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一十三章 夺权

第八百一十三章 夺权

  于是预备军士兵德尔加多和他的小伙伴们摇身一变,成为了圣多明哥城长官格斯曼的临时卫队。这一小队士兵簇拥着格斯曼,迅赶往城中守军的指挥部。不过他们所装备的武器可就不是预备军的长矛腰刀了,而是正儿八经的西班牙产火绳枪。

  以格斯曼的身份,自然没有谁会出面阻拦他,不过这里的军人们看待德尔加多的眼神,却着实有些不善。他们之中的聪明人,大概已经将洛佩斯中枪与德尔加多的解围计划联系起来了,毕竟如果不是德尔加多怂恿,洛佩斯又怎么会以身涉险出现在城头上最危险的地段。当然了,至于城外埋伏的敌军枪手是如何在远处把握这个时机准确击中洛佩斯,就没人能想清楚其中的奥妙了。甚至连参与其中的德尔加多,也不清楚海汉军具体是如何实现这个看似不可能的刺杀方案。

  但明眼人看到德尔加多居然出现在格斯曼身边,就算用屁股想也知道这中间的纠葛不是那么简单了,格斯曼虽说平时管不了军方的事,但好歹也是担当着圣多明哥城城主角色,并没有谁愿意主动去冒犯他。虽说不少人都眼中喷火地盯着德尔加多,却没有人上前找他的麻烦,就算有那么一两个愣头青打算这么干,也已经被身边老成持重的人给按住了。

  “这里谁在负责?”格斯曼来到指挥部的小院中,便大声问道:“赶快出来见我!”

  “大人,这里暂时没有人负责。”院子里的人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有人站出来应声了。

  格斯曼一看,应声这人是洛佩斯的卫队队长吉鲁,也跟洛佩斯一样是主战死硬派,当下便问道:“洛佩斯上尉现在伤情如何?我要马上见到他!”

  “上尉现在正在里面抢救,大人或许该在这里等一等再进去。”吉鲁就挡在进入屋内的路上,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吉鲁队长,你不想让我见到上尉,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趁着这个机会夺取上尉的指挥权吗?”格斯曼对此也是早有准备,既然有人不肯合作,那他也就毫不犹豫地立刻难了,这种时候占据先机往往比掌握事实真相更为重要。

  “大人,我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怀疑洛佩斯上尉遇刺是和某些人有关……”吉鲁的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格斯曼身旁的德尔加多,活像要将他生吞下去一般。作为整个事件的亲历者,吉鲁认为德尔加多便是洛佩斯遇刺的主要责任人,而且很可能是刻意安排了这个机会让城外的海汉人动手。

  德尔加多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畏惧,直接便用眼神跟他怼上了。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要是有退缩的表现,那胆小多疑的格斯曼估计也会立刻再次反水,放弃与自己的合作。到时候不但达不成夺权的目的,反倒是有可能被洛佩斯的拥趸们当做凶手处置。

  格斯曼虽然平时是个怂货,但关键时刻倒也没有退让,按照他事前与德尔加多的约定,遇到这样有阻力的状况时,就应该拿出更为强硬的态度了。格斯曼沉下脸道:“说得没错,要不是德尔加多及时来通知我,我简直难以想象城内会有人与海汉人勾结,向洛佩斯上尉下手!”

  还没等吉鲁明白过来,格斯曼便抬手指向他道:“你是洛佩斯上尉的亲信,对于他的行为习惯最为了解,也知道他指挥作战的风格,海汉人能不声不响地在城外设下封锁,又能把握住时机刺杀洛佩斯上尉,这难道不是因为有他身边的人出卖了情报吗?事之后你又阻止我探望洛佩斯上尉的伤情,是不是怕上尉会说出某些让你彻底暴露的真相?”

