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一十五章 受降

第八百一十五章 受降

  格斯曼听完之后,眯着眼睛打量了德尔加多半天,最后才缓缓说道:“看来你以后不会再为西班牙王国效力了,对吧?德尔加多……或者你已经有其他取好备用的汉人名字了?”

  “大人,这么做对我们彼此都有好处,毕竟我们都不想在这个地方丢掉自己的性命,对吧?”或许是因为事情已经办得七七八八差不多了,德尔加多并没有再像之前那么卑躬屈膝地面对格斯曼,语气也也有了一丝强硬的味道。

  格斯曼听完之后倒也没有生气,而是向他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德尔加多,海汉人除了留下你的命之外,还许给了你什么好处?钱还是土地?你觉得他们能兑现给你的承诺吗?”

  “他们没有答应给我什么好处,但或许我能因此而有机会做一些我一直想去做的事情。”德尔加多盯着格斯曼的脸道:“大人,我和你不一样,钱财和土地对我来说不是必需品。我想要的,你们给不了。”

  格斯曼这下是真的听不懂德尔加多的意思了,不过双方马上就要分道扬镳,他也不想再在这种无关紧要的细节上去追根究底了。如今能够平平安安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是格斯曼要考虑的事情。至于德尔加多今后的去向乃至生死,格斯曼可没那么大的兴趣去持续关注。

  城内的守军连夜清理了城门处堵塞通道的石块,第二天天色刚蒙蒙亮,城门便打开了一条缝,德尔加多只身从城内走出,徒步来到了海汉的阵地上。片刻之后,海汉阵地外点燃了一堆篝火,这是双方约定的信号,示意城内的守军可以出城投降了。

  孙真所在的排也有幸担任了受降任务,在军官的带领下一路小跑,来到了圣多明哥城门外列队。作为受降仪式的一部分,他们需要在城门处接收守军的武器装备。当然了,以此机会向对手炫耀一下武力,也是必须的手段。

  高桥南本来是想亲自出面受降的,不过他手下的军官却建言他不要出面,一是为安全考虑,避免西班牙人狗急跳墙的举动,二来这么一个小小的据点堡垒,如果要营长出面受降,岂不是变相抬高了敌人的身份。高桥南在这里就要出面受降,那日后打鸡笼港的萨尔瓦多城怎么办?

  高桥南想想也是有理,便直接委派了手下一名连长去负责此事,而他自己则是坐镇后方观察形势。要是西班牙人不那么老实,高桥南也不介意在这里杀一波人头立立威风。

  格斯曼在他私人卫队的簇拥之下,率先走出了城堡大门。值得一提的是在格斯曼掌控了城内的指挥权之后,原本已经投奔军方的私人卫队又主动回到了他的身边听候差遣。而格斯曼也仿佛什么事都没有生过的样子,重新接纳了自己的卫队,毕竟德尔加多带给他的那帮人全是吕宋土人,也就只能干点脏活累活,充当门面肯定是不行的,格斯曼也丢不起那个脸。

  接过格斯曼呈上的佩剑之后,负责受降仪式的连长随意打量了一下便顺手递给了身后的士兵,然后对格斯曼道:“让你的人把武器放在那边,喏,就是右边那块空地上,然后排队离开。你们可以自行选择从水路或6路离开这里,但所需的交通工具得你们自备。另外所有的牲畜不得带离此地,包括但不仅限于鸡鸭鹅猪牛羊,以及骡子和马。我们会随机抽查离城人员的随身物品,如果有我们认定的违禁品或者其他危险物品,会对其进行扣留。把这些注意事项告诉你的人,不要在离城过程中违反我们的规定,否则我们将无法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

  格斯曼听完翻译之后,虽然觉得对方极为傲慢无礼,但站在他目前的立场上也的确无法对此作出有效的抗争。看着旁边荷枪实弹的海汉士兵,以及远处阵地上黑洞洞的炮口,格斯曼觉得眼下的这点委屈还是可以承受的,至少自己已经成功地保全了性命……不,应该说成功地保全了全城人的性命才对,这可是实打实的功劳,只要他能回到鸡笼港,就没人能抢走它。

  西班牙士兵们在得到命令之后,排成了单列队伍缓缓走出城外,一个接一个将自己的武器和盔甲扔在了指定的区域内,连一把匕都不能带出封锁区。

  不过很快投降的队伍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不和谐音符,戴着脚镣手铐的西班牙军官吉鲁被几个人推推搡搡地走出了城门,从他口中传出的声音令人侧目。但因为他所呵斥的内容都是西班牙语,海汉士兵们也听不懂他到底在咒骂什么。

  “让他闭嘴!”格斯曼看到这一幕就气不打一处来,都到了这个田地了,这吉鲁还不收敛,要不是打算把他押回去交给军事法庭审判,以便能为圣多明哥城失陷和洛佩斯战死背锅,格斯曼大概昨天就会下令让他上绞刑架了。

  然而海汉人的度更快一步,两名士兵赶过去拦住了吉鲁,然后倒转枪托朝着他的肚子上就重重地来了两下,顿时让他只能躬下身子出痛苦的呻吟。对于这些深目高鼻的西方番鬼,特战营的战士们可没什么好印象,对海汉而言统统都是敌人和竞争对手——这自然也是受到了海汉宣传策略的影响。放这些西班牙人安然离去,对特战营而言已经是一种难得的仁慈举动了,如果还有人在这个过程中不服从安排,那当然就难免要吃点苦头了。

