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一十六章 下一个目标

第八百一十六章 下一个目标

  沿着淡水河溯流而上,一路向西穿过阳明山与中央山脉之间的河谷,就可以抵达鸡笼港海岸了。这段路程虽然只有百里左右,但途中其实并无人工建成的道路,基本全程都是在野外行进,着实不是一趟轻松的行程。而且在山区居住的土著部落由于过去的冲突,也对西班牙人敌意颇深,只要逮着机会就给他们制造麻烦。西班牙人打通这条6上交通线之后虽然也利用过几次,但几乎都是形势所迫,因为气候或者别的客观原因无法使用海上航道,才会冒险通过这条交通线来输送物资和人员——当然了,通过这条通道来往于两地间的基本都是作战物资和武装人员,平民百姓一般不会走这条风险重重的路线。

  西班牙人的船在开战第一天就被海汉战舰从淡水河上射炮弹悉数击沉击伤在岸边,甚至连一艘完整的小渔船都没有留下,而海汉人肯定不会好心地动用自己的船送他们离开这里,更不会耐心等待鸡笼港那边派船来接这些人。他们现在要离开这里的唯一办法,就是依靠自己的两条腿了。从人员规模上来说,本来也说不上有多大的风险,好歹也有几百号人,不过他们临出之前被海汉军收缴了所有的金属武器,目前赖以防身的就只有木棒竹矛之类的玩意儿了。对于即将通过土人活动地区的这支队伍而言,的确是一个不小的安全隐患。

  而且这支队伍中有大量的平民,加上各种坛坛罐罐的家什,行进度肯定没法达到军队的水平。按照军方人员的估计,能用两到三天时间完成这段路程就算是很顺利了。当然如果中途遇到了捣乱的部落武装,那可就不好说了。

  高桥南目送这支队伍缓缓进入西边的丛林中,这才向手下下达命令道:“让淡水河上游的弟兄们隐蔽起来,不要暴露了行迹。另外派人在西班牙人后面跟着,但不要惊动他们,确保他们不会在半路玩花样就行。”

  虽然西班牙人选择了投降献城,但高桥南也并没有大意到完全忽视他们的反应,他知道对方对于这次的失败肯定是不服输的,说不定会有什么阴招还没使出来。尽管已经将对方缴械,即便杀回来也不可能再给海汉制造出太大的麻烦,但谨慎一点总是没错的,顺便也可以借此探一探淡水河上游到鸡笼港的这条河谷通道。

  高桥南并没有急于入城,而是派了一个连的士兵进城清查是否还有遗留人员和其他的潜在危险。然后他亲自操作电台,向澎湖基地报告了目前的作战进展。

  按照事前的计划,高桥南所率领的部队并不会在这里驻防太久,很快就会有其他部队来这个据点接手本地的驻防任务,而且很可能会有一批移民同时到来,开始对淡水河口的这片地区进行新一轮的殖民。

  入城搜查的结果让高桥南稍稍有些吃惊,他原本以为城内的居民已经全部撤离,只留下了一座空城在这里,不曾想城内竟然还有七十多人选择了留下来。当然了,这其中并没有西班牙人的存在。这些人基本都是从吕宋岛的马尼拉城迁居过来,在本地也算有那么一点点的产业,不甘心就这么放弃离开,打算留下来搏一把。虽然这里已经换了新的主人,但这附近的土地终究还是需要有人去开垦和管理,他们认为自己既然能够为西班牙人做事,当然也可以为新来的东家效力。

  高桥南对此也有些哭笑不得,他的计划中并不包括接收原来居住在此的百姓,因为没人知道这些人当中是否会有西班牙人安排的奸细,如果将这些人留下来,以后也将会是一个不得不防的隐患。高桥南只能下令将这些人集中到一起临时安置,待澎湖那边运输补给的船过来之后,再将这些人运去澎湖基地的移民转运中心,由那里将他们打散重新分配。等去到别处,即便其中有西班牙人的奸细也很难再有传递消息的渠道,威胁自然就会减小许多。

  对圣多明哥城的进一步搜索也基本证实了军方在开战前的判断,这个地方真的是没什么油水可言,城里根本就没什么物资储备,仅有的一点粮食也被西班牙人撤离时带走了。虽然海汉士兵们在搜身时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上级并没有命令他们扣押粮食,所以也就没有进行阻拦。当然了,西班牙人所携带的那些已经开始霉变的粮食,也没人会有兴趣进行收缴。

  城里最值钱的东西大概就是西班牙人被迫遗留在这里的几十头牲口了,包括了八头耕牛,三十多只羊,大大小小二十多头猪,以及两匹马——据说是分别属于格斯曼和洛佩斯两人的坐骑。

  高桥南听说找到两匹马,立刻便亲自跑到马棚里一探究竟。当他一看到这两匹马的时候,就知道这次是捡到宝了。

  这两匹马鬃毛浓密、肌肉达,马头比高桥南的个子足足高出了一头。高桥南虽然不是很懂马,但也看得出这两匹马的质量相当不错。如果钱天敦在这里,他倒是可以告诉高桥南,这两匹马应该是属于世界上最古老也最为纯正的马种,安达卢西亚马(anda1usian)。

  虽然就这么两匹,但却都是没有骟过的公马,三亚那边负责种马繁育和骑兵训练的哈鲁公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会兴奋得跳起来。要知道海汉人在一年前就已经向葡萄牙人求购了一批与安达卢西亚马血统极为相近的卢西塔诺马(Lusitano),但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从欧洲运送过来。等这两匹马运回三亚,倒是可以用于战马的配种繁育。

  “把这两个宝贝伺候好咯,每天必须要有新鲜的草料供应。”高桥南想了想还觉得不放心,又补充道:“在马棚外面设个隔离区,布置一个班在这里盯着,运走之前哪怕人出事马都不能出事!”