  “大人,你这是血口喷人,我并没有做过任何出卖上尉的事情,倒是这个德尔加多……”吉鲁这才明白自己是被格斯曼列为了怀疑对象,赶紧要替自己辩白。然而一招慢步步慢,格斯曼已经抢占了先机,又怎会给他留出辩解脱身的机会。

  “你想把这个责任推给德尔加多?他只是一个预备军的士兵,平时在城外的种植园里劳作,战时才转换身份为军方效力,你想说他这样一个半职业的小兵,能够接触到军事机密并将其出卖给海汉人?”格斯曼没等吉鲁将话说完,便直接打断他抢过了话头:“我听说派德尔加多出城突围求援这件事,也是你向洛佩斯上尉建议的?想不到你的心机这么深,从一开始就已经布局要陷害德尔加多了!”

  “大人,就是这个德尔加多说城外有敌军领活动,洛佩斯上尉才会出现在危险区域而被刺杀!他才应该对洛佩斯上尉的遇刺负责!”吉鲁见势不妙,赶紧要将责任推脱掉,勾结敌军出卖上司这个锅他可背不起。

  “理由编得不错,可惜太晚了一点。如果不是德尔加多见势不妙,溜出来找到我报信,你大概已经用这个罪名把他抓起来处死灭口了吧?”格斯曼摇摇头道:“吉鲁,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吉鲁还待辩驳几句,格斯曼已经挥挥手道:“把这个家伙抓起来!我要把他送上马尼拉的军事法庭!”

  德尔加多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与格斯曼身边其他几名卫兵一拥而上,将仍然还没完全弄清楚形势的吉鲁按倒在地,先用破布塞了嘴,然后拿绳子五花大绑起来。而吉鲁手下的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人出面阻止德尔加多等人的行动。因为在格斯曼刚才这番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控诉之后,他们也实在搞不清楚自己的上司到底是忠是奸了。要是站出来跟格斯曼唱反调,那大概立刻就会被当做吉鲁的同党给处置了。

  尽管当下并不是一个得瑟的好时机,但格斯曼却觉得心情非常好,在这一刻他甚至已经忘却了城外还有强敌环伺。能够让本地驻军的头目之一在自己面前吃瘪,格斯曼觉得现在这种掌控大局的舒畅感真是再好不过了。

  “还有谁?”格斯曼环视院中的人,眼里充满了血丝。他很想看清此时这些人脸上的表情,特别是那些平时当他如同透明一般的家伙,现在却根本不敢跟他对视了。

  “一群懦夫!难怪打不过城外的敌军!”格斯曼低声咕哝了两句,朝德尔加多招招手道:“你跟我一起进去。”

  德尔加多点点头,将吉鲁交给了自己的同伴。他摸了一下腰间的短刀,然后跟着格斯曼一起走进了用指挥部临时改造的急救所。

  从进门的地方开始,就能看到地面上已经干涸还没来得及擦掉的血迹,有一些被后来者踩得模糊一片,在浅色的石质地板上显得触目惊心。格斯曼不禁皱了皱眉头,因为他实在不喜欢空气中的血腥味。如果不是形势所迫,他根本不会主动走进这样的地方。

  圣多明哥城的人员配置一向都比较简陋,自然也没有专门的军医了,城内就一个大夫,而且是内外全科什么都治,什么都不精的那种。此时这位赤脚大夫正守在两张木桌拼成的抢救台旁边,一脸无助地看着台上躺着的洛佩斯。在抢救台旁边的地上全是沾满血污的棉布,以及几盆用来清洗伤口的血水,血腥味比外屋要浓重得多,两名助手正在收拾屋内的医疗垃圾。

  洛佩斯就****着上身躺在抢救台上,右胸右肩各有一处枪伤用大块棉布包扎着,但大部分都已经被鲜血浸透。格斯曼皱着眉头凑过去,见洛佩斯脸若白纸,嘴唇铁青,明显是失血过多的迹象。德尔加多也小心翼翼地凑到旁边,想确定洛佩斯伤势的严重程度。

  “洛佩斯上尉的伤没有大碍吧?”格斯曼大大咧咧地向大夫问道。

  这大夫倒是西班牙人,不过在城中的地位低下,也不敢对格斯曼有丝毫架子,战战兢兢地应道:“大人,洛佩斯上尉的伤情……只怕不太乐观……”