  格斯曼看到这个景象后嘴唇微微动了动,但最后仍然什么话都没有说。既然已经选择了投降,想要再反抗就很难了,不管是士兵还是军官,这个时候恐怕都没剩下多少反抗的勇气了。

  被解除武装的西班牙人也并不是马上就能安然离开这里,他们还必须要接受一次搜身检查,除了一些随身的个人物品之外,金属制成的物品都是被扣的对象,哪怕一口铁锅都不允许被带走。唯一的例外就是格斯曼,他被允许带走五个免于检查的箱子,而其他人则是被搜刮得干干净净,一个铜板都没剩下。

  尽管如此,高桥南对于特战营在这里所能获取的收益也并不乐观,毕竟圣多明哥城的日常基本消耗在很大程度上还得依赖鸡笼港的补给,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油水可言。这城里除了可以用来回炉的废铜烂铁之外,大概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当然了,这些西班牙人上缴的武器倒是可以挑一挑,虽然不能用来装备民团军,但打折卖给福建和广东的明军应该没什么问题。这些武器虽然性能方面还不及海汉的外贸版本,但对于明军来说却也算是较为先进的装备了。

  在武装人员全部上缴完武器之后,跟在后面的就是本地真正的移民了,但其中西班牙人寥寥无几,大部分都是像德尔加多这样出身吕宋的南洋土人,也有少数汉人,以及血统不明的混血后裔。与前面的标准一样,他们也同样被禁止带走金属物品,不管是农具还是菜刀,统统都在被扣物品之列。对于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人来说,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了。但相较于西班牙人,他们也更加无力反抗海汉的压制措施。

  整个受降过程大约进行了一个小时多一点,虽然期间也有几起小规模的冲突生,但在战士们及时有效的处理措施之下,并没有酿成大的乱子。倒是那几起冲突中闹事的家伙,基本上都是吃到了一顿痛殴。镇压了几个刺头之后,后半部分的受降就没有再出什么乱子了。

  “作为西班牙王国的代表,我必须请贵方说明这次不宣而战的理由。”在临出之前,格斯曼还是向海汉一方提出了质询,而他也终于得以见到了海汉此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高桥南。

  “这个岛……”高桥南指了指脚下的土地:“我们海汉称为台湾岛,你们称为福尔摩沙,但在海汉的地图上,这个岛在很久以前就是属于海汉的领土。你们是入侵者,用武力赶走你们,是海汉作为主人很正常的行动。”

  “这不可能,这里只是一个未经开的原始岛屿,根本就没有文明国家统治过的痕迹!”格斯曼虽然贪生怕死,但也不愿被对方以这么低级的借口给糊弄过去——这要是报告回马尼拉去,那帮大人物肯定会认为自己是在编造战败的理由。

  “我现在只是告知你这个事实,不是跟你争论可不可能,接不接受。”高桥南大马金刀地坐着,听翻译说完之后根本就没有拿正眼看格斯曼:“你信与不信,跟我没什么关系,如果觉得不服,也欢迎你带着军队杀回来。不过下次我们再在战场上碰面,大概就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和平解决了。”

  格斯曼听完之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什么时候在欧洲乃至全球都高高在上的西班牙王国,竟然沦落到被这么一个无名小卒羞辱的地步?

  格斯曼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住心中的怒火,一脸严肃地对高桥南说道:“先生,你这是在挑起全面战争!我不认为你和你的族人能够承受由此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高桥南耐着性子听完了翻译,嗤笑了一声道:“严重后果?能有多严重?让你们的军队从欧洲战场上撤出来,在海上漂一年到远东来讨伐我们吗?就为了一个只有几百人的殖民据点?马尼拉的高官们会认为你的开战理由成立吗?”

  格斯曼脸色铁青,他没有想到这个矮壮的海汉军官竟然知道这么多关于西班牙的信息,看起来对方真的是有备而来,甚至连开战可能会引起的后果也早就考虑过了。自己刚才这番口头威胁,瞬间就显得苍白无力,而且已经成为了对方口中的笑料。

  高桥南的这些见识自然是来自钱天敦的传授,日常训练之余,钱天敦就会对他教授一些世界军事方面的知识,也会谈及到目前欧洲战场上的混乱状况。至于葡萄牙、荷兰、西班牙这些海汉接触到的西方国家,其国情和军事方面的特点更是钱天敦重点讲解的对象。这些知识在平时的确派不上太大的用场,不过此时面对格斯曼的威胁,高桥南随口几句话却成为了有力的回击。

  高桥南收起笑意,沉声说道:“我倒是要奉劝你们,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不管是这里还是北边的鸡笼港,都是我们海汉的土地!”

  “这不可能!”格斯曼果断摇头拒绝:“如果你们还要继续进攻鸡笼港,那我们就只有在战场上见真章了。”

  “正合我意。”高桥南也是寸步不让:“我也觉得在这里完全没有挥出我军应有的作战水平。希望来日再会的时候,贵军不要再这么轻易投降了!”

  高桥南并不害怕提前暴露海汉的战略意图,因为他很清楚鸡笼港的西班牙人已经没有办法及时向南方的马尼拉求援了。在封锁了本地的出海通道之后,一部分海军作战船只已经被调往鸡笼港方向,并对当地的出海航道进行监控。等圣多明哥城这些人回到鸡笼港,到时候海汉的战船大概已经完成了对当地海域的封锁了。就算西班牙人能瞅空子派出船南下报警求援,等马尼拉那边弄清楚生了什么事再组织援军北上,估计战事早就结束一两个月了。到时候西班牙人要是还能从特战营手里夺回鸡笼港,那高桥南干脆直接上吊得了。

  就算鸡笼港的西班牙人因此而提前进行了备战,在高桥南看来也只是无谓的抵抗而已。德尔加多已经向海汉提供了不少关于鸡笼港的军事部署情报,结合之前从小铁匠何塞那里得到的信息,鸡笼港对海汉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而钱天敦和高桥南都是希望能够以实战来促进练兵的指挥官,因此他们也不打算再在鸡笼港重复淡水河口的这套做法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