  这个意外收获总算是让高桥南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这两匹马的价值可比留在城里的几十名劳工大多了。至于剩下的缴获就乏善可陈了,在高桥南眼中完全就是一堆破烂。如果不是这座城堡还有一定的军事价值,他真的没什么兴趣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下去。

  在战前所制定的作战计划中,如果特战营攻打圣多明哥城的过程不顺,那么就会推迟对鸡笼港的进攻。但阴差阳错之下,特战营拿下圣多明哥城并没有费太多的力气,甚至连伤亡都没有出现,这样结果是钱天敦和高桥南在战前都没有预料到的。高桥南自然也没有见好就收的想法,这好不容易才有的作战机会,特战营都还没正式上阵就结束了,肯定不能就此罢手。

  既然在淡水河口的战斗中并没有太大的消耗,那么继续转战下一个目标也就成为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位于鸡笼港的萨尔瓦多城,既是西班牙人在台湾岛上的主要据点,也是海汉在台湾岛北部最想占领的一块地区。特战营在此次出征前就已经制定了攻打萨尔瓦多城的作战方案,这个时候倒是可以拍上用场了。

  相较于淡水河口的圣多明哥城,鸡笼港的萨尔瓦多城在建筑规模上要更大一些,守军数量也更多。由于萨尔瓦多城坐落在鸡笼港港湾口的社寮岛上,留给6军挥的战场纵深也非常有限。如果攻守双方的军事实力相当,那么守军的地理优势就相当明显,荷兰人前几年来了几趟,也全都是无功而返,拿这里的西班牙据点并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

  当然了,海汉民团具备了一个西方殖民者难以追赶的优势,那就是越本时代科技水准的武器装备。类似攻城大炮这样的重型武器,欧洲战场上倒是已经出现过,不过殖民者们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在远东的战场上看到这种丧心病狂的武器,而且使用者还是东方人。

  高桥南稍稍有些不爽的是,这种重炮好不容易才运抵战场,却并没有在攻打圣多明哥城的过程中进行哪怕一次实弹射击,这让高桥南对于这个大杀器的实际效用始终没有一个比较直观的认识。而费了不少工夫才运抵这里的攻城炮,接下来就又得重新装船,由海路运往下一处战场。要把这个沉重的大家伙运到码头上装船,少不了又是一通麻烦。

  事实上可以预料的是,在接下来攻打萨尔瓦多城的战斗中,特战营依然难以成为战场上的主角,而那四门大口径攻城炮,才将是这场战斗中戏份最多的一号人物。也只有在攻城炮轰破城墙之后,才会轮到特战营上场清理残敌。不过这对高桥南来说也无所谓,反正最后活捉敌酋这样的功劳肯定是属于特战营而非炮兵部队。

  特战营获得了一天的短暂休整时间,高桥南下令宰了几头猪,以犒劳“辛苦作战”的战士们。虽然特战营平时的伙食也不差,时常都能吃到肉食,但几乎每个人都认为还是战利品的味道更好一些。

  第二天清晨,从澎湖赶来的第二批运输船队抵达了淡水河口。不过由于码头上翻沉的西班牙船只一时半会难以清理,船队不得不停靠在距离城堡稍远一些的地方。

  与作战物资一同运来的还有从广东调过来的一个6军连,他们将接替特战营在这里驻防,以便让他们能抽身继续执行作战任务。同时带来的还有执委会对这里设立行政机构的指令,今后淡水河以北、阳明山以西、以南的地区,归属于新成立的淡水县管理,其治所就暂时设立在西班牙人留下的圣多明哥城里。当然了,以后这座城也将更名为淡水城,不会再使用原本的西班牙名称了。

  船队运来了一百五十多名移民,绝大部分是就近从澎湖就近运过来安置。由于南方的高雄港也正处于开建设阶段,对于移民的需求量极大,近期澎湖的移民基地已经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如果不是钱天敦亲自下令,这一百多号人也已经被高雄那边给接走了。

  高桥南决定将部队分作水6两路人马,原本部署在淡水河上游险要地段的那支野外伏军就直接从6路行军前往鸡笼港,而淡水河这边的部队则登船通过海路过去。从淡水河口到鸡笼港的航程不过五六十海里,乘船一个白天即到,说不定海汉军队抵达鸡笼港的时候,从淡水河口放回去的那批西班牙人都还没把这边失陷的消息传回去。

  萨尔瓦多城里并非一点异常的气氛都没感受到,运送补给去圣多明哥城的两艘货船在三天前就应该回来了,然而到现在还一点消息都没有。圣多明哥城那鬼地方又没什么消遣,船员们也不太可能主动在那边逗留这么长的时间,再说这三天中天气状况一片晴好,也不可能是因为海况不佳而造成的延误。

  此外在距离港口大约十海里左右的海面上,有渔民现了几艘身份不明的武装帆船在活动,而且并不是属于西班牙的老对手荷兰人。

  阿尔卡拉索认为淡水河口那边或许是遇到了某种麻烦,但在没有接到报警求救的信息之前,他也不能贸然采取别的行动,只能向当地又派出了一艘船,前去探听消息。当然了,这艘船离开之后,也同样无声无息就消失在大海上了。

  不过没等阿尔卡拉索琢磨明白到底是生了什么事,这天下午便接到了报告,称港外的海面上出现了一支规模不小的船队。从其桅杆上所悬挂的旗帜来看,这支船队应该是隶属于南海地区近两年新崛起的势力,被称作南海常胜军的海汉军。根据观察到的状况,这支船队中的作战舰船全部都打开了船舷炮窗,这显然已经不是什么友善的举动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7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