  “你是什么意思?”格斯曼眯起眼睛追问道。

  “大人,上尉肩部的枪伤还好,只是普通皮肉伤,止住流血就无大碍了。但是胸口中这一枪……子弹打得非常深,卡在他的肺部,没有办法取出来……恐怕……很难……”

  “你是说洛佩斯上尉的命救不回来了?”格斯曼提高了声调,但语气中却没什么悲伤的味道。

  大夫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抢救台上处于休克中的洛佩斯,没有直接回答格斯曼的提问,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格斯曼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绪,然后才对大夫吩咐道:“你到门口等着,我要和洛佩斯上尉单独说几句。”

  大夫也不敢多问,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虽然还有个德尔加多也留在屋里,但他却像完全没有看到这个人的存在一样。

  “现在要怎么办?我们在这里等着他清醒过来吗?”格斯曼对德尔加多问道。

  德尔加多却知道这并不是格斯曼在征求自己的意见,只是他想把某些责任推脱掉而已。德尔加多调整了一下呼吸,从抢救台上拿一块满是血迹的棉布,对格斯曼道:“大人,请您回避一下。”

  格斯曼没有应声,但依言慢慢地转过了身。他知道德尔加多要干什么,但他必须要装出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德尔加多走上前去,面无表情地看了洛佩斯一眼,然后用棉布猛然捂住了他的口鼻。或许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原本处于休克中的洛佩斯猛然睁开了双眼,死死地盯着德尔加多的脸,两只手下意识地抓住了德尔加多的手腕。但他伤势过重,手上已经完全没力,根本就无法撼动将体重都压在自己的面部的德尔加多。

  “上尉,你如果不死,城里的大部分人都得给你陪葬,对不起,我只能送你去见上帝了!”德尔加多喃喃自语,也不知洛佩斯在这种状态下是否能够听清他所说的话,但手上却是又加了一把劲。

  片刻之后,重伤在身的洛佩斯就停止了挣扎,德尔加多慢慢松开手,拿开棉布,先探了探鼻息,又摸了下颈侧,最后还拨开洛佩斯的眼皮看了一下,这才回头对格斯曼报告道:“大人,洛佩斯上尉因为伤势过重,已经蒙主召唤了。”

  “这可真是一个令人惋惜的消息!”格斯曼故作遗憾状摇了摇头道:“他可是我们圣多明哥城的顶梁柱啊!”

  德尔加多没什么兴趣欣赏格斯曼的演技,低下头应道:“我去叫大夫进来。”

  大夫进来之后,格斯曼便对他说道:“洛佩斯上尉好像又昏过去了,你检查一下他的情况。”

  大夫凑过去一检查,刚才明明已经把洛佩斯脸上的血迹擦干净了,此时却是满脸血污,面目狰狞,吓得手都抖了,弓着身子应道:“大人,洛佩斯上尉……伤重不治了!”

  “你确定吗?”格斯曼提高了声调问道。

  “确定确定!”大夫其实很清楚刚才这一会儿生了什么事,但他只能先求自保再说:“小人看得很清楚,上尉的确是因为伤势过重,失血过多才死的。”

  “那么等下请你将这个事实向外面的军人公布,不要让他们有任何不好的误会!”格斯曼的语气又冷了下来:“记住,你的措辞要真实可信,圣多明哥城现在不能有任何的内部麻烦!”

  “是是是,小人明白!”大夫赶紧应声,抬手擦了擦额头浸出的冷汗。如果能够过了这一关活着离开圣多明哥城,大夫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回马尼拉去,哪怕开出再高的薪水也不在这里待下去了。

  洛佩斯已死,他收下头号干将也被抓了起来,此时城内再没有人能够妨碍格斯曼大权独揽了。在打军人们散去之后,格斯曼才对德尔加多问道:“我想你一定有办法跟城外的海汉军联系上,对吧?”...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6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