巨型攻城炮,这对于守军而言无疑又是一个噩耗。...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